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六十章 仙剑残影

第二百六十章 仙剑残影

    张天涯接过雷雅的配剑并没有马上动手开始锤炼而是选观察一下这把剑原本的形态以便更好的加以改造并能保持其本来的优不被破坏。

    这把剑通体都是由不周山特产的连天精钢铸成从剑尖到剑柄都是如此没有一多余的成分和装饰。连天精钢乃是钢中极品用来打造宝剑自上上之选。唯一的缺就是太过坚硬柔韧不足而且极难与其他金属融合。由于此金属只有不周山才有所以张天涯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在师傅青帝伏羲那里得到一些数量不多。否则杀生剑中张天涯也定要加一些这样的原料进去的。

    剑长三尺七寸宽约两指。剑中镶嵌了七个连环的攻击阵法其攻击增加幅依次跌加全部集中在剑尖一上。另在剑身中还附加有一个消音阵法可最大限度的减少舞剑时候所出的破风之声音。

    随手挽了一个剑花张天涯头道:“这剑不错很有特。雷雅啊你所练习的剑法应该是一种以刺为主几乎没有其他动作的杀人剑法吧?”雷雅听了一惊没想到张天涯居然光看一眼自己的配剑将出了自己剑法的特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不理会雷雅的惊讶也没有等待她的回答张天涯伸手抚摩了一下剑身继续评论道:“七子连珠聚集寸芒挥之无声催命亡。恩创意的确不过。”顿了一下微微摇头道:“在同类武器中这能将攻击聚于一的优势最注定了它要比其他武器的穿透力高上许多。但剑质太过单一刚猛有余柔韧不足。一剑刺出只有钢柔并济才能挥出最大威力。现在这样应有的攻击力最少要损失两成到三成。”

    雷雅在旁听张天涯对她的爱剑品头论足一时间竟然有些迷茫了不知道心里是何感受。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宝剑自然是最合适自己的而经过张天涯这么一好象其中缺还真不少。但出前她曾无意间听应朝与别人过:“张天涯由剑入道他的人就是一把举世无双的宝剑。单论剑上的造诣同级高手中无人可出起右!”

    对于应朝的话雷雅自然深信不疑。对于张天涯这个用剑的老祖宗的评价她自然也没有任何疑问。她现在只是希望张天涯出的这些缺真的能够得以弥补。

    右手握剑张天涯的左手食指轻轻在剑背上弹了一下出一声清脆的剑鸣。随口继续道:“而且最大的缺是此剑无心!纵然是上品法器无心之剑毕竟落了下乘。”完随口一笑道:“不好意思一见到好剑不禁随口评价了一翻。我们现在就开始铸造剑好了随我来。”着已经向屋子外走去。

    来到后院的水塘边张天涯四下看了看才停下脚步从炼妖壶中取出了自己铸剑专中的锤枕。雷雅一直跟在他身后见他如此终于忍住不好奇之心开口问道:“侯爷铸剑也需要挑地方吗?”

    张天涯微微头半开玩笑的道:“你不是不该问的不问吗?”

    雷雅一愣神色有些黯然道:“侯爷赎罪是雷雅多嘴了。”

    “开玩笑的拉。”张天涯见她这个样子马上打个圆场道:“其实铸剑本身并不需要挑选什么地。但一个好的环境却可以使铸造出的剑提升一个档次。特别是对于我这种采集天地元气来铸剑的人来尤是如此。”

    完手指一弹将雷雅的配剑抛于空中。在灵力控制下悬浮在空中不动。随手又变幻了几个法诀一团灼热的火焰从剑下燃起开始对宝剑进行煅烧。雷雅见到这火焰不禁暗自揉了揉右手因为这正是昨夜让她吃了大亏的三昧真火。

    其实这三昧真火只要达到原婴期修为的人就可以使用了。但使用起来十分吃力就好象当初铸造洛天剑的时候就几乎消耗掉了白玉的所有法力。而如凌飞、芳虹那样随意使之攻击就必须要有仙级以上的修为做基础才行。即使像张天涯这样可以随意召出炼剑对于度劫前的人来也是一件十分吃力的事情。

    宝剑在三昧真火的煅烧下开始升温变红后张天涯取出了少量的乌光玄金和五金之英分先后顺序融入剑身中。通过三种金属的融合在保持宝剑原有刚猛的基础上提升它的柔韧度。而且经过三种金属融合而成的合金其锋利度也将得到了较大的提高。

    由于张天涯现在修为已经达到了仙级初期而且经过连翻恶战隐隐有突破层次进入仙级别中期的趋势。在他庞大的灵力支持下三昧真火的充足程度比起之前白玉自不可同日而语。片刻工夫已经将三人金属分别融化。

    在张天涯的意念驱使下先是五金之英之后才是乌光玄金都融入了宝剑本身的连天精钢之中。不过现在却只是金属的初步融合阶段乘此机会张天涯快的在周围布置了一个聚灵法阵将周围的灵气疯狂的吸入阵中以并在他意念引导下不断向宝剑中注入。

    雷雅显然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见张天涯开始布置聚灵法阵的时候知道接下来应该是铸剑的关键步骤为了避免偷艺之嫌已经退出了老远并转过身去以示避嫌。对于一般炼器高手来自己的炼器方法都敝帚自珍来炼器的时候绝对不容许他人旁观。虽然张天涯并没有这样的表现但雷雅还是不想自找没趣。

    可是她刚一退开就听张天涯那随和的声音道:“不用走那么远站在阵外边缘就不会影响这聚灵法阵的效果了。我这么辛苦的炼器如果没人欣赏我会很郁闷的。”他的当然是玩笑话其实他是想让雷雅通过观察炼器可以在剑法上领悟到一些东西。

    不过这当然也只是张天涯一相情愿的想法。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他那么BT随便经历一些事情见识什么东西都能在剑法上体会一些东西来。不过这样难得的机会让雷雅多见识一下也总是好的。

    见雷雅听话的回到阵边张天涯继续道:“其实这铸剑和剑法也有着相通之处。就好比铸剑的时候可以聚集天地之灵气来提升剑的层次。剑法也是一样。剑其实就是连接修剑之人内心与外界天地的一个桥梁。将自身的心与天地连为一体并借助天地之威所出的一剑才是最强的剑法!”

