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人生如戏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人生如戏

    “以后还是叫我张兄弟吧更亲切一。”

    李伦连不敢。张天涯见他如此保守也没再为难他。把他拉到路边开口问道:“你们这次是来上党表演吗?对了我上次开的药方到底有没有效果伯父的病现在痊愈了吗?”张天涯印象中这个李伦还算不错再次见面当然要多聊上了几句。

    李伦见张天涯如此随和本忐忑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情绪有些激动道:“起来真要多谢侯爷呢。您开的药方可真神奇我爹吃了你开的药后果然没用上十天他老人家的病就彻底痊愈了。一直都现在都没再复过呢。李伦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侯爷才好!”

    张天涯摇头客气道:“那没什么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们这次打算在上党演出多长时间嫂子和兰儿都一起来了吗?这么长时间没见那鬼灵精还真有想她了呢。”想起那个人鬼大的兰儿张天涯不禁露出了会心微笑。

    李伦现在虽然放松了不少但知道张天涯的身份后再和他在一起聊天却总不能像当初那么放得开。听张天涯一问马上头称是道:“这次我们来上党主要是应白虎侯府的邀请在明晚白虎侯大寿上表演。胡队长要借白虎侯的名气在上党另外演出几场再走。贱内和女也都一起来了那丫头之前多给侯爷填麻烦了。”

    张天涯摇头笑道:“哪里的事?那家伙很有意思的呢。”顿了一下又笑道:“明天晚上的寿宴我也会到场起来一直还没有机会见见我们的李乐师登台表演的风采呢明天一定不能错过了!”

    李伦忙客气道:“哪敢在侯爷面前夸口?不过女现在也已经是乐队了的主琴师了受欢迎程度一不在我之下呢。”起自己的女儿有出息李伦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骄傲之色。

    “哦?”张天涯有些意外道:“那丫头进步这么快?”

    李伦摇头道:“当然不是大多书捧她场的人都是冲她是您的徒弟才支持她的。不过起来她现在的进步也确是不估计在过上两年就能越我这个当爹的了。”

    张天涯随手一拍他肩膀却险些把战战兢兢的李伦拍坐在地上哈哈一笑道:“那丫头果然没让我失望。对了我这几天也会留在上党没有演出的时候你带嫂子和兰儿到我府上坐坐吧。顺便让我看看兰儿的琴艺现在进步的什么程度了。”

    “张兄!”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居然走一路也能碰到这么多熟人。张天涯转头看去这次的熟人他并不喜欢正是和张天涯闹得最不愉快的青龙侯府的人。而且还是青龙侯的亲孙子孟雷。

    见有人找张天涯李伦忙道:“有人找侯爷我就不打扰了。改天一定到府上探望侯爷。”

    张天涯了头道:“好吧。记得带上嫂子和兰儿恩顺便把胡队长也叫来吧我有事情想和他商量一下。到城东的忠勇侯……哦不应该是忠勇王府就是我的朋友就好了。”完才转头对孟雷回应道:“孟兄早啊!”

    李伦猜到和张天涯熟悉的应该不会像自己一样是一介布衣。还是早离开的好多年演出的经验告诉他并不是每个有地位的人都像张天涯这么随和的。

    一边离开回想起张天涯最后的话来也不禁暗自心惊。几个月前的八府巡案一回上党就变成了忠勇侯这才多长时间?就又变忠勇王了。这个晋升的度也未免太快了吧?此刻他心里给张天涯下的定论是恩公在炎帝面前已经不能用后得紫来形容了。

    听恩公来历不明在上党一出现就深得到炎帝器重。难道他是炎帝的……

    如果张天涯知道这时候李伦居然对他的身世有所怀疑不知道会不会找块豆腐去撞上一撞?

    不过他当然不知道李伦头脚刚一中孟雷就应了上来热情的道:“张兄哦不现在应该叫侯爷了刚才那个是侯爷的熟人吗怎么也不介绍给弟认识一下?”张天涯现在已经和孟章彻底牛了孟雷怎么还这么热情?

    明知道对方的无事献殷但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张天涯只好随口应酬道:“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彩云飞乐队的琴师人还不错。不过想来孟兄对他不会感兴趣的我要回府了孟兄还有什么事吗?”知趣的赶紧滚蛋!

    孟雷像是没听出张天涯话中之意并不太友善嘿然一笑道:“这真巧了我要去城东门一趟刚好顺路我们一道走吧。”

    孟雷如此死皮赖脸张天涯无奈下只能头答应。

    一边走孟雷开口道:“侯爷厄……感觉还是没有张兄叫起来顺口那我还叫你张兄好吗?”张天涯实在不想和他继续扯淡微微了头算是答应了。态度上已经表现出了些许的不耐烦。

    孟雷苦笑道:“看来张兄还是不怎么喜欢和我多聊呢。哎也都怪我当初不好你出任府尹那天那个丢铜钱的和那个争粕粮的都是弟故意安排的目的是想让张兄出一次丑。我想张兄这么聪明一定早已经现了吧?”

    这家伙没事和我提这个干嘛?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不过本剑仙现在好好象还不能把你怎么样吧?张天涯违心的摇了摇头道:“如果那不是我办的第一个案子可能我已经忘了。原来是孟兄找人故意戏弄弟的啊。呵呵那都是事过去就算了。”

    “其实我是因为嫉妒。”孟雷见张天涯跟他打起了太极拳只好自顾自的继续道:“在张兄来上党之前我就早已经喜欢上精卫公主了。那天见你们那么亲热难免心生嫉妒。后来见到张兄在擂台上力挫群雄我才知道和你比起来我根本配不上精卫公主也就放弃了那本不该有的非分之想。张兄真的没有记恨我吧?”

