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白虎寿宴三

第二百五十四章 白虎寿宴三

    “各位宾客基本都已经到齐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那么就开席吧。各位请到院内用膳监某特地预备了乐队给大家吃喝只余添一乐子。”三位公主到来之后张天涯不再理会孟章只与精卫有有笑直到监兵宣布开宴时间到也得颇快。

    众人出屋后现外面的酒菜早已备好。但外面的宾客还都在站着在白虎老寿星落座之前自是没人敢坐。监兵一出屋马上招呼众人纷纷坐下。位于大殿门口的一桌为主只坐有监兵自己、孟章、陵光、执明、精卫、瑶姬、碧游、凌飞和张天涯九人其余宾客则按官职地位依次向外。

    如此看来张天涯这一桌到是距离舞台最远的一桌不过从角度和距离上无疑都是可以领略到最佳视觉效果的位置。在节目的时候并不是坐得越尽看得越好的。没想到监老爷子除了打仗之外也懂得享受嘛。

    众人落座后歌舞也随之上演不过初期都是一些集体节目虽然美女不少而且服装整齐华丽表演起来很是气派。但对于在座这些久居高阁的人来却也是司空见惯了并不能引起他们什么兴趣。

    美女的集体舞蹈过后是乐队里新进的一群伙子的腰鼓表演比起之前的美女歌舞虽然少了一些惊艳却多了几分阳刚之美。一些文官看得热血沸腾显然是对这么中新奇的节目很是满意。

    张天涯见了也暗自头不过他到不是认为这个节目有什么过人之处毕竟在现代的时候这样的节目他看得多了。他欣慰的是这个节目的最初构思是李伦的女儿也就是张天涯的徒弟兰儿提出来的。张天涯当时还在乐队兼职琴师对这个主意大加赞赏了一翻不过当时乐队的经济实力还不足以扩充这么一队人马。没想到几个月不见这个构思就已经成型了。

    就在张天涯欣慰兰儿的聪明暗道她以后前途一定不可限量的时候。做在他对面的青龙侯孟章却不屑的道:“这个乐队怎么还有此等样的节目如此多的大好男儿居然从事这下九流之事不思上阵杀敌报效神农真是天生的窝囊废!”

    听了他的话另外三个诸侯听了并没有什么表示。毕竟他们都是战场上的老将对战场有特别的热爱相比起来其他职业在他们眼中自然有些不入流了。

    不过同样的话听在我们的青天剑仙耳朵里就不是特别滋味了。你老子什么意思下九流?本剑仙还在这个乐队里客串过乐师呢而且本剑仙的徒弟也在乐队了你这么不是分明针对本剑仙吗?

    张天涯本不想惹事情但前提是对方不要先找茬。听了孟章的不屑之语张天涯冷哼一声反驳道:“只要存在就是真理!每个人在世界上都只是分工不同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人也同样不能得到别人真心的尊重!”

    张天涯几句话得很不客气在坐的其他人马上都想到了张天涯之前也在这个乐队呆过一段时间的事情。再听他的话句句在理顿时同感觉一阵惭愧。其中当然要数孟章最为尴尬虽然知道自己的话有错但又实在拉不下脸来向张天涯道歉。只能硬撑道:“平等只能算是一种理想而且是一种极不现实的理想。只有上位者才能得到尊重所以有志气的人都不断努力来赢得这份尊重。否则人人不思进取天知道这个世界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

    “本来好好的寿宴却变成了辩论会。”张天涯无奈的自嘲了一句反驳道:“百姓需要安定所以才需要军队但百姓在工作之余同样需要放松一下精神所以也就有了乐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否则入青龙侯所言语有体力的壮年人人从军天下间就没有其他职业了。先不是衣食住行都来自青龙侯口中的下九流。但每个人都去当兵那天下恐怕才真要大乱了呢。”

    其他人听了张天涯的话纷纷头。这种假设的确很可怕如果每个人都去当兵而士兵的价值只有在战场上才能体现……

    “精彩!”沉默半晌白虎侯监兵终于一拍巴掌道:“天涯的话果然人深省。不知道在你们年轻人看来作为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他的话不光问的张天涯还有凌飞。而且能问出这个问题可见他对张天涯二人十分看中。

    没等张天涯话一旁的凌飞先开口道:“在下认为应该是理想。一个人只有拥有理想并向之不断努力。只要努力过不论成败得失都可以问心无愧了。这也是我对人生的看法记得师弟之前的一句话得好不以成败论英雄想必也是一个道理吧?”

    听了凌飞的话一直话语很少的玄武侯执明微微摇头道:“不以成败论英雄吗?如果只从自身的观来看这的确是很高的境界。不过人世间却不是如此自古以来成王败寇。如果真不计成败得失我恐怕是做不到了这可能是因为我的境界是我们四个老家伙中最低的原因吧。还不能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各位见笑了。”完嘿然一笑继续吃菜。显然他并不是在考谁或反驳谁只是表了一下自己的观而已。

    没想到四大诸侯中也有这么可爱的家伙。张天涯会心一笑开口道:“事事无绝对成王败寇这句话也不尽然。在我的家乡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文一武两个官员文官叫秦桧武将叫岳飞……”将岳飞的故事了一便后分析道:“按岳飞被扣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连命都丢了可以是败得很彻底了吧?但各位认为他们两个中哪个才有资格成为英雄呢?”

