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小败家子

第二百八十一章 小败家子

    将坛子、红绸、封泥都收起来后张天涯把戒指交还给孟章道:“这个还是还给青龙侯保管吧。不过希望在结案之前青龙侯不要动里面的任何一样东西。”

    接过戒指孟章马上问道:“现在看完了吧能告诉我你查出什么结果了吗?”

    张天涯则不答反问道:“青龙侯是什么时候现孟兄死亡的我想知道当时的情况。”在结案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不过孟章的嫌疑最所以他的话应该不会有假。先问过他之后再问其他人时也好有个对照。

    “当时……”孟章知道张天涯所问的事情很重要仔细回想了一下道:“昨晚雷儿回来的时候我就听他被监义打伤了。不过我想凭我和监兵的交情两个辈之间即使闹矛盾也不会太过火也就没有十分在意。可是大约过了两刻钟的时间孟武突然跑过来是雷儿死了。我大吃一惊马上就赶过来了。哦用的是瞬移。”

    原来是回府半时候之后挂掉的。张天涯将孟章的话记下后继续问道:“那之后呢?”

    这时陷入回忆中的孟章脸色很是凄苦道:“当我过来的时候雷儿已经死了。当时他满脸通红显然是走火入魔的征兆。我一怒之下就找监兵评理去了。一直闹到今天早上炎帝给你玉简的时候之后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

    “哦。”张天涯了头道:“这个我记住了。那我们再去问问其他的证人吧。”

    孟章马上摇头道:“我刚才过一看到你我就来气。如果你要问我的话已经问完了老夫就先走了你自己慢慢问吧。”完转身就走张天涯一笑回了他两个字:“不送!”

    “这是我家!”孟章显然对那两个字十分不满马上出言提醒这个地方的所有权。

    “可是我在查案。”张天涯也毫不犹豫反驳道。

    “哼!”孟章知道论斗嘴自己拍马也赶不上张天涯索性不再言语拂袖而去。

    孟章走后张天涯也走出了屏风。一直等在外面的精卫见他出来马上迎上来掘嘴抱怨道:“你来之前不是孟章会很配合你吗?现在怎么样?热面孔碰冷屁股了吧?哼还青龙侯呢一气量都没有什么态度嘛!”

    “呵呵。”原本紧张的神经被精卫这么一闹反到轻松了下来。张天涯伸手在精卫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回道:“他不是挺配合的吗?除了态度之外所有该做的事情一件也没少。如果他可以对我和颜悦色的话我到真要担心他了呢。”顿了一下转移话题道:“好了不这些了我们继续查案吧。”着把头转向了一众跪了许久旁证。

    那些人刚刚听到张天涯和精卫两个竟然对他们的老主人品头论足。一个个都吓得低下了头不敢看向两人生怕心情极差的孟章迁怒。所以张天涯看过来时他们也毫无察觉。直到张天涯咳嗽了一声后才知道两人讨论完了抬起头等待张天涯的问话。

    “起来话!”将众旁证叫了起来张天涯招呼精卫一声两人更是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张天涯开口问道:“昨天晚上你们当中谁先现孟雷已死的?”

    “是老朽。”旁证中年龄最大的老者开口道:“老朽楚湖是青龙侯府的大夫。昨天晚上老朽刚要休息的时候孟文突然过来叫我孙少爷出事了让要我马上过来救孙少爷。可是当老朽赶到的时候现孙少爷浑身烫得吓人再一看下孙少爷已经气绝身亡了。”原来他就是先前守卫口中的楚大夫。

    张天涯听后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感觉有些不对的地方但有想不出具体哪里不对只好放弃。继续道:“也就是你并不是第一个见到孟雷死亡情景的而是你到来后才确定孟雷已死的。而在那之前孟雷就已经死了对吗?”

    楚湖马上答道:“是的。”

    了头张天涯又转对其他旁证问道:“接下该你们了。你们当中是谁先现孟雷他厄……走火入魔的?”

    “是我!”孟文、孟武两人竟然不约而同的同时开口承认随后互相看了一眼后孟文道:“当时是我们两个一起为孙少爷护法的可是谁想到孙少爷刚进屋一刻钟多一的时间突然惨叫一声。我们两个现不对就马上冲入屋中却见孙少爷正痛苦的在床上抽搐于是孟武马上帮孙少爷运功梳理内息我则跑去把楚大夫拉了过来。但回来的时候现孙少爷已经不一动不动了经过楚大夫的诊断孙少爷他已经……。之后侯爷就来了他走之后足足过了两刻钟的时间孙少爷的脸上的红色才消退。”

    “恩。我知道了……”张天涯若有所思的了头过了好一会再次开口道:“那好。你们都呆在屋里不要动也不许话知道吗?精卫帮我看着他们如果有人交头接耳按疑犯论处。孟文你先和我出来。”

    将孟文带到院中后张天涯马上布下了一个简单的隔音结界对单独面对张天涯显得有些紧张的孟文一笑道:“不要紧张。我这次来只是为了了解情况而已对就是了解情况。那么现在你把昨天从孟雷和监义见面开始直到被叫到帝宫问问化之间的事情详详细细的对我一下。先奉劝你一句不要谎我呆会还要问其他人的。”

    其实这个办法也是张天涯临时想到的之前的几个问题都可以和孟章的话做对照可问了几句后张天涯才无奈的现想了解所有的细节光对照孟章的话是不行的。所以才想到把他们叫出来逐一问话。

    “我们配孙少爷一起出门……”

    “你们是指那些人?”

