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再见方虹

第二百五十六章 再见方虹

    (昨天宽带包年居然刚好到期郁闷刚刚交费完毕.不多拉大家看书把哈.)

    吃喝完毕后已经入夜精卫三姐妹这才离开回宫。凌飞则自告奋勇的负起了护送之责任其实是想多一些接近瑶姬的机会。张天涯本和想一道护送但精卫知道他重伤未愈后坚决不许他跟去并要他老实的在家养伤什么地方也不许去!

    其实在神农鼎的帮助下张天涯的伤现在已经好了大半。只剩下心神受到的震荡需要数月时间自行恢复急不来的。但知道精卫是关心自己还是欣然的头答应了。

    将四人送出大门后张天涯本打算马上回去休息却现雷雅正独自坐在王忠给她安排的客房屋上抬头看着星星。在阑珊的星光下她的身影显得那么的孤单无助。也许在昏暗的夜里只有天空中的那一光明才能将她无助的心略微照亮一些。

    张天涯见了心中有些默然心念一动整个人飘然飞起落在雷雅身边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也学着她的样子仰视天空开口道:“感觉很寂寞是吗?其实寂寞的心情都是来自于空虚的自己。如果可以敞开心扉你将会现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很多值得珍惜的东西。”

    雷雅娇躯一震但马上又恢复了冷漠道:“侯爷是在关心雷雅吗?其实大可不必了我从就受到组织严格的训练人类的感情早已经在训练中被消磨没了。至于侯爷的寂寞我更不知道那是什么。让侯爷费心了雷雅实在过意不去。”

    死鸭子嘴硬!张天涯叹了一口气道:“真不知道你的那个什么组织是什么人创建的。居然这么对待你们我知道的话非真人pk他不可!”

    雷雅听了嘴角微微有一丝翘动摇头道:“创建我们组织的是应龙王爷。”话里包含的另一个意思是你打不过他的。顿了一下又道:“其实我们根本没有资格对组织有任何的怨言。我们以前都是无家可归的孤儿如果没有组织我们恐怕早就饿死街头了。组织给我们饭吃教我们功夫我们还能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连雷雅自己也不知道她今天为什么会和张天涯这些。其实如雷雅这样的女孩虽然表面上坚强的胜过很多铁血男儿但属于女孩的那一分柔弱却是天性使然无法被所谓的训练消磨掉的。只是隐藏的更深而已。而雷雅本从就有这个看星星的习惯这也是她唯一可以不考虑任何事情尽情的享受人生的唯一方法。张天涯在这个时候与她谈心而且语出真诚自然容易赢得雷雅的信任而将积压在心理多年的话了出来。

    张天涯听了雷雅的话沉默半晌才开口道:“也许吧?不过治世是当政者的天职他们治理无方才使得你们流离失所……哎就当我什么也没过吧。”着站起身来再次开口道:“你的天劫交给我好了。”

    “什么?!”冷漠了雷雅第一次这样失态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见张天涯认真的了头反又沉默了下来道:“侯爷是在可怜我吗?”

    “随你怎么想。”张天涯习惯性的纵了一下肩道:“不过通过这两天的接触我已经把你当成朋友了。当然还只是可以互相帮助的朋友没有达到完全相信的地步。”完转身望向雷雅的身后。

    “谁?”雷雅见张天涯目光后马上也生出了感应娇躯转身弹起背上细剑在第一时间已经出鞘带起寒芒向她身后十丈外的空处罩去。

    她的剑度极快出剑的同时整个右臂的度比起身体的其他部分骤然提升了一倍不只但没有出一破风之声显然是一套擅长暗杀的剑法。

    张天涯看了暗子头雷雅的剑虽然也是破绽不少但用快于平常的度却也可以弥补一些缺憾。即便这样张天涯也还是不认为她有机会伤到对方虽然没有什么具体的动作却已经做好了随时动手就人的准备。

    “呼!”一火光从雷雅剑影中的中心燃烧起来在被细剑刺中的刹那瞬间暴烈开来火光看起来并不如何华丽但却足以将雷雅的攻击彻底的瓦解掉了。随着火焰的爆破雷雅被以身体比身体攻击时更快的度被震退了回来。同时那细剑也瞬间升温由白变红。

    “呀!”好在雷牙受过特殊的训练反映上要比一般的同级高手敏锐得多第一时间分辨出这火焰乃是不能请碰的三昧真火手一吃痛马上仍掉了被烧红的细剑饶是如此她的手还是被烫伤了出现数个水疱。

    但对方的攻击并没有因为雷雅的后腿而结素火光暴烈后马上一展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网包抄式的向雷雅罩来。虽然度上比雷雅快不了多少但采取的包抄路线巧妙的封死了雷雅上下左右的所有退路如无意外雷雅肯定会被火网包个严实烧得形神俱灭。

    不过意外往往都是在关键时刻生的而且有张天涯在场这意外已经不能被称之为意外了。只见他脚尖轻轻在房的瓦面上一身体马上潇洒的向前冲出。双手很随意的背在身后再空中画了一个圈饶到了雷雅和火网之间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我微笑。

    “嗖嗖嗖……”无数的剑气从张天涯的周身毛孔激射而出呈扇型向火往冲去。

    “当啷!”张天涯这次并没有打算伤人他出手的目的也不过是将火网打回去而已。所以剑气一即收加上火网也不十分着力因此并没有出太大的声响。又因为时间的巧合这此交手所产生的声音竟然被雷雅细剑掉落地上的声音给掩盖住了。

    “我方教主怎么我们每次见面都你都干一些杀人放火的勾当。这次居然一出手就来个三昧真火你真打算烧了我的房子让我无家可归啊?”

