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两个故事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两个故事

    青鸾一听马上一脸委屈的道:“这我们也是按照王爷大人的意思办的嘛。既然作戏自然就要作的更真一些王爷也是这么想的吧?否则我们就算再打段三千条军棍也不可能伤到王爷分毫的。”

    “青鸾的一没错。”张天涯这时也坐了下来继续向精卫解释道:“如果不是我故意压制住后背部分的真气别是这个普通木头制成的军棍除非是其中添加五个以上攻击阵法的法器我站着不动也别想突破我的护体罡气。”着叹了一口气道:“不过我今天也不全是为了作戏同时也想借此机会好好严肃一下军纪。每一个战无不胜的部队都有着钢铁一般的军纪忠勇军当然也不例外。”

    “王爷之前的两个故事都是什么?属下还在喜耳恭听呢。”话的是七夜方才也是他最先领悟了张天涯的想法来上一军棍给青鸾做出示范的。

    转头对七夜会心的一笑张天涯开口讲道:“第一个事故叫孙武练兵。在我的家乡从前有一个大军事家名叫孙武因为在军事方面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成绩所以被后世的人尊称为孙子。”

    张天涯刚要继续讲下去一旁的精卫突然开口问道:“天涯等等。你刚才那个孙武到底是谁的孙子?”

    “他当然是他爷爷的孙子。什么乱七八糟的?孙子并不是孙子!”

    “那是什么?儿子?”

    面对精卫天真的大眼睛张天涯实在不忍火只能解释道:“‘子’在我的家乡是一种象征极高成就的尊称。就好比的修为方面的‘神君’一样可以被成为‘子’的人都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为了不让你们误会我还是叫他孙武子好了。”

    “哦。”精卫这才似懂非懂的了头理所当然的道:“原来意思就是孙武神君我明白了。以后我也要成为神君被称为‘子’!等以后我成为神君的时候呢就是‘精子’了!这个名字威风吧?”你明白了才怪!

    听了精卫的话张天涯差没当场背过气去。忙道:“你的那个可不是什么好词在我们家乡精子是指一种很肮脏的东西。而且这个‘子’字都是要加在姓氏之后的所以你成为神君的话也只能叫榆子。我们这个题跑的似乎太远了吧?还是讲故事吧。”

    “哦。”精卫吐了吐舌头没有再打岔。

    张天涯这才继续讲道:“那孙武神君哦不是孙武子的兵法出众很快就传到了国王的耳朵里。国王传令接见他要见识一下他带兵的能力是否只是纸上谈兵。不用多问‘纸上谈兵’是另一个故事有机会再给你们讲。

    不过国王却给孙武出了一个不的难题命自己后宫的一百八十名宫女组成两队并由国王最喜欢的两个妃子带队让孙武来训练。”

    这时火凤忍不住插嘴道:“这不是胡闹吗?后宫的嫔妃怎么可能听话?”

    “当然不会听话。不止如此其中最得皇帝宠幸的两个妃子居然带头和孙武对着干惹得其他围观大臣一阵嘲笑。”

    “那孙武是怎么解决的?”话间负屃已经回来了可能在路声就听到一些进一大厅马上追问起了故事的后续情节。

    “孙武当即下令把那最受皇帝宠幸了两个妃子当场斩示众。国王上前求情孙武却告诉他‘在兵场上要听我的命令。一会我们再受君臣之礼。’于是不容分的将两名妃子给杀了。其余宫女人人自危再不敢视军令如无物演习起阵法来竟也似模似样。”

    听到这里众人都对孙武的果断真心钦佩的同时也不由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情鸾皱着眉头问道:“那个皇帝事后不会一怒之下杀了孙武吧?”

    “所幸那个皇帝也是个英雄知道两个妃子和一个绝世将才之间熟轻熟重不但没有处罚孙武反重用于他。而孙武就凭借这钢铁一般的军纪和出神入化的兵法在战场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成了兵中之圣。”

    听到这里众人终于明白了张天涯的意思。同时也来了兴趣七夜开口追问道:“那第二个故事又是什么呢?”

    “至于第二个故事嘛。”张天涯到这里见衣服已经被送了过来淡然一笑道:“把衣服先放下吧反正也不差这一会了我把第二个故事讲完再走不迟。”家丁将衣服放到桌上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第二个故事叫曹操断。”他话音刚落一旁的精卫马上追问道:“好蛋。你这个故事里的曹操不会就是那个‘鸡肋鸡肋’的吧?我记得他自己割断的好象是红袍和胡子啊。”虽然驴唇不对马嘴但记性还不错。

    张天涯听了摇头一笑开口解释道:“对!就是那个‘鸡肋’不过这次讲的不是割袍断须而是断。你不要打岔听我讲完。有一次曹操带兵打仗正赶上秋收时节百姓们因为惧怕官兵而不敢去收庄稼。曹操知道情况后马上张贴榜文不许任何人骚扰百姓亦不可以祸害庄稼。如有伤及一苗者斩立决!

    可是谁知道在行军的时候偏偏他自己的马被蛇吓毛了失控下践踏了大片庄稼。曹操欲执行军令手下群臣再三苦劝又国家需要他去筐付绝对不能死云云。曹操才割断了自己的一屡头代表自己的头颅。”

    听完这个故事精卫嘴一掘不屑的哼道:“真是虚伪!”

    张天涯听了有些好笑的反问道:“如果这件事情生在赵云或者诸葛亮的身上精卫公主还会觉得那是虚伪吗?”听了不少张天涯所讲的三国段子由于受到张天涯这个讲故事的人的主观引导她也和张天涯一样最喜欢的两个人物就属赵云和诸葛亮了。

    被张天涯一问精卫一时语塞但还是不服气的道:“那怎相同?诸葛亮和赵云都是好人而曹操那个鸡肋却是个坏蛋!”

