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青龙怒二

第二百六十六章 青龙怒二

    奸诈的笑容而且是隐藏起来的奸笑那只能代表阴谋!

    虽然张天涯一时还不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但凭借他多年来对敌的经验马上将这一式碧落九重中的功力又收回了三成以防变化。

    依以往的习惯张天涯每每出剑之时如非必取定留上一分力。如今又急收三成现在的剑上只剩下六成的力道了。这样的力量对上孟辽这样的强横对手也不过是虚有其表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攻击力可言。

    孟辽却不知张天涯的功力到底如何表情上依然充满了自信。面对张天涯排山倒海的攻击居然将手中的青龙锯高举过。在这个时候居然来了一招一柱擎天的花架势。

    张天涯暗骂孟辽找死一式碧落九重原势不变的攻向孟辽的九个要害只要对方有一个地方中剑即使不死也会战斗力大减马上落败。不过虽然认为对方的举动是愚蠢的但张天涯剑上的力量却依然没有增加对方和张天涯一样身上的铠甲并不是太强。如果中了张天涯六成力的一剑也一定会被破防没有加力的必要。如有变化多留几分力量来应变也是好的。

    在场宾客这个时候也都秉住了呼吸孟辽这是在干什么找死吗?

    冷冷一笑后孟辽终于动了。他的动作并不大只有右臂以及握在手中的青龙锯以连张天涯都无法完全看清的度连出九刀!

    “锵!锵!锵!……”一连九声脆响准确无误的劈在了张天涯九股剑气中的缝隙处。漫天剑影在青龙锯下顿时消散于无形!原来在他出刀之前就已经将张天涯的剑势尽数琢磨通透了!

    这怎么可能?自从当年这招碧落九重在受到赤松子的启下开出来后经过大战阵无数还是第一次被人正面破掉而且破得这么彻底这么随意!即使师兄凌飞面对这碧落九重也不会这么容易正面破解掉的!难道孟辽在刀法上的造诣已经过了凌飞的境界了吗?

    不!这显然不可能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张天涯不急细想个中原因在九刀过后忙以事先保留的四成力量重新提力对攻。才险险保持了一个平手的局面没有落入下风。但这时孟辽的青龙锯茫然收缩将攻击集中在了两人四目相对为中心的一尺方圆内。刀影闪烁青光聚集于一尺范围内翻腾起伏宛如云中青龙啸傲九天。

    而此时张天涯的感觉只有一个别扭!有力难施的别扭!

    他现在终于知道青龙锯上的那些锯齿是做什么用的了。每次刀剑相交孟辽的刀都会产生细微的震动从而利用锯齿之起伏影响张天涯的剑势使其出现微的偏差从而减弱其力道。更让张天涯郁闷的是他的锯齿作用还不止于此在这样不断的影响下张天涯居然收剑不得。似乎自己的剑势被对方完全控制住了一般。

    自出倒以来张天涯一直都是掌握着整个战局面把敌人玩弄鼓掌之间。纵然不能控制战局也最低可以作到平分秋色。像如今这样处处受制却还是第一次。

    第一次招式被破!第一次受治于人!两个第一次让张天涯惊异不已。这样针对自己的功法并不是孟聊这样修为的人可以研究出来的!

    这到不是张天涯高傲到不能接受现实孟辽的技巧经验或者是境界如果真到高到这个地步自己之前在碧落九重中留有余力的事情他就不可能完全没有现。但事实上孟辽的确没有现否则他只要稍微改变一下战略同样收力后备在化解碧落九重后就可以将攻势提前。那样的话张天涯纵然不至落败也肯定会手忙脚乱的。

    能想出这样战略的人绝对不是孟辽!以他现在的境界即使自己之前将所有招式都在他面前仔细的演示一次再给他几个月琢磨破解之法也肯定不会破得这么干净漂亮!而且除了当初的一招‘万化定基’外似乎也没有在孟辽面前用过什么招式啊。难道是……孟章!

    这个老家伙又是什么时候见过本剑仙的剑法的呢?

    想到之前在黑帝帝宫一战成名的事情张天涯心中略有所悟。暗自佩服孟章的眼力的同时左手猛按在右手紧握的剑柄之上。双手一上一下猛然一错使得正在与青龙锯纠缠的青天神剑随之狂转了起来。

    这一个变化大大出呼了孟辽的预料青龙锯马上被弹开三尺先前的纠缠之势力顿时瓦解。

    一招得手后张天涯手中青天神剑猛然燃起一片火光剑影暴长在两人之间的距离织出了一片规模的火海火借风势向孟辽烧了过去。这一招正是五字剑诀五行生克中的火之变化以火克金压制孟辽的金木两种属性的变化。

    先前刀被震开的孟辽本是一惊但见到张天涯的这招五行生克后反镇定了下来。不理会冲天火光径直的一刀直刺冲入张天涯的剑网之中。借青龙锯之长要以攻对攻来瓦解张天涯的这招五行生克。

    不理火光迎火而进正是应付这火属性变化的最佳策略。就好比一个普通人面对身林中的大火只有人准方向迎火而过就有多半机会可以逃出生天。反之则会被大火吞没死于烈炎之中。

    果然是针对我的策略看来分析的还蛮全面的嘛。张天涯心中冷笑孟章的眼力和判断力果然不负他四大诸侯之名不过可惜。可惜今天和本剑仙打的不是你孟章而是孟辽。但凭这些墨守成规的应付之法是赢不了我的!

