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八十章 奇怪的坛子

第二百八十章 奇怪的坛子

    对监兵用力的了一下头张天涯带着精卫离开了白虎侯府。

    一出侯府大门精卫马上对张天涯追问道:“天涯。刚才你为什么没有直接去看尸体而现在又这么着急要去看呢?”

    微微一笑后张天涯向她解释道:“之前我之所以没去是因为孟章刚刚被我气个半死如果我马上去他肯定不会配合甚至故意刁难也未必可知。我想现在他应该已经想明白和我斗气与调查孟雷死因之间熟轻熟重了。”

    精卫听了了头又再次提议道:“那不如我们先去拜访一下6队长吧。万一孟章现在还没想明白那我们不是自讨没趣吗?”

    张天涯摇了摇头率先向青龙侯府方向走去并随口解释道:“如果这么长时间他还想不明白那这个孟章一定是一个废物假扮的根本就不配与监老齐名!如果我们去得太晚反回让他觉得我对这个案子不关心配合上恐怕就要差上一些。”

    精卫受教的了头没有再什么。

    来到青龙侯府门外守在门口的两名守卫一见二人到来马上行礼道:“的见过精卫公主这位想必就是奉旨查案的忠勇王吧?侯爷早已命的在这里等候王爷了请王爷、公主随的来。”

    张天涯得意的对精卫笑了笑给她一个“你看怎么样?”的眼神便随那守卫向院内走去。

    要这个青龙侯府的建筑风格比之白虎侯府的军营风格来就要更和谐得多也更具神农国的贵族庭院风格。由此可见孟章并不似监兵那么把战争当成生命也是懂得享受人生的。再看各个建筑间的布局都十分合理不显寒酸也不甚华丽到是符合几千年后儒家的中庸风范。不过可惜这个青龙侯的脾气却一也不中庸!

    走过一个侧门里面的景物与外面的截然不同虽然整体布局仍然保持一直的风格但一种的草木、花卉无一不是难得的珍品。房屋都很新而且所用的木料石料也都是一般富贵人家也决然使用不起的上上之品。与外面的中庸风格比起来这里面的风格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烧包!

    这时带路的守卫向两人介绍道:“这里就是孙少爷所住的院子了里面的房屋都是他前两年重新改建的。为了这个侯爷回来后还训斥了他一顿的可是谁想到房屋依旧孙少爷他却出了这样的事情。侯爷这两天已经茶饭不思了让我们这些做下人的看得都于心不忍哎。”着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再前面带路。

    听了他的话张天涯略有所悟。但并没有什么而是指着刚好经过的整个院子中唯一看起来顺眼一的房子开口问道:“这间房子的风格看起来与整个院子的颇有不同不知道这是什么人的居所?”

    “回禀王爷。”那守卫马上开口解释道:“这是楚湖楚大夫的房间我们楚大夫王爷你应该见过的。之前在帝宫中的那些旁证中年纪最大的哪个便是了。这楚本是军医因医术高明被侯爷留在了府中专门负责帮家里人诊病。不过他也是个可怜人啊……哎。”

    张天涯见他态度怪异头思索了一下道:“听你来当时却有一个老者不过当时我把精力都用在来如何服炎帝详查此案到是没有太多注意这些旁证。对了你刚才他也是可怜人是什么意思?”

    那守卫似乎得到过孟章的专门吩咐对张天涯是知无不言。听张天涯问起先是犹豫了一下便马上回答道:“楚大夫的医术虽然不能与炎帝和王爷比拟但在青龙军中也绝对是一流的军医。他为了能全心专研医道一生并未娶亲。直到七年前收了一个徒弟本想让其继承衣钵。

    要楚大夫的徒弟为人和善而且十分乐于助人。就算我们这些下人如果生出毛病他也一样废寝忘食的帮助治疗甚得楚大夫的喜欢。可是谁想到好人不长命却英年早逝。这件事情对楚大夫的打击很大徒弟去世后楚大夫整整把自己关在房里三天没有出来。可能是为了睹物思人孙少爷命整个院子都重新布置的时候楚大夫则坚决不同意更换他屋内的摆设。孙少爷虽然不是很满意但也没有强逼。哦王爷我们到了。”

    难怪那屋子看起来与其他不同原来是透过窗子形成内外一体的格局看起来比其他房屋舒服一些。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孟雷的审美观后张天涯才把目光再次转回了前方整个跨院最大的一间房子——孟雷的卧室。

    以孟章为孟文、孟武、楚大夫和十几个仆役都在房中等候。左边是一扇屏风透过屏风四周可见后面是一个大床。张天涯与精卫进入屋中后先对孟章抱拳道:“见过青龙侯。”

    孟章则显然对张天涯余怒未消根本不理会张天涯的话就仿佛没见到他一般只是对他身旁的精卫行礼道:“孟章见过精卫公主。”后者见他对张天涯的态度依然如此气的一跺脚刚要什么却被张天涯拦了下来。

    拦下精卫后张天涯并没有表示不满反苦笑道:“青龙侯大人。今天天涯是专门为了调查孟兄的死因而来。我想青龙侯刚才也想清楚了孟兄被监兄所杀的可能性现在已经很了。要是他自己练功导致走火入魔虽然不是不可能但相信青龙侯传授他的修炼方法应该不会随便走火入魔才对。为了能尽快侦破此案将真凶绳之以法希望青龙侯可以暂时放下我们之间的恩怨配合天涯的调查。”

    “哼!”听了张天涯的话孟章冷哼一声道:“我才不相信是你为了帮雷儿找出凶手你如此尽心不过是为了帮你的好兄监义而已。”

    张天涯一笑反问道:“只要我全力调查至于为了谁有区别吗?”

