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五灵之义

第二百四十七章 五灵之义

    “除夕之夜?”张天涯听后喃喃失笑道:“没想到连除夕之夜也和我有关系哎……难道我回来之后所做的一切都是顺应历史创造历史?历史真的是不可改变的吗?但这片神州大地真的是中国吗?我所知道的历史真的就是历史吗?”迷茫中张天涯现两个黄色的珠冲天空掉落。

    随手抓过后其中一个鹅卵大的居然是万啸的内丹。另外一个外表看起来与之相似但却要上许多想必就是一夕的内丹吧?

    这时睚眦也凑上前来疑惑的问道:“侯爷你刚才什么历史什么的?我怎么一句听不懂?”

    张天涯没想到他的耳朵居然这么尖忙打个哈哈道:“没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在什么。”顿了一下转对观战的五灵问道:“五灵妖王现在一夕已死你是否愿意如约带众来降呢?如果不降的话我之前的话依然算术!”他指的当然是那个“一夕败后不降者杀无赦”。

    只见五灵这时候目光空洞无神似乎没听到张天涯的话一般茫然抬起头惨然一笑道:“完了一切都完了。大哥……”着空洞的眼神中竟然留下了两行泪水。显然他和对一夕之间却是有真感情的。

    见五灵迟迟不表态其他的妖怪都忍不住了。现在一夕都挂了而且自己这些人全部都陷入包围中你还犹豫个屁啊?想让我们这一百来号妖陪你一起挂啊?互相见对看了几眼其中一个个子较高的青年妖怪率先在空中做跪地状恭敬的道:“我愿降!”

    有了第一个带头的其他的妖怪马上纷纷效仿。一时间所有的妖怪尽数在空中做跪地状并开始向张天涯表忠心。

    张天涯了头道:“都平身吧我最不习惯这种大礼了。既然大家都愿意受到招安那以后大家都是兄弟我张天涯保证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的。但是我的丑话要到前头。”顿了一下目光转寒道:“你们以前在一夕手下养成的坏毛病都要给我改一改。如果谁大胆触犯了神农国的法律修怪我本侯翻脸无情!”

    “妖不敢!”现在所有的妖怪对张天涯的警告都没有什么反感。毕竟比起一夕当出的冠冕堂皇最后不拿他们当妖喜怒无常随时可能翻脸的好。张天涯虽然也有所要求但相信只要不触犯他划下的道应该不会无辜遭殃的。

    其实张天涯今天能这么顺利的收服这些妖怪也和他一向的人品有很大关系。毕竟他现在名声在外在血妖杀人案后他公私分明的名声就已经被传开了。特别是在被弄成什么神州十大杰出青年之后其他的事迹也随之广泛流传。所以这些妖怪才会对张天涯格外信任才会归顺的这么痛快!

    “五灵妖王。”张天涯再次把目移回到五灵身上再次问道:“其他人都降了你呢……”

    张天涯没想到的是他对五灵的一句追问却让刚刚归降的那些妖怪心里为之一暖。“其他人都降了。”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在张天涯心里其实已经把他们当人了根本没有一对妖怪的歧视之心。之前唯一的一忧虑现在也都烟消云散了。

    如果张天涯现在知道他们心中所想恐怕要哭笑不得了。如果他们一直都这么善于察言观色从一两个字中找出自己想知道的东西。那每一个妖怪的智商恐怕都不会差的。

    其实除非是先天疾病否则聪明人和笨人之间差距虽然不能没有但也并不是太大。聪明人之所以聪明就是因为他们善于思考凡事求个明白。大脑也自然会在这样的思考中变得活跃起来人也就越来越聪明。反之毅然。

    五灵听了张天涯的话先是一愣随后叹道:“不行!其他人都可以背叛大哥唯有我不可以。今天我要走相信也没有人可以拦的住!我是打不过你们但你们也杀不死我。哎……还和你们这些有什么用动手吧!”

    “等下!”张天涯见五灵话就要动手马上叫住他道:“如果你现在誓以后绝不对万寿普通百姓动手我可以让你带着一夕的尸体离开。”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知道五灵的话不假就算在张天涯的天眼来看也只能看到五灵是一团深色的雾气并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变的。加之张天涯本人现在伤的不轻没有把握就能将他这个怪胎收化进壶权衡利弊下不如在这个时候要他一个誓言。

    “这……”看了看地上一夕被张天涯斩成两截的尸体在看了看张天涯手中把握的万啸和一夕父子的内丹双拳握的咯咯做响可见这个决定无论如何都让他觉得十分痛苦。答应恐怕以后就无法为大哥报仇了。不答应一夕的尸体想必张天涯也不会善待的还不被那些愤怒的万寿百姓食肉寝皮?沉吟半晌后猛然抬头道:“我五灵以鸿钧老祖的名义起誓。在我有生之年绝不与青天剑仙张天涯作对。否则叫我烟消云散永世不得生!”

    烟消云散?张天涯听了心里犯起了嘀咕看五灵的样子他这个应该就是对于修炼之人最重的惩罚了。不过在“永世不得生”之前应该是行神具灭吧?可是五灵为什么要改成烟消云散是不是其中有什么阴谋?

