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无根雁踏

第二百八十四章 无根雁踏

    开护卫府后张天涯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并不酸华不仅感叹了一句:“人老成精这句话用在6千真身上在合适不过了。之前白虎侯还总他为人梗直想必是很多年没见过他了吧?”

    精卫深以为然的了头转移话题问道:“他是凶手吗?哦应该是他刚才露出了让你有所怀疑的破绽吗?”

    “没有。”张天涯摇头道:“这个老家伙圆滑得很话更是滴水不漏。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他是绝对不会扮成监义起杀孟雷而又被孟雷所知的。因为他这样的老狐狸如果想杀孟雷的话一定可以想到更好更不易被我想到的方法来。而不是让监义那个并不怎么会撒谎的人知道他杀了人。”

    “哦!”精卫马上接道:“我们之所以来试探他就是因为他和监义的关系。现在已经排除了他利用两人的关系杀人嫁祸监义的可能性而且他在方才的接触中又没有露出其他让我们怀疑的地方来。也就是在有其他对他不利的证据之前他的嫌疑可以排除了。”

    “学得这么快?”张天涯不禁一笑道:“看来再和我一起办几次案子你肯定能成为天下第一女性办案高手。上党再有什么案子出现我也不用跑辛苦的跑来跑去了。”

    “那是当然!”听到张天涯地夸奖。精卫马上飘了起来一扬脖子道:“所以本公主决定一定要跟你多学习学习不光是办案方面还有军事方面和治理国家方面。所以我跟定你了不要找借口甩掉我哦!”

    “臣不敢!”张天涯也半开玩笑的对精卫行了一礼随后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是先送你回宫吧。你回去后早休息。有些问题我明天亲自请教炎帝一面遗漏了什么细节。”

    “不用这么早吧?”精卫提出异议道:“现在距离睡觉还有些时间爹爹不是让你尽快破案吗?我们为什么不乘此机会再到其他地方多了解了解情况?”

    摇了摇头张天涯笑道:“再教你一。有的时候思考也是很重要的。今天查到的东西里有不少都是我现在还解释不了的回去之后要好好的琢磨一下。所以我才想先把你送会帝宫殿之后回去自己静静的想想。”

    精卫虽然有些意犹未尽但还是依了张天涯地吩咐不甘心的头道:“那好吧……”

    ……

    “雷雅?你什么时候来的?”张天涯一回到王府就见到雷雅正在院内练剑同时在大门附近还有两个身着神农国官服的男子。可能是因为有外人在雷雅所练的只是一些剑法中的基本招式。虽然她练地只是劈、挑、刺、扫等基本招式。却也十分专心仿佛是在练习什么绝世剑法一般。

    “王爷。你回来了!”见到张天涯归来雷雅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喜色。虽然一闪即逝。却也明了张天涯在她心里已经占据了一定的地位。

    迎了上来对张天涯行了一礼后雷雅才开口解释道:“万寿到上党的传送镇早已经修好了我这次奉命来为王爷做向导自然要随时伺候王爷左右。所以雷雅自作主张来上党寻王爷望王爷不要怪罪。”

    张天涯头表示明白后又看了另外两人一眼。对雷雅问道:“他们是?”

    另外两人一直等在一旁见张天涯与雷雅话。知趣的并没有上前打扰。现在见张天涯问起自己忙对张天涯行礼道:“的赤十二(赤十三)见过王爷!是炎帝派我们来协助王爷办案的。如果王爷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这个两个人竟以数字为名不禁让张天涯想起了黑帝派来掳走丁香的黑风五卫来。用天眼扫视了一下两人的修为竟都是仙级初期。以排名来看修为要更高一些。张天涯当然不会因为认为炎帝的势力比黑帝强出许多应该是两国地编制不一样的原因才是。

    炎帝还真知道体恤下属呢张天涯正为缺乏可调动地人手而愁马上就有两个得力干将出现在自己面前。

    了头张天涯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麻烦两为帮我调查一下孟雷和监义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恩如果没有什么秘密的事情正常地情况我也想知道一下。青龙、白虎二侯军务繁忙我从他们口中也无法得到具体的消息。”

    “需要秘密进行调查吗?”听张天涯吩咐完赤十二马上开口问道。

    “无所谓。”张天涯摇头道:“随便你们觉得怎么更方便都可以只要不是调动部队大规模检查就没关系。明天早朝后我要去见炎帝。在那之前我想知道你们调查的结果。”

    “赤十二(赤十三)遵命!”完马上掉头离开办事去也。

    “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两人刚走就见凌飞从堂内走了出来抱怨道:“师兄随你一起来上党不过是希望能帮上你一些忙。你这子可到好领着精卫公主调查了一天却把我这个师兄扔在家里不管让师兄我好伤心啊!”

    张天涯知道凌飞是开玩笑但还是马上解释道:“这也不能全怨我啊!我们今天是去调查又不是去打架加上上党师兄又不熟我才到找精卫帮忙的。师兄你也先别忙着伤心了我们一起进入谈论一下案情吧师弟我还有几件事想不明白。雷雅……”

    听到张天涯叫自己雷雅马上上前问道:“王爷有什么吩咐?”

    张天涯本想叫她早休息。但想到共工之前和他分析雷雅修为上的致命缺马上改变了主意道:“你也一起来吧。”要让她体会到情感先要多勾通多接触。这次讨论就是个一个很好的机会。

    待张天涯把今天调查的全部经过叙述一遍后凌飞思索了一以摇头道:“没有头绪一头绪都没有.

