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奉子成婚

第二百五十四章 奉子成婚

    “如果没有其他异议的话马上就投入生产好了。第一步先满足天伤、天夭、天残三个队的需要。至于天哭现在他们还在展中对这些装备不是十分急需抓紧训练就好了。对了七夜你的牙刃剑似乎并没有结合其他元素要不要我帮你重新炼话一下如果加入一些极品金属再将一夕的内丹加进去的话保证可以提升一个档次。”

    七夜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我之前过我只是沉迷于自己提升功力。牙刃剑本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自然也不会例外。侯爷放心我一定不会荒废了修炼决不拖你的后腿的!”

    张天涯微笑头道:“冲你这句话就知道你以后的成就一定不简单。好了尽量把手头的活先处理完晚上我们狂饮一翻。起来又是除夕又是过年的我们还真没好好的庆祝一下呢。即使再忙也要懂得劳逸结合嘛。”顿了一下恢复严肃道:“还有就是我明天就和师兄起程回上党了。睚眦的性格太过豪迈所以处理万寿事物和军事方面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两位了。”

    两人马上头保证负屃更是好笑的想道:脾气不好就脾气不好呗。还什么性格太过豪迈即使他是我大哥你也不用这么给我留面子吧?

    是夜华灯初上青天府内热闹非常。府中大堂内摆设了一桌丰盛的宴席在坐的人数却不是很多只有张天涯、凌飞、睚眦、七夜、丁枫、白、青鸾、火凤以及被张天涯以贵宾待遇软禁起来的雷雅九个人。

    至于打赏卫兵、犒赏三军等事情自然又负屃和七夜帮忙处理并不需要张天涯操心。

    酒菜上齐后张天涯先举杯道:“我来这里这么长时间能除掉一夕要多谢大家的帮忙了。否则光凭我一个人恐怕什么事情都办不成。借此辞旧迎新的日子我向大家表示由衷的感谢!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太多的客气话我也不会。另外欢迎有熊国的雷雅姐光临万寿干杯!”

    听张天涯提到自己的名字雷雅冷俊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随众人一起举起了杯子一饮而尽。不过与别人不同的是她酒一入口马上用功力逼出身外没有一犹豫。

    张天涯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动作半开玩笑的道:“这不周天酿可是应兄托雷雅姐你不远千里带过来的这样浪费掉岂非暴殄天物吗?”

    雷雅很平静的道:“我从来不饮酒的今天侯爷有命自然不敢不从。但雷雅还是不希望被这杯中只物乱了心志望侯爷见谅。”语气依然平淡无味仿佛在的是一个与她毫不相干的人一样。

    这时睚眦仍然不忘与七夜抬杠放下酒杯马上道:“刚才侯爷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是我们要互相帮助你这淫狼可不要会错意打我妹妹的注意哦!”

    龙女敖灵听了俏脸通红几欲滴出血来低下头去哪里敢偷看七夜一眼?

    七夜平静的吃了一口菜目视前方根本没有眇睚眦一眼淡然反击道:“侯爷的话我还是能听的懂的不用某些丑男来解释一遍。”

    “你这淫狼!”睚眦刚要作一旁的龙女敖灵马上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道:“大哥!你要是再胡八道我回去后就告诉父王你总是欺负我!”睚眦马上举手投降别看他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就拿这个妹妹一办法也没有。真是卤水豆腐一物降一物。

    这时丁枫突然开口道:“姐夫你最近有没有接到消息姐姐什么时候才能出关?”

    张天涯听了一惊道:“你这个鬼灵精到底又在打什么注意?”现在张天涯最怕提到的就是这感情方面的事情了一听丁枫称呼他姐夫马上提防了起来。

    不过他这次到是多虑了枫嘿嘿一笑道:“姐夫不要误会我可没别的意思。我是希望姐姐早日出关为我做主主持我和白的婚礼。”着拉过了白的手后者已经脸红至耳根低头不语但也没有阻止丁枫拉自己的手更没有反驳他的话。

    张天涯哈哈一笑道:“这是好事啊。哈哈看来今天是三喜临门了。不过你们不能稍等一等吗?你姐姐现在正在闭关应该一年之内就可以出关了她如果知道你子也成家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丁枫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个怕是等不了的。因为……我们两个是奉子成婚。哎吆!白你掐我干嘛?”

    “奉子成婚?!”张天涯听了不禁冲他伸出了大拇指整桌的人除了雷雅外都笑作了一团。弄的白很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丁枫则是表情怪异似乎在强忍这某种痛苦显然私下里某快肌肉正被白重“照顾”着。

    见两人的样子张天涯强忍住笑意道:“枫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情关的闯将呢。看把人家白羞得……”

    白马上不依道:“姐夫连你也取笑人家!”

    张天涯笑意更浓道:“现在都开始改口了呵呵果然不错。算了你还是不要折磨枫了我不笑话你了。”完收住笑意继续道:“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能等上几天我和师兄明天一早要回去上党处理一些事情过几天就回来。等我回来之后一定给你们好好的张罗张罗也给大家几天的时间准备贺礼不是?”

    两人头答应了下来张天涯转对雷雅道:“雷雅姐我们这次回上党你也一起来吧在你给我们当向导之前先让侯尽一下地主之谊带你看看我们神农国的国都。”

    雷雅头道:“遵命!”

    张天涯好奇的问道:“你就不好奇我们会上党做什么吗?”

