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居然是她!

第二百八十五章 居然是她!

    了笑骂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和我们装纯洁啊?妓院有白天开张的吗?你白天去怎么暗访?”

    “哦呵呵。刚才还满脑子的雁踏沙竟没想到这些。赤十三这个时候来报告应该就是这个原因。现在刚刚入夜正是暗坊青楼的黄金时间。师兄别师弟不讲义气一起去吧师弟我请你逛窑子如何?!”

    “去死!”凌飞没好气的道:“调查案子这么严肃的事情也能被你得如此庸俗不堪。想我凌飞这样的人中豪杰居然有你这种师弟当外人的面别我认识你!”

    “切!现在谁不知道我们是师兄弟我不别人也知道。”随口鄙视了凌飞一句后转对雷雅问道:“雷雅要换上男装去一起凑凑热闹吗?”

    “这是命令吗?”

    “厄你不想去的话就早休息好了。”

    ……

    不夜楼果然不愧‘不夜’之名位于城南一条主街道的中心又背依五谷湖不管是街道附近的行人还是前来游湖的游客都可以从不同角度看到不夜楼的金色牌匾。而且此楼的风水亦是极好朝阳抱水竟是一副招财进宝的青龙吞水局。

    华灯初上张天涯与凌飞两师兄弟已乔装来到不夜城市不远的主要街处。张天涯戴方巾。一身上等面料制成地公子长衫。“啪!”的一声打开刚刚从炼妖壶里翻出来已经尘封两年之久的秋风扇对一旁游侠打扮的凌飞道:“师兄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不用那么看着我我也只在幽都的时候和你一起去过一次万香楼而已。不过我们这次是暗访一会进入的时候。要尽量装得老成一些。”

    “那是当然。不知道这个梅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显然凌飞也对这个梅有些兴趣一边与张天涯继续向不夜楼走去继续道:“能让监义和孟雷两个侯爵子弟同时心动而且监义他们都是每隔一段时间才一次显然也不是被她的美色所迷惑。此刻我地心中。也充满了好奇呢。”

    “吆!两位公子里面请桃红和春花可天天盼你们能再来呢?”一个风韵尤存的老鸨一见张天涯和凌飞衣着华丽马上热情的上前招呼二人。至于她口中的桃红和春花不过是随口杜撰出来和二人套近乎用的。

    可是他这么一却把从来没有这方面经历的张天涯和凌飞弄得莫名其妙。他们虽然身份显赫却对这个高级娱乐场所并不熟悉哪里知道这个?互相看了一眼张天涯不禁提醒道:“我们是第一次来而且是慕梅姑娘之名而来。麻烦大姐帮帮忙。”着打赏了十个仙石币。

    凌飞在一旁补充道:“这位张兄地一大缺就是有钱。你千万不要怠慢了哦。”虽然是来暗访但凌飞还是没忘阴上张天涯一记。

    想阴我?切!张天涯心里对凌飞大肆鄙视了一下。又取出一个不的钱袋在老鸨面前晃了荒道:“这位师公子得不错。可确实不缺黄白之物。不过我这次前来却是为了主要招待师兄只要你让他满意这个就是你的。”着随手把钱袋丢给老鸨。

    执行方案一:拿钱砸。做妓院这等买卖的没有一个不是惟利是图的只要你有足够的钱想怎么样都可以。虽然来这里的也多是有钱人家的败家子在见梅的事情上未必可以钱到渠成。但起码也可以和那些公子哥站在头一起跑线上。

    果然。接过钱后老鸨乐得一双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马上把钱收了起来生怕张天涯反悔似的。这才对两人道:“上党地人全知道梅那孩子性格比较倔强除非她自己看中之人才肯见的。”

    这种嘘头在电视了见多了张天涯到是有些不屑。随口问道:“那要怎么样才能让她看中呢?何况他没见过我们又怎么知道看不看得中。钱我已经给了你却给我这么一个答案不是拿我们好欺负吧?!”着狠狠地瞪了老鸨一眼后者马上被他凌厉的眼神吓得打了一个机灵。

    方案二:软硬兼施。

    “张公子不要生气。听我漫漫……”老鸨一惊下马上安抚道:“我们这里地规矩是只有来此寻欢十次者才可以隔帘与听梅弹上一曲。在这期间如果有人被梅看中才会单独与之见上一面聊聊天。”

    “听起来还真挺不容易的呢。”张天涯又问道:“那我刚才给你的钱够不够我们两个人寻欢十次的?”

    想起怀里一大笔财产老鸨马上眉开眼笑道:“够!够!太够了!”

    “那就快帮我们安排一下吧隔帘一见也可以就算不能一睹梅姑娘的风采也是我们自己的美丽不够钱还是你的。”张天涯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和这个老鸨废话了。

    “那个大爷啊!”一听让他去安排老鸨马上面露难色道:“梅只有每天酉时才肯出来见客现在距离酉时还有一个时辰。要不我先安排其他几位姑娘陪陪二位大爷等酉时到了我自会去通知你们的。”

    毛病还不少。张天涯不满地随口:“我就不用了给我们安排一个环境好一的单间上果盘清茶就好。而这为师兄……”一旁地凌飞听张天涯的语风不对忙插嘴道:“我也不用了我们自己等着就好!”

    “两位请随我来。”一边在前面带路老鸨想到凌飞刚才插话时有些惊慌的神色不禁开始怀疑这两位“公子”是否真的是来逛妓院的。除了监公子之外她还没见过这么清高的人呢。但这些话她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绝对不会和钱过不去的。

    将两人安排在一个窗对五谷湖的单间内老鸨知道两人不屑和她多谈便知趣的转身离开了。

    见老鸨一走张天涯转对凌飞抱怨道:“师兄刚才我还没完怎么就一口。让老鸨给你找两个姑娘来我也好顺便问问监义I不是?”

