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五十五章 青龙怒一

第二百五十五章 青龙怒一

    兰儿一曲弹完后台下响起了不算热烈也不算冷淡的掌声。

    掌声中一个身着军铠的中年人步上台子正是之前与张天涯有过数次矛盾的孟辽。张天涯见了不禁眉头一皱他上台做什么表演脱衣舞?

    在张天涯疑惑的眼神中孟辽走到兰儿身前很随和的开口道:“姑娘我刚才已经和你们的团长过了等几表演完借台子一用。你的表演真的很精彩。”着面带笑容对着兰儿树起了大拇指。

    “谢谢!”兰儿知道孟辽这是要自己下去头道谢之后就马上收拾好琴转身离开了。

    这时老寿星监兵满是好奇的对孟章问道:“我老龙你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啊?”

    孟章也微微摇头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那子之前也没和我过。看来这子是暗中准备了什么节目想给老虎你一个惊喜呢。这个臭子居然连我都给蒙在鼓里!”才怪!张天涯自然不信他的胡扯不过从他话时到现在张剑仙都一直观察他的表情变化可惜孟章人老成精自然不会露出任何破绽。

    “忠勇王!”在众人疑惑之际孟辽终于开口叫出了张天涯的名字道:“忠勇王少年英雄居然一对一的斩杀了万兽妖王一夕孟辽佩服!”你佩服就佩服呗居然还在这种场合出来到底有什么阴谋?

    见张天涯没有答话孟辽继续道:“其实出来不怕大家笑话。在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气血方刚的去挑战过一夕不过我败了败得很惨!之后我潜心修炼就是希望能有朝一日一血前耻。但是没想到我还没有来得及去挑战一夕就已经死在了忠勇王剑下。”

    原来是为了这个张天涯随意的对台上拱了拱手道:“好好。”心道难道是孟辽因为这件事情想和言和?不对啊!如果那样的话孟章这老家伙怎么还总是一副要打架的样子呢?他们父子想法不一鬼才相信!难道……

    果然被张天涯猜中了孟章话锋一转对张天涯道:“忠勇王剑斩一夕本是造福一方的好事。但对在下来确让我失去了一血前耻的机会。所以在下不自量力想在白虎侯寿诞之时借此宝地向忠勇王讨教讨教确认一下孟辽现在是否有挑战一夕的资格?也算是圆了孟辽一个心愿如何?”切!还借此宝地。要不要加一句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整的跟街头卖艺的似的鄙视!

    微微一笑张天涯起身道:“孟将军过奖了王能杀一夕也不过是运气好而已。何况今天是白虎侯老爷子大喜的日子……哦不是寿诞之日我们似乎不应该在这里动刀动枪的吧?如果孟将军真有兴趣不如改日如何?”

    这时一个声音传入张天涯的耳中居然是孟雷那家伙:“如果真非动手不可的话。还请张兄手下留情!”这是什么话?你怎么不叫你老爹手下留情?好歹我也是一个伤员!原来这两天来和我套近乎就是为了这个懒得理你!

    就在张他天涯把孟雷的话直接过滤掉的时候台上孟辽摇头道:“忠勇王太客气了一夕的厉害在下是知道的他绝对不是可以靠运气杀掉的家伙!何况今天除了比试之外也是为监老爷子的寿诞助助兴大家分出胜负就好如果忠勇王不敢的话完全可以不分生死的!”话道最后言辞已经变得刻薄了起来。

    面对挑衅张天涯还从来没有退缩过。或者应该在对手不是不可抵抗的情况下没有退缩过比如当初遇到蚩律的时候张天涯不就是有多远跑多远?不过眼前这个孟辽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仙级中期到仙级别后期的过度而已比起一夕还有所不如张天涯会怕他?这个简直就是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

    冷冷一笑张天涯回道:“想来现在王与孟将军修为所差并不多。如果非要分出胜负的话又怎么能留得住手?或许孟将军可以但王的剑法向来都是一杀人为最终目的的剑剑杀机极浓想必孟将军也是见过的。今天动手恐怕……”他的自然是当初因为丁香的事情一怒杀了殷寿一家的事情。

    他话的时候感觉到来自孟辽和孟章的愤怒眼神心里已经确定了他们是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始终想找机会除掉自己。之前或许是想等适当的机会以适当的借口或是用借刀杀人的手段。可是见到本剑仙的进步度后他们怕了!他们怕再过上几年自己的能力出了他们可以对付的范畴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想借自己这次受伤在这里以切磋为借口堂而皇之的至本剑仙于死地!

    好阴毒的计量!不过孟雷大献殷勤又是为了什么呢?

    转瞬之间张天涯的脑中闪过无数的猜想。并分析这事情的利弊以及应付之法。

    而这时台上的孟辽也得意的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为了表示公平。我们签下生死状如何?到时候不论生死双方不得追究。在下觉得这样一来王爷应该可以放开手脚与在下一战了吧?”

    “好!”“不行!”

    两个声音同时喊了出来。好的自然是张天涯既然对方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自己再不应战别人还道怕了他们呢?反正看现在的样子与他们孟家是和解不了了既然如此何不在这个时候杀杀他们的威风?

    到现在为止张天涯还是没想过要真的杀人!虽然之前什么自己宝剑一出无血不归。但事实上以两人现在的修为谁想杀死谁都不是一容易的事情。何况在这寿宴上却是不该弄出血光来。只要打打对方的威风就好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而不行的却是坐在一旁的精卫公主。她知道张天涯身上有伤虽然张天涯的伤本不重而且经过这段日子的修养早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但关心则乱在她心里一直把张天涯的伤扩大化了。现在见他要与孟辽决斗马上出言阻止。

    张天涯转头对精卫一笑道:“没关系。我的命很大的连颛顼都不能拿走的何况是他?”转头对对白虎侯道:“您老也看到了不是天涯想在您老的寿宴上添乱这确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请监老不要见怪。来人备生死状!”

