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白虎寿宴二

第二百五十三章 白虎寿宴二

    (今天看书评中大家的关心话语让东东心里一暖。呵呵东东没有灰心也没有放弃。不过昨天单位工作太忙每次都能抽空写一的昨天就没这个时间了。今天白天又补充睡眠到晚上才抓紧码出一章大家海涵哈!)

    本以为可以送上一口气的他刚一出大殿大门就后悔了。因为一个很很不想见到的人正冲他头微笑。这个讨厌的家伙正是昨天差没把张天涯烦死的孟雷。

    “张兄来的挺早嘛。”一见张天涯出来孟雷马上很热情的上来打起了招呼。

    张天涯无奈只能会以微笑头答道:“是啊今天没什么事所以就早来了一会。”话间目光开始悠闲的在四下打量现又有两个不认识的官员交帖进院子便开口问道:“这次守卫怎么没有通报啊?”

    孟雷摇头笑道:“如果每一个客人来都守卫都喊上一嗓子的话恐怕这个侯府都听不到别的声音了。我是和爷爷一起来的守卫也不过通报了爷爷的名字而已。那些三品以下官员就更不用了。”

    张天涯听了摸了摸下巴道:“这么来我现在还是很有面子的嘛。”

    孟雷玩尔一笑改变话题道:“张兄你不是在大厅和爷爷他们聊天吗?怎么跑到外面来了?”

    张天涯暗道:谁愿意在大殿里看你爷爷那张丑脸?却装成想起什么的样子一拍脑门道:“对了!我是要去茅房的。见到你一高兴就忘了先不聊了人有三急。”完对孟雷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转身便走。

    “等等张兄!”孟雷忙叫住张天涯指了指相反的方向道:“茅房在那边。”

    “原来如此那谢谢了。”完装成一幅很急的象样消失的孟雷的视线内。

    他内急本来就是一个借口自然不会真的到茅房去闻味。在茅房附近转了一圈后见附近没有熟人就向后台方向去了。大殿里郁闷外面还有孟雷那个缠人的家伙总是让他感觉不是很舒服。无聊之下打算去看看自己教出来的徒弟。

    走了一会张天涯就在广场附近的一个厢房处找到了乐队的休息室。侯府的客房本来就多临时给他们找出套宽敞的房子也不是什么难事情。不过不知道这些喜欢民间生活的兄弟们能不能住得惯这军营风格的客房。

    “也不知道监兵那老先生是怎么想的平时你住的地方弄成军营的样子也就算了。居然连客房都保持统一风格就不考虑一下客人的感受吗?真是……”嘴里毫无道理的抱怨着张天涯举步向那厢房走去但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两个守卫给拦了下来。

    “请留步!里面是今晚演出乐队的化装室除乐队人员外其他人禁止入内。公子请回!”门口的守卫到是尽职尽责但他们显然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来的客人都不是一般人虽然张天涯衣着除了整洁外并不显得如何华丽但守卫的语气上还是很尊敬的。

    “原来是这样。”张天涯随口答应了一句暗到监兵这老家伙这件事情安排得到也不错。乐队了女性不少万一哪个不长眼的纨绔子弟来这里耍流氓确也是麻烦一件。

    不过既然来了就让他这么回去张天涯还是有些不甘心和气的一笑拿出请柬交给守卫道:“这位兄弟在下与乐队里的李伦乐师是老相识。不进去就不进去了但可不可以麻烦兄弟帮忙叫他一声就张天涯想和他聊聊。”

    两个守卫听到张天涯的名字时神色为之一动显然他们也对这个青年中的传奇剑仙大有耳闻。不过他们还是没有接过请柬先前拦下张天涯的那名守卫对他行了一个军礼道:“的见过王爷!不过侯爷早有吩咐我们负责守在这里不许任何人进入。而且在演出之前也尽量要避免外人与乐队的人见面请王爷不要为难的了。”态度上要比之前恭敬不少虽然还是不许进入但也让张天涯的心里没有什么反感。

    张天涯只能无奈苦笑这时另一个守卫开口道:“不过王爷如果非要进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要您亮出尚方宝剑我们自然不敢再加阻拦。”他的年纪不大约有是七八岁的样子看张天涯的眼神中充满了景仰竟是我们青天剑仙的粉丝简称青丝或是头。

    摇头一笑张天涯心道这可是白虎侯府我没事乱亮尚方宝剑不是和他老人家找不自在吗?亏你想得出来!随口拒绝道:“还是算了就是在前面无聊想找个人聊聊天打打时间开宴还要等一会呢。”

    “青丝”见张天涯无聊想找人聊天马上热情的道:“如果您觉得无聊的话要不的和您聊一聊吧?嘿嘿我虽然身在侯府但一直都是很崇拜你的哦!”另一个年龄稍长的守卫马上对他喝道:“你是什么身份怎么配和侯爷聊天?老实站好你的岗!”

    张天涯摇头道:“无妨。和你们聊聊也好总不至于像孟章那老家伙总是那一幅死表情和那一套难看的死型。”张天涯的话得有趣两守卫听了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来忍得很是难受。

    不过见张天涯为人随和他们也渐渐不那么拘束了。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起初还是张天涯得比较多熟悉后就变成答记者问了。特别是那个“青丝”对张天涯的一些经历从在上党破的第一案子到剑斩一夕什么都感兴趣。张天涯也是为了打时间自是知无不言聊得很是开心。

    不过总是有些人总喜欢在不恰当的时候出现破坏气氛。其中的惯犯就是孟雷三人聊了一会功夫张天涯突然听到有脚步声走近而且从声音的节奏上可以听出来的正是孟雷那家伙不禁眉头一皱心道这个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两个守卫见原本聊得开心的张天涯突然板起脸来都是一惊。暗想是否自己什么时候错话了。年长的那个态度恢复恭敬低头道:“的话不懂规矩请王爷不要怪罪。”

    张天涯刚要解释这时已经走到不远出的孟雷开口笑道:“没你们的事想必张兄是知道我来了所以才不太高兴的吧?真没想到张兄身为二品大元还有封王爵位居然能如此与民同乐孟雷佩服!”

