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伏羲收琴

第二百六十九章 伏羲收琴

    “天涯刚刚遇到了危险差被孟章当场击毙。不过现在已经没事情了不知道什么力量帮助他反将孟章弄成了重伤。起来天涯这个人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呢。当初在卦台的时候我就现了。”伏羲想起张天涯当初拜师的时候欲跪拜而不能的事情不禁此感慨。

    女娲了头幽然道:“是啊就比如他的另一个炼妖壶呵呵。不过他这次惹的麻烦不还是帮他解决一下吧。着已经随手从空气中制造出一块美玉来并以神念将起送了出去。”

    “报!”这时一个守卫跑了进来对两人行礼道:“报告青帝报告娘娘。宫外有一个自称道清师的青年人求见还青帝一定会见他的。的不敢怠慢打扰青帝雅兴还请赎罪。”

    “道清师天地大道三清之师难道是他?快快有请!”吩咐守卫去请人后伏羲对一旁的女娲道:“能在帝宫门口又不被我们察觉到的恐怕也只有他了。只是数千年不见不知道他这次来找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张天涯回到王府后不长时间凌飞也赶了回来见张天涯正端坐在大堂之内单手拖腮做“思想者”状不禁有些奇怪问道:“天涯。你不是回来是要抓紧条理身子吗怎么跑到这里来静坐了?”

    张天涯摇头道:“孟辽那一刀不过是一外伤胳膊接上就没事了。至于而孟章那一掌根本就没伤到我。”没等凌飞询问便继续道:“我装成伤重的样子不过是不想被他们询问那个防御罩的事。同样的问题师兄也不要问了问了我也不会的你就当是师傅给我的太极玉配保住了我的性命就好了。”

    “太极玉配?”这个答案显然并不能让凌飞满意但张天涯既然不愿意他也没有继续追问。略微沉吟了片刻转移话题道:“那就先不这个了。你之前虽然也和孟章有矛盾但毕竟还是可以互相隐忍一些的可是现在……”

    张天涯头苦笑道:“是啊!现在已经势成水火了。不但如此连和其他三大诸侯的关系也出现了好感度减五的字样吧?”最后一句话张天涯是想起了某个现代的游戏后随口自嘲的一句。

    凌飞自然不会明白张天涯口中的好感度是什么玩意但大概意思还是可以理解的皱了皱眉不解问道:“不应该啊!今天的事情他们可都看的清清楚楚谁是谁非也自有公论。他们应该都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随便迁怒的人吧。”

    “呵呵……”张天涯无奈一笑道:“我本来以为师兄会明白的呢。哎不过也难怪师兄你光明磊落自然不过在人性上花太多的工夫来研究。其实师兄得也对他们的品格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就连孟章也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坏人。他不过是因为一个太爱面子才导致和我的矛盾越来越深以至现在不择手段的要除掉我。

    我和他的矛盾全部都是由殷寿一家而起。在得罪他之后我也对他的资料进行了一些调查结果现他本人以及孟辽甚至孟雷等人都没有什么直接的恶记。而依靠他的关系作恶的人也都是被他自己清理门户的。如果当初没有我我想孟章自己也肯定会清理门户的。他之所以和我作对是因为我杀了本来只有他才可以杀殷寿一家让他很没面子。加上之后的几次事情误会就越来越深了。”

    凌飞听了无奈道:“这么来他也是好人呢可惜今天的事情闹得太大误会恐怕是无法化解了。”

    张天涯也叹息道:“其实误会从我杀死殷寿的时候就已经无法化解了。他本知道事情的始末更清楚我没有错。可是我接二连三的让他很没面子就使得他无法忍受了。所以才闹出今天的着一出。就算在这事情前我出动上门道歉他也会认为我是在嘲弄他。性格使然不是道理可以得清的。”

    凌飞听了头道:“听你来也却有一翻道理。不过这样的事情还真不适合我有时间思考这些还不如让我带兵打上他一场来得痛快呢。”张天涯只能无奈苦笑其实凌飞的智慧并不比什么人差不过很讨厌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而已。这样的事情有张天涯代劳他绝对会乐得清闲。

    这时凌飞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可是这些和两外三大诸侯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张天涯继续解释道:“他们四个的交情是几千年的深到什么程度并不是你我可以想象得到的。我们来假设一下如果你师弟我被什么人杀了而你明明知道错的是我是否可以对杀我之人一反感都没有呢?”

