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战域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战域

    万寿的情况让张天涯很满意十分满意相当满意!

    他之所以这么着急回来也是担心万寿的一些大事情必须要自己才可以处理。可是回来当天张天涯就兴奋的现无论是负屃对政务方面的处理还是七夜、睚眦等人对军事方面的筹备都已经步入了正轨。特别是青鸾、火凤、丁枫、白两对在经过凌飞一翻调教后成长度十分之快之前那三万部队从阵容、军纪等方面都得到了一个质的提升。

    而张天涯最为关心的无疆集现在初期的原料采购、筹备等工作也接近了尾声就等择日开工了。

    回来后的张天涯一时间居然没什么事情可做而清闲了下来。不过这样正和青天剑仙的本意他之前就早打算好了先把这些得力的助手培养起来然后当甩手掌柜的只是没想到他们的成长如此之快而已。

    闲下来的张天涯一面开始教导兰儿修炼的同时也不失时机的向共工请教一些修炼中的疑惑。他现在虽然可以是五行聚全但却始终是以《弱水真经》的水系灵力和剑心的修炼为主导。能有机会向共工亲自请教张天涯自然不会错过。

    步入后院一个偏僻处为共工专门准备阁楼中正见共工真背对门口抬头打量着墙上的石刻壁画。这是为了招待共工这个级贵客张天涯专门准备的全部都是由他的剑气刻成没有一假手于人。

    听闻张天涯进来共工并没有回头继续看着墙上的壁画开口道:“当年在我那里见你可以将情绪入剑将剑法和自身的情绪联系到一起就已经给我很大的惊喜了。却没想到你的剑如今居然可以融合天地万物之理妙!妙!妙啊!”

    “共工大哥过奖了。”张天涯习惯的谦虚一句后开口问道:“不过是天涯刻石时每刻一物想及物之本态福至心灵自然而成。如果可以将之用于攻击虽然也非不可但却都是一些信手拈来的随意之剑以天涯现在的修为还无法使之融合为一。”

    “这你到不用着急能做到现在这样对于你现下的修为来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只要你修为境界一到自然水到渠成急不来的。”着悠然转过身行与张天涯四目相对。

    在两人目光相触的刹那张天涯马上感觉一股绝强的力量将自己包裹起来。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动弹半分。到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神往级别的高手!不管自己现在的剑法如何精妙战术如何精彩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都没有一作用。

    之前他之所以能两次从颛顼手下逃生都是因为颛顼受到其他力量的制约不能对他出手而已。否则只要颛顼动一跟手指头恐怕张天涯都难以幸免!好在第一个让张天涯明白神王级高手真正意义的不是颛顼而是和他称兄道弟的共工。

    共工对张天涯自然没有什么恶意。张天涯也明白此理索性也没有多做无谓抵抗只是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对方希望共工可以对自己的行为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过共工并没有意思回答张天涯的话。随手一挥在之前能量的包裹下两人周围的景物一阵模糊。共工用的居然是瞬移之法!共工大哥到带我去哪里为什么要这么做?张天涯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但他并没有开口询问因为他知道答案马上就将揭晓了。

    四周模糊波动的场景再次稳定后张天涯只感觉身体一松已经恢复了自由。再向四周看去只见自己置身一个十分怪异的地方。这里没有任何东西双眼所望之处直至目力穷尽也没有一山一石一草一木只要脚下翻腾的云海已经不知来自何方的光源。

    张天涯本想下去看看云海下面是什么样子但却无奈的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并非是通常意义上的云层之上脚下云朵居然比一般的山石还要坚硬几分。不过这样坚硬的云朵在不断翻滚中却依然可以让立足之人不受一影响就好象脚踏实地一般平稳着实奇怪!

    初步了解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后张天涯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共工大哥你突然带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淡然一笑共工开口反问道:“你这次来目的不是希望我可以在修为上指你一下么?而且这里你早晚也都要来的先让你见识一下也好。现在就挥你的全部实力来攻击我吧我会保证把力量压制在与你相同的状态。”原来搞这种飞机共工是为了亲自检验一下自己的修为再进行针对性的指导。

    不过在出手前张天涯还是忍不住再次开口问道:“共工大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共工微笑不答饶有兴趣的道:“你不是天下第一破案高手吗?既然破案厉害那分析问题一定也很强了那么何不自己分析一下让我看看是否真的和传中一样那么神?”

    张天涯眉头一皱道:“我可否理解成共工大哥嫉妒我聪明果断的判断力而故意刁难呢?”他这么当然只是开个玩笑。之前因为有共工在张天涯也没有细想反正在共工那里可以得到准确的答案又何必费力分析呢?

    “可以!”张天涯的话如果是开玩笑的话共工这个回答就有些无厘头了。

    自信的一笑后张天涯道:“好!那就如大哥所让我来分析一下。”再次扫视了一眼张天涯有条不紊的开口道:“此处并非神州大地起码不是我所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而且神州若有这等地方我不可能一耳闻都没有。若是神州以外的其他地方到也不是不可能。不过这个地方并不适合人类生存而且从空间的坚固度来显然是个更适合战斗的地方。”

    见张天涯进入了状态共工满意的了头道:“继续!”

    “而且大哥只是要看一看我的修为自然不会带我到神州之外的其他地方。因为几乎没片大6几乎都有自己的‘神’存在。虽然以大哥你的修为不至于怕了什么人但也没有惹麻烦的必要不是?”

