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老油条

第二百八十三章 老油条

    ”见6千真主动问起自己张天涯忙抱拳头回礼道:天涯见过6老将军。”    忠勇王张天涯!听了张天涯报出姓名那“黑脸”护卫差当场晕死过去。冷汗不受控制的狂流不止顷刻间已经打湿了大片衣襟。其实张天涯自己不知他的名字如今在在上党已经可以用来喝止儿夜啼了。特别是这些混官场的人对他的恐惧尤在得罪精卫之上!

    精卫虽然身为公主但并没听过谁因为得罪她而受到太严厉的处分。可是张天涯不一样。只要让他生气他就可以当着青龙侯的面就把他亲生儿子轰成飞烟。一个的皇城护卫又算得了什么?

    “我什么人如此年轻却又有如此气质原来是忠勇王也就难怪了。”6千真不留痕迹的拍了张天涯一记马屁后马上招呼道:“那么公主、王爷我们就别在这站着了进屋里聊。”着将两人招呼进院才转头狠狠的瞪了那“黑脸”护卫一眼怒道:“还不退下等回头我再收拾你!”

    两人在6千真的带领下向偏厅走去张天涯开口试探道:“其实我们本就打算来拜访一下6老将军的可惜却不知道你们护卫府的大门是朝向哪边开的。正想找人打听的时候刚好碰到那三个护卫检查就被抓来了。所以还请6老将军。不要太为难他们了。”刚刚丧失手下地张天涯当然知道帮那几个护卫求一句情能增加不少6千真的好感度。何况两人也没吃什么亏又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

    “可是他们居然敢对公主殿下无礼老朽……”着把目光投向了精卫显然是希望精卫主动开口出“不加追究”四字那样他处理起来就方便多了。精卫也明白他的心思暗骂6千真老油条。但为了配合张天涯还是很宽容的道:“算了吧他当初也不知道我的身份。虽然剑指公主是抄家大罪。但念在他并不知情惩大戒也就是了。”她本来也没打算因此杀人虽然当时很生气但过后想来。打几板子也就是了还不至于要人的命。

    “那老朽就多谢公主和王爷的宽容了一会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那个不长眼地东西让他引以为戒。”作足了表面功夫后几人已经进入偏厅一边招呼二人坐下6千真开口问道:“王爷你方才要来找老夫不知道有什么指教吗?”

    其实张天涯的官位虽然高于6千真一级而且还是封疆王侯。但以6千真统领皇城护卫队地位也不需对他如此尊敬。他之所以这么客气。一来是因为有精卫在而且今天的事情上他确实理亏。二来也是因为当年张天涯查出杀他儿子的凶手山重。心存感激。

    坦然落座后张天涯一改之前的委婉单刀直入道:“实不相瞒天涯是为了孟雷被杀一案前来请教。”话到同时便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注意这6千真地表情变化。虽然对于这样的老油条一般不会出现什么破绽。但听到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时。第一时间也难以掩饰得滴水不漏。

    可是6千真的表现还是让张天涯失望了。只见他微微了头。变如常答道:“王爷此次专为此事回京听到王爷要来拜访老朽我就猜出了几分原来还真的是这件事情。我的意见是监义并不是卤莽之人要他因为一时气愤而杀了孟雷老朽第一个不信!”

    “我也不信。”张天涯摇头道:“可是他却一口咬定是他所为真叫人头痛不已呢。”既然已经开始就要多做一些努力。于是我们的青天剑仙再接再厉继续用语言对6千真进行试探、刺激。

    6千真见张天涯一再的试探自己不动声色的回道:“这我也知道了想来他应该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吧。又或者想保护什么人比如凶手是他必须保护地人。”顿了一下后又道:“王爷这次来不是怀疑我就是那个可以让他豁出性命保护的人吧?”老油条就是老油条不但没有一破绽更是反将了张天涯一军。

    “在真相大白之前每个人都有嫌疑。”张天涯则有一句知出自哪里地经典化解掉了6千真的反将。知道在试探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便转移话题道:“刚才在酒店里听有蚩火教地人混入又是怎么回事?呵呵我只是随便问问如果6老将军不方便的话就当我没问。”

    这时两个护卫进来奉上香茗。

    上茶的护卫离开后精卫开口对张天涯问道:“天涯。他们要找的蚩火教就是三年前把你胳膊打断的那个组织吗?”

    张天涯苦笑回道:“在6老将军面前不要提那件事好吗?被一个女人打伤可是很没面子的呢!”两人这一翻看似好笑的问答却把之前试探所造成的尴尬气氛冲淡了不少。

    “出来也没什么何况蚩火教还是王爷你当年第一个揭出来地呢。”他的是揭出来却不是张天涯第一个现显然之前蚩火教也不是完全隐秘地不过因为某种原因没有被正式揭而已。

    端起茶杯吹去了飘在水上的浮茶6千真才继续道:“在几天前大概就是王爷你回上党报捷的前两天。我得到消息有人举报一个右臂上有猛虎图形的青年男子由边境混入了神农国境内。但由于现他的时候附近并无高手可以调动跟踪他的人很快就被他甩掉了。直到刚才有护卫现一人进入了一品香酒店那人相貌上和那个身有猛虎图形的青年男子的画像有**分相似。”

    张天涯听了不置可否的了头又问道:“那个青年男子手臂上的猛虎是什么颜色的?”虽然之前和蚩火教打过几次交道但当初除了方虹之外其他人如果要算是高手实在有些勉强。九黎人可以

    上都有这样的刺青而颜色上更可以直接区分等级次偷度事件的严重性。

    一般的人应该不会被皇城护卫如此重视所以这刺青的等级也一定不低!按照刑天当时所这个被调查者的刺青应该是蓝色、绿色或者更高。

    6千真听了略感意外道:“没想到对于九黎的猛虎图形王爷似乎也知道不少呢。”

    张天涯头答道:“刑天曾经对我仔细的介绍过。当初卦台血妖一案中这个猛虎图形也是主要的证据之一我又怎么会忘记呢?”