    两个守卫一见孟雷马上齐齐行礼道:“的见过孟公子。”

    看他们恭敬的态度想必四大诸侯间平时来往也不少否则两个普通的守卫不会记得孟雷这子才是。转身苦笑道:“孟兄多心了我本是想找李伦乐师谈事情的。对了李乐师你也见过就是昨天在大街上碰到的那个。可是这里有规矩我不能进入就顺便和两个兄弟聊了一会对了孟兄怎么来了?”

    孟雷一副很委屈的样子道:“还不是为了找你见你去趟茅房这么长时间不出来以为你掉进去了呢?”他的自然是句玩笑话张天涯听了淡然一笑并没有什么。不过孟雷这两天的表现也并没有白费。虽然张天涯心里还是觉得这个家伙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接触多了对他的提防也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

    这时大门处的守卫再次高喊道:“碧游公主、瑶姬公主、精卫公主前来祝寿!”虽然距离这里老远但以张天涯和孟雷两个人的修为自然可以听的清楚无比。前着听到一笑道:“看来真不能再聊了孟兄我们去见见三位公主吧。”

    孟雷头后两人向前院走去。

    见两人出了院门那“青丝”挠了挠头道:“刚才看王爷的样子似乎很比喜欢孟公子。可是他们两个起话来又好象是两个老朋友一样。王大哥我真弄不明白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了。”

    “嘘!”被称呼为王大哥的那个年龄稍大的守卫对“青丝”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严肃的低声嘱咐道:“不要在背后随便议论别人你刚才的话以他们的功力保证一字不漏的听在耳朵里了!王爷虽然随和但并不代表不讨厌别人在背后议论他孟公子喜怒不行与色你更要心。现在你也和你的偶像聊过天了该好好站岗了吧!”

    “青丝”马上“哦”了一声与王大哥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继续站岗。

    这时已走到前庭的两个人表情有些怪异张天涯还好不过是忍住没笑而已。孟雷则苦笑道:“喜怒不行与色?我真的有那么阴险吗?”

    张天涯终于忍不住哈哈一笑道:“对于他们的形容我只能两个字贴切!”他到不担心孟雷事后报复二人毕竟他们两个都是白虎侯的人孟雷人虽然不怎么样但还是很知道时务的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绝对不会乱来。

    话间两人见三位公主已经进入了大殿。孟雷一拍张天涯肩膀道:“张兄既然想找她们聊天就进去吧。我只是随爷爷一起来的就不进去了。刚好那边还有一些几个朋友我去与门谈论一些不健康的话题去。嘿嘿……”这次他到是很知趣。

    张天涯了头再次步入大殿正见到碧游正取出一个大木盒道:“祝白虎侯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家师正在于九黎族蚩邪斗法恐怕短时间内不能回来。临行前特地嘱咐我把这盒子火山赤龙果送给侯爷做贺礼。”

    白虎侯接过贺礼客气一翻不。张天涯回到坐位听了火山赤龙果五个字马上精神一阵心道赤松子果然大手笔比不了啊!一旁的凌飞不知道火山龙果上是何物见张天涯的表现知道他定知来历于是低声问道:“天涯这个果子很珍贵吗?值得你动心的东西似乎不多呢。”

    “当然珍贵。”张天涯随口答道:“《神农白草经》中记载:这火山赤龙果龙形赤色只有神农国南方灵兽朱雀居住的火焰山上才有生长。若是本身火体质的人服用后功力可以得到大幅提高。此果分三个等级山底生长比较普遍三十年一开花三十年一结果长条状已然是人间极品凡人断难获得。想状为长条形只能称之为火山赤果。山摇腰所生长的果子三百年一开花三百年一结果蛇状称为火山蛇果火属性凡人吃了可以直接步入度劫期修为当然是需要一定时间来吸收的。如果经过炼化去其杂质再辅以适当的药材炼成仙丹功效还可以得到更大的提高。”

    感觉有些口渴张天涯喝了一口茶才继续道:“只有山所生长的才能结成龙形。但山已经是极热之地并无一水分存在所以这果树的生长也极是缓慢须要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功效也要出蛇果百倍不止!不过这些火焰山是凤族的领地特别是山更是南明朱雀的禁区别人想碰这果子恐怕要先问问它才行。”

    “得好!”两人虽然怕打扰别人尽量压低了声音但几个老家伙甚至三个公主都把张天涯的话听个了清楚。直到张天涯介绍完白虎侯监兵才赞道:“没想到天涯你年纪居然可以把《神农百草经》熟悉到这般地步果然后生可畏啊!你得一不错这果子恐怕也只有和南明朱雀关系不错的国师才能弄到一些了。碧游公主麻烦你转告国师他这份大礼我就收下了另外本侯十分感谢他的慷慨。”着把果子亲自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与之前交给手下收好的礼物相比要更珍惜得多。

    瑶姬和精卫则代表炎帝送了来一大盒神农茶中的极品其珍贵程度虽然不急火山赤龙果却也极是难得。原来炎帝比较注意饮食不能饮酒所以就没有亲自前来。而炎帝不能饮酒的真正苦衷却只有张天涯一个人知道同时暗下决心等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一定要去帮他找一找地脉血泉以报答炎帝栽培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