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七十章 共工大哥

第二百七十章 共工大哥

    监兵同陵光起来到帝宫后园见共工居然也在不禁都为之一愣。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马上行礼道:“监兵(陵光)见过炎帝见过水神大人!”

    炎帝随意的了一下头道:“把事情一下吧我想你们来找我应该和水神是同一件事情而我现在还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呢。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监兵你不会连寿宴都耽误了吧?”

    待两人把事情前后丝毫不差的想炎帝汇报一遍后监兵无奈道:“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生了这种事情我还哪里有心情继续做什么寿啊?不过看孟章的样子这件事情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待他伤好之后肯定会有新的麻烦的。”

    “精卫公主到!”监兵刚把话完一道红色的身影就冲了过来正是炎帝最是宠爱的女儿精卫。她之前为张天涯的伤急得几乎哭了出来到现在眼圈还有些微红真可谓是海棠落雨我见尤怜。

    见精卫也回来了炎帝忙问道:“你也回来了天涯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精卫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自己没什么不过看他胳膊上的血肯定是有什么的。我要带他来帝宫来疗伤那家伙却什么都不肯。对了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着将‘生死状’交到了炎帝手中。

    炎帝接过生死状随便看了一眼就收了起来对精卫安慰道:“你也不用太着急了天涯那子虽然倔强了一但绝对不会拿自己的身体赌气的。他没有事就肯定是他自己可以应付的情况。你也累了早回去休息吧。哦对了来见过水神大人!”

    精卫没想到共工居然也来了而且猜到张天涯与他的关系忙规矩的行礼道:“精卫见过水神共工大人。”

    共工和蔼的一笑头道:“不要那么客气了要不你也和天涯一样叫我一声共工大哥吧!”他这句话显然是给监兵和陵光听的。共工大哥?共工是什么人是水神五大天神之!除了其他神王级高手之外还有谁能和他称兄道弟?

    共工现在告诉了他们张天涯能!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心道终于知道共工这次是干什么来了。

    精卫显然也听出了共工的意思心中不禁一喜忙再次行礼道:“是共工大哥!”因为张天涯和孟章都是炎帝的臣子而且论功绩威望才出现三年的张天涯肯定拍马也赶不上孟章。两人之间的矛盾炎帝自然不好偏袒张天涯。

    而共工不同有他来撑腰张天涯自然不会有任何危险的了。张天涯现在有生死状而且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证人自然不会受到法律的为难。剩下的就是孟章的挑战了而共工在的话还用的着在乎孟章吗?

    果然。精卫走后共工转对炎帝道:“这件事情的是非曲直现在应该没有什么疑问了吧?我也知道你的为难自然也不会为难你。不过孟章如果真要以大欺找天涯决斗的话就由我来应战吧。如果他用上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报复我也不会看着自己的兄弟受委屈的。”

    炎帝苦笑不语共工的这些话虽然有很多强势的成分但毕竟都是合乎情理的。从道理上张天涯没有任何错误如果孟章打算用挑战的方式报仇就算没有共工炎帝自己也会想办法阻止的。现在有共工出面自然省了他一翻工夫。

    共工的强势态度虽然也让炎帝有些许的不爽但这件事情连炎帝都是才听那共工又是怎么知道的呢?除了青帝伏羲谁又能未卜先知呢?如果共工是接到伏羲或女娲的通知才赶过来的那他就是代表古神一族三大神王级高手来的!强势一并不过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炎帝现在的身体他自己比谁都清楚。要解决这种情况必须要三水洗魂。而这三水之中除了地脉血泉之外共工的天都水月也是绝对不可或缺的。早晚有一天要求到人家炎帝自然不会在这种事上计较什么。

    监兵和陵光对望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连炎帝都没有什么他们自然也不会有任何法了。不过这样一来或许对孟章来是件好事也不定呢。从刚才的一句“共工大哥”他们算是初步认识到了张天涯在神王级高手眼中是个什么地位。也难怪当初颛顼那么不遗余力的对付他这是要预除后患啊!

    看弄清楚现在的形式后陵光对监兵使了个眼色后者马上抱拳道:“事情的经过我们已经禀报完毕了应该没有什么遗漏如果炎帝没有别的吩咐我们就告辞了。”

    两人走后炎帝转对共工问道:“今天孟章的伤想必是水神的杰作吧?”

    共工摇头道:“虽然我很想教训教训他但当时我并不在场是事后才知道的。其实对于那个神秘的高手我也很是好奇呢。”炎帝听了默然头共工如果真的那么做了就没有任何理由不承认既然他否认那就明肯定另有其人到底是谁呢?

    入夜张天涯已经换好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闲暇里在庭院内指导一下雷雅的剑法。不久之后张天涯就要北上有熊雷雅到时候肯定是要同行的。在那之前让雷雅更强一些自己就可以剩心一。

    这时老王忠走了过来对张天涯行礼道:“王爷白虎侯府监义求见。”

    “又是他?”张天涯略微感觉有些意外现在自己和孟章已经彻底闹翻了监兵他们即使真的想与自己保持良好的关系表面上也应该关照一下孟章的情绪不应该这个时候来啊。监老爷子不是对我的看中已经过了同孟章的交情吧?鬼才相信!虽然狐疑但张天涯还是马上回道:“快请!”

    交代雷雅一些剑法上的要领后张天涯转身回到了大厅。片刻之后监义到来见张天涯先是和善的一笑随后关切的问道:“看张兄的气色不错你的伤应该恢复的很顺利吧?”