    I[监义杀他的可能性又微乎其微我真是想不出什么问题来了。你见过了当时的那些旁证有没有可能是孟雷身边的人干的?”

    张天涯摇头道:“当晚在场的人除了孟章之外根本没有人有这个本事。就如师兄所这个案子比起无论幽都百尸案还是卦台案血妖案都要简单得多。可是就因为太简单了让人一时无法找出头绪来。哎……”

    凌飞见张天涯叹气的样子马上出言语安慰道:“师弟你也不要泄气。当初的卦台血妖案起初不也是茫然没有一头绪吗?当初你就凭借这血妖自爆时所留下的一块碎肉找出了线索的。今天你不是也现了一个坛子吗?拿来研究研究也许会有什么收获也不定呢。”

    “师兄不我差忘了。”张天涯马上取出了那个坛子以及红绸和封泥来交于凌飞道:“这些东西我也研究了好一会可是却不知道到底和本案有什么关系。师兄见多识广不知能否看出这个坛子的来历?”

    凌飞接过三样东西反复看了看那坛子和红绸摇了摇头道:“这个坛子的造型虽然精巧别致却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这个造型的坛子在整个神州都很普遍。而块个红绸就更不用了。我只能确定它地价值不低普通百姓肯定不会舍得用它来封坛子。”

    凌飞所的这些张天涯自然也知道。他本就没抱有太大希望不过是以姑且一试的态度让凌飞看看的得到这个答案也没有态度的失望。又见凌飞拿过那装有封泥的瓶子倒出一块封泥看了半天。再次无奈的冲张天涯摇了摇头。

    “王爷。”这时雷雅突然开口道:“那块封泥雷雅觉得有些眼熟可否让我看看仔细看看?”

    “当然可以!”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阴张天涯本打算让见识比自己多的凌飞看看却没想到雷雅居然认识这封泥。忙从凌飞手中接回了装封泥地瓶。转交给雷雅期待着她的结论。

    “雁踏沙!没错这肯定是雁踏沙!”见张天涯和凌飞二人询问的眼神雷雅马上继续道:“雁踏沙只有渭水上游的一短河道才有而那里的鱼儿也是整个渭水中最多的地方常年有大群地大雁觅食两边河床上的赤色泥土踏满了大雁的足迹因此得名雁踏沙。而这种泥土有净化和过滤的特殊功效所以才能招来成群的鱼儿和大雁。在有熊国这雁踏沙是封泥中的极品。仅次于二公子送给王爷的一百坛不周天酿所用的封泥‘无根土’。还有有熊第二泥之称。”

    “你的意思是。”张天涯马上抓住了事情的重对雷雅追问道:“这泥是出自有熊国?”

    “是地王爷。”雷雅回答得更是干脆:“据雷雅所知道。这雁踏沙在整个神州也只有渭水上游的那一段地区才能找得到。”

    凌飞听了则回味一下。喃喃道:“无根土、雁踏沙……呵呵这两个名字起地还真是幽雅呢。雷雅姑娘你刚才的无根土又有什么渊源听这名字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地不成?”

    凌飞的后半句本来只是开个玩笑雷雅却很认真的回答道:“是的侯爷。无根土是就是在每逢大风之即被风从山吹落的尘土。但想收集的话。必须要在这些尘土落地之前派出懂得御风只人。才能收集到。尘土一旦落地就变成了凡土没有一价值了。在有熊国也只有最喜欢酒的应龙王爷才会派人不断收集。”

    而此刻的张天涯可没心情关心什么无根土还有有根土地。他此刻已经陷入了思考之中在孟雷身上怎么会出现有熊国的东西?而这个雁踏沙地出现又代表了什么?这个坛子和雁踏沙与孟雷的死是否有着什么直接或间接的关联?新出现的这一系列的问题还是让张天涯百思不得其解……

    凌飞见张天涯陷入了思考又感觉这样的气愤有些尴尬便用传音之法继续向雷雅询问起了其他关于封泥方面的知识。后者虽然不喜多言却对凌飞并不反感一问一答全当是在回答上级的询问。

    雷雅这样几乎没有任何情绪的态度让凌飞问了几句后也性质索然起来。一时间整间屋子陷入了一片沉没。

    这样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赤十二去而付反。张天涯这才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对一脚刚迈入房门的赤十二问道:“这么快就调查清楚了?你们的办事效率也未免太快了一吧?”

    对张天涯行了一礼赤十二道:“其实我们只是经过了一初步的调查得知监义在最近半年内除了每天勤于练功外每隔几天都要去城南的不夜楼找一个叫梅的姑娘谈上几个时辰。而早从一年前开始孟雷就与那姑娘相识了而且也经常去捧她的场。我和赤十三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向王爷报告一下以免耽误断案的时间。所以就由我来向王爷报告而赤十三还在继续调查中。”

    “哦。”张天涯表示明白的了头道:“这个证据对监兄很不利呢看来明天见过炎帝后有必要去见见这个让监兄和孟雷都另眼相看的女子呢。”

    “恕我多问一句。”听了张天涯的话赤十二马上问道:“王爷打算明察还是暗访?”

    “当然是暗访了。”张天涯得理直气壮随后现包括赤十二在内的三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不仅皱眉头问道:“又什么不对吗?”

    凌飞听了笑骂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和我们装纯洁啊?你听过妓院有白天开张的吗?你白天去怎么暗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