    凌飞马上回瞪了张天涯一眼道:“那你为什么不找姑娘陪你自己?那样问起事情来不是更方便吗?”

    “那是因为哈……”见凌飞有些动气张天涯忙大了个哈哈表情也马上恢复严肃道:“先不谈这个了。师兄这里的气氛还真是不让人喜欢呢。看刚才的样子监兄也应该不会来这种地方才是。至于孟雷那子我就不敢保证了。”

    微微摇了摇头凌飞道:“在见到梅之前我还不好下什么定论。赤十二的汇报中不是他每次都是专门来见梅的吗?也许梅有足够的魅力可以让他不在乎这样的环境也不定。不过还有一个时辰我们怎么打时间?”

    张天涯随手从炼妖怪壶中取出一本书道:“师兄如果无聊的话就看看书打时间吧。我也乘这会工夫好好思考一下案情。雁踏沙的到底和孟雷的死有什么关系?如果没有这只是巧合的话孟雷的死因又是什么呢?……”喃喃自语中张天涯再次陷入了思考。

    凌飞也知道这会最好不要打扰了索性拿过张天涯方才交给他的书翻看了起来。这时来送果盘、茶的龟奴敲门进入凌飞也只示意他不要话把东西放下马上走人。后者虽然也很疑惑。但还是依言照办了。

    离开房间后那龟奴马上找到老鸨道:“兰字房地两个客人怎么这么奇怪?来这里不找姑娘反而一个看书一个呆真把我们这里当成书院了吗?要不要我带几个人请他们离开?”

    “你敢!”一听龟奴居然想赶走自己迎进来的财神爷老鸨马上怒道:“你是干什么的你自己不知道吗?做好你的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你管他们呆还是看书?只要人家给够了钱。就算拿这里当酒店我们也要嗣后着!”

    臭骂了一顿打算和钱过不去的龟奴后老鸨才分析道:“他们出手大方的很又是冲着梅而来的想必是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吧?”软硬兼施地打走龟奴后老鸨也开始反起了嘀咕:“这么来。他们还真有奇怪。难道我们已经暴露了吗?不行!我必须马上去报告梅姑娘。”自言自语中快步向后院走去。

    ……

    “难道是他!”在反复思考许久后张天涯猛然抬起头来对已经放下书的凌飞分析道:“如果那个来自有熊国的坛子是一个误会而监义替某人罪是另一个误会的话。排除这两个混乱的线索就只有一个人有作案条件了!也只有一个人或许有办法让练功出现一岔子的孟雷问题由变大最终导致走火入魔而死!”

    凌飞马上明白了张天涯得是谁忙加以核实道:“你地是青龙侯府的楚大夫?确定吗?”

    “不!”张天涯马上摇头道:“现在还只是一个可能性最大的假设。我一直觉得他很奇怪。但又想不明白到底奇怪在哪里。我觉得明天我见过炎帝后我有必要再去一趟青龙侯府。了解一些事情一个被尘封了几年的真相。”

    “当当当……”凌飞刚想继续追问。听到敲门声响起只能放弃追问。

    虽然从脚步声已经听出来的人就是先前招呼自己的老鸨。但为了不暴露身份张天涯还是很配合的问了一句:“谁啊?”

    老鸨推门而入一脸暧昧的笑容道:“是我。两位公子梅姑娘马上就要在偏厅隔帘见客了奴家是专门来通知二位的请随我来。”比起之前。废话到是少了不少。

    跟着老鸨来到不远的一个距离他们方才休息地地方不远。而且更为幽雅单间内。张天涯现这里早已经有十几个年龄不一的男人在焦急地等候。而纱帘后面可以看到一个茶几和一张空椅子梅还没有到。

    再次打赏了一下老鸨后张天涯与凌飞找到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其他地客人见气度不凡知道自己又多了两个有力的竞争对手。眼神中不免流露出一些敌意来有见他们居然知趣的没有向前凑而是找了一个并不显眼的边坐也就没有再留意他们一个个紧盯着纱帘生怕错过了梅出场时的惊鸿一瞥似的。

    见此情景张天涯低声对一旁的凌飞道:“尤抱琵琶半遮面。用青纱围帘造成这种若隐若现的效果来。这个梅居然能想出这种办法来调男人地胃口确是有意思。看这些白痴垂涎欲滴的样子就知道这个青纱为了很不一般了。”

    “恩!”凌飞深以为然地了头道:“这是利用了人们的好奇心和他们自己的想象力来完美自己的形象果然很高明。师……厄张兄我突然想到这个层青纱如果用在战场上的话是否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师兄高见!”张天涯听了眼前一亮道:“不但如此这个青纱的理论我想也可以融入剑法当中我的想法是这样的……”三句话不离本行就在其他客人都期待着一睹佳人风采的时候我们的青天剑仙和五行仙将已经开始“秘密”的进行起了关于兵法和剑法的讨论来查忘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梅姑娘出来了!”不知道那个没素质的客人将两人的讨论打断。

    二人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意犹未尽的停止了讨论。转头望去只见一个淡红色的身影从另一个侧门挪莲步而出手中还抱这一把梧桐。由于有青纱遮挡视线并看不清这女子的相貌到底如何。

    张天涯可没心情欣赏这种朦胧美右手一抹天眼后却差惊呼出声来。这个梅——居——然——会——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