    “我和孟武。”

    “好的继续。”

    就这样每当孟文到一些有些含糊的概念时张天涯就出言加以详问。两人一问一答过了好半天孟文才将事情的经过叙述完毕。却与张天涯之前所知道的完全相同。了头后张天涯对孟文道:“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把孟武叫出来。”

    ……

    在张天涯如此不辞麻烦的反复询问下太阳已经西歇。而屋子内所有的旁证中的话都没有什么破绽。现在就只剩最后一个了再次布上一道隔音结界张天涯无精打采的问道:“把昨天的经过详细叙述一下只与孟雷有关的部分就可以了。”他加上后面这句是怕他和上一个家伙一样连早上吃几个烧饼都报告一下。

    “的是侯府的家丁名叫李二。昨夜我正在那边打扫庭院的时候突然听到孟文大哥大叫来人就放下扫帚赶了过来。当的赶到时楚大夫已经确定孙少爷已经死了。孟文大哥命我们几个把孙少爷的尸体扶好我照办之后就退了出来。”这个到是简单。

    张天涯知道今天恐怕不会再有什么收获了但还是例行公事的补问了一句:“有什么其他的现吗?”按照他的想法这个李二回答一句没有今天的问话就算是结束了。

    没想到李二听到他这么问稍微回忆一下马上答道:“也没什么不对啊。只是我将孙少爷的脚扶正的时候现他的双腿特别的凉凉到冰手。当我费了半天劲把他的双脚扶正后双手都已经有些冻麻了。以前听人死了之后尸体会变冷原来是真的。”

    本来已经失去兴致的张天涯听了李二的话两眼一亮忙追问道:“你他的双腿很凉都把你的手冻麻了。这个比喻不会太夸张了吧?”

    “不是的!”李二还以为张天涯在怀疑他忙解释道:“我没有比喻是真的。过了好一会我的手才缓过来的。”

    “那我明白了。”张天涯满意的了头道:“你回去告诉他们今天的问话到次结束让他们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完随手撤消了结界对屋内喊了一句:“精卫!全部问完了我们可以收工回家了。”

    走出青龙侯府的大门精卫好奇的问道:“我们不是要去见一下皇城卫队长6千真吗?怎么你又要回家问一下午问累了?”

    “不累是骗人的。”一边走张天涯向精卫解释道:“不过更主要的原因是刚才有外人在我当然不能去找6千真问话。要知道我们对他不能来硬的如果这话传到孟章的耳朵里肯定以为我已经开始怀疑6千真了天知道那老家伙会有什么反映。”

    “厄……天涯。”精卫突然低下了头有些不要意思的道:“你知不知道怎么去皇城护卫队重部?”张天涯听了皱眉反问道:“你不知道吗?”

    精卫摇了摇头道:“不知道。6千真我到是见过几次不过那都是他主动到帝宫来见爹爹的。而他们的总部在哪里我还真没留意过。”

    张天涯回以微笑道:“你还真是一个不称职的向导呢。不过不要紧见他不急。问了一下午肚子都有些饿了。你总应该知道上党哪里的菜最出名吧?今天我请客好好的慰劳一下你这个不称职的向导!”

    “这个我知道!”某不称职的向导一听要吃东西马上来了精神瞪着大眼睛道:“在城西有一家一品香酒楼那里的香酥鸡可是上党一绝呢。起来我也好长时间没有吃过了不如我们去那里吃吧!”

    “全听向导大人吩咐哈哈……”

    一品香的生意显然十分红火但相对店面也绝对够大。虽然正赶上饭口但在张天涯塞给了伙计一个仙石币的情况下还是找到了一个幽雅的单间。可能是一下午只让她看着那些旁证的举动把精卫闷坏了菜一完她就开始个不停。从香酥鸡谈到整个上党的饮食文化。听得还没有吃饭的张天涯心生向往决定有机会一定要把该吃的都吃上一个遍!

    一会功夫一桌子丰盛的佳肴已经上齐了。伙计还十分热心的问道:“二位客观要喝酒吗?我们店里有……”

    没等他介绍完张天涯就摇头拒绝道:“不用了酒我们自己有带。”着随手取出了一坛被他换装成坛的不周天酿放在桌上。之前在精卫介绍上党饮食文化的时候就已经过了这个一品香里的酒都只能用一般来形容。

    “这个……客观我们店里有规定的客人不能……”没等他完张天涯又将十几枚仙石币扔在桌上道:“就算是我们买你们店的酒喝总可以了吧?”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客观满用有需要随时召唤的。”一家到钱伙计马上换了一幅嘴脸完兴奋的收起了仙石币退了出去。出去后嘴里还不屑的叨咕道:“又是哪家的败家子?肯定是和美女一起吃饭就装阔看我一会怎么宰你!”

    他的话音虽然很轻但又怎么能瞒得过张天涯和精卫二人的耳朵。不过精卫却只听到了半句因为张天涯听出那伙计的嘴里肯定吐不出象牙来忙布了一道隔音结界将他后面的话完全隔绝在外。饶是如此精卫还是怪异的看着张天涯一推杯子道:“还不快给本向导倒酒败家子……哈哈!”

    “切!”张天涯也一推酒坛道:“你不会自己倒啊?我还得先尝尝这个香酥鸡的味道是否真的像你的那么好吃呢!”着已经动手掰下了一条大腿吃了一大口道:“果然不错!今天忙了一天……”到这里他的神色突然变得暗淡了下来。

    精卫见状忙关切的问道:“天涯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