    “不用疑神疑鬼了。”正在张天涯疑惑的时候曳影突然道:“你的天眼应该可以看出他的原形来没错他与你所知道的任何一种生物都不同。他就一个云妖乃是云朵产生灵光幻化而成的但这样的生命体通常都是没有什么思想而且朝生夕灭的。他能有如今的修为也却是怪事不过他的烟消云散对他来也就相当于行神具灭了。”

    张天涯这才释然刚想让五灵带走一夕的尸却意外的现五灵悲愤的目光中居然还流露出一丝狡洁。马上将要出口的话咽会了肚子里。

    他为什么会有这种狡猾的眼神呢?他的誓言应该没有任何问题的啊。除非他不在乎那些……。对了张天涯脑中突然灵光一闪马上明白五灵的狡诈来源何处。他的誓一问题都没有不过他应该不在乎那些誓言应验后的结果。

    云妖朝生夕灭而五灵可以活到今天不但开了灵智还有了一身不凡的修为。那一定有他的奇遇而看他对一夕这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BT如此忠心想必那个奇遇肯定与一夕有关。

    如此想来五灵很可能在安葬好一夕的身体后拼命找张天涯报仇。至于后果可能一夕死后五灵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也不定。

    张天涯心里现在对五灵大赞:“好一个五灵好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现在张天涯不仅对五灵生出由衷的敬意。“一夕能得友如此也算不枉此生了。不过五灵这样的重情重义之妖不能为我所用甚至交为知己实在有些可惜。不过如果五灵真的对一夕从此不屑一故反投降了自己这个仇人。似乎也不值得我如此敬重了哎我还真Tmd矛盾!”

    五灵对于张天涯来只能做一个值得敬重的对手却永远无法成为朋友。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不过敬重归敬重张天涯还是摇头道:“五灵兄似乎并没有诚意恕张某不能将一夕的尸体交给你!”

    “我还没有诚意?”五灵杀气已经开始向外释放道:“难道我的誓还不够重吗?或者你认为我的誓里有什么取巧的成分?如果你今天不给我一个法我就算真的应誓烟消云散永世不得生也要让你知道戏弄我的代价!”

    “呵呵……”听五灵这么一张天涯居然笑了出来随后摇头道:“还用我来吗你刚才自己都已经把破绽出来了。”

    “什么破绽?”五灵心里有鬼一惊后马上追问道。而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期待着张天涯的答案。从张天涯开口出五灵没有诚意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思考起了五灵的誓。但反复推敲下都找不出什么破绽。他的是不和张天涯作对而不是不对付张天涯。也就是其中也包括对付张天涯不想让他对付的人。这难道还有什么不对吗?

    这些疑惑的人中也包括张天涯的师兄凌飞。不过这到不能他的智慧弱于张天涯许多而是以为他体内可没有一个万事通的分身告诉他五灵的真身是什么。自然也就不会有张天涯后来的联想了。

    面对五灵的追问张天涯终于恢复了严肃道:“你的誓言的确很重但对你来似乎并没有太大的约束力。不用否认你刚才自己不是都了吗你就算应誓也要让我知道戏弄你的代价。那我可否把思维扩展一下你就算应誓也要为一夕报仇呢?”

    被张天涯破心事五灵先是一惊。他惊的到不是害怕被揭穿心事而是怕一夕的尸体无法得到善终。不过一惊后他马上恢复了冷漠道:“既然侯爷觉得这样誓言都不能让你满意那就请侯爷想出一个对我约束力的试验来。以我的智慧实在想不出更毒的誓了。”

    “好!”张天涯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一个好字后马上道:“只要你誓如果你以后以任何手段来伤害我的亲人或朋友就让一夕的魂魄重聚并堕入无间地狱永世受痛苦的折磨。这个誓你敢吗?”

    “你!……好吧如你所……”五灵着将张天涯的要求以鸿钧的名义了誓后冷然道:“现在你满意了吗?可以让我带走大哥的尸体了吗?”

    张天涯这次很绅士的对他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后者也不多言语马上拾起地上的两截尸体转身欲走。

    “等等!”这时张天涯竟再次叫住了他。

    五灵听了几乎气得快要爆走了。语气不善的反问道:“你还想怎么样?”

    张天涯淡然一笑道:“也没什么。只不过想提醒你一下你的誓言里并不包括对付我本人。如果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有这个实力的话我随时欢迎你来挑战。我的话就这么多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为什么?”

    “给你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听了张天涯的解释五灵神色一阵茫然随后一字一顿的道:“张——天——涯你——会——后——悔——的。”完展开身法急离开再没有回头。

    这时凌飞才飞上前来问道:“天涯你为什么这么做?”

    “不知道。”张天涯摇了摇头道:“如果非要有一个理由的话就是我并不认为他会对我构成什么威胁。好了大家忙活了一晚了都回去休息吧。还有万兽山的兄弟们今晚就到万寿来做客吧让我这个新老大尽一下地主之谊。”

    安顿好一切后张天涯不顾自己的伤马上来到了七夜的客房。七夜的伤虽然不会致命但如果耽搁时间长了总归不会是好事。张天涯来万寿之后招揽的三大人才中。七夜的重要性能仅仅次于负屃之后屈第二位。连睚眦这样的高手都要排在他之后。

    好在来之前在炎帝那里敲来了大批药材加上一件专门治病用的神州九器——神农鼎。只要灵魂没有消散的人张天涯要救活都不会消耗多少精力的。何况七夜只是重伤而已一夜的时间张天涯完全有把握让他恢复到全盛状态。

    可是一进入七夜的房间张天涯却无奈的现自己居然来晚了一步已经有人开始用法术帮七夜疗伤了。七夜的房间里现在多出了三个人正是自己从龙宫带来的三兄妹。而正在施法术位疗伤的正是那个娇生惯养的公主敖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