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扇扬威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扇扬威

    女人不简单。”凌飞虽然没有使用神通查看帘后I貌却也感觉到对方身上的灵气波动很强至少是仙级高手。于是用传音的方法出言提醒张天涯心。

    而张天涯的回答更问肯定了头低声道:“是方虹。”他故意没有过分的约束声音只是将音量压低。这样的声音其他的客人不可能听得到但却绝对瞒不过方虹的耳朵。

    奇怪的是方虹听张天涯唤出了她的名字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转头向张天涯的方向看了一眼。坐下后方虹开口道:“各位应该等候多时了吧?梅出来迟了还请大家不要怪罪。”话间隔帘向众人头行了一礼。

    “梅姑娘太客气了。你肯出来见我们这些凡人就已经是我们莫大的荣幸了。还哪里敢怪罪梅姑娘?”话的是一个青年武者看装束应在军中任职。他这一开头引起了在场客人的一阵附和之声听得帘后方虹眼中也不禁露出了厌恶之色。

    张天涯见了不屑的一笑道:“师兄知道什么叫贱人吗?这就是。”

    方虹脸上的厌恶之色一闪而过继续开口道:“为了表示歉意梅着就为大家弹上一曲……”着已经拨动了琴弦开始演奏了起来。

    方虹的琵琶声一响起屋里马上静了下来。之前还奉承个不停地宾客们一下子全部安静了下来谁也不愿意错过这一听仙乐的机会。如果现在谁大声在此喧哗肯定会成为众人的公敌围而灭之。

    曲调委婉惆怅让人听了不禁感到其中几分心酸。连琴曰大家张天涯听了我暗自头。方虹的声中充满了哀怨不知情的人。定会以为是她对自己沦落红尘的自怜。而知道她身份的张天涯却是另有想法。曲由心生是不可能做作出来的。方虹既然能弹出这样地曲子自然明她心中也确有不足与外人道的凄苦。看来在蚩火教主这个坚强的躯壳下也有女性的多愁善感一面。

    ……

    曲毕方虹开口询问道:“梅学艺不精。在此献丑了。如果有不足之处还请各位多加指。”

    “翡翠有暇美中不足。”在一众宾客刚要再次奉承几句的时候一个声音却突然出了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话来。能出这样话地人当然就只有青天剑仙张天涯了。

    方虹知道张天涯既然来此肯定不会是为了寻欢作乐而是为了孟雷的案子追查暗访至此的。而为了能和“梅”单独相见有机会进行试探一定会在关键的时候语出惊人的。所以对于张天涯的评价。也没有十分在意但还是装出很有兴趣的样子问道:“哦?不知这位公子所的瑕疵。所指的是什么?”

    这时其他客人都冷眼旁观等着看张天涯回答不上方虹的问话。出丑人前地样子。因为在前段时间也有一个为了能语出惊人能让梅另眼相看的公子哥对她地曲子品头论足结果得驴唇不对马最闹出了一个笑话。

    同样的事情当然不会生在张天涯地身上。听方虹如此一问先是“啪!”的一声合上了秋风扇。起身道:“正所谓曲由心生梅姑娘以情入曲。却是难得佳作。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你此刻的心里的是疑惑多过曲之本身所渗透出的幽怨心情上的不协调导致无法挥出曲中真谛!呵呵这也只是可一家之谈如果梅姑娘觉得不对就当我什么也没过好了。”

    “公子高见梅受教了。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可否愿意与梅单独谈一会心教导一下梅曲中真谛呢?”她这几句话到不是做作了而对张天涯的眼光见识也重新做出了估计。此话一出帘外地客人们纷纷开始议论了起来。其中最多的是关于张天涯身份地猜测和对他“胡言乱语”的不屑。虽然都很想教训张天涯几句却又怕惹佳人不悦只能低声诽谤愤而怒视。

    将众人不友善的眼神直接无视掉后张天涯抱了抱拳道:“可姓张名青有佳人相邀当然荣幸之至。不过可是和朋友一起来的实在不好扔下他就是这位师飞师少侠不知梅姑娘可否与我二人共同一见?”

    “哼!”未等方虹答话之前对方虹奉承最多的那个军人便装打扮的青年马上起身对张天涯怒道:“梅姑娘想见你是给你面子。你居然还提出如此无理要求简直就是得寸进尺!”

