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六十一章 监义来访

第二百六十一章 监义来访

    (多谢书友“→無爲←”指出了Bug前后在钱的方面我的确弄错了一个“零”呵呵。以后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哈。继续看书)

    “残影剑……残影。恩这个名字不错!哎我雷雅啊。我不是早过吗我最不喜欢这样的跪拜大礼了起来快起来。”着一把将雷雅拉了起来又道:“我师兄取的这个名字喜欢吗?如果不喜欢的话就自己再取一个毕竟剑是你的名字也要你喜欢才行。”

    “哦不。残影这个名字很好!”雷雅起身后马上头回答张天涯的话随后看了两人一眼道:“多谢侯爷!多谢凌先生!你们有正事要聊吧雷雅不打扰了。”着转身离开宝剑却一直握在手中久久不舍将其归鞘。

    见雷雅离开凌飞一脸郁闷的道:“拜托!我好歹也算故做神秘一次特地隐藏了气息回来的而且出现也很突然你就不能装成很惊讶的样子一声‘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吗?”话时还学着一副惊讶的模样。

    张天涯摇头失笑道:“还不就是在我给残影剑雕刻阵法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我的经历必须高度集中才没有注意到你回来等阵法雕刻完毕后我就现你的气息已经隐藏起来了。你看我都没有揭穿你够意思了吧。下次要我配合的话提前打声招呼。”

    完两人对视了一会不约而同的放声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斥着无限的兄弟之情。

    收住笑声后凌飞转身在附近的一个石凳坐下翘着二郎腿叹道:“自从到万寿之后一根筋就始终绷得紧紧的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虽然没有张天涯操劳但凌飞显然对万寿的事情没少操心。特别是张天涯闭关阶段凌飞是更大事物都要处理忙得不亦乐乎。

    张天涯了头并没有什么客气的话对他们来那完全就不需要。伸了一个懒腰后张天涯问道:“交接手续这么快就完成了吗?”

    凌飞理所当然的道:“当然。如果换了你或许还要耽搁一会但师兄我可是这方面的老手了业务非常熟练我们两个人的兵力交接手续已经全部完成了。终于又要当将军了呵呵还真怀念这种感觉呢。”

    “对了。”张天涯突然想起那一瓶丹药道:“先前的那些丹药你最好回去后抓紧找出适合的人选服用毕竟服用丹药后要达到原婴期的修为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何况再有战事的话师兄你恐怕就真要上阵了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凌飞头道:“这个我晓得。不过装备之类的就拜托你了。不过你也不要以为你就清闲了炎帝给你那么多兵还不准你退关键时候一定是要派上用场的你也不要懈怠了哦。”他所的张天涯当然也明白不过刻意回避不去想它而已。现在被凌飞提起也只是了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再做讨论。横竖训练方面有几个得力助手自己并不用太操心。

    知道凌飞的装备是将来培养起来的强力部队的专用装备张天涯头保证道:“这个不是问题现在有一百五十三名妖族炼器高手呢。装备应该能供应得上。比起这个有熊国宝藏师兄是否要与我一起去?记得魃师姐也要去的白玉弄不好也要一起跟去。”

    听张天涯提起凌飞略微思考一下刚要答话就感觉有人到来。从脚步声中可以判断出来者正是老管家王忠。于是停下了思考同张天涯一起向院门处望去。

    两人的判断自然不会有错来者正是王忠见到二人远远行礼道:“王爷、凌将军。白虎侯府的监义公子到访现在正在门外等候。”张天涯回府后并没有提过自己“专职”成王爷的事情王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监义?”张天涯马上想起了当初初来上党时与自己不打不相识的那个铁血青年。他给张天涯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与他弟弟之间的强烈反差让张天涯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忙起身道:“快请!算了还是我自己出去迎一下吧师兄到客厅等我们好了。”完已经向门外迎了出去。

    一出大门果然见到监义挺拔的身影一动不动的站在大门外与之前不同现在他神气内敛在这近三年的时间里功力也已经提升到了原婴中期。而且之前见张天涯时眼神中的战意也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亲切的微笑。见张天涯出来马上行礼道:“监义见过王爷!”

    “我王忠怎么晓得我升职的事情呢原来是你告诉他的。”张天涯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并对他的称呼提出意见道:“还是不要叫王爷了在我印象里王爷这个称呼都应该那些七老八十的老头子的。你还是把我当成那个和你在街头打架的兄弟好了。”

    监义也爽然一笑道:“那是自然。不过在称呼上还是这样更合乎规矩一。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哈哈当然快请!”一边带着他进院张天涯半开玩笑的道:“监兄。我记得当初你好象过再有机会要和我一决胜负的。你今天来不是为了完成那个承诺吧?如果真是那样恐怕你要失望了我杀一夕时受的伤还没全好刚才又炼了一次器状态实在不怎么样。”他这么一到是让监义的心里好受了不少。之前他还觉得原本不相上下的张天涯和自己现在的差距确实太大了一。但听张天涯他因为受伤而不想迎战无疑是对自己实力的一种肯定。虽然是句玩笑话却让也监义听起来很舒服。

    摇了摇头监义苦笑道:“王爷哦张兄!张兄就不用宽慰我了比起你现在的仙级修为我的进步实在是太慢了。就算你的状态在差一倍我也绝对不是你的对手。这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客厅。家丁早已经备下香茗介绍后监义才介入正体道:“今天早上我爷爷回京了。他听这次凌将军也一起回来而之前的请柬居然有所忽略忙让我亲自来补请希望凌将军不要见怪。”

