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不欢而散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不欢而散

    “嘭!”这一击的结果出呼所有人的预料。

    在监兵等人的预料之中孟章的这一击如果张天涯是全盛时期又选择退避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就算幸存不死也肯定要受上难以痊愈的硬伤。而张天涯现在重伤断臂而且断的还是握有青天神剑的右臂那结果自然可想而知了。

    孟章见到张天涯身体上涌出的防御罩本以为他是在做困兽之斗没有放在心上。于是将这一招青龙怒的功力提升到了十成汇集与单掌之上没有留一丝的防守势要一举击破张天涯的防御罩将其粉身碎骨!

    可是当他的倾尽全力的一掌轰在防御罩上的时候却猛然感觉自己的力量如泥牛入海不见了踪影。而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强得可怕的反弹之力。而这个力量的来源居然是那防御罩将孟章盛怒下的青龙怒没有一丝浪费的反弹了回来加于孟章本身。

    之前的一击已经倾尽了孟章的全部力量此刻面对张天涯的这个“斗转星移”哪里还有一的抵抗之力。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马上被弹了开去。而这时凌飞的神枪十方灵动刚好到达直接贯穿了孟章的后心枪尖从孟章膻中下五寸处穿出卡在了他的身体里。

    也是孟章今天没有想到的事情太多了。他犯下的第一个错误就是低估了张天涯的能力才使得孟辽战败。第二个错误就是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施以偷袭更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张天涯居然可以以一条手臂为代价灭了孟辽的行神。第三个错误其实并不能算是他犯下的错误就是曳影的存在。第四个错误他在盛怒下失去了理智只想为子报仇没有在意凌飞的一枪。也或者他认为先杀张天涯后在应付这一枪不迟。

    最后一也是导致他受伤的最后一个原因。他自视甚高而且他却有这个资格加上今天是来参加寿宴本没想过自己会出手。即便出手也没想过自己会吃亏。所以他来的时候只穿便装未着铠甲。否则就凌飞全力一击也未必可以突破他的防御。

    一连犯了这么多错误他能不吃亏吗?能不受伤吗?

    这还没完。在凌飞的神枪贯穿他身体后。之前那反震之力并没有停止。他自己出的全力攻击要弄伤自己当然不在话下。反震之力入体后心脉马上被震断数条。内外皆伤下狂喷了一大口血雾与进攻路线成四十五度角的方向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奈何他的力量过于强大反震的力量虽然被他本身承受了大半但其余的力量依然使他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来身体深深陷入地下瞧不见了踪影。

    震惊!全场震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张天涯将孟章轰飞的吗?这显然不可能!如果他有这个本事那之前就不会被孟辽所伤了。孟辽虽然是偷袭但他的攻击不论度还是力量和孟章的攻击比起来都只能算是孩的把戏根本不值一提。

    如果不是张天涯那又会上什么人呢?在场最为惊异的不外呼就是白虎侯监并和朱雀侯陵光了。他们两个已经是神级峰高手可以除了神州的十二神王高手之外就属他们这些人最强了。

    但他们自问可以打败孟章但绝对不会是件简单的事情。起码要打上百招之后才能胜他。要像张天涯或者是他身上突然冒出来的这个防御罩这样瞬间将孟章轰到地底下的事情他们是想都不敢想的。那么来出手的人肯定是十二神王之一!

    会是哪个神王呢?距离最近的当然就是炎帝了。可是要炎帝回出手救下张天涯这很合乎情理可是炎帝绝对不会把孟章打成这个样子!仔细想来除了炎帝之外和张天涯有关的神王似乎还真不少。

    颛顼那个张天涯的敌人自然第一个排除黄帝、蚩尤、白帝、金神蓐收、土神后土、火神祝融与张天涯没有直接关系的不去考虑。这么算来还有四个神王完全有可能在这个情况下救下张天涯并教训一下孟章。

    木神句芒与张天涯关系虽然不明但张天涯的几大得意法宝之一的地芒就是句芒曾经最喜欢的法器。水神共工与张天涯的关系他们虽然不敢肯定但想到张天涯北上共工台与颛顼的冲突以及一段时间内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张天涯修炼的是《弱水真经》的事情他并没有否认。另外神王级高手中威望最高的两位青帝伏羲和大地之母更是他的师傅和师娘。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出手的可能和理由!

    天啊!老龙你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敌人啊?

    身为主人的白虎侯监兵惊讶后第一个反映了过来。见张天涯确实没事才放下心来仰天抱拳道:“不知哪位尊者到来?监兵未能远迎在此谢罪。请尊者现身一见……请尊者现身一见!”见半天没有任何回复监兵只能放弃。因为神王可不是见就见的他可不认为他有张天涯那么大面子。既然对方不想露面只能就此作罢。

    而此刻张天涯度过危险后也马上认识到了问题有些麻烦了。他到不是担心自己杀孟辽、伤孟章有什么后果毕竟自己站在一个理字上而且背景也足够让自己不受委屈的。不过自己伤了孟章这件事情要怎么解释呢?

    告诉他们鸿钧老祖是我老乡还在我体内留了一个分身?他还不想太过招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他是身有体会的。现在就已经够“秀”的了如果将这个爆炸性新闻公布出去天知道自己会“秀”成什么样子被“摧”成什么样子?

