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蚩邪能!

第二百五十五章 蚩邪能!

    (昨天单位的事情太忙没挤出时间来更新今天刚刚到家马上补上了。晚上还有一章谢谢大家的支持哈。你们的支持是东东的动力与君共勉。)

    回府一路上张天涯不时的用右手食指在自己的嘴唇上划动回味着精卫那蜻蜓水一吻带来的奇妙感觉。至于凌飞甚至雷雅带有嘲弄意味的怪异目光则被他直接忽略掉了不于理会。

    “大姐、二姐。”四人回到忠勇侯府现早已经有两位美女恭候在侯府大门外一个妩媚动人一个素雅如池中清莲一尘不染。张天涯被还在精卫一吻下有些忐忑的心在见到此女后竟然平静了下来。心道一直只知道精卫的二姐是瑶姬原来还有一个特此特别的大姐。

    互相介绍后张天涯才知道原来精卫的大姐闺名碧游从喜欢道法拜国师赤松子为师深入简出多数时间都用来清心修炼连帝宫都很少回张天涯没有见到过也并不奇怪。

    虽然第一次见面张天涯却不觉得陌生很自然的一笑招呼道:“大家都别在大街上站着了快进府话吧。大姐、二姐里面请。”着还真绅士的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几人一进府院老管家王忠就热情的上前来向众人见礼。张天涯吩咐他备茶后将众人引进了客厅一边客套道:“天涯虽然在神农为官已经有三个年头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姐呢。厄……我和精卫一样称呼你一声大姐大姐不介意吧?”

    碧游幽然一笑道:“侯爷客气了。如果侯爷不嫌我高攀我也和精卫一样称呼你一声天涯吧。”

    “那感情好。”见这个大姐也这么平易近人张天涯回以微笑道:“这样称呼就不显的生分了。这么长时间天涯都没有去拜见大姐还让大姐先来我的蜗居来看我实在是失礼之极希望大姐不要怪罪。来快都请坐!”

    张天涯着已经在一个边坐率先坐下因为这里有三位公主在张天涯纵然不是拘泥礼数之人也不好大肆肆的往主位上坐。其他众人也随之纷纷落座精卫很主动的坐在了张天涯的旁边而另以便的凌飞和瑶姬也很自然的坐在了一起。碧游坐在了张天涯的对面雷雅则远离众人找一个靠近门边的位置坐下很不和群。

    各自落座后碧游淡开口道:“我多年来一直随师傅修道极少回家天涯没见过我也在情理之中。而且我在师傅那里也是闭关的时候为过即使天涯去了也多半见不到我。这些都是碧游的问题我又怎么会怪天涯你呢?”语气不温不火谈吐大方得体显然比精卫和瑶姬更匹配公主这个高贵的身份。

    张天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美女委实不少。其中最出色的当属于白玉之圣洁、精卫之活泼、丁香之柔弱、瑶姬之艳丽。而眼前这个大姐碧游比起以上四女来除了略逊于白玉外比起另外三女则可算得上是各有千秋了。她的特在于一个雅字举手头足间便会给人一种极为幽雅宜人的视觉美感。

    这时家丁已将香茗奉上凌飞收回与瑶姬传情的目光拿起茶杯用盖子撇了两下本就没有的浮茶喝上一口后对碧游道:“久闻另师赤松子在道学方面独树一帜却一直无缘一见。若她老人家有空明日凌飞定当登门拜访。”

    碧游略带歉意的摇头笑道:“那恐怕要让凌将军失望了家师现在并不在上党。前天便已经离开了去与九黎蚩邪斗法、论道去了。也正是因为如此碧游才放弃继续清修回家陪一陪父王和两个妹妹。”

    “九黎咒亲王蚩邪?”这个名字张天涯可以是十分熟悉了当初在卦台新瑞高手大赛的时候张天涯所破的血妖杀人案中的关键血妖就是蚩邪流传出的咒法。张天涯对于这样的生化武器很是反感所以对这个蚩邪的印象也异常深刻。

    碧游头道:“正是他。其实他与家师之间的矛盾已经有千余年的历史了。记得当初师傅在一次神农与九黎的战争中两人本意观战但后来却感觉到对方的强大动起了手来结果蚩邪被家师打断了手臂。之后每隔几十年两人就互相斗法、论道一次为的只是争一口气而已。”

    凌飞听了眉头略皱道:“九黎蚩邪虽然也是神级高手但却没想到他居然可以和赤松子国师斗法千年看来谣言的确低估了他。”

    碧游不屑的道:“谣言总是以人的主观意识为中心的蚩邪修炼的咒法虽也厉害非常但毕竟太多邪异加上出名的邋遢。所以比起家师来自然不受人喜欢谣言中将他的能力有所贬低也是情理中的事情。其实家师也对他有过评价。”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碧游伸出白洁如葱的手指沾了一茶水在桌子上写出两行秀气的字:

    谁能够在不闭关的情况下三十年不洗澡?

    蚩邪能!

    张天涯看了大为惊讶的想道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这个蚩邪也真是太有才了!修炼之人如果闭关在神游物外的情况下或可以百年不动。但在不闭关的情况下居然三十年不洗澡。那是不是也太埋汰了!?这样的人真的存在吗?