    监兵本还想劝上两句却被孟章拉住道:“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至于我们还是不要管太多了就让我们在这里看看现在的年轻人修为都达到什么样的地步好了。”监兵听孟章这么再看张天涯态度坚决的样子恐怕自己了也没什么用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再什么。

    与这些于两人有关的人不同其余的宾客则都保持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虽然经过之前那猥亵中年的事情后他们不敢再乱话了但从他们的态度上可以看出都巴不得两人打起来好让他们有热闹可看。

    两人各自签过一式两份的生死状后各自收起了属于自己的一份相对一笑同时展开了身法一道青光与一道剑影同时想擂台上冲去。这个上台的度就已经成了两人比拼的第一个步谁都想先一步冲上擂台先声夺人。

    孟辽一动就用出了家传的‘青龙腾云术’这是孟章所创出的级身法在四大诸侯之中仅次于朱雀侯陵光创出的‘朱雀羽翔’的第二大身法。当初他败于一夕后就是凭借这个身法逃走的。身法一经使出马上化身一道青光直冲向擂台。心道你张天涯纵然厉害也不至于在轻功方面过爹爹创出的级身法吧哼!先在度方面打击一下你的气势一会再要你的命!

    可是当他冲到擂台边缘的时候感觉身边剑光一闪而张天涯则已经先他一步站在了擂台上似笑非笑的转头看向他。在他眼中张天涯的这个笑容简直就是嘲笑!

    恼羞成怒!面对张天涯那欠揍的笑容孟辽是真的恼羞成怒了!冷哼一声已经随手从戒指中去出了一把大关刀出来整个刀身青光闪烁刀背上的青龙图案栩栩如生到是让站天涯如果不是刀锋上那格外狰狞的锯齿张天涯险些会认为这个就是三国时候武圣的青龙堰月刀的原形了。

    “此刀名为青龙锯乃是家父用他的青龙天翔刃所余的材料炼化而成中品神器忠勇王心了!”孟辽着已经开始聚集功力并暗掐法印虽然表面上是要真刀真枪的硬拼实际上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大型的法术。

    张天涯自从参悟河图洛书后对周围天地的感应远过了孟辽的想象。这把戏自然瞒不过他的感觉。不屑的冷冷一笑也取出了青天神剑道:“剑名青天恩师伏羲所赠曾染一夕之血也是中品神器。孟将军我们还是不要弄这些嘘头了抬下的观众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呢。”

    “好!忠勇侯果然爽快看刀!狂雷落!”是看刀却只是虚张声势的向张天涯劈出一道并不是很强的刀气同时启动了早已准备好的法术水缸粗细的狂雷从天而降向张天涯的头劈来充分挥了“步不厌诈”这兵法中的四字真言。

    张天涯早已经识破了他的奸计自然不会上当青天剑随手在身前潇洒的挽了一个剑花就将孟辽那虚张声势的刀气冲散无形同时地声喝出了炼妖壶最简单的启动法诀:“灵契收!”一道乳白色的光芒从胸口的炼妖壶中射出片刻将便将那声势骇人的狂雷包裹了起来收入壶中。

    “炼妖壶!”见了张天涯的手段台下的孟章不禁为之一惊。神州九器的厉害他是知道的。之前虽然也有所耳闻张天涯有炼妖壶在手但却始终认为张天涯一直都只重剑法的修炼没有细心研究过这级神器的用法应该威胁不大。不过现在见张天涯居然可以如此熟练的使用炼妖壶来对敌不仅开始怀疑自己之前同意孟辽挑战张天涯的决定的正确性了。

    不过今天的老寿星监兵显然心里上更偏袒张天涯多一。见到他居然可以如此轻易的化解孟辽的法术不禁欣慰的了头。

    其他的看官则是想法不一。武将多是惊讶两人的攻防居然如此得体自然是内行看门道个个瞪大了眼睛生怕遗漏了一细节。而文官们也没有人在心里抱怨雷声大雨反十分庆幸张天涯可以从容的接下这个攻击如果他选择躲避的话狂雷落到擂台上难免伤及池鱼想想都叫人后怕。

    一攻一防后在张天涯不再客气身体一弹飞离地面三尺。手中青天宝剑眨眼间一连挥出了九九八十一剑九字剑诀——碧落九重!随剑势一出除了四大诸侯在坐的住桌外期于的桌子募然随着剑气升高半尺。随后又再次落回地面与之前不同的是落回地面的桌子桌腿个个入地三分而地上的石砖除了被桌腿压出的窟窿外并无其他裂痕。

    更难得的是所有桌子上的酒菜经过这样剧烈的震荡居然没有一涟漪波动!四大诸侯见了不禁面面相去暗自惊叹张天涯年纪居然可以把力到控制得如此之好。甚至比他们年轻的时候都要强上不知几许。

    单张天涯一连攻出了九九八十一道剑气并以重力上的变化略微打乱了孟辽刀法的节奏。自然是乘胜追击将八十一道剑气分成九股分别攻向了孟辽的咽喉、膻中、两臂肩井、心脏、眉心、丹田和双眼九处。心道孟聊纵能躲过也肯定招架得十分狼狈。只要继续打击不断扩大战果孟辽绝对坚持不了五十招定然落败!

    可是就在他计划之后攻势的时候却意外的现了孟聊惊讶的面孔下居然藏着一丝冷笑。这是奸计得逞时得意的微笑!他为什么要笑自己到底哪里出现了纰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