    “怎么会呢?我刚才不是已经了那不过是件事何况我也并没有丢人不是?”话间侯府已经近在眼前张天涯暗自加快了脚步只希望能早回府就不用再听孟雷的“噪音污染”了。

    “既然张兄没有放在心上到是弟多心了。”顿了一下又开口道:“张兄回府有什么事吗?如没事的话不如由弟做个东到酒楼好好的吃上一顿一来算是给张兄洗尘二来算是弟为之前的事情赔罪如何?”

    张天涯苦笑道:“这次我回去真的有事情。要不这样下次有机会的话我来做东吧?”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我可没你有时间没漫漫等吧。

    这会工夫两人已经来到了侯府大门外。

    “哦?”孟雷饶有兴致的问道:“张兄有什么事情不知道弟能否帮上忙?”看架势似乎要和张天涯一起进去。弄得张天涯好不尴尬自己回去并没有什么事虽然不喜欢这个孟雷但谎言被猜穿还是会有些尴尬的。

    不让他进去那太没礼貌了。疗伤?这个借口不好都这么多天了什么时候疗伤不好偏偏要赶这会工夫?那什么借口好呢?……

    正在张天涯犯愁的时候一个秀美的身影从府中飘了出来应上两人笑道:“侯爷你终于回来了。凌大哥呢他怎么没一起回来。你过要帮我一回来就帮我炼一把好剑的不可以不反悔的哦。”来人竟然是雷雅可是看她现在的样子就好象是一个天真烂漫的普通女孩哪里有一之前冰冷的气息?

    孟雷见了疑惑道:“这位是?”

    不理会雷雅的变化张天涯一笑介绍道:“这是有熊国的雷雅姐我过段时间不是要去有熊吗她是应朝给我派过来的向导。雷雅这位是青龙侯府的孟公子。”不管雷雅为什么变了性子总算给张天涯解了围。

    雷雅听了介绍后马上很有礼貌的向孟雷行礼道:“雷雅见过孟公子。”

    孟雷回礼后坦然一笑道:“既然张兄真的有事情弟就不打扰了。等明天白虎侯监老爷子大寿的时候我们再聊吧。”完对两人一拱手就欲离开。

    “孟兄。”张天涯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这次找我恐怕有什么事情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还不打算出来吗?”孟雷一路上无事献殷勤张天涯就知道他肯定有事情。现在见他要走到是好奇孟雷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孟雷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打了个哈哈道:“也没什么和张兄聊聊而已。”

    既然孟雷还不想张天涯也没有继续追问。和雷雅一起回到府中一进入大厅确定附近没有别人后张天涯马上一把抓住了雷雅的胳膊冷声逼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雷雅现在在哪里?”

    雷雅苦笑一下恢复之前冷酷的模样淡然道:“雷雅刚才不过是让见侯爷被那个孟公子缠着而且看你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出面帮侯爷解围而已没想到到让侯爷误会了。”

    张天涯又盯着她看了一会直到雷雅感觉有些不自然脸色开始变红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才放开她道:“原来是真的是雷雅呵呵没想到你演戏还真像。一看就是一流的演技派如果去拍电影肯定能当影后。”不过从相貌来讲应该更像是偶像派的。

    雷雅听了眉头一皱道:“什么电影什么影后?”

    “哦?没什么。”张天涯随口打个哈哈道:“我是你刚才装得挺像的居然连我都没看出来。”

    雷雅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淡然答道:“我们因为要执行各种各样的任务所以从经过各种的礼仪训练。女侠的豪气、女生的天真、贵妇人的仪态甚至娼妓的妩媚我们都可以学的来的。”

    “娼妓?”

    “恩!”雷雅头道:“如果侯爷想看的话雷雅可以表演一下。”

    “还是算了吧。”张天涯可没有那种嗜好叹了口气对雷雅问道:“你可以扮演这样多角色。加上平时冷冰冰的样子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呢?”

    雷雅显然没想到张天涯居然会问这个问题思考了一会摇头道:“这个问题连雷雅自己也不清楚。我们从就经历特殊的训练人类的感情恐怕早已经被埋没掉了吧?或者现在这个在侯爷口重冷冰冰的我才是真实的我。不过侯爷喜欢雷雅一什么样的身份出现雷雅都可以办到的。”

    “演戏吗?”张天涯苦笑道:“还是算了吧。起来所有的人几乎每天都在不停的演戏。为了某种目的不断的扮演不同的角色。而且戏演得久了连自身的性格也会随之改变的。相比起那些能做到真实的自己反而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呢。”

    张天涯一句话后一时间两相对无语。

    过了片刻张天涯再次打破尴尬的气氛道:“刚才还真要谢谢你帮我解围呢我应该好好谢谢你才对。要不这样不吧就如你刚才的我你把的剑帮你重新炼话一下。厄……你们组织应该对配剑没有特殊的规定吧?”

    “那到没有。其实刚才的事情没什么的。不过一把好剑在关键的时刻确实可以增加雷雅活命的机会。那么……”雷雅着从背后拔出配剑双手送到张天涯面前道:“就拜托侯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