    雷雅依然语气平淡的道:“雷雅从受到的教育也是组织了的规定。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的不不该看的视而不见。侯爷有什么指示直接吩咐便是不用问雷雅的意见和感受我也无法回答。”

    张天涯无语中。

    **************

    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三一早张天涯站在青天府主建筑——侯府大殿三楼之上的四面无墙的阁楼中目视力上党的方向轻吸了一口迎面吹来的冷风整个人似乎也一下子精神了许多。嘴角挂出一丝如释重负的微笑畅然道:“几个月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现在万寿的百姓终于都从一夕带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我现在回去也算没有辜负炎帝的厚望吧?你呢师兄。”阁楼中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是师兄凌飞另一个则是有熊国的雷雅。前者站在张天涯身边后者则面无表情的站在两人身后三米处。

    凌飞呵呵一笑道:“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呢。灭一夕、收服万兽群妖、构建人妖和谐展的局面哪一样都是极大的功劳。对了你的奏折上什么时候到达上党。希望你没有忽略雷雅的赶路度。”

    张天涯听了一愣茫然问道:“奏折什么奏折?”

    凌飞听了失笑道:“你不会真的不知道吧?看你的样子似乎真的不知道呢……。在外官员如要回京都必须先奏折预定出归京的日期以表示对君王的尊重。再这一上六大国都是一样的。你身位二品封疆侯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官当到你这个程度还真是不容易啊!”

    张天涯不理会凌飞后面的讽刺。想到当初在幽都之时凌飞归京之前雪佳就告知张天涯凌飞要回京的消息。知道凌飞的话定然不假。张天涯一向来就来走就走的性格还真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微微摇了摇头道:“还真是麻烦……雷雅姐你的度多长时间可以到上党?”

    雷雅略微计算了一下路程淡然答道:“现在起程的话明日伸时可以到!”

    张天涯了头表示明白随手取出了一个玉简用神识在上面留下几句话掐法诀传送了出去。身体第一个漂浮起来道:“出!”着已经化身一道剑光率先冲了出去。考虑到雷雅度劫中期的修为他没有放开全度只是将度保持在了一个雷雅可以接受的程度上。

    凌飞二人马上跟上对形则依然是张天涯与凌飞并肩雷雅则很守规矩的与两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跟在后面。

    凌飞本想什么但又放弃了想法。过了好一会才忍不住道:“按规矩你出回京申请的奏折应该等待炎帝的回复这样就出似乎不太合乎规矩吧?”

    张天涯无所谓的纵了一下肩道:“没办法我刚开始当官的时候就不懂得任何规矩。完全是赶鸭子上架被迫来当的炎帝也从没过我什么。”

    “可是现在……”凌飞本还想什么却被张天涯接过道:“我想现在炎帝也已经习惯了。”见张天涯如此凌飞终于放弃了劝他学规矩的想法。君臣关系可以相处到这种程度也不知道是张天涯太有本事还是炎帝不拘节。

    此刻神农国的御膳房内炎帝正在与瑶姬、精卫一起用早膳。与他们坐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相貌双于两人有几分相似的俊美少女。她没有精卫的脱俗也没有瑶姬的妩媚但比起两人来却多出了一分平淡使人观之就可使心宁静下来的独特美感。吃饭的时候她也只是吃了几口青菜就没有再动了可见食量也是极。

    此时炎帝神色一动随手从虚空中抓过一片玉简神识一扫现上面只有一句话:“奏折天涯带师兄以及一个有熊国的朋友回来上党大约明日申时到。”炎帝看后笑骂道:“这算是哪门子奏折?真是的……对了精卫天涯明天申时回上党同行的还有他师兄凌飞和一个有熊国的人刚才就是他给我来的玉简。”

    精卫和瑶姬听了面露喜色却听一旁那平淡的美少女淡然道:“张天涯是吗?师傅都赞不决口的人等明天大姐我也要见上一见。看你们两个妮子思春的样子父王不是都了么他们明天才到呢快吃饭吧。”

    一路无话次日申时张天涯一行三人准时回到了上党。离老远就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正守在城们之外向万寿的方向眺望正是张天涯的红颜知己精卫公主。一喜之下忙俯冲下去在精卫面前飘然落地潇洒的一笑道:“精卫我回来了。”

    精卫见到张天涯自是激动不已本想马上扑到他怀里倾诉一下相思之苦。但想到了这人来人往和环境和自己的身份还是勉强压下了这诱人的冲动甜甜的一笑上前道:“你呀前几天回来也不来看看我真是个没良心的家伙!”

    这时凌飞和雷雅也先后落地前者刻意阴阳怪气的道:“我你们两个的甜言蜜语就不能找个没人的地方吗?你们这样让我这个当师兄的好生嫉妒啊!”

    精卫俏脸微红抬头看到除了凌飞外还有另外一个美女在场忙问道:“天涯这位姑娘是……”

    张天涯一笑解释道:“这位是来自有熊国的雷雅姑娘应朝兄的礼物……”

    精卫听了目光一寒冷冷打断他的话道:“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亏我从中午就在这里等你你居然……哼!不理你了!”完转身欲走。

    张天涯忙拉住她苦笑道:“你到是听我把话完啊。应朝兄的礼物不周天酿是她带过来的。”完见精卫偷笑的看着他才觉自己上了精卫的当马上低声威胁道:“好啊。几个月不见居然学会耍我了应该罚你……厄罚什么好呢?”

    “啵。”精卫蜻蜓水的在张天涯嘴上亲了一口低声道:“这样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