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疑点重重

第二百七十八章 疑点重重

    “让你无话可是吗?”孟章自信的一笑道:“我想试试。”

    对此张天涯到是并不担心。所谓清者自清何况对自己分析问题能力的自信张天涯更不怕孟章会给他来个什么欲加之罪。很有风度的对孟章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嘴里却不屑的道:“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快我很期待你的表现是否真能让我无话可!”

    “哼!”听出张天涯有意嘲弄孟章冷哼一声一指张天涯道:“证据就是你背后的伤!”

    张天涯知道他接下来的话应该很重要所以也没有打断只是用平静的语气催促道:“继续。”

    “雷儿在昨夜与监义偶遇但当时他还带着孟文孟武。两人谈到你的问题时生了口角以至于大打出手结果雷儿受了很重的内伤。不过他也乘监义不注意一刀砍伤了监义的后背。回家之中在雷儿运功辽伤的时候潜藏在他体内的能量突然暴乱以至于雷儿走火入魔而死。当初我还怀疑监义应该不会如此很毒的。不过见到你背后的衣服已经被血渗透我突然明白了。想必打伤雷儿的监义是你假扮的吧?”

    “又是乘对方不注意在身后搞偷袭吗?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呢!不过但凭我后背有伤就断定我是凶手。恕我直言青龙侯的分析还真是不怎么样!”这时在张天涯身后不远的地方一阵灵气波动随之清光一闪共工已经带着精卫和凌飞瞬移赶到了。

    见三人到来张天涯忙转身打招呼道:“共工大哥你们这么快就到了。”

    “别以为水神到来你就可以逍遥法外。这毕竟是神农国的事情我想你是不是有必要解释一下昨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见共工到来孟章忙将事情的性质提升到了神农国内政的层面上要和张天涯讲理。

    “天涯从昨天上午我就在战域指他的功夫直到今天早上我们整整打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这个我可以做证。”话的是共工虽然他不知道张天涯怎么被怀疑成了凶手但还是第一时间站在了他的一边。

    “战域?”听到这两个字炎帝和四大诸侯都是一惊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神王级高手把一个不足神级修为的人带到战域的先例呢。看来共工对张天涯还真不是一般重视。不过事情关系到自己孙子的死孟章还是保持强硬的态度道:“那水神大人的意思就是除了你的话外无法提出其他张天涯不在场的证据了?”

    共工听了目光一寒眼中杀机一闪道:“你是在怀疑我的话吗?”

    见共工似乎有出手教训一下孟章的意思张天涯忙叫停道:“共工大哥息怒。我还有话。”着转对孟章道:“了这么半天重并不是在我昨天晚上是否在场而是我后背的伤是吧?你认定我是凶手不就凭我后背有伤吗?好!我现在就让你无话可!”这解开了上衣扣子随手一扬将衣服脱到了两肘处露出了后背已经开始结疤的棍伤。

    炎帝见了一惊忙问道:“这根本不是刀伤而是棍伤?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哎……”张天涯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道:“这就是我之前回玉简所的在万寿生的急事。是天涯管教无方我的主力部队‘天伤’中的一个精锐成员居然在酒醉之后企图非礼民女虽然没有成功但受害者却于今早自杀身亡。天涯已将此人关押午时斩而作为主管者的我。管理不善也应受罚这伤是二十军棍留下的伤痕。不知道我这个答案青龙侯是否满意呢?”

    听了张天涯的话包括孟章在内的四大诸侯同时吸了一口凉气。为了严肃军纪和保持部队在百姓心中的形象不但杀了他视为至宝的天伤精锐连自己都甘愿受罚。这个张天涯果然能人所不能!包括孟章在内四大诸侯看着张天涯的目光都充满了敬佩。

    再次提回衣服张天涯继续道:“如果再没有什么疑问的话还是请朱雀侯告知天涯昨天孟雷之死的情况。恩劳烦朱雀侯叙述的时候尽量详细一些不要遗漏任何细节。”

    “好。”陵光略微斟酌了一下用词后开口道:“昨天孟雷带两孟文、孟武出门却在路上遇到了监义。两人也算是世交孟雷又是刚刚经历丧父之痛。于是两人见面后监义就安慰了他几句。却没想孟雷开口大骂天涯你不是东西而且骂得很难听。监义似乎对你很是敬重就与他生了口角以至于两人大打出手。后面的事情就和孟章所的一样了。”

    张天涯听后了头道:“原来事情还真是因我而起青龙侯刚才怀疑我也不是全无道理的。不过就因为这个过程就判定是监义杀人是不是太草率了一些?如朱雀侯所言两人本是世交大打出手也不过是一时义气而已。似乎监义并没有杀孟雷的理由吧?”

    “有没有理由我不知道!”孟章这时开口道:“但是监义曾经扬言要杀雷儿这是事实。陵老当时不在现场这个细节自然不清楚。孟文你把事情一下吧?”

    “是的侯爷。”在如此场面原本狡猾的孟文也不由老实了起来。低着头道:“昨夜在我家公子与监公子动手前监义曾经大喊了一句‘我要杀了你!’之后两人才动的手。”此刻再场的众人随便哪个都不是他惹的起的人物。孟文自然不敢撒谎甚至只把该的话了出来而不敢再多一个字。

    “哈哈……”张天涯听了一阵大笑。孟章恼羞成怒道:“张天涯这里是帝宫你不要太多放肆!孟文是在叙述当时的情况你笑什么?”