    青龙锯切入火网孟辽猛然现之前本以为张天涯这主攻的一火海居然只是由一些无行剑气所组成的。攻击力虽然不弱但没有后续的补充却很容易的被青龙锯一冲而二攻势根本无法持续。这个变化大出他的预料之外让孟辽不禁马上收住了攻势全神戒备了起来。

    攻势刚停下孟辽感觉一股罡风从火海后呼啸而至于随之火海被着罡风切开一个大口子而这罡风的始作俑者张天涯的青天神剑正笼罩这一层慑人的剑罡斜下里劈了过来。他竟然将一招五行生克至一半临时变成了一江春水全力而的一剑疾砍向孟辽脖径要害之处。

    孟辽本打算按部就班的按照之前孟章教他的方法破尽张天涯的剑意却没想过张天涯居然不按牌理出牌。情急下来不及提起十二成的功力用孟章想出的那招‘抽刀断水’来一举段掉张天涯一江春水的不断连击只能提刀招架以攻击对攻凭借自己的刀度与张天涯正面硬撼!

    “锵!当!叮!锵!……”一时间两人手中的青龙锯与青天神剑的交击之声不绝于耳抬下看官则只能见到两人之间一青一红的光芒在不断闪烁连一些修为一般的武将都看不清楚两人刀剑的走势。暗讨若换了自己能接下几刀几剑?

    张天涯这个时候一边与孟辽全力火拼同时也开始检讨起了自己剑法中的不足。虽然孟辽是受到孟章的指才可以牵制自己的剑法但既然孟章可以看出破绽来。那其他神级高手甚至于颛顼那样的神王级高手就肯定也可以。原本自信满满的他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自从在创出第一式剑意——碧落九重开始。自己之后虽然也先后开了不少厉害的剑意而且越到后期的威力越是强大。但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回头检讨过之前那些剑意的缺憾就比如自己当初初结金丹时创出的碧落九重在现在看来真的就没有破绽了吗?起码以自己现在的剑在一次施展碧落九重的时候应该可以出的剑气并不只有八十一道吧?

    看来在领悟新招的同时不断完善之前有的招式还是比较必要的。不但可以提升那些剑法的攻击立对自己修为和境界的提升也都有这莫大的好处。这样的想法怎么之前就没有想过呢我还真是糊涂啊!

    还有另外一自己创出的八式剑意中都偏重技巧。就比如现在所用的一江春水就偏重于力量最大化的连续。却偏偏没有一式是以度为主的。否则以自己更快过孟辽的剑度怎么会只依靠力量才与对手战成平手呢?

    这时青龙侯孟章不屑的冷哼一声道:“不按正常的规律出招就可以不被克制吗?哼这样用自己不习惯的模式战斗原本的招式威力定要减弱最少半成。老夫就不相信你可以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赢过辽儿!”他这么也等于间接承认了自己唆使孟辽挑衅并指对付张天涯之法的事情了。

    “不!”一旁的白虎侯监兵摇头分析道:“他的剑法如果承自伏羲或许还迹可寻可能出现你所的情况。但他所用的剑法却都是由他自创出来的自然可以在遇到不适应的时候改变完善。这就是自创与继承之间的区别我保证最后赢的那个一定是张天涯!”他听出这个决斗完全是由孟章一手策划的之后心里已经有些不爽起话来自然不如之前那么客气。

    孟章听出监兵语气中的不满却也早就心有准备了。只要今天能铲除张天涯这个心腹大患这还是值得的四大诸侯之间都已经几千年的交情了不定过些时日监兵就会把张天涯忘记了呢。

    “锵!”在两人话功夫张天涯与孟辽又一次全力硬拼后同时后退了开去。因为张天涯知道这样下去最终只能看哪一方的能量先用完来分出胜负了。那样的话恐怕几天几夜也打不完!而后者虽然有心乘张天涯旧伤未愈与之打消耗战。但奈何这次对攻的主动权掌握在张天涯的手里只要张天涯一撤他也必须同时后退否则在慢张天涯一步的情况下他实在没有信心应付张天涯那诡异的剑法。

    “好厉害的青天剑仙好锋利的青天神剑!”先开口的是孟辽在他话音落时胸口处的仙器级铠甲突然列开了一个大口子怀内所藏的钱袋也从中而断仙石币“哗啦啦”洒落一地。孟辽没有在意甚至没有低头看上一眼与今天的一战比起来这些零花钱简直太微不足道了。

    张天涯会以淡然一笑随手掸去自己肩上的几根断赞道:“好快的刀!”

    四字传入孟辽的耳中仿佛一声炸雷把他的脑袋阵得嗡嗡做响。知道中了张天涯的道时已经失去了先机。

    张天涯在和合适的时候很合适的称赞了孟辽一句就是因为这样才让孟辽没有丝毫的防备。在这种情况下他的音波加内力、心神的复合攻击杀伤力自然可以得到最大的挥。一时间孟辽的身心同时受创反映也慢了半拍。

    正所谓乘你病要你命!乘对方露出破绽之机张天涯身随剑转身体横转着向孟辽冲去。青天神剑过处居然凭空卷出了一片密可遮目的雪花向孟辽卷击了过去。这正是在刚才火拼的功夫被张天涯临时改进的六月飞霜。保留了之前诡异的雪中剑气却将原本涣散的雪花结合成股攻击集中的雪浪威力上自然不止提升了一个档次。

    而这还只是表满上的变化其中本质上的变化是这一剑的精髓从之前的一个“雪”字变成了一个“飞”字。雪之所以可以飞舞皆因为有风。无风的飘雪纵然寒冷亦很柔弱似美景多过恶劣的天气。而只有风与雪搭配相辅相成才能造成*人们最不喜欢的一种雪让人寸步难行的——暴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