    “卦台血妖一案王爷真是大扬我神农国威啊。此事情我却也有耳闻不过事隔两年我到是一时忘记了。”顿了一下6千真再次转会正题道:“这次可能要让王爷失望了因为现猛虎图形的那个衙役并没有看清颜色。”

    “没看清楚?”猛虎刺青的颜色划分可以是十分明显张天涯万没想到得到的答案居然是没看清楚神色间不仅有些失望。一旁的精卫也感觉有些意外忙追问道:“怎么会没看清楚呢难道当时是黑天?”

    “不!”6千真马上摇头道:“衙役是辰时三刻左右现的。至于原因嘛……呵呵听王爷推理分析的能力极强老朽斗胆想请王爷猜上一猜。”

    张天涯听了失笑道:“6老将军不会当我是神仙吧?一线索都没有。让我怎么猜?除了那个衙役是色盲之外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可能了。”

    “神仙哪个国家都有不少可是分析能力如此之强地老朽还没有见过第二个!”6千真哈哈一笑又道:“虽然老朽不知道色盲是什么意思但那衙役确实是先天的双眼无法辨色原来这种症状叫色盲老朽受教育了。这种症状连炎帝都不清楚王爷你居然能第一时间想到。看来要做个破案高手。除了优秀的分析能力外渊博的知识也是必不可少的呢。”

    “我是蒙的。”张天涯马上客气了一句心叫侥幸。色盲除了看不见颜色外并没有什么其他不良反映而且色盲者多是先天症状自己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感觉。被忽略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可是现代就不一样了要考个驾照都必须要进行这方面地测试。所以才只有张天涯能想得到而别人却想不到。

    “我还有一个问题。”张天涯略微思量一下后再次开口问道:“炎帝似乎对蚩火教的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6老将军怎么好象比炎帝更加关心此事呢?”这不是皇帝不及那什么及吗?

    摇头叹了一口气后6千真道:“这就是我们皇城护卫队的职责。虽然炎帝并不想把蚩火教一网打尽但也绝对不会让他们太过嚣张的。而我们的工作就是不断打击他们。反正只要不杀方虹就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就让这些护卫活动活动好了。反正他们也抓不住更杀不了方虹。其他地人。杀多少都没问题。”

    “我明白了口头消灭蚩火教。”完两人相视一笑各自喝起茶来。

    三人各自品了两口清茶精卫终于耐不住好奇道:“6将军你刚才不是那个蚩火教的人还有画像的吗?画像现在还在吗让我们看看如果我们谁遇到的话。也好顺便把他给你抓过来。”得煞有介事其实就是想见见了半天的人。到底长成什么样子而已。

    “这个自然没问题公主请稍等。”6千真着转向外面喊道:“来人!把那个通缉画像呈上来。”

    “报!”6千真的刚名人拿去画像一个皇城护卫已经跑了进来对6千真行了一礼后起身道:“那个蚩火教的人已经抓住请大人落。”在他话的功夫已经有两护卫压者一个粗布男子进入。奇怪的是那青年男子身上并没有任何灵气波动竟与普通人无疑被护卫抓来早已经吓得两腿直打哆嗦。

    进入屋中两个护卫一把将那男子推跪在地上后者跪下后马上抬头喊冤枉道:“大人的冤枉啊!我连蚩火教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是蚩火教地教徒呢?还请大人明查啊!”

    “还真和画像一模一样呢。”6千真喃喃一句后马上转移话题道:“王爷他自己不是蚩火教的人还请我们明查。是否让老朽见识一下王爷高明地破案手段呢?”

    “这还用什么手段?”张天涯随口道:“把袖子撕下来一看不就知道了。”后者会意的对两个护卫了头。

    “嘶!”站在那青年右变地护卫马上一把将那青年的袖子撕掉露出了他光华的手臂别是九黎族的猛虎图形他的胳膊上干净得连个子都没有。

    “看来是6老将军的那个衙役看错了呢。既然弄错了赔了衣服钱后就放人吧。”见到预期的结果张天涯随口这样道。

    “放人?”6千真马上摇头道:“没有猛虎图形也不能证明他不是蚩火教的人啊。”

    “你们怀疑他是蚩火教地人不就是凭那个猛虎图形吗?既然他没有还有什么证据指正他吗?没有的话为什么不放人?”张天涯这个时候都有些糊涂了这个不折不扣地老油条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笨呢?

    “可是我们皇城护卫做事一向都是宁可错杀不能放过的啊?”

    “那也不能错杀良民!”在一旁忍了好半天的精卫终于开口了。

    “老臣遵命!按照精卫公主的吩咐赔钱放人。”张天涯这时候终于明白了这个老油条的目的感情他是一直等着精卫这句话呢。如此一来如果真放了蚩火教的人他也没有任何责任。老油条就是老油条不服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