    张天涯再次摇头道:“政治上哪有好坏之分?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

    听过两个故事后众人都明白了张天涯的意思。负屃受教的了头道:“原来王爷一定要杀马谦还一定要挨打是效仿孙武练兵和曹操断啊。这两个故事虽然简单但却人深省负屃受教了。”

    “王爷居然是为了做一个典范打我就好了。你有何必……”话的是青鸾他显然还不明白张天涯为什么一定要替他挨打。

    “打你的效果怎么能比得上打我来得更震撼?”张天涯满意的了头道:“你们能听明白其中的道理也不枉我一翻苦心。不过决定杀马谦的时候我却觉得自己更像是另一个故事的主角那个故事叫挥累斩马谡。”着起身拖去已经被打得不成样子的衣服拿起了家丁送来的新外衣。

    “天涯你错了应该是‘挥泪斩马谦’才对。”以为张天涯是在自己的事情也讲成为故事精卫马上好心的提醒道。

    “我的也是我家乡的故事而且故事的主角是诸葛亮呢。呵呵想听吧?不过我现在必须赶紧去上党了等有机会再讲给你。如果你也想回去看看就去找共工大哥帮忙吧。顺便通知我师兄他们一声我就先走了。”完已经穿好了衣服化身一道剑光消失在众人面前。

    以张天涯现在的度没用多少时间就回到了上党。进城后没有一耽搁马上展开神识寻找起了几个主要人物的所在地。因为炎帝在玉简中只是孟雷挂了凶手很可能是监义并没有让他到哪里找人所以只能凭张天涯自己找了。

    片刻后张天涯现原来四大诸侯还有炎帝和监义都在帝宫后园中。忙再次化身一道剑光冲到了帝宫门口对几个守卫道:“我要见炎帝。”

    几人认出是张天涯忙行礼道:“忠勇王你终于回来了炎帝吩咐请忠勇王到直接到后园见他。”

    头表示明白后张天涯迈步向后园走去。而守卫们则一如既往的呼喊着:“忠勇王张天涯到忠勇王张天涯到……”声音一直传向了后园方向。

    后园除了几个炎帝、四大诸侯、和低头不语的监义外还有另外几个人都老实的跪在地上其中有两个是张天涯所认识的正是孟辽的两个跟班孟文和孟武。看来这些人应该就是此案的人证了。

    张天涯刚一进入后园就听到孟章用不屑的语气讽刺道:“监义都已经认罪了忠勇王大人居然才回来果然是天下第一破案高手时机把握的可真好啊!”

    张天涯此刻却没有心情和他斗嘴闻言一惊后忙向炎帝问道:“什么?监义认罪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根本就没想到过监义会真的动手杀人。而监义身份也非同一般断然不会出现屈打成招的事情他怎么就认罪了呢?

    张天涯的话问出口在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竟然都不知道这话该如何起。到是监义先开口道:“张兄你不用再问了。人确实是我杀的本来我还心存侥幸但听炎帝已经请你回来主审这件事情我也死心了。索性直接承认了免得被你查出来徒增尴尬。”他这么无疑是想帮张天涯挽回一面子。

    张天涯没有答话转对炎帝抱拳行礼道:“炎帝陛下。既然您已经把我叫了回来我想我有权利知道一下事情的情况监义虽然认罪但也未必就真的是凶手。何况炎帝已经下诏要天涯住审此案君无戏言我希望炎帝可以满足天涯这个的要求。”

    “张兄!”还没等炎帝话监义马上接道:“人确实是我杀的我也甘心认罪张兄不必在审了!”

    要监义杀人张天涯第一个不相信。起码在了解整个案件之前让他接受监义杀人的事实却是办不到。但如果人不是监义杀的他为什么要一力承担呢?张天涯没有理会监义的话继续看着炎帝等他的答复。既然已经回来了就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

    “义儿住口现在这里没有你话的地方!”听闻监义连申辩都不申辩就一味的要承担罪名白虎侯监兵早已经气得不行了。如果不是炎帝在场他非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肖的孙子不可。此刻见他阻止张天涯了解案情马上出言喝止。

    “陵光你来把事情的经过和天涯一下吧。”在场的四大诸侯中青龙侯孟章、白虎侯监兵分别是受害者和犯罪嫌疑人的爷爷如果让他们言辞中恐有偏瘫之嫌。而玄武侯执明为人虽然梗直不讹但去不善言辞。最合适的叙述人选当然就非朱雀侯陵光莫数了。

    陵光刚欲话站在张天涯侧身位的孟章突然开口道:“不用那么麻烦了。哼!我终于知道监义为什么昨夜死不承认今天却突然改口了。他是想为真正的凶手做演示是替人罪!”

    替人罪?张天涯知道这个很可能是一个重虽然还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孟章要的肯定与本案大有关系。张天涯忙问道:“他要替什么人罪?”

    孟章冷哼一声道:“忠勇王又何必明知顾问呢?这个人当然就是忠勇王你了!”着气势已经外放随时有动手的可能。

    “孟章你给我冷静!”炎帝知道两人现在的关系可以是势同水火见孟章一有动手的意思马上喝止随后问道:“你的意思是天涯才是真正杀害孟雷的凶手可有证据。不然的话不要乱。”

    “证据我当然有而且就在张天涯的身上!”

    “呵呵。”被人指成凶手的张天涯不怒反笑。转头对孟章道:“没想到青龙侯话的方式、语气到是和在下之前几次指认凶手时候有些相似。不过我每次都能让凶手无话可就是不知道青龙侯是否也能作到这让我无话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