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军令如山

第二百七十六章 军令如山

    “王爷!”青鸾、火凤、七夜、负屃齐齐跪倒其中职位最高的负屃替马谦求情道:“王爷马谦是有功之臣而且自从入军以来从来做出什么出轨的事情来。这次虽然犯了大错但却是饮酒过度而至于。求王爷看在他有功的份上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其余众人也都纷纷附和道:“求王爷开恩!”在这时候他们到是表现得异常齐心。

    “起来!”张天涯脸色一寒一道气劲向地下轰出将众人纷纷震了起来。只有七夜功力深厚而且早有防备坚持抵抗下依然保持着跪姿。却被张天涯一把拽了起来冷声喝道:“你们都要反了是不是?!”

    “可是王爷……”求情最为热心的不外呼负屃了。他之前虽然不敢贸然决定是因为不明白张天涯是什么打算。但他想来面对这样的事情张天涯定会想一个折中的处理方法。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张天涯居然会有杀人的意思。张天涯的决定与他的想法出入太大于是求情也最是卖力。

    “什么都不用再了我意已决!”

    “天涯既然这么多人都求情还是明马谦不该死的。不如你就做个顺水人情饶了他吧大不了换的别的处罚比如让他代替花善养两为老人。”众人都纷纷求情精卫见了心中不忍不禁也帮起腔来。

    “精卫公主!”张天涯见了她也帮腔马上恭敬的对精卫行了一个臣子大礼道:“军队有绝对的规矩何况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此事请精卫公主不要再管了!”精卫心知张天涯讨厌规矩的个性见他居然突然对自己这么见外的行君臣大礼知道张天涯是动了真怒。心中一阵失落什么话也不出来了。

    其余众人见张天涯连精卫的面子都不给也知道再没有任何希望谁也没有再话。

    平息了众人的怒气张天涯转对马谦开口道:“所有人都认为你罪不至死但我却必须以军纪为重你要怪的话就怪我吧。”着谈了一口气提醒道:“你还没出你未了的心事呢。”

    马谦见众人都为他求情早已经感动的泪流满面再听张天涯问起声音有些沙哑的道:“马谦酿成大错已无求生之心即使王爷今天饶恕了马谦我也定会一死以谢花在天之灵。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年迈的父母和尚未成*人的弟弟。是我对不起他们……”着低下了头悔恨的泪水已经打湿了他身前的一块土地。

    张天涯现在的心情很是沉重无奈的摇了摇头叫道:“负屃!”

    “属下在。”虽然对张天涯的处理方式表示不满但命令还是要听的。

    “从今天开始每个月从我的朝俸中提出一成来供养马谦的家中二老。”负屃令命后张天涯继续道:“罪人马谦触犯军中铁律罪不容恕。将其压入大牢今日午时三刻斩示众以儆效尤!念其在军中尚有功绩死后按将军礼厚葬。马谦你可有不服?”

    “马谦心服口服谢王爷大恩!”着对张天涯连磕了三个响头。

    “军纪中虽不禁酒但亦决不可以饮酒过量。昨日与马谦一起饮酒者见其暴饮而不阻止以至出此大事当按玩忽职守论每人打二十军棍!属下犯错误我也有管教不严之责。自愿罚俸一年除接济马谦家属的一成外其余就当是给苦主的赔罪吧。左将军青鸾管理手下不利责打二十军棍。负屃带我去看看苦主吧。”完已经带头向后院走去。

    其实并不用负屃引路两个老人虽然被负屃安排在后院休息但两位老人刚刚丧女又怎能坐得安稳。张天涯一进入后堂二人马上从屋里冲了出来跪倒在张天涯面前老泪纵横老头开口道:“王爷!女死得冤枉求王爷替草民做主啊!”

    忙上前扶起两位老者张天涯安慰道:“是王管教属下无方以至让令嫒收辱。在这里王向二老赔罪了!”着对两位老人鞠了一躬又道:“至于犯罪之人马谦我已经名人将之收押午时三刻当街斩。另外左将军青鸾管理不利则打二十军棍不过他一直为本王尽心尽力就有王代受吧。来人现在执行!”

    “王爷不可啊!”张天涯命令一下青鸾马上再次跪倒:“管理不严是属下失职怎么可让王爷代罪?属下愿意受罚还请王爷收回成命!”见张天涯如此那对老夫妇也傻眼了老头马上道:“王爷请政严明怎么可以如此还是算了吧。”

    “这是军令老人家也不必多言。青鸾你也不可以违抗军令!来人打!”

    张天涯命令已下自然没有人再敢违抗。可是要他们动手打这个可以是土皇帝的王爷大人也没有哪个守卫有这个胆子。一时间没有人话也没有人敢上前动手。这时唯一一个并不怕他的精卫上前劝道:“天涯还是算了吧。你一会还要去面圣的要注意形象。”

    “个人的形象固然重要但忠勇军的形象更不能毁!”毫不客气的拒绝了精卫的好心相劝张天涯指着门口处的两个守卫道:“你们两个准备军棍执行命令!”事到临头两个守卫没有办法只好乖乖的准备军棍去了。

    片刻后军棍已经准备完毕在张天涯的严肃喝令下两人胆战心惊的举棍向张天涯后背打去。“啪啪。”

    “你们没吃饭吗?用力打!”

    “啪!啪!”

    “再用力些!”眼角现两个守卫的脚已经被自己吓哆嗦了张天涯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我也不为难你们了。”在众人刚送了一口气的时候张天涯又道:“青鸾七夜由你们两个执行这是命令!”