    “没有!”孟章依然冷着脸道:“不过。辽儿是被你所杀雷儿的死虽然与你无关但也是因你而起。要我坐下来和你一起讨论谈心恕孟某办不到!不过为了雷儿你要调查我还是会尽力配合的雷儿现在还停在屏风后面的床上现场的所有东西都没有被动过。而且我也吩咐过府里所有的人对你提出的问题一定知无不言。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孟章告辞!”

    “请等一下!”见孟章要走张天涯忙叫住他道:“青龙侯慢走天涯还有两个要求希望青龙侯稍等片刻。”

    “什么要求?”

    张天涯道:“第一天涯之前答应侯爷验尸之时不可损伤孟兄的尸身但如此一来有些结果就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得明白的了所以我希望青龙侯可以留下做一个旁证。第二虽然青龙侯已经吩咐过他们知无不言但相比之下天涯更愿意相信青龙侯你的话。所以希望可以问侯爷几个问题。”

    孟章听张天涯的却有道理勉为其难的了头道:“可以。你要问什么问题?”

    “不忙。”张天涯依然保持着微笑道:“待看过孟兄尸身后再问不迟。”

    孟章也没有再犹豫了头道:“好。”

    而这时精卫突然拉了拉张天涯的衣角道:“天涯我就不跟过去了在这里等你好了。”张天涯知道她是不想见到孟雷死后恐怖的模样了头后随孟章一起向屏风后面走去。

    一过屏风张天涯见到孟雷的尸体正安详的躺在床上而被子和床铺却是十分凌乱显然“走火入魔”后他是经过一翻挣扎才死去的。右手两指在眉心一扫天眼的金芒马上射出照在孟雷的尸体上。

    其实天眼的开启完全是由神念而动的张天涯这个两指扫过的动作却是因为在穿越之前见电视中杨戬等人的这个动作很帅后加上去的。时间一长也就成了习惯。

    一旁的孟章见了心中有些不屑的想道:我当时这子答应得那么痛快呢原来是要用天眼查看。

    “全身经脉破坏严重几条主要的经脉更是已经断裂丹田一样破损原婴消散。这确实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哦抱歉我只是据实分析而已。”顿了一下张天涯转对孟章道:“如果将功力注入他的体内就可以知道我刚才的结论了请青龙侯亲自检验。”

    摇了摇头孟章道:“不用了你所的那些我之前也已经检查过了。先前我就有些疑惑监义即使真用离魂丹潜藏攻击性内力在雷儿体内造成的伤害也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只要使内力切段几条主要经脉又或者直捣丹田毁灭原婴就可以了。那样要相对容易得多。”分析起事情来孟章一时竟也忘了与张天涯斗气。

    “青龙得没错。”张天涯继续道:“从经脉的破损程度来看似乎孟兄使自己的功力和这股力量也抗衡过。这更像是两人比拼内力所造成的而不是残留的功力所至。监兄的修为虽然高于孟兄但要他随便放出一力量就可以在这种内力角斗中杀死孟兄想必青龙侯也不会相信吧?”

    “我被你服了。”孟章的面容再次恢复冷俊道:“因为死的是雷儿我当初并没有多加思考。被你这么一监义那子似乎的确没这个本事。不过你既然接手了案子就一定要给我找出凶手来!否则我一定要在炎帝那里告你办事不利不可。”

    “这个我自然省得。”心里暗骂孟章死鸭子嘴硬张天涯收回天眼。向前一步更要什么却现自己似乎踩碎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几块赤红色的泥土。忙俯身检起用手捏碎了其中一块感觉一下手感道:“泥质细腻而且秘无缝隙这并不似一般的泥土。”着从炼妖壶中缺出了一个早已准备后的瓶子将其装入收好。

    在一旁的孟章见他有了线索忙问道:“这泥有什么不对吗?”

    “还不知道。”张天涯摇了摇头一边搜索着整个床铺看自己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随口解释道:“不过这泥出现在这里确有些不过去先留起来不定会有用的。厄孟兄的戒指我可以看看吗?”着不等孟章回答已经伸手去摘孟雷手上的储物戒指。

    孟章并没有阻止张天涯只是很不客气的道:“没什么好看的。雷儿一直衣食无忧除了我前两天赐给他的两枚火山赤龙果外应该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才对。”

    如果什么都没有的话那些泥土有如何解释呢?张天涯不理会孟章的话摘下戒指后便用神识开始探察。现戒指里的东西确实不多除了一些钱币之外还有一个与监义送张天涯火山赤龙果所用的盒子一样的盒子。到是另外一样东西引起了张天涯的兴趣。

    心念一动将其取出后。一个做工精美的坛子出现在两人面前。坛子盖是打开的里面空空如野并没有任何东西。放到鼻子下闻了闻并没有任何残余的气味张天涯道:“不是酒坛青龙侯直不知道这之前是装什么用的?”

    孟章摇头道:“不知道。我不记得自己见过这样的坛子。”

    了头张天涯突然想起了刚刚被自己收起来的收起来的哪些泥土忙再次将其取出并挑出一块较完整的往坛子的封口处一放竟然严丝合缝!与孟章对望了一眼后马上再次开启天眼在靠墙处的褥脚下找出了一块方形红绸来。

    “这些泥土原来是坛子的封泥。”孟章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他不觉得这个空坛子会和他孙子的死扯上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