    雷雅听了娇躯微震张天涯这是在指自己剑法!虽然还不能明白张天涯所的道理但雷雅还是将张天涯刚才的话一字不漏的记在了心里。感激的对张天涯道:“多谢侯爷指雷雅受教了!”

    张天涯微笑摇头道:“这没什么大家都是用剑的互相交流一下经验而已。看来炎帝给我选则这个地方还真不错这个府邸居然还是一个连接帝宫灵脉的修炼宝地呢。恩融合完成了。”

    话因一落悬浮在空中的宝剑闪出一到刺目的白光。之前有准备的张天涯还好可怜一旁的雷雅在这突如其来的白光刺激下双目一痛居然出现了短时间的失明。不过好在她现在的修为也不低马上运功力进行了一下自我治疗便恢复了过来。

    强光过后三种金属已经完全融合为一成为一种特殊的合金。但由于高温的影响剑体依然赤红看不出这种合金到底是何色泽。散去三昧真火张天涯以灵力隔空束缚住剑身放在铁枕上轮锤敲打了起来。这次他敲打的节奏与铸造洛天剑时不同没有多余的振颤一下是一下不过每次敲打都将大量的剑气进行压缩注入宝剑之中。

    反复各敲打九九八十一下后大量的剑气已经融合了之前的天地元气在宝剑中心位置已经结成了剑心。这也是整个铸剑过程最重要的一个步骤剑心的强弱很大程度上影响宝剑的最终档次。

    剑心解决完成后张天涯再次燃起了三昧真火将宝剑烧红。又取出了一把海金沙随手扬出竟也均匀的散落在剑身之上。通过三昧真火的熔炼一会工夫便于宝剑本身融为一体。

    满意的收起了三昧真火张天涯随口道:“这是海金沙水象炼器的极品材料。在宝剑中少量加入一些不但可以提升宝剑本身的坚固性出剑时还可以附带水系伤害。”顿了一下玩味的看了雷雅一眼道:“更重要的是对三昧真火有很好的防御作用不会再像之前那样随便被烧红到烫手了。”

    雷雅知道张天涯在与他开玩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没有答话。

    见雷雅如此张天涯也没有再继续开他的玩笑。到不是他不想继续开玩笑而是因为下面的最后一个步骤必须要精力高度集中不允许出席一的偏差。因为这个步骤是要在剑身上镶嵌阵法还要保证阵法之间的互相联系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额头金光一闪张天涯天眼大开。将左手背于身后右手剑指连晃一道道剑气从指间射出不但的击打在剑身上。

    “叮叮叮……”由于剑身的内剑气也是出自张天涯之手同源感应下出了一连串清亮的声响犹如风铃。

    实际上张天涯则是利用这种剑气的同源感应以里外两部分剑气集合起来在剑身内布雕刻阵法看似随意实际上张天涯此刻的精神已经处于高度集中状态。即使现在有人对他起偷袭他也不会有所察觉的。

    早在开始煅烧融化宝剑时张天涯就将其中的攻击阵法一并抹去现在重新又添加了多出之前一倍的攻击阵法。这些攻击阵法是张天涯在伏羲学习法术后结合自身剑气特自行研究出来的。后又经过了伏羲的指正改良其优越程度不知过原本的阵法多少倍。

    一连十四个攻击阵法镶嵌完毕张天涯又在其后添加了一个聚灵阵法还从天劫火箭炮中提取出少量的劫雷之力注入其中。这样一来宝剑在十四个攻击阵法连环叠加攻击力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些劫雷的属性。一剑刺出不会太恐怖吧?

    一切布置结束张天涯从水塘中提取出一些灵气相对较多的水凝结成一个大水球后浇在剑身上。“嘶!……”一阵白雾过后宝剑铸造宣告完成!

    随手将宝剑抓在手中只见这宝剑在经过先后融合了三种金属后颜色已经生了变化重之前的钢铁之白变成了浅紫之色。通体都闪烁着紫色的电弧随手挥舞两下剑过之出竟可流下道道残影。

    再用天眼从剑上灵气辨别一下宝剑的等级连张天涯自己都不禁吃了一惊。因为这把剑现在已经是一件上品仙器了!张天涯之前虽然炼过的法宝不少但多是极品法器或下品仙器级别的东西。炼出上品仙器张天涯却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呢!

    不过想想之前炼器的时候自己还只是度劫期的水平于现在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自从度劫之后还真没空出工夫来好好炼一会器想到这个原因也便释然了。随手将剑递给雷雅道:“总算没有丢人现在这把剑的级别是上品仙器。嘿嘿我的手艺还不错吧?如果满意的话就起个名字吧。”

    雷雅接过宝剑冷漠的脸上压抑不住兴奋之色。反复抚摩良久后突然单膝跪倒道:“多谢侯爷!雷雅将永记侯爷大恩今生决不敢忘。至于宝剑的名字雷雅恳请侯爷赐名!”看她坚决的样子这次是玩真的了。不过张天涯一时还真想不出适合雷雅的名字来。

    “哈哈……”这时凌飞的笑声从院内距离两人不远处传来一笑后随口道:“起个名字你们还推让起来了。我看此剑过处皆会留下美丽的残影不如就叫残影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