    众人听了又是一阵沉默到是白虎后起初只是想了解一下张天涯和凌飞二人的理想却没想到这个话题居然被讨论得如此高深。为了缓和一下气氛随口一笑道:“公道自在人心只要问心无愧就好。对了天涯你还没你对人生的看法呢。”

    “我的?”别看张天涯起什么道理来都头头是道但到了问他的人生观时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略微思索了一下才淡然一笑道:“我的观很消极只要活得开心就好。即使一些没有什么理想的普通百姓活得依然可以很快乐。如果不能活得开心即便与天地同寿又有什么意思呢?”

    众人本以为在张天涯口中还可以听到什么精彩的理论可是没想到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乐天派。但想来他得也不错能活得开心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这个想法未免太消极了一吧?众人听了也都是玩尔一笑并没有当真。

    在众人一笑后张天涯继续道:“其实我的理想就是当一个快乐的侠客在除暴安良的同时保证自己的生活收入。之后娶一个不算丑也不算漂亮但很爱我的妻子生上一个孩子男孩、女孩无所谓。等孩子可以自己支撑生计的时候就金盆洗手。过着成天喝喝茶晒晒太阳的日子与妻子一起聊着年轻时候的趣事。最后比我的妻子早死就这些了。”

    听了张天涯的话监兵终于忍不出开口道:“没想到你子的要求还真低呢。”

    “低吗?”张天涯无奈的苦笑道:“但是我恐怕是做不到了。想必这里在坐的每一个人都很难做到我方才的那些很低的要求吧?”众人听了一阵思索想来这些标准虽低。但太平凡的人面对强权没有自保的能力自然逍遥不起来。可是一旦有了本事还可以过上那样平凡的生活吗?

    众人再次陷入了沉思不过与前次不同这次的沉思中却多了一分向往。四大诸侯各个纵横沙场几千年体会着张天涯口中那平凡的幸福自然别有一翻滋味。

    不过相比起四大诸侯来张天涯的话对于几个年轻人却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特别是天生好动的精卫听了不屑的撇了撇嘴地声嘀咕道:“居然想娶一个相貌平凡的妻子等我回去就去毁容!”她的声音很笑而且是拟音成线传给张天涯的自然不怕别人听到。

    但她那计量自然瞒不过四个活了几千岁的老妖精。不过他们人老成精都装做没听见而已。张天涯则是微微摇头并没有答话。

    众人中只有一直潜心修炼的碧游公主对台上的表演特别感兴趣。在众人讨论人生观的时候她就一直分出一份心思来欣赏表演。这时突然开口道:“精卫。这个就是你之前和我过的那个兰儿吗?真的很可爱呢。”

    张天涯闻言也抬头向台上看去果然已经轮到了兰儿的表演。之前虽然在讨论但张天涯也注意到了李伦的琴声没想到兰儿的万现在居然这么大有李伦在还由她来压轴。

    见兰儿上台后先是很有礼貌的向众人鞠躬行礼之后便象模象样坐下扶起琴来。不过她的琴虽然经过张天涯和李伦两个琴道高手的指但还是稍欠火候比起李伦还差上一个档次。看来果然和李伦得一样别人捧她的场八成真是因为张天涯的关系。

    兰儿一上场果然引起了下面一阵叫好声。除了看张天涯的面子外更是因为这个兰儿长得却很可爱而且属于男女通杀型的。所以有很多不知道她是张天涯弟子的也很给面子的加油叫好。

    其中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胖子见兰儿出场叫好几声后便转头对同桌的其他官员口无遮拦的道:“这个丫头还真机灵还是个才女呢。回头我一定要把她买回去给我儿子当童养媳。如果不是太的话我真想自己享用呢!”

    “哼!”他的话一字不差的落到了张天涯的耳朵里。听到有人这么自己的徒弟我们的青天剑仙自然很生气后果不容忽视。当下冷哼一声还加入了些许功力拟音成线直接灌入了那个猥亵的中年耳中。

    那猥亵中年正在意淫的时候突然被遭到的张天涯的音波攻击肥胖的身躯马上一震脸面入金纸显然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如果不是张天涯见他是一个文官功力用得极少这一声就足以让他当场吐血甚至毙命。

    猥亵中年旁边的一个老年官员见状马上低声道:“你不要乱话。这个姑娘是新受封的忠勇王张天涯的徒弟现在受罪了吧?像你们这些年轻的官官个个春风得意等你上了年纪就知道了官场并不是那么好混的。特别是这样的场合绝对不要乱话!”

    那猥亵中年了头意思是记下了老者的教导。这到不是他不想开口话而是张天涯在那一声冷哼的时候还顺带用音波封住了他的哑穴三个时辰之内休想出一个字来。

    见张天涯如此孟章冷声道:“之前忠勇王对老夫护短之事十分不满但现在看来似乎忠勇王自己也不能免俗呢!不过忠勇王应该也不在乎毕竟我在你眼中恐怕也不过是一个不可理喻糟老头子吧。”

    张天涯听了到没生气反会以一个微笑道:“不!虽然我们之前有所矛盾但青龙侯在我的眼中却依然是国之贤良这不会因为个人的关系而改变的。”

    孟章也一笑道:“但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莽撞之徒!”这话他以半开玩笑的语气出。但从他话后得意的表情来看显然对自己这次和张天涯话能占到上风很是满意。

    给脸不要!张天涯也以开玩笑的语气回了他一句:“在贤良的眼中每个人都是贤良。”

    “……”孟章郁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