    张天涯回以一笑道:“监兄快请坐承蒙关心我的伤已经没什么了。到是让监兄特地赶来很是过意不去呢。”顿了一下转移话题道:“对了青龙侯的伤如何了什么时候可以来挑战我?”

    监义苦笑道:“起来你那一下还真是厉害呢。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孟老伤重到吐血呢。不过我是直接来你这里的孟老的伤现在什么样我就不得而知了。哦对了这个是爷爷吩咐我送给张兄辽伤用的。”着取出一个锦盒推到张天涯面前的茶几上。

    张天涯看了大感以外随手接过后打开一看更是吃惊道:“这居然是五枚火山赤龙果!记得碧游公主送给监老爷子的也只有十枚而已。现在居然要送一半与我这叫我如何担当的起啊此果天涯万万不敢接受。”这果子的难得张天涯自是清楚无比如果让监义提升功力在监兵的护法下只要半颗定可将他的修为直接提升到仙级。这样的厚礼张天涯反到觉得有些烫手了。

    监义却什么也不肯收回反坐回坐位上解释道:“其实这些果子虽然珍贵但对爷爷来却也没有什么用处。而且你们的受伤都是由于寿宴之事而起的爷爷吩咐我将这十枚果子送于你和孟老各五枚助你们疗伤之用。爷爷还希望张兄不要忘记之前的约定穿云弓待要外售之时一定要优先供应我们白虎军。”

    再次提到穿云弓的事情分明就是监兵有意示好。张天涯虽然对对方的态度有些不解但他一向对监兵也是十分敬重的这样的人如果可能自然要与之保持良好关系。热情的一笑收起果子道:“那是自然。既然监老爷子一片盛情我如果在扭捏作态就太不识抬举了。那这些果子天涯就却之不恭了。”

    “报告王爷!”这时老管家王忠又进入大厅道:“门外有几个人求见其中一个自称李伦是王爷邀请他们来的。”

    张天涯听了一笑道:“原来是他们呵呵快请他们进来。”

    “张兄。”这时监义开口道:“既然你还有其他客人我就告辞了。”

    张天涯马上挽留道:“再坐一会吧。来的人监兄其实都认识就是就是今天表演的乐队中的几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是我琴艺方面的徒弟呢。”

    监义摇头道:“还是不了。我一出门就先够奔你的府上来的还好去看看孟老的伤势呢所以……”

    张天涯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到是我疏忽了监兄走好。”监兵真的如此看中自己监义着子出来探望自己与孟章居然以自己为先。这到底是监义自己的主意还是监兵私下吩咐的呢?

    疑惑间监义已经离开而李伦带着妻子孙娇、兰儿和乐队队长胡车也已经进入了大厅。兰儿一进屋就跳到了张天涯的怀里紧盯着张天涯的右胳膊关心的问道:“张叔叔你的胳膊不是断掉了吗这么快就接好了。真是太神奇了教教兰儿好不好?”

    兰儿的这个举动可吓坏了一旁的李伦马上训斥道:“兰儿不许和王爷无礼快下来!刚才的什么混帐话快向王爷道歉!”看他横眉怒目的样子生怕张天涯一个不高兴把兰儿杀了似的。

    兰儿人鬼大对李伦吐了吐舌头道:“张叔叔人可好呢一定不会怪罪兰儿的对不对啊张叔叔?”

    张天涯宠逆的刮了一下兰儿的鼻子道:“当然了兰儿这么乖张叔叔怎么会怪你呢。”着转对李伦道:“李兄你也是我不是早过了吗。只要帮我当成当初那个张兄弟就好了忘掉我是王爷当成兄弟话多好。还站着干什么快坐!”

    三人战战兢兢的坐下后胡车心的问道:“之前不知道王爷身份的作过不少让王爷生气的事请王爷千万不要怪罪。”四人中要兰儿是最不怕张天涯的一个那这个胡车就是最怕张天涯的一个。

    李伦一家三口都多少和张天涯有些交情而他胡车被特意叫来就不知道张天涯是什么意思了。如果是记恨之前的事情想玩死他也不在话下他当然害怕。

    呵呵一笑后张天涯半开玩笑的道:“有什么好怪罪的之前胡队长还没少为我的终身大事操心呢。”见胡车有些被吓哆嗦了忙转移话题道:“不笑了其实我这次叫你来是想和你谈一下生意。”

    听张天涯如此一胡车忙道:“王爷有事尽管吩咐胡车就算倾家荡产也一定按王爷的意思办!”着头上已经流出了细微的冷汗.

    张天涯见了哭笑不得道:“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还能吞了你的这个乐队不成?在商言商你只要按照乐队的利益和我谈事情就可以了可以讨价还价的。”顿了一下开口问道:“不知道胡队长对乐队以后的展有什么想法吗?”

    胡车这才稍微镇定了一些叹了口气道:“还能有什么想法就这样巡回演出呗。如果在一个地方呆得久了观众就不觉得新鲜了乐队的收入会差很多的。否则的话谁不想安顿下来这样四处漂泊的日子并不是那么好过的。”

    张天涯了头继续问道:“那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吸引各地的游人、客商而且你们在繁华地段有一间固定的剧场不知道胡队长是否愿意让乐队安顿下来呢?”在大街上见到李伦后张天涯就想到无疆集还缺少一个文化娱乐的设施当时就产生了拉拢这个乐队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