    听监义如此一凌飞忙道:“凌飞何德何能?居然被侯爷如此看中实在受宠若惊!其实我也一直想拜会一下神农国最强统帅的风采明天一定前去祝寿一睹他老人家的风采。”想来都是各国的名将、名帅彼此之间神交恐怕是免不了的。

    互相又客气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监义转对张天涯道:“张兄。我还有一些事情向要你打听一下就是这几年里你有没有得到关于蚩火教的消息?”虽然当年山重授但看监义的样子对于谋害他父亲和弟弟的凶手还是无法释怀。

    见他如此关心此事张天涯知道监兵怕他有负面情绪没有把个中利害告诉他。监兵既然都没有张天涯自然也不好透露。不过见监义充满期待的目光又实在不忍拒绝权衡的半晌终于开口道:“监兄。山重已经服诛蚩火教也的主力也被我铲除了大半。现在他们的活动已经很低调甚至可以销声匿迹也不为过你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

    监义苦笑一下:“张兄你知道吗?我每次问起我爷爷他也是这么对我的。张兄我想知道的一些实质性的资料而不是劝我的话。”

    看来这个监义这次是认真的了张天涯皱着眉头试探性问道:“你要的问是蚩火教主的消息?”

    监义郑重其事的了头。

    “哎……”张天涯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监兄你还是当他们是在战场是牺牲的吧。实不相瞒昨天晚上我才见过蚩火教主。不过我们只是谈了几句她要离开我并没有阻止。你应该知道我和蚩火教的矛盾知道我为什么能和她和气的谈话吗?”

    监义摇头道:“我知道其中一定有原因的也许正和爷爷不告诉我真相的原因一样。不过我对这个原因真的很好奇。哪怕不能报仇我也想知道不能报仇的原因为什么不能报仇。如果事情牵涉真那么大的话我会以大局为重的。”

    听他这么张天涯才放心一些道:“既然如此我就告诉你吧。其实蚩火教主是一个女人。对了记得你以前也参加过新瑞高手大赛吧?”见监义若有所思的了头继续道:“那你一定对那所谓的十大杰出青年有一些耳闻了。”

    监义听了一惊似乎明白了什么忙问道:“张兄难道蚩火教主是……”

    “她姓方名虹正是那十大杰出青年的榜末更重要的是动了她会引出蚩尤来的。神农、九黎两国无论国力和军力都相差不大。而到时候恐怕就不会是现在的打闹了而会引两国的真正大战。到时候鹬蚌相争等着坐收渔利的渔翁可是有三个之多呢。”除了伏羲之外其他三国谁会放弃这个趁火打劫的机会?

    见监义沉默不语张天涯继续道:“其实我没有动她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不怕告诉你我北上共工台的时候曾欠蚩尤一个人情并答应他以后如果遇到要对方虹手下留情的。这也是他提出的唯一要求从这上你应该明白到现在方虹在蚩尤心中的地位依然很重。若真杀了她天知道蚩尤会有什么反映。何况……”张天涯着望向监义道:“监兄你现在根本不是方虹的对手!”

    监义听过这些厉害关系后一股无力感穿遍全身无力的瘫在椅子上低下了头两臂肘部支撑在大腿上双手拖捂住脸看不到表情如何。

    见张天涯还欲再下去凌飞忙摇头阻止。张天涯反对凌飞摇了摇头道:“他既然选择听事情的真相就应该有面对真相的勇气。我以前认识的监义可是一个天立地的热血汉子相信他可以承受得来的。”他话时并没有控制声音所以这些话与其是给凌飞听的到不如是给监义的更为恰当。

    “天立地的那是盘古我可没那个本事。”监义自嘲一句后再次抬起头道:“张兄还是继续下去吧。既然已经听了当然要把听完与其一知半解还不如不知道的好。反正现在的方虹就是一个动不了的人物不是吗?”

    见他恢复了过来张天涯才继续道:“监兄听了刚才的话一定以为蚩火教主也就是方虹就是幕后的主使者吧?”

    监义苦笑道:“张兄不会告诉我真正的幕后是蚩尤吧?”

    “当然不是。”张天涯否定道:“蚩尤现在和……关于他们之间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多更不好随便什么。你只要知道不是蚩尤就是了。而蚩火教的事情全部是九黎的雷亲王蚩律一手策划的。虽然他与方虹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但蚩火教的事情上蚩律才是真正的主谋!”

    “蚩律吗?”监义无奈叹道:“太遥远了!连爷爷也只能和他打成平手而已要杀他谈何容易!”

    张天涯见他有些消沉心里颇为过意不去于是出言开导道:“就这样就放弃了?这可不像我认识的监义。要知道事在人为如果三年前有人告诉你我在三年后可以剑斩一夕你会相信吗?相信自己化悲痛为力量你行的!”

    “化悲痛为力量?”监义喃喃重复了一便张天涯的话精神一振道:“是啊怨天尤人是没有用的只有靠努力才能达到目标。谢谢你张兄。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已经很努力的但看到你的成就才知道我的努力还远远不够。”

    张天涯不轻不重的在监义胸口打了一拳笑道:“对嘛这才是我认识的监义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