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护都将军

第二百八十二章 护都将军

    涯神色怪异精卫忙关切的问道:“天涯你怎么了吗?”

    张天涯没有答话放下鸡腿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双手捧杯起身向万寿的方向做了一个敬酒的动作后将酒缓缓撒在了地上道:“哎……今天我亲自下令处死了一个万寿的功臣这杯酒就当是为他饯行吧。”

    精卫知道他的是马谦也收起了先前嬉笑的表情开口劝道:“天涯你也不要太伤心了。毕竟你做的没错而且那马谦也一心求死算是求仁得仁了。我们不要在谈这个了还是案情吧今天有什么现吗?”

    “你还别今天收获绝对过我之前的预计。”张天涯也知道马谦的事情多想无益。于是顺着精卫的话转移话题道:“本来我只当这检查是例行公事除了对孟雷死因作一些了解外不会现有用的东西。谁想到还真现了不少问题也算没有白忙活一下午。”

    精卫一听他查出了线索马上追问道:“快来听听!跟你跑了一下午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回去后爹爹如果问起来多没面子啊。”

    张天涯玩尔一笑一边把两人的酒都满上开口道:“先根据最后一个家丁的叙述孟雷死手双腿冷得冻手。与之前别人的全身烫这是很大的反差。我到不是他们撒谎。想来应该他们接触到地都是上半身之后理所应当的理解成下半身也同样烫了。而且周身上下经脉多被损坏数处主要经脉断裂原婴早已经消散。这就明杀死孟雷的凶手绝不是监义!”

    “为什么?”

    “要造成这样的伤除了修为要高出孟雷许多外还要用同时运用阴阳。有或者冰火两种能量的攻击手段才可以做到。而监义我刚才的两个条件他一个都不具备。怎么可能是他杀的?”

    精卫听了佩服的了头道:“原来是这样。那这么来肯定是有人化装成监义地模样杀死孟雷的了。这样一来。我们的主要目标就可以放在6千真的身上了搜索面缩了这么多调查起来也一定更为方便了。”

    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张天涯默然摇头道:“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凶手也很有可能是在孟雷回家后潜入他的家中行凶后又离开地。从孟雷身上留下的伤来看凶手至少是一个仙级高手要在不被现的情况下潜入孟雷的房中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还有一明。凶手假扮监义杀人的可能并不是很大。”

    “是什么?”精卫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好奇宝宝。

    张天涯转头看向精卫。不答反问道:“我们来打个比方比如你的姐姐瑶姬。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杀了人你愿意帮她罪代她受死吗?”

    精卫听了思考了一会头道:“会的在我很地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大姐又只顾修炼很少回家。只有二姐像母亲一样的照顾我如果真是那样地话。我想我是愿意代她罪的。呵呵不要相信哦。这是理智上地法如果事情真的生了我可不确定我会有那么大的勇气。”

    张天涯听她完又继续问道:“那如果瑶姬公主假扮你的样子杀的人你还愿意替他罪吗?”

    “这……这不可能!”

    “我知道不可能。”张天涯马上解释道:“我的是比如比如事情真是那样的话你还愿意帮她罪吗?”

    精卫听后思索片刻默然的摇了摇头。

    “这就是了。”张天涯继续道:“神州上一种很好地传统叫做‘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如果对方是先对不起自己那自己又何必豁出性命帮对方开脱呢?你是如此监兄当然也不例外。所以6千真扮成监义的样子杀死孟雷地可能性依然很。”

    “也许监义并不知道吧?厄……如果不知道的话那他就更没有理由为一个不知道的人罪了。奇怪的是昨天晚上监义还一直失口否认自己杀人只打伤了孟雷直到我们回来之前却突然改口了这中间到底生了什么?”精卫终于问出了一个比较有营养的问题了。

    “这就是另外的一个疑了。我明天早上去见见监义看看能否从他口中套出什么来。”顿了一下又道:“或者去问问榆伯伯昨天晚上都有什么人见过或者有可能见过监兄他自己不肯的话就只有从那个见过他的人身上入手了。我们还是先吃东西吧要不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完与精卫干了一杯两人开始大吃了起来。

    因为忙了整整一个下午而且连中午饭都没来得及吃两人虽然没什么体力消耗却也都很饿了。一吃起来哪有一身为王爷、公主的觉悟?都是狼吞虎咽吃相难看至极。不过好在两人都是如此谁也没笑话谁。

    酒足饭饱张天涯刚好叫伙计来“买单”。却听到一阵哄乱接着他们所在单间的门也被很不礼貌的推开三个一身红色官衣身披黑披风头戴黑色官帽摇挂配剑的大汉闯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一进屋就瞪着牛眼对张天涯二人喝道:“接到上头命令这间酒店中有蚩火教的人混进来都亮出右臂接受检查快!”