    闪念间张天涯马上有了主意。本剑仙大不了揣着明白装糊涂来个一问三不知你们又能奈我何?想通这张天涯不再愣而是从地上检起了自己断掉的手臂运功力衔接了起来。虽然理论上仙人级别肉人可以相对不死的以他现在的功力要重生一条新的手臂出来也不会太难。

    但那样怎么也不会有直接接回来来得方便。更何况这条手臂跟了自己二十多年立下战功无数。张天涯对它还是有一定感情的。

    而张天涯不知道的是在他体内的曳影的分身却喃喃自语道:“手臂可以断后再接重新使用。那神州大地的乱又当如何呢?与其这样到不如……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似乎想通了什么事情后曳影马上把一个信息传给了他的本体。

    张天涯集中精力将手臂重新接好试着活动了一下确认并无大碍后。才现孟章已经被监兵他们三个给“挖”了出来此刻的孟章面色惨白嘴角还挂着鲜血胸口下穿出的枪尖格外狰狞配合在地下弄的一身泥土可以是狼狈到了极。

    被拉出来的孟章一出土后马上向手一拍神枪十方灵动。将神枪从身体内弹了出去射向后方凌飞。度和力量上并不太猛并随口道:“你救人情急和我复仇心切十分相似我并不怪你。”

    凌飞随手接过神枪甩掉枪上的鲜血道:“既然如此谢了。”虽然孟章对张天涯的袭击让人很不爽。但毕竟张天涯没事情凌飞也就没有再计较而且他也知道自己今天也计较不了。四大诸侯的千年交情不是用来的现在他们只能维持双方不再冲突却绝不会胳膊肘往外拐任由凌飞乘孟章伤重杀他泄愤。

    而且出土之后孟章显然冷静了不少对凌飞的这句话也显得很大度。从某种角度上他现在已经恢复了一代神君的风度。不过转眼看向张天涯后脸色又难看起来道:“张天涯。辽儿的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现在只有一个疑问你是用什么来反弹我的攻击的?”

    张天涯收回青天神剑摇头道:“你既然都不会这么算了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既然如此我们告辞!雷儿别哭!记清楚仇人的样子我们走!”着挣来了监兵和陵光的搀扶道:“多谢两位老哥哥的好意不过我孟章的身体还没糟糕到连走回家都办不到的地步。”完不理众人带孟雷离开了侯府。

    见孟章离开张天涯也对监兵苦笑道:“监老爷子天涯今天在府上造成血光实在非常抱歉。但也事出有因只能请侯爷不要见怪了!哎为了之前本就不大的矛盾却闹到这般田地真是何苦由来?”叹了一句后又对监兵道:“天涯现在的伤也需要条理就此告辞了。兰儿有时间和你的父母还有队长来王府看看师傅我先走了。”着也转身离开了。

    “天涯!”见张天涯离开精卫也马上跟了出去。

    凌飞等其他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也无心再继续吃喝都各自告辞离开了。原本一个热闹的寿宴闹得不欢而散。白虎侯监兵一一向众人告辞后对监义吩咐道:“义儿把这里收拾一下我必须马上去面见炎帝。”完瞬移也离开的府中。

    只留下监义面对被打斗弄得不成样子的现场和地上被孟章砸出的那个深坑心里不知是何滋味。

    “天涯!……好蛋!”走出侯府不远精卫终于追上了张天涯问道:“你的伤真的没什么吧?要不先不要回王府了和我会帝宫吧让爹爹帮你治伤。”看到张天涯胳膊断处残留的鲜血精卫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张天涯无力的一笑安慰道:“没什么。这些对我来不过是一皮外伤而已。回去调理一晚就没事了。你如果想帮我的话就把这个交给榆伯伯吧。”

    精卫接过一看后才现张天涯交给她的正是他与孟辽决斗前所签的生死状。

    人影一闪白虎侯监兵出现在帝宫门外现陵光已经先他一步等候在了哪里。后者见监兵到来微微一笑道:“我都等你半天了你怎么才来?”

    监兵苦笑道:“没办法总要先送完客人才能离开啊。比起这个你对张天涯的那个防御罩有什么看法?”

    陵光认真答道:“定然出自尊者之手张天涯即使身具神州九器也无法挥出那样的力量来。不过具体是谁我还真没有想到。谁叫张天涯那子认识的神王如此之多呢?句芒、青帝、大地之母、水神共工任何一个都有理由帮他。”他们这些神级高手统称神王级高手为尊者。

    监兵继续问道:“那老鸟你有没有现你刚才所的四位尊者当中其中却有三位都是出自古神一族的呢?”

    陵光听了一惊竟没有在意监兵刚才称呼他的是他最不喜欢的一个外号。马上被监兵的话吸引试探着问道:“老虎你的意思是张天涯很可能与古神一族有着莫大的关系?”

    监兵把目光移向帝宫内叹了一口气道:“现在一切都言之过早我们还是先见过炎帝再吧。”

    太昊国卦台城青帝帝宫内。

    青帝伏羲正与女娲娘娘在花园赏花。伏羲突然眉头一皱伸出右手飞快的掐算了两下。女娲见状知道肯定有事情生忙问道:“生怎么事了?”

    “天涯刚刚遇到了危险差被孟章当场击毙。不过现在已经没事情了不知道什么力量帮助他反将孟章弄成了重伤。起来天涯这个人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呢。当初在卦台的时候我就现了。”伏羲想起张天涯当初拜师的时候欲跪拜而不能的事情不禁此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