    “这不可能!”凌飞马上否定道:“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都能占上理而且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杀死的家伙这是绝对不可能生的事情。”

    张天涯被得乐了看来这个师兄还是很紧张自己的嘛就好象给孟章来个透心凉的那一枪。哈哈一笑后道:“我是假设假如真有那样的情况你的反映会怎么样?虽然不能不讲道理的找对方拼命但心里还是会有一个疙瘩吧?另外三大诸侯也是如此。不过我杀的不是孟章对他们来这个疙瘩比较虽然暂时心里不爽但影响本不会很大。”

    凌飞无奈苦笑道:“如此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我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虽然你不想告诉我今天用的是什么力量。但是我还想知道那股力量你可不可以继续使用毕竟等孟章伤愈之后很可能亲自向你挑战的。而且借于你今天的表现再不会有人他是以大欺了。”

    “如果能自由控制那今天门孟章早就变一条死龙了。对于一心想对付我而且还具备对付我的实力的人我可不管他的人品如何。”顿了一下张天涯苦笑道:“不过现在我还没有那个本事所以面对青龙侯惧战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只要他一提出挑战我马上就会肚子痛的。”

    知道张天涯从来都不按规矩走的凌飞对他这样的表现也见怪不怪了。刚要随口挖苦张天涯两句异变突起!

    神农国炎帝帝宫内。炎帝正在专心在后园内为神农茶树剪枝。专著的神情就好象一个雕塑大师在雕刻着自己的最新作品。每一剪下去都使得本就十分完美的茶树造型更加完美变得无懈可击多一分则嫌乱少一分则嫌疏。

    “喀!”又剪下一个很细的枝条后炎帝收起了专用剪刀后道:“既然朋友已经来了何不出来评论一下我的这棵茶树剪得如何?”此刻整个后园中除了炎帝本人之外并不见第二个人。他是在对谁话?

    “神农的茶树怎么是我这个只懂得玩水的人可以乱加评论的呢?”顺着话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身影从水中漫漫浮出而身上的头、衣服却没有沾染哪怕一水滴。如果张天涯此刻在的话一定会惊喜的上前去打招呼因为来的正是和他私交极好的神王级高手水神共工!

    “原来是水神大架光临榆冈有失远迎真是不好意思。”炎帝随口客气了一句后道:“几千年不见没想到水神的修为更胜从前啊。相比之下我就有些不长进了。”

    共工摇了摇头漫步从出河道:“炎帝太过谦了。当年你的修为进步度可是让我们十一个都很是眼红的呢。即使这些年来进步不大也丝毫不在我之下。怎么不请我这个老朋友坐下歇歇脚吗?”

    “当然请坐!”炎帝一边招呼共工坐下随口问道:“不知这次老兄你来有什么事情……哦看来不用你回答我也马上就要知道了。”

    炎帝话音刚落就听到园外守卫高声喊道:“白虎侯、朱雀侯殿外求见!”

    一道白光从张天涯胸口的炼妖壶射出。接着伏羲琴居然不收控制的从炼妖壶中飞了出来在张天涯和凌飞还没有反映过来之前已经化身一道粉色的光芒出了大堂向东方飞去。

    见此情景两人皆是一惊。不用问能这样另伏羲琴自行飞走天上地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办到那就是伏羲琴原本的主人——青帝伏羲!

    而伏羲既然已经把琴赐于了张天涯不到紧急情况断然不会取回的。何况他与女娲形影不离就算有一个神级高手挑战也绝不至于取回琴去。

    “这……”凌飞知道师傅肯定遇到了麻烦却也不好妄加猜测。

    张天涯也同样心急马上伸出右手掐算了起来。半晌之后眉头紧皱无奈摇头。

    见张天涯如此凌飞马上追问道:“天涯你的数术学得比我好快告诉我生了什么事?”

    张天涯这才无奈的苦笑道:“我师兄。一面是师傅、师娘另一方面是能让他们着急到取回伏羲琴的人你认为我可以算出什么来吗?”

    凌飞一幅被你打败了的表情反问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一幅很是忧心的表情?我还道你已经算出来了呢。”

    “就因为算不出来我才担心如果是连我都可以算出来的敌人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凌飞这次彻底无语了。过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道:“我们要不要回去看看?”

    张天涯马上摇头道:“如果是能让师傅紧张起来的敌人我们回去除了添乱之外什么事情也作不了。如果不是也没有回去的必要。何况我们的师傅加师娘哪里会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师兄放心好了。”其实张天涯的担心并不在凌飞之下。不过他还有一个帮手所以决定先问问曳影的意见。

    告别凌飞回房后张天涯马上对体内的曳影询问道:“老乡快帮我算算师傅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居然连琴都取回去了?”

    “不用算了。”曳影的声音很随意的道:“是我的本体找他们谈事情顺便论道切磋一下。不过你放心只是论道切磋不会有人受伤的。”合着两人担心了半天原来始作俑者居然就在自己身上让张天涯不禁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张天涯听了气苦道:“原来都是你惹的祸最好如你所什么人都没有事。否则我就侮辱你孟章你是儿子!”

    “切!孟章还是你孙子呢!……好啊!你子居然敢占我便宜看我不收拾你。不过你还是抓紧恢复原神的震荡吧要不经不起我的折腾的。”虽然话起来凶狠但这两个老乡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曳影也不会因为一句戏言与张天涯当真。

    虽然很相信曳影的话他不会有人受伤自然不会有假。但对于这样的事情好奇是避免不了的。当张天涯问起事情的具体情况的时候曳影却一个字也不肯让张天涯再次郁闷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