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真正实力

第二百七十九章 真正实力

    “准奏!”炎帝当即拍板这件事情就算是定了下来。

    张天涯刚送了一口气却见一旁的孟章跪倒在地再次开口道:“陛下!老臣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讲。”炎帝心知道孟章家中接连巨变心中苦闷可以想象只要他的要求不是太多分一定会尽量满足他的。

    孟章行了一个大礼后才出自己的请求道:“雷儿已然身死老臣只求可以在头七之后如期下葬并不再遭到打扰。另外也希望忠勇王在查案之时候可以尊重雷儿的尸身。望炎帝怜悯!”

    “这……”炎帝知道死者的尸体对本案关系重大而孟章的要求也合情合理。一时有些犹豫把目光投向了张天涯。后者知道他的为难忙再次行礼道:“这个没有问题。天涯可以保证在验尸之时决不损坏尸身而且在头七之后不再验尸。”虽然这样多少会给查案带来一些困难但如果不答应麻烦肯定更大。

    见张天涯并不反对炎帝马上头道:“既然天涯并无意见就如青龙侯所奏。”接着又转头对张天涯道:“天涯这件事情牵涉很大。希望你能尽快查清真相还孟雷一个公道。”

    “天涯遵命!”

    众人各自散去后后圆内一时只剩下了炎帝、共工、张天涯和精卫四人围坐在亭中的石凳上。炎帝这才收起之前一派王者风范以平和的口吻对张天涯道:“天涯啊。真没想到一向懒散的你治军居然如此严格背上的伤没什么大碍吧?”

    “多谢榆伯伯关心。”张天涯随口一笑道:“一些普通军棍炎帝认为可以给天涯带来什么麻烦么?如果不是来的时候匆忙天涯只要运功片刻就可以恢复如初。不过那个马谦到是一个不错的人才可惜了啊!”

    炎帝猜到他口中的马谦就是那个被他问斩的天伤精锐。索性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什么转移话题问道:“天涯。关于这个案子你是否已经有了什么头绪了?”一旁的共工也一拍他肩膀道:“是啊你刚才舌战孟章、监义的时候真是太精彩了。快有什么现没有?”

    见这两个神王级高手的样子张天涯苦着脸道:“您们二位不会真的把我当成神仙了吧?现在就通过刚才那些谈话我连孟雷的尸体都没有见过死因自然也不知道。监义更是胡乱认罪胡八道我现在能有什么线索。”

    两人听了心知事却是如此也没有再过追问。而一旁的精卫这个时候眼珠一转道:“你本来就是神仙!如果一线索都没有的话你要从何查起呢?”两位神王知道她这时在变相询问张天涯的推理结论不禁也都期待了起来。

    “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这么精灵。”张天涯随意一笑后道:“当然是先找监老谈一谈了监义肯定知道一些我需要的东西。而且他态度如此坚决的要替人罪他知道谁是真凶也不为过。不过凭我对这子的了解要撬开他的嘴很难!或许在白虎侯那里可以得到一有用的东西。”

    精卫闻言了头道:“监义确实是条硬汉而且认死理一旦认定了的事情一定会坚持到底的。可是到底他是替什么人罪呢?什么人又值得他如此义无返顾的承担罪责呢?”

    “问得好!”张天涯表示赞许的对精卫树起了大拇指道:“精卫公主果然聪明。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入手监义肯替之罪的人和他的关系定然不一般。白虎侯算是一个不过这个猜想基本可以排除了。不怕大家笑我自大以我和他的关系我认为我也可以算是一个。不过之前我已经将自己的嫌疑排除他还是想认罪了事所以他认为我是真凶的可能也可以排除了。至于其他人嘛我对他的了解还不够先就要调查一下都有哪些和他关系密切的人。”

    “天涯你真的好厉害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一些头绪了。”见张天涯有本事精卫一幅很骄傲的神色大加夸奖。一旁的炎帝则在心里感叹女大不中留。

    张天涯微微一笑也没推辞随手抚摩着石桌上刻着的棋盘道:“破案有时候就和下棋一样第一步往往是很重要的。现在这个案子应该尽早解决我就不在这里耽搁了现在就去找白虎侯谈谈。”

    炎帝略有些意外道:“那也不用这么急吧你还是先把伤处理好吧破案也不在乎这么一会。”而一旁的精卫显然比起案子更关心张天涯的身体忙附和道:“是啊是啊。”

    张天涯微笑摇头道:“榆伯伯应该知道以天涯现在的修为只要不是全赶路边走边疗伤的效果也是一样的。”

    炎帝会意一笑头道:“天涯。你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榆伯伯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

    “这么来我还真有一个不情之请。”张天涯着站起身来继续道:“我虽然当过几天上党府尹对上党并不熟悉。当初在幽都破‘日斗金百尸案’的时候就多亏了师兄的帮忙。为了能快破案我也希望榆伯伯能让精卫从旁协助我这样一定会事半功倍的。”

    炎帝没有直接回答张天涯的话反意味深长的道:“这个问题你还是应该征求一下精卫本人的意见为好。如果这丫头不答应的话我这个当爹的也不好逼着她去。不过那样的话也肯定给你派一个对上党足够了解的人就是了。”

    “谁我不愿意去了!”没等炎帝完精卫马上反驳又对炎帝吐了吐舌头道:“好不容易天涯主动要带我一起破案你别想坏了我的好事。天涯我们走吧。”着拉起张天涯向宫外而去。

    留下炎帝和共工两个神王级高手对视一会同时放声大笑。他们的在他们的笑声下带一起真清风将附近的神农茶树和旁边一棵银杏树的叶子吹落不少。其中还有一些不规则的落到了石桌的棋盘上。

    收住笑声后共工有些无趣的问道:“年轻人都忙正事去了剩下我们两个老家伙该作些什么好?”