    张天涯如此想另一边的凌飞也是一样。就连一直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的雷雅听了也是秀眉暗皱显然有些厌恶。瑶姬和精卫更是夸张看到这几个字后居然不约而同的捂上了鼻子就好象闻到了蚩邪身上的怪味一样。

    只有碧游表情依然淡然态度平静的道:“这虽然是家师傅斗气之语却也是事实。不过对于蚩邪的实力家师却是从来没有半句贬低。他老人家过现在的蚩邪已经将诅咒之法修炼到了由邪入正的境界了实是不世奇才。他虽然可以三十年不洗澡但却无一日不在思考法术。碧游如果今后遇到他切不可与之冲突只要报出师傅的名字想蚩邪也是自重身份之人不会与晚辈为难的。”

    听了碧游的话张天涯下意识的扫了一眼碧游的修为见她的修为还只是度劫期的峰似乎还没有度阶。这样的修为如果与上蚩邪的话还真是不要生冲突的好。见碧游现他的窥视面露不悦之色忙道:“大姐莫怪。其实天涯是打算过些日子在万寿开一个度劫店专门负责帮人度劫。所以天涯希望大姐能做我第一个顾客我保证免费服务不管是几重的天劫。”

    一听张天涯这个极具诱惑力的提议碧游也顾不得对他无理的责怪了马上面露喜色道:“天涯真的那么有把握吗?那碧游就可以不用麻烦父王或家师了。”其实以炎帝或赤松子的修为要帮她度劫自是不在话下。不过这个未来妹丈既然开口了那当然是不用白不用相比之下他更不愿意去麻烦长辈。

    一旁的凌飞听了一笑道:“这个我可以保证就算九重天劫也绝对不是问题。不过碧游公主大可不用领他的情这子是想借你的名头帮他做免费的广告。有了你这个长公主做第一个客人对于他的度劫店积累声望岂非比帮十个普通人度劫还要有用?”

    张天涯打了一个哈哈道:“互惠互利互惠互利。”

    碧游听后头答应了下来道:“那到时候就看天涯你的手段了。”

    听了几人的谈话坐在门边的雷雅也心跳有些加心道这个张天涯居然还有这等本事。组里的姐妹多都死在这个天劫上如果张天涯可以帮我的话……。想到这里转头望了张天涯一眼却还是没有开口又低下了头。

    她可没有碧游那样的身份地位她们整个组织里的教官也不过是个仙级中期的高手。哪里有人愿意帮她来度劫?就算她的教官愿意帮她万一出现九重天劫恐怕教官也要手忙脚乱根本无法照顾她这个被天劫重照顾的对象。不过她没有开口了理由也是一样。自己是什么身份张天涯又是什么身份?怎么肯能帮我这个“下人”度劫呢?

    她的异样张天涯也看在眼里但没有什么反继续与碧游等人闲聊了起来。

    这时王忠再次走了进来将一封请柬送到张天涯面前道:“侯爷这个是白虎侯府派人送来的。”

    张天涯打开请柬看了一下后头道:“王管家可以回复来送信的人就我后天一定去复宴。”

    王忠走后张天涯向众人解释道:“白虎侯后天寿诞邀请我前去复宴。我今天刚刚才回来没想到他老人家这么快就送来了请柬真是太看的起我了。”张天涯对这个忠肝义胆的白虎侯达心眼里还是很敬重的。

    精卫听了高兴的抢白道:“是啊白虎侯还经常在父王面前夸你的你雄才大略若肯从军定竟成为一带名将!”起来兴奋异常就好象被夸奖的人是她一样。

    张天涯见了会心一笑道:“他夸的是我你兴奋个什么劲?”

    精卫嘴一掘道:“当然是因为我们……”现张天涯正坏笑的看着她马上意识到上了这个好蛋的当了。脸上一红娇嗔道:“你坏好蛋臭天涯。居然当这么多人的面取笑我。你马上给我道歉要不我就……我就哭给你看!”她本想‘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但自问无法办道才临时改口。

    张天涯马上头赔礼道:“我不对我有罪我不好我检讨。下次取笑你的时候一定找个没人的地方。”

    精卫这次学乖了没有再上他的当马上摇头道:“没人的地方也不可以。作为道歉的诚意你今天要请客。恩我想吃你做的烤肉对了还有不周天酿嘿嘿今天大家可有口福了。”

    张天涯一连肉痛之色道:“不是吧?不周天酿我这里也不多了多呼哉不多也!”

    听了张天涯苦穷正在与凌飞耳语的瑶姬呵呵一笑插嘴道:“天涯啊雷雅姑娘明明带来了一百坛的不周天酿除了行前开起的一坛剩下的九十九坛都在你的炼妖壶里。你这么未免太气了吧。”

    不对!这些事情瑶姬怎么会知道的?扫了一眼装作若无其事的凌飞张天涯马上知道是谁“出卖”自己的了。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刚要开口。却听瑶姬继续道:“只要你肯献出酒来就让精卫再香你一口怎么样?如果你觉得还不够……”着对张天涯眨了一下眼睛道:“我也亲你一口总行了吧?”

    张天涯忙摇头道:“算了算了!我交出来还不行吗?我可不想让师兄白枪头进来绿枪头出去!”

    精卫听了一惊道:“天涯?你的血什么时候变绿的了?”

    张天涯大头再摇道:“不是的。我是怕师兄扎我的苦胆!”他的话引起了在场众人的一阵大笑连一向不苟言笑的雷雅都忍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