    两个守卫如遭皇恩大赦马上恭敬的将军棍交与青鸾和七夜的手上各自退会到自己的岗位上。这时他们的额头上已经是冷汗密布了这两个负责打人的居然比张天涯这个挨打的人还要辛苦得多。

    “执行命令打!”见两人迟迟不肯出手张天涯不禁出言催促道。

    这时七夜似乎想到了什么高高的举起了军棍带着一阵风声狠狠的打在了张天涯的背上。这一下竟将张天涯的外衣震碎大片后背原本光华的皮肉上也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在他对面的青鸾看了七夜一眼见七夜对他使了一个眼色马上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了头后同样重重的一棍砸在张天涯背上。两棍的交接处已经出现了一些血痕迹。

    一旁的精卫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见两人一人一棍下去终于忍不住高声道:“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着就要上前阻止却被张天涯喝住了。

    “精卫公主请不要阻止我们忠勇军执行军法打!”在他一喝下精卫居然再生不出一反驳的意思只能站力原地竟不敢上前阻止了。

    “啪!啪!啪!喀嚓!”又是四军棍下去张天涯的后背已经被打开了花鲜血从伤口流出吓得老两口都眯上了眼睛想看又不敢再看。而第七棍下去七夜手中碗口粗的军棍竟然硬生生的被打正了两截。

    “停下吧。”这时老太太见了终于不忍道:“王爷身体金贵怎么可以为了女的事情遭到如此毒打?不要再打了。老身求求你不要再打了!”

    对这个好心的老大娘张天涯微微一笑道:“军队有军队的规矩大娘请不要阻止。何况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来谁的身体金贵一?换上军棍继续打!”心里却在暗骂自己道:好好的非来万寿做什么没有部队对付颛顼虽然麻烦但也不是可可能的。当初就保持截然一身好了何必受这份活罪?

    片刻工夫军棍就已经换好继续张天涯的命令执行军法。七夜和青鸾两人足足打断了三根军棍二十军棍才算打完。这时张天涯的后背已经血肉模糊一片不过我们的青天剑仙却从头到尾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看得几个附近的守卫心里佩服得不得了。

    军法执行完毕张天涯又对一对老人行了一礼道:“现在凶手已经收押就等午时三刻问斩了。两位老人家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就请回吧。”两人老人早已经被张天涯的铁面无私给惊住了听他要送客马上就告辞离开了。

    两位老人刚走张天涯突然想起什么转头道:“负屃。我刚才到忘了把一年俸禄的九成给两个老人当安抚款的事情钱在这里快快送去。还有……”着有取出了一大坛子不周天酿道:“这个拿去给马谦壮行吧。准备衣服我换好后要回上党面圣!”着带头向大厅走去。被他吓啥了的众人纷纷尾随其后。

    “两位老人家请等一下。”在两个老人刚走出大门的时候负屃刚好赶到。将一个整齐码放好仙石币的托盘送到二人面前道:“二位老人家王爷自己管教无方决定自罚三个月俸禄的九成送于二位老人家算是对花姑娘的一的补偿。请两位老人家千万不要推辞。”

    “啊?”两个老人听到这话半天才反映过来那老头忙推辞道:“这怎么行?我们这次来本来只是想请王爷帮我们做主的。却没想到连累王爷也自罚挨打这个钱我们是万万不敢接受的。”

    负屃摇头道:“想必刚才二位老人家已经见到了王爷过的话从来没有改变过的连精卫公主奉劝都没有用。还请两位老人家不要为难我了快些收下吧。”

    接过一生都没有见过的“巨额资产”老头抬头望了望府门正上方的炎帝亲笔所提“青天府”的牌匾老泪纵横的跪倒在地高声道:“真是青天大老爷啊!”而他身边的老太太见老头子如此也马上学样跪下口呼青天。

    负屃则马上扶起两位老人柔声道:“两位老人家不必如此收起这些钱快快回去吧。”

    而与此同时他们口中的青天大老爷已经步入了大殿用平和的语气开口对被他吓得不轻的众人道:“你们一定都很不理解我为什么非杀马谦不可还一定要挨这二十军棍吧?不如让我讲两个故事也许你们听过之后就会明白了。”

    听张天涯要讲故事原本最爱听他讲故事的精卫第一个跳出来阻止道:“天涯我不许你再胡闹了!你现在的伤这么重还有心情将什么故事还是赶快把伤口包扎好再吧!”这已经急出了眼泪来。

    温柔的帮她擦去眼角的泪水张天涯安慰道:“这伤没什么事的。不过是打皮而已不到晚上就可以痊愈了。”

    “打皮?”再次听到张天涯口中出现自己从来没听过的词语精卫不解的追问道:“这句又是你的家乡话吧什么意思?”

    “这可不是我的家乡话。”张天涯着示意众人坐下道:“相反这个词我是在认识你之后才知道的。不过这只是在军队和衙门常用的一句暗语的是大板子或是军棍的技巧。有的时候看似凶狠的棍子可以把人打得皮开肉湛但伤其实并不重只要休息两天结巴便好。这就叫做打皮。而有的时候看似轻飘飘的扳子打在身上外面一事都没有而几板子下去挨打的人确死了。这叫打肉。”

    精卫听了受教的了头随后马上想起什么道:“原来你非要挨打是要打给那两个老人看的你果然还是那么奸诈啊!”不过随后转对七夜也青鸾质问道:“就算如此你们下手也不用这么狠吧?连军棍都打断了三条真是太多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