    听张天涯如此一共工不禁插嘴问道:“你先这里不是神州现在又不是神州之外的地方不是前后矛盾吗?”

    张天涯狡猾的一笑嘿然道:“共工大哥这么是为了混淆我的视听影响弟的判断吧?不过对不起我是不会上当的。因为在神州除了常人们理解的神州大地外还有另一个空间。从来到这里我就有些感觉了。不过本以为大哥会老实告诉我的才没有细想。”

    共工听了一乐道:“看来你已经猜出来了。不过光凭刚才的推论你就可以这么肯定吗?”

    “当然不是!”张天涯摇头答道:“不过共工大哥刚才还了这样一句话。‘而且这里你早晚也都要来的先让你见识一下也好。’对吧?天涯还记得在两年半前共工大哥是第一个认定我一定会成为神王级高手的人。那现在结合起来。就是这样一句话:‘你早晚回成为神王级高手的那时候肯定是要来的先让你见识一下也好。’而且共工大哥这次瞬移之前先封出了我的一切动作显然明在传送中如果我不老实很可能被空间的缝隙弄伤甚至直接撕碎。要知道我现在好歹也是仙级高手所以这里定然不是仙级高手就可随便来的地方。”

    到这里张天涯停顿一下后用十分自信的语气道:“所以!这里应该就是由你们五大天神开辟出来的那个独立的空间神级以上高手用来解决矛盾的决斗场!弟也是听木神句芒曾经提起的不知的有错吗?”

    “啪!啪!啪!”听了张天涯的分析公共一连拍手三下大乐赞道:“天涯果然厉害!分析得丝丝入扣难怪能破掉那些疑案。没错这里就是战域神级以上高手用来解决矛盾的决斗场!闲话到此为止出招吧!”

    “原来这里叫战域啊。这地方之前到是知道不过名字却是头次听。”张天涯装成随口自言自语心不在焉的样子却突然取出了青天神剑以自己最快的度向共工冲去。同时青天神剑一连挥出了七百二十九道剑气排山倒海的剑气影响着笼罩范围内的空间重力亦如波涛汹涌变幻不断且无法琢磨。

    这正是经过与孟辽一战后张天涯痛定思痛将自己的精神境界和剑集合提升经过改进的‘碧落九重’。这一提升将原本的八十一剑连翻九倍不管威力上还是招式的完美程度比之以前都不可同日而语。

    见张天涯这一招不但提升甚多而且还可以加入了水的变化。没错!是水的变化而非水水象力量本身。这让共工也感觉有些意外满意的头赞了一声“好剑法!”身体瞬间幻化成水以与碧落九重的起伏相同的巨浪与张天涯对攻了过去。

    其实这不过是他制造出的一些水分而已有共工这么一个级陪练张天涯当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老早已经打开了天眼在天眼的观察下自然可以看清把度也压制到和张天涯同一程度的共工本人已经退出了五十丈外。

    感觉到这道巨浪的不同张天涯也有心试试自己这重新改进过的剑招威力到底如何原势不变冲入巨浪中心。同时将本来凝集的剑气放宽已造成对“水”最大程度的打击。

    “哗!”剑气破水自然势如破竹。可是在剑气与巨浪第一次碰撞时张天涯就感觉不妙。因为共工出的水浪居然有着极强的粘性这粘性甚至过了张天涯所知道的任何胶水等黏合剂!在这样的水中张天涯运起剑来感觉分外吃力。但此刻想收剑重整攻势却已经来不及了。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对攻过去希望可以一股作气冲出亚洲哦不是冲过这片巨浪。

    共工见状只是微微一笑已经被张天涯冲过一少半的巨浪突然变向。由之前的前冲变成了向内收缩包笼。这使得本就已经十分吃力的张天涯感觉更加郁闷了。起初还好但冲出一段距离后却感觉自己每出一剑剑上的重量都要增加百斤、千斤!饶是张天涯现下修为不低也经不起这等跌加的消耗。

    才冲过巨浪所占空间的一半就已经无法再以剑气隔开水浪被包裹了个严实。

    而这时的共工的脸上突然略微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随后被一个真诚的微笑取代:“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也能想出应付之法天涯你果然没有另我失望呢。”

    “嘭!”共工话音刚落包裹住张天涯的水浪中突然传出一声巨响。而那些水则早已经结成无数冰块被轰撒四射。一道剑光闪过张天涯终于冲出了水浪的包围再次朝共工的方向攻去。

    与共工切磋张天涯只能用剑法。法术方面张天涯虽然是五行具全但其中用得最为拿手也最为得意的就只有水系法术了其它方面都要差上一些。难道要用水系法术对付共工吗?这就不是切磋了而是现场表演笑话!

    见张天涯的表现不错共工自然也很是欣慰。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在张天涯要攻击他的必经过之路上突然从下方云海中喷出一道巨大的水墙来。

    见这水墙冲势强大张天涯自然不敢硬闯只能收剑一顿打算避过这水势最急的浪头再行突破。而这时突然感觉身后又一股能量异动忙展开身法横异开去却刚好见到之前被自己冰封、击碎的水浪已经结成了一条水龙反功了回来被自己躲过后呼啸着向水墙撞去。

    见状张天涯心中一喜只要这水龙撞破水墙自己就可以乘机一举冲过所有防御和共工打近身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