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连翻噩耗

第二百七十五章 连翻噩耗

    “哦?”张天涯一听马上来了兴趣忙问道:“东西带来了吗?”

    “恩!”七夜了头直了一下自己的储物戒指。

    “那好我们现在找个宽敞的地方来欣赏一下。精卫不是也正无聊吗?一起过来看看我设计的东西到底怎么样。”着带头向府外走去。

    三人来军营与兵工厂之间一个被封锁起来平时用于军事演习的开阔场地上。七夜从戒指中取出了一整套装备整齐的摆于地上道:“这几天的时间妖族的炼器高手已经对这些装备的炼化方法十分熟练了。这些是成品请侯爷和精卫公主检查。”

    “哇!”没等张天涯话精卫见到这些华丽的装备马上就兴奋的叫了起来并扑上去看看这件瞧瞧那件显得爱不释手。女孩子总是喜欢漂亮的东西即使是公主、神女也不例外。这张天涯都是有亲身体会的。

    见精卫如此兴奋的样子张天涯和七夜相对摇头表示都不能理解美女对美丽事物的抵抗力为什么总是这么低。前者微微一笑走上前去拿起其中的一件攻击性武器杀生剑来左手食指与中指相叠在剑锋上轻轻一弹宝剑随之出一声轻鸣。

    这是张天涯最喜欢也是最熟练的一个检验宝剑质量的方式剑的质量越好在这样一弹之下所出的声响就越清脆越是悦耳。而质量较差或者剑体分布不合理的剑在这一弹之下声音将十分刺耳难听。如果是地摊货在他这一指之下马上就会断成两截。

    对于张天涯这位用剑的祖宗来每次听闻宝剑所出的这种悦耳的轻鸣都是一种享受。而至今为止张天涯所听过最美妙的声音就是经过心头血的洗涤已经与他血脉相连的青天神剑的剑吟。

    回味了一下杀生剑所出的剑吟张天涯满意的了头。这把剑所出的声音虽然不可和青天神剑相比比之他之前所见过的一些宝剑也大大不如。但作为战士的量产兵器已经是极品中的极品了。

    随手舞几下杀生剑剑芒所过之处留下了肉眼可见的剑气波动在他身前空处凝结而不。直到他一连划出十几道剑气并使这些剑气在空中凝结成一个简易的攻击阵法剑气一动整齐射出!

    “轰!”不远处一坐山的山尖在剑气的攻击下马上被削平半。切口光滑如镜异常整齐。

    见次情景一旁的七夜不仅眉头紧皱语气不善的对张天涯问道:“王爷为什么?”

    张天涯有些莫名其妙马上反问道:“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你在问什么。”

    “当初和我比斗的时候王爷根本没有用全力这是为什么?”原来是为了这个。不过对此张天涯也可以理解对于一个武痴来不管谁知道自己的对手在与自己交手的时候未尽全力都不会高兴的。就好象棋士对于棋一样虽然在比试中都很希望对手露出破绽但若是对手有心相让就是另外一会事了虽然听起来有些矛盾但事实确实存在。

    当然。共工那样纯指导性质的切磋并不在此列。

    拍了一下七夜的肩膀张天涯开口解释道:“其实早已经在来万寿之前就有招揽你之心了。不过在那次比试的时候我虽然未尽全力但也已经挥出了自己真实的水平其中并没有搀杂水分。至于我刚才那一剑却是和共工大哥切磋的过程中得到了一些领悟。”

    七夜这才释然了头道:“的也是。当初你在与一夕决斗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这样的控制能力。呵呵没想到和高手切磋居然可以使剑法提升得如此迅我真有嫉妒王爷的人脉了呢。”

    “有什么好嫉妒的?”张天涯随口道:“等我修为高了再指你们不也一样?精卫你怎么了脸色有些难看啊。”

    听了张天涯叫自己精卫才转过头来嗔道:“你个死好蛋臭好蛋。人家正在看得高兴的时候你就弄出‘嘭!’得一声成心想吓死我是不是?作为补偿这身盔甲我没收了哼!这次便宜你了。”

    知道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吗?这就是!

    摇了摇头张天涯从她手中接过铠甲打开天眼仔细的查看了一下才满意的对七夜道:“这个铠甲的炼化也不错看来那些妖族炼器高手的手艺确实很过硬呢?厄!精卫你不用这样看着我这是一身男性铠甲你要了也没用。而且这些都是大批生产的流水货质量不是太好等我有时间给你专门设计一套女装保证比这个漂亮十倍。”

    见张天涯如此“上道”精卫才满意的了头道:“这还差不多过的话不许反悔哦。以前你一直都被给我炼过什么东西的哼连雷雅都有宝剑的!”呵呵原来是吃醋了张天涯得意的想到。

    就在这个时张天涯本为精卫吃自己的醋而感到得意的脸上突然一愣随后马上摊开右手。青光一闪一个玉简出现在他的手中。用神识扫了一下其中的内容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道:“我前脚刚走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真是的!”

    精卫见张天涯如此反映马上追问道:“怎么了好蛋?这个玉简是谁来的上面什么?”一旁的七夜虽然什么都没有不过一双冰冷的眼睛已经闪出几丝好奇的光芒同样望向张天涯。

    “玉简是榆伯伯出来的。”张天涯叹口气有些郁闷的道:“昨夜孟雷被杀凶手疑是监义。满朝文武无人敢审望君归!可是孟辽又怎么死了呢?监义又被怀疑成了凶手。真是的看来我又要马上回上党了。”

    “什么?!”听了张天涯的话最为惊讶的莫过与精卫了。张天涯刚一完马上紧张的追问道:“天涯你刚才什么?是爹爹来消息孟辽死了还是监义下的杀手?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们两个关系不错监义根本不可能杀孟辽的!”