    “呼!”似乎在引证张天涯的话火网被张天涯的剑气逼回颜色上不仅暗淡了不少再次退回第一次出现的地方已经幻化成了一个妖艳的女子形象。正是张天涯在上党任府尹时在井低险些将他挂掉的蚩火教主方虹。

    “呵呵……”芳虹娇笑一声看了张天涯身手已经落回屋看了运功力治疗手上烫伤的雷雅一眼。转对张天涯道:“原来张公子喜欢的是这种冰山型的美女啊。难怪当初你居然拒绝了我主动献身的提议呢。”

    张天涯听了眉头一皱语气严肃的道:“你和我开什么玩笑都不要紧但请不要随便带上不相干的人!”顿了一下语气略微平和些继续道:“雷雅姐从有熊远道而来算是我的客人请方教主口下留德。”

    “吆……怎么我才她句张公子就这么大反映你是心虚呢还是心疼……”方虹的话到一半就已经不下去了。因为张天涯本背在身后的右手已经伸出到胸前食指与中指间生出一道强横的剑气来。光从这道剑七所散出的能量来看芳虹毫不怀疑它可以轻易穿透自己的赤羽仙衣。

    而且更可怕的是这道剑气中仿佛还带这某中心神攻击让她心底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种久违的亲切感来。情不自禁的向去接近就算张天涯现在要将这到剑气刺向她的喉咙。方虹也不确定自己可以及时作出最基本的闪避动作。

    剑气一既收但在这片刻之间方虹被吓得脸色白额头上已经可见香汗。剑气消散后才长出了一口气道:“没想到仅仅三年的时间你居然已经达到了这个地步看来我当初没有杀掉你确实是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呢。”

    其实方虹现在也已经步入了仙级高手的行列当初可以在擂台上纵横一时的她在能量的应用和战斗经验等方面自然也不会弱于七夜或睚眦。即使不敌张天涯但也不会如此不济。如果刚才张天涯那一剑‘四面楚歌’真的刺出必然会带有少许的杀气在其中这也足够让方虹及时现并躲避的了。

    而张天涯偏偏在恰倒好处的时候一一收让她既感觉到了压力又没有来得及反抗才给她造成了这种自己已无法与张天涯一战的错觉。

    张天涯听了摇头失笑道:“听方教主的语气好象我活着就对你一定有害无利一样。不过不管怎么你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失去了杀我的唯一机会这种机会也不会再出现了。不过我想方教主这次前来应该不会为了杀我吧?”

    这时方虹也从张天涯那一剑四面楚歌的震撼中恢复了过来再次恢复魅态一脸幽怨语气凄然的道:“人家不过是想和你开个玩笑嘛没想到张公子居然这么凶还拿剑气吓唬人家。就算借奴家一个胆子也不敢和可以单挑杀掉一夕的高手动手啊!”

    翻脸比翻书还快。张天涯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知道这个方大教主肯定来者不善但碍于当初救过自己一命的蚩尤的面子也不好恶言相向只能苦笑道:“没想到我才杀了一夕没几天消息这么快就传到方教主你的耳朵里了。不过我现在最想知道的并不是你的消息来源而是你来找我的目的。”张天涯可不想再被对方的话给带跑题了。

    方虹嗔怪的看了张天涯一眼一副丧气的样子道:“你就那么讨厌和我话吗?哎……就如你所直接进入正题好了。张公子你斩杀一夕后内丹应该还在吧?可以让奴家开开眼界吗?”

    张天涯虽然不清楚她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但想来她现在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随手取出了一夕的内丹道:“不就是一个黄色的珠子没什么好看的吧?”

    方虹见到内丹两眼一亮道:“既然张公子对此珠如此不屑一故那可否送给奴家当作是定情信物呢?”

    原来是奔这个内丹来的张天涯也不再罗嗦左手冲着方虹伸出了五跟手指。

    方虹见了一愣茫然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五百万!只要仙石币而且一次结算清楚恕不拖欠。”

    “什么?!”方虹本以为张天涯会一口拒绝或者开除什么刁难人的条件然后她可以讨价还价。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以张天涯的身份一开口居然是要钱!而且一要就是五百万仙石币!让她本准备好的辞一下子都没了用武之地。

    其实五百万并不算贵。毕竟能向一夕那样修炼到仙级峰的妖实在是少之又少而且要将其斩杀也绝非易事。更何况一夕是年兽中唯一的一个性存者所以这带有年兽凶性的特殊内丹绝对是奇货可居!这五百万的价格也是张天涯看在蚩尤的面子上的优惠价格了。

    东西是好东西价格也绝对公道。但方虹还是没有马上答应了下来原因很简单她没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方虹摇头道:“哎本以为你会有什么其他的条件呢。这五百万的价格确实公道。但我们蚩火教这些年的活动经费加起来也不够这个数目啊!张公子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给我这么优惠但还是希望你能换其他的要求。”

    “其他的要求?比如呢?”张天涯也知道这颗内丹绝对是无价之宝如果不是近几天一直都在考虑钱的问题他也不会把这个内丹和钱联系到一起。不过想想也是须佐在幽都的时候经营赌场这种暴利行当百年时间也不过积累的一百多万的积蓄。想来她的蚩火教虽然不至于缺钱用但这么大一个数目还真是有为难他了呢。不过一时间有想不出要什么好便打算先听听方虹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