    炎帝眼角刚好看到石桌棋盘上的茶树和银杏树的落叶开口提议道:“横竖没事不如我们来对弈一盘就下这落叶残局如何?”

    共工闻言也低头看了一下棋盘手指虚张一片叶子马上从银杏树上飞落长眼睛般飞进了共工两手指的缝隙中。捻住叶子共工道:“棋盘上你的势力稍微占优势我就不客气的抢个先手了。”着已经将银杏叶按在了棋盘上的某处。

    白虎侯府监兵刚毅的老脸上却密布着一层愁云。拿起茶杯喝上一口才现杯子早已经空空如也了。自嘲的苦笑一下后才开口道:“想我监兵戎马一生虽不能战无不胜但我的名字也足以敌人胆寒了。可是偏偏家门不幸之前本想让义儿的父亲继承我的衣钵却遭宵所害。如今连义儿也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他也离我而去我这个老头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天涯!这次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帮我。”

    张天涯也曾多蒙监兵照顾如果不是他老人家常在炎帝那里夸奖不停张天涯也未必可以升得这么快。虽然他对这些并不是很在意心里却依然很感激这个老将军。此刻见他如此心中不忍道:“监老请放宽心从今天的情形来看我有八成的把握确定监兄不是凶手。而且就算你不我也一定会查明真相换监兄一个清白的。”

    监兵感激的看了张天涯一眼并没有什么客气的话而是直接转入正题道:“真没想到你居然在看尸体之前先来找我。吧你想问些什么?”

    张天涯索性也不再罗嗦利剑一般的目光盯住监兵的双眼道:“监兄今天的表现明显是想帮凶手罪。但如此一来却有些欲盖弥彰了。天涯这次来是想了解一下他平时和什么人的关系特别好或者什么人值得他愿意为之罪?”

    “这不可能!”监兵马上摇头道:“自从前次经过你的开导后他立志要修得神君之体为父报仇。有这样的前提下他怎么可能作出替别人罪这样的傻事来呢?如果一定要有这样的人那据本侯所知道就只有你、我二人了。”

    “没有其他人了吗?”张天涯可不相信凶手会是监兵。

    “或许……”监兵略微深思了一会才不确定的道:“你可以调查一下皇城卫队长6千真。此人早年从军在我的麾下后因战攻卓越被炎帝亲为皇城护卫队长直属炎帝。他的儿子6鸣和鸿儿哦也就是义儿的父亲有过命的交情。不过可惜两个人都被山重那个恶贼所害。而当时由于战事连绵我无暇照顾义儿就拜托他带为照顾并传授修行。他对义儿来是半个父亲半个爷爷也是启蒙恩师。”

    听到这里张天涯当然明白了监兵的意思不过还是很学着负屃的样子只半句道:“侯爷的意思是……”

    “哎!”监兵长叹了一口气道:“根据我的了解他为人正直不讹而且对义儿疼爱有佳绝不会赶出冒充义儿杀人之事来。但相比之下我更相信义儿和你你既然问起和义儿关系最好之人我才把他告诉你的。不过对于这个人你千万不可卤莽行事要知道他手下的皇城卫队可是由两千度劫高手、百余仙级高手组成的绝对精锐。这些高手的数量比起我们四个老家伙手下的高手也相差不多。”

    “吸!”听了监义的描述张天涯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到不是惊叹6千真手下的势力而是监兵的后一句话。比起他们四个来也相差不远!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四大诸侯手下的精英绝对要过这个数量。而这些军力的总和哦或许还不止这些才是炎帝的真正实力!

    以此推断与他地位相同的其他五大君王的实力和肯定相差不大。平时出入炎帝、青帝、黑帝的帝宫中现守卫的修为都很一般现在才明白那根本就是因为六大君王的自己实力的绝对信心。所以才没有把这些实力全部展现出来。

    而自己的天伤、天夭、天残以及正在全力培养的天哭本还以为是一股绝对强势的力量。现在看来要和颛顼斗简直就是以卵击石!冰冻三尺非一日只寒自己那些所谓的成高手对付一夕还可以要和颛顼斗还差的远呢!

    再想到雷雅这个应龙培植出来势力的普通一元的修为张天涯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不过这些想只是被他暗中记了下来。表面上还是马上回答监兵的话道:“天涯明白了。其实天涯早就想到过能和监兄关系密切者必不是一般人物。却没想到竟然厉害到这等程度。侯爷放心即使不是这样在有真凭实据之前我也不会乱做随便对什么人来硬的。等有时间我一定礼貌的去拜访一下这个6千真。”

    “哦?”监兵略感意外道:“天涯不是这就去找他吗?”

    微微摇了摇头张天涯分析道:“6千真现在的嫌疑并不大只是一的怀疑而已。比起见他我觉得更重要的应该先去看一看孟雷的尸体收获会更大一些。侯爷如果相信天涯的话就平不必太多担心我一定会查明真相还监兄一个清白的。告辞!”

    监兵马上起身道:“精卫公主天涯一切就拜托你们了!还有我刚才过6千真的儿子6鸣也是被山重害死的。所以他对于你还是心存感激的。只要你不是太过分他一定会尽力配合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