    听了精卫的分析张天涯马上摇头解释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孟辽那子从我接任府尹那一天就看出他不地道。对于这样阳奉阴违的家伙监义才不会和他真心交好呢两人不过是面子上的朋友而已……”

    “天涯大哥!”一声叫喊打断了张天涯的话。两到红色的身影从远处迅飞至竟然是本应还在军里处理军务的青鸾和火凤。两人来到张天涯面前马上行了正规的军礼。虽然很不喜欢这个不过张天涯看到他们严肃的表情并没有阻止。

    礼毕青鸾马上道:“天涯大哥不好了!”

    “上党出人命了怎么可能好得了?”张天涯苦笑一下道:“别着急漫漫。太着急的话反到不明白。还有不是万寿的军政事务都交给你们几个处理了吗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要向我报告?”

    “事情是这样的。”平服了一下着急的情绪青鸾道:“昨夜一个叫马谦的天伤成员酒后乱性居然意图对万寿的一个卖花女进行非礼!”

    “什么?!”张天涯盛怒之下身内的能量瞬间外放将其余四人各自逼得后退了几步。而原本还要把话继续下去的青鸾自然也只能收声了。听闻自己精心培养出来的天伤居然有人做出着等事来让他怎么能不火?

    “天涯大哥息怒。”一旁的火凤见张天涯愤怒的样子忙开口解释道:“因为与他一起出去饮酒的几个人及时赶到并阻止他并没有得手。不过在那之前他已经撕掉了那女孩上身的所有衣物今天一早接到了那女孩自杀的消息。”

    “人死了吗?”渐渐接受了现实的张天涯马上追问道。

    两人默然的了头青鸾继续道:“方才那女孩的父母跪在青天府的大门外哭得气不成声求王爷还他们的女儿一个公道。负屃大哥已经将他们请到了府中令我们把人抓回去后才来请天涯大哥来决定处理之策的。”顿了一下终于忍不住道:“可是天涯大哥那马歉是天伤中的杰出精锐在围剿一夕一战中一人就杀了三名修为在他之上的妖兵功不可没而且之前并无败劣记。何况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天涯大哥能否网开一面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默然的叹了口气张天涯摇了摇头并挥手阻止他们继续下去。从炼妖壶中取出了一片空白的玉简飞快的从神识刻上了“万寿有急事需处理请给天涯两个时辰的时间午前定反。”几个字后回传给了炎帝。

    完玉简后张天涯看了一眼各怀心思的几人平静的吐出两个字:“回府。”

    一进入青天府大门就见负屃正着急的在院子里左右徘徊见张天涯回来忙迎上来道:“王爷你可终于回来了。哎!这件事情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一面是功臣另一面是有冤的百姓。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苦主呢?”张天涯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寻常马上介入正题道。

    负屃答道:“那对老夫妇已经被我请到了后院休息。而马谦就在这里。”着向旁边一指。

    顺着负屃指的方向张天涯转头看去果见一个二十出头相貌堂堂的天伤成员正五花大绑的向张天涯走来来到他面前后“扑通”跪倒道。低头道:“罪人马谦见过王爷!”

    见这马谦相貌堂堂眉宇间透出一股正直的气势并不似恶人。精通相人之术的张天涯一眼就看出这个马谦并非大奸之人。如果真是恶人也就罢了而这个马谦偏偏从无劣记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来?恨铁不成钢下冷声喝道:“你也知道自己有罪?那你还记得忠勇军军纪的第一条是什么吗?!”

    “凡军中之人不得动百姓一针一线更不得欺压百姓。军中罪调戏良加妇女违者斩立决!”流利的背出军纪后马谦又道:“属下昨夜酒后失德自知万死难辞其究辜负了王爷的大恩。请王爷处罚马谦决无怨言!”

    “王爷!可是……”一旁的负屃刚要开口求情却被张天涯挥手阻止。随手对马谦道:“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呢?!和我当时的情况我看你并不似恶人。如果是遭人陷害我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先把事情解释一下很可能你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陷害的。”天伤可是他的宝贝疙瘩单有一丝希望他怎么可能下的了杀手处决其中任何一人?

    “其实自从一夕伏诛后天伤再不是秘密而不再隐藏允许外出活动后。属下就遇见并喜欢上了花。但作为一个军人随时要面临生死属下一直没敢生出什么非分之想只是每天都在休息的时间跑到街上去远远的看着她。但昨夜属下和几个兄弟出去喝酒听他们谈起自己的妻子联想到自己的相思无果不禁就多喝了几杯。而出去解手的时候刚好在胡同见到花经过……后面的事情侯爷都知道了。”

    张天涯听了默然的了头事情虽然听起来很是凑巧但并无不合情之处。也没什么破绽可寻。可惜了一个大好青年了竟然毁在了一顿酒上!

    抱着最后的希望转对负屃询问了一下他从各方面了解到的情况。

    听过之后沉吟半晌张天涯终于放弃了自己的幻想。再次长叹了一口气柔声对马谦问道:“马谦你是我忠勇军的功臣。但纪律就是纪律我不能因为的你功而徇私。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或者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事情?”听张天涯出了这句话几人都知道马谦已经被判了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