    “抱歉。”张天涯着对炎帝拱了拱手显然表示自己只对炎帝抱歉至于你孟章还不配!随后有转身对孟章道:“我刚才之所以笑并不是在笑孟文而是在笑青龙侯你啊!那句‘我要杀了你。’分明就是监义的一时意气之语你居然把这个当成了指正他杀你孙子的证据如此好笑的事情我怎能不笑?”

    “张天涯!”孟章这两天连续经历了丧子、丧孙之痛而且连件事情都和张天涯有着莫大的关系一见到张天涯就很不得当场出手杀了他。如今竟被张天涯如此取笑盛怒下失去了一贯的冷静马上怒道:“若非心中早有杀机又怎么会脱口出着等言语?张天涯你一意包庇监义不也就是因为他杀人是为了维护你吗?”

    张天涯听了不屑的白了孟章一眼道:“青龙侯今天怎么和疯狗一样见谁咬谁?”

    孟章自从几千年前被炎帝策封为青龙侯谁见了他不是敬上三分?而今天偏偏是张天涯这个仇人竟然把他比喻成了疯狗让这个特别爱面子的青龙侯怎么能受得了?马上怒吼道:“张天涯!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着再次提起功力欲要出手。

    可是这时他才现自己居然动不了了。心知是炎帝或共工阻止了自己的冲动再想到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那句话不禁一愣。

    “呵呵。”这时张天涯开口笑道:“我想青龙侯刚才的只是一时气话并非真的想用那么凶残的方式杀了我对吗?”

    “厄……”孟章知道自己上了张天涯的当只能无奈道:“是是的。”

    张天涯满意的了头后转身对炎帝抱拳道:“刚才青龙侯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监义当时所不过是一时意气之语当不得真的。现在我想青龙侯还认为监义是凶手的凭据应该就是监义主动认罪了吧?天涯想再问监义几句话请炎帝批准。”

    见张天涯居然短短数语把孟章得低头无语共工、炎帝以及另外三大诸侯都在心里暗暗头张天涯能获得天下第一破案高手青天剑仙的称号果非侥幸!炎帝马上批准了张天涯的请求道:“现在是你是主审官一切都由你自己做主审案事宜再不用征求我的意见。另外在审案过程中你就是代表朕来查案包括四大诸侯在内任何人不得阻挠。都听到了没有!”

    “属下遵命!”炎帝生性随和平时极少用这般不容质疑的语气和他们这些老臣话。也正因为如此炎帝一旦使用皇威定是不容反驳的事情。四大诸侯都跟随了炎帝几千年自是深明此理闻言齐齐行礼答允不敢怠慢。

    张天涯知道炎帝是最不希望查出监义是凶手的因为四大诸侯就是神农**事方面的四根梁柱。如果监义真是凶手那无论如何处理青龙、白虎二侯定然失和而且这个裂痕将永远无法弥补成为埋藏在神农**事核心的一颗定时炸弹。若非如此炎帝也不会把刚刚回到万寿的张天涯特地找回来主审此案了。

    谢恩后张天涯转对监义问道:“监兄。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不要再一口一个人是你杀的了。我只想知道我所提问的问题而不是听你重复那句无聊的话监兄可听明白了吗?”此刻心情最紧张的无非就是白虎侯监兵了事关系监义前程生死他此刻的手心里已经握出了冷汗。

    监义本还想不让张天涯继续问下去自己认罪也就是了。但听张天涯居然早看出了他的心思只能无奈的头道:“王爷请问监义知无不言。”

    “好!”张天涯马上开口问道:“第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杀死孟雷的。”

    “其实本我没想杀他虽然对他的言语很生气但也不过是想出教训他一下而已。哪里想到那子居然乘我不注意偷袭伤了我。我一怒之下才下了杀手用的正是我这一身功夫没有其他的方法。”监义回答的很是流利。

    张天涯不置可否的继续道:“哦!原来是在他偷袭的时候才真正生出杀他之心的这也合乎情理和我杀孟辽的时候一样。你的功夫确实在他之上要打败他或是杀了他也确非难事。但我还有一想不明白你是怎么作到让他回家之后在运功辽伤的时候才走火入魔而死的呢?”

    “这个……”监义略一犹豫后再次开口道:“我当时身上刚好带有一种离魂丹融合于功力后可以将受功力在受创者体内潜伏一段时间后才会作。”

    “也对。”张天涯继续头道:“能做到类似效果的药物有三种之多不过最被人们所熟悉的就只有这离魂丹了。此丹使之可以完全融合与外放的功力当中打入敌人体内后潜伏不待对方运功辽伤等关键时刻才会受到激出来作乱。我虽然也听过这种药物却没机会见识到监兄可否拿出来让兄弟我见识一下呢?”

    监义马上摇头道:“那等害人用的药物我怎么会在身上带有太多?”

    “呵呵是啊换了我也不会带上两颗以上留下证据。不过我好象记得刚才你杀他只是用你的一身功夫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在监义一惊刚要反驳的时候又继续道:“这么来监兄早在出门之前就算到了定会遇到孟雷而且还会和孟雷生口角以至于大打出手。不但如此你还算到最后孟雷会偷袭你使你心里生出杀机。可是算出这么多却没有躲开他的偷袭而是之后盛怒下用一个没有痕迹的手法杀了孟雷。呵呵看来监兄未卜先知的能力比我还强上许多可以直追家师伏羲了。”

    “这……”监义这才现自己的话里有这么多破绽一时无言以对。

    见监义已经无话可张天涯再次转对炎帝行礼道:“此案疑重重天涯请命彻查此案。而且此案牵连甚大我想谁也不会希望就此草草结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