    张天涯见他态度如此嚣张刚要开口询问却听精卫低声道:“是皇城卫队的人。”

    了头张天涯心道得来全不费功夫却欲勤故纵的开口道:“这里没有什么蚩火教的奸细你们到别的屋去检查吧。”

    “混蛋!”那带头的皇城护卫见张天涯居然比他还嚣张马上拔出了配剑指着张天涯怒道:“我现在怀疑的是你们!如果不配合的话不得要和我们到护卫府走一趟了。”

    “呵呵。”张天涯随口一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原来是怀?早啊。”着除去外衣露出了光华的右臂道▋

    在可以相信我的话了吗?伙计!我们吃完了快来结

    “等等!还有她!”那皇城护卫着把剑锋指向了坐在一旁的精卫。

    精卫身为公主哪里受过这种委屈?见对方居然敢把剑尖指向自己马上拍案而起道:“你个狗奴才!就凭你斗胆拿剑指着我我就可以砍了你的脑袋你信不信?”从认识精卫到现在张天涯还没从他口中听到过“奴才”这两个字呢。看来这个皇城护卫今天真的是把精卫气得不轻。

    那三个皇城护卫平时也是趾高气扬但见到精卫先是脱口出了他们的身份现在又敢如此大骂不禁都是一愣开始重新估计起两人的身份来。在左手边的那人这时上前一步道:“我们也是在执行公务希望两位不要为难我们。只要确认你们不是蚩火教的人后我们马上离开。”

    “那也不行。”着张天涯也站了起来冷声道:“这毕竟是位姑娘手臂岂是可以让你们随便看的?”

    “哼我们是……”中间那人刚要横左边的护卫马上拦住他笑道:“这个两位可以放心。我们皇城卫队中也有女子在编。麻烦两位稍微等片刻我们马上就去找来一个女子护卫验看这样可好?”切!一个黑脸、一个白脸配合得到是不错。

    他们这个法。到也合理。不过张天涯正愁找什么借口来试探6千真地口风。好不容易有三个送上门来的家伙他怎么会轻易放过?给精卫使了个眼色后对三人道:“不用那么麻烦了。刚才这位护卫大哥不是如果我们不配合的话就请我们到护卫府走一趟吗?我们还是随你们去护卫府好了前面带路。”

    “大胆!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对我们皇城护卫号施令。想造反不成?”中间那护卫一听就急了身子猛然前冲歇下里削出一剑切向张天涯的脖子。不过剑中并不杀气显然只是想将张天涯拿下并没打算伤人。

    “哼!这么差的身手。也配用剑?”话间张天涯屈指一谈仙级剑气势如破竹的击溃了护卫剑中所带的所有气劲同时随剑而上上直接刺伤了那护卫的虎口。

    “当啷……”宝剑脱手落地张天涯吹了一下刚刚弹剑地手指语气转冷道:“我跟你们走一趟却没被他们押着走。少在这里耀武扬威赶快带路!”一旁的精卫这时也猜出了张天涯的用意走上前来配合着道:“至于我们是不是蚩火教的人我自会和你们6将军。就凭你们几个还不配和我话!”

    6千真身为皇城护卫队的队长。同时也受封过护都将军的官衔。而且比起6队长来称呼将军显然更为好听一些。所以多数人当面都以‘将军’来称呼他。

    先前被张天涯打退那护卫恼羞成怒下正欲作却被左边那人再次拦了下来低声道:“这两个人必有所持否则怎敢如此嚣张?我们还是先将他们带回府内请队长决定为好。何况单凭那男地的身手我们三个恐怕也拿他们不下。”

    …………

    跟随护卫走了很远的路才在靠近西北城墙处。看到了挂有“护卫府”字样牌匾的一个大宅子也难怪精卫找不到。这个护卫府的位置还真不是一般的偏僻。想来他们主要负责上党的守卫工作应该是以城墙处的防守为主总部建在这里到也是方便工作。

    在府外停下后先前那唱白脸的护卫道:“两位请稍等片刻我马上进去通报。”完给另外两人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们不要乱动后马上向府内跑去。

    “哼!一会队长出来就有你们好看的了!”唱黑脸地那个家伙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上两句狠话真是要把黑脸进行到底。

    要皇城护卫的办事效率果然不一般。片刻之后就听到一个洪亮地声音不悦喝道:“什么人竟敢在伤了皇城护卫后还找上护卫府来?”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对方是一个长须老者年龄约有五旬上下。当然这个只是外貌年龄如果他真是6千真那肯定已经是几千岁的老妖精了只是保持着这样地外貌而已。

    可能是因为现在已是晚上来人只并没有穿戴官服只着便装出来头盘起扎了一根上品翡翠的钗。精卫一见来人马上兴奋的大叫道:“6将军!你今天的形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呢!”果然是6千真。

    来人这才注意到站在张天涯身边的精卫一惊下忙迎上前来跪倒道:“皇城护卫队长6千真见过精卫公主。不知公主殿下架临迎架来迟还请公主赎罪!”

    这下把两人带来的两个护卫终于知道这个拍桌子瞪眼的祖宗是谁了。那“黑脸”护卫更吓得当时两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本想求饶却又怕自己再有哪句话错了起反作用故闭口不言。心道:这下死定了。她的原来是都真地!用剑直着公主罪同欺君。砍脑袋都算是轻的!

    另一个护卫也随之跪倒不过他之前没有多废话也没有得罪二人地举动所以并不如何害怕。

    精卫随意摆了摆手道:“没什么你也不知道我会过来嘛。快起来吧我们还买没见过护卫府是什么样子的呢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6千真起身后忙道:“是我疏忽了精卫公主请随我来这位是……”他一出来就见到张天涯和精卫站在一起。虽然两人是并列站着的但给人的第一感觉却似乎是这个青年才是主要人物。以至于让他第一眼就把目光集中到了张天涯的身上甚至忽略了精卫这个公主的存在。虽然这只是一种错觉却也是6千真纵横官场多年才练成的本事可以是几乎无差。这个青年竟然能让精卫如此敬重肯定不会是一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