    张天涯见了不屑的冷笑一声马上反驳道:“放眼神州大地只有我神农国的军需供应是最完善从来没有任何短缺之处。然尔竟不思进取以上报天恩堂而皇之的穿着军中便服留连此风月之所与人争风吃醋在此大放阙词。我到是想问问你神农**法三章六十七条的内容是什么你可记得?”

    “你是怎么知道的?”那青年军官被张天涯一顿训斥一时间无言以对茫然片刻后才提起精神反驳道:“你既然对军法如此了解也一定是一个军人了。既然都是军人为什么你能来而我却不能来?”得像是挺有气势实际却已经被张天涯逼得从主动进攻变为被动的防守了。

    张天涯早在训他的时候就想到他会这么反问。淡然一笑继续反问道:“谁告诉你我是军人了?你是看我穿军服了还是看到我的军历档案了?至于我为什么对军法如此熟悉这个问题似乎我没必要向你解释吧?”

    “你……”那青年军官见不过张天涯马上话锋一转道:“好!我不和你呈口舌之利。不如我们比上一局如何如果你输了马上向梅姑娘认错。还有今后见到我要主动避开也不许在其他人面前提起我。”

    “你已经输了。”张天涯语出惊人道:“你的心已经乱了。否则也不会想接挑战我来封我之口以免暴露你来此寻欢之举。试问一个心乱之人怎么能

    帘后的方虹见两人要动手把本来要出口的话去静静坐在椅子上一幅看好戏的姿态。

    “你怕了吗?”那青年军人心知张天涯言事实。但更清楚今天的事情如果被张天涯在外大肆渲染一下自己的仕途恐怕就完了。所以这一战已经是箭在弦上他此刻已经开始后悔人家梅本人都没什么自己跟着起什么哄?而刚才还和自己同仇敌忾的其他客人现在一个个也全等着看自己的笑话。除非能在比试上挫一挫这个张青的锐气否则自己今天岂非颜面扫地?在仕途和颜面的双重压力下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张天涯叫板。

    “可以。”张天涯坦然应战道:“我甚至可以答应你不管输赢都不会对你今天的事情对外吐露。不过你输了的话马上给我滚蛋!”

    “好!”听到张天涯的保证那军官喜出望外马上从腰带中拔出一把软剑来随手一抖声音还算不错。

    “请等一下!”见两人就要动手方虹忙叫停道:“两位公子且慢动手可否听梅一言?”

    “梅姑娘请讲。”话的是那青年军人完看向张天涯。后者也表态道:“洗耳恭听!”

    “呵呵。”方虹先是一真娇笑这笑声居然是参杂了一些内力的媚术音波。她这种计量。早在三年前张天涯就可以免疫了如今自是更不会放在眼里。不过其他客人除凌飞外个个被迷地神魂颠倒。恐怕现在方虹要他们马上自杀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照办。

    张天涯听了略微感觉意外。马上联想到监义和孟雷是否也是被她的媚术所迷惑的?不过这个想法马上被他排除了。孟雷到不好不过监义是心志坚强之辈。断然不会被他的媚术所控的。那监义为什么还要常来呢?

    不理张天涯如何猜想方虹一笑过后继续道:“两位公子既然有如此兴致梅自然不敢扫二位的兴。不过这屋子也是梅花了不少心思设计的。所以希望两位在比试过程中尽量不要损坏屋内之物。不知梅这一地要求。两位公子能否满足呢?”

    “这个自然。”张天涯很有自信的答道:“只要我们二人中任何一人在比斗过程中破坏屋内的任何一物就算做我输好了。”原本他还不想太过张扬不过既然对方是方虹的话也就没有任何低调的必要了。

    “休得猖狂看剑!”虽然这么但那年轻的军官却没有反驳张天涯这个明显没把他放在眼里地提议。话间软剑刺出同时的功力的刺激下剑尖不停的进行这有规律的颤抖。出“嘶嘶”细响如蛇吐信。他这一剑下用足了十成力道。只要张天涯不能将他的这招完全挡住被余威伤到屋内其他事物。按照之前张天涯所就要马上认输道歉。

    张天涯见他如此心道这个家伙到也不是一个莽夫为了胜利可以使用一些手段还算是一个人才。因为在战场上胜负要远比道义、体面来得重要得多。可惜现在年轻气胜稍加磨练的话。也是个不错的将才。

    生出了惜才之心张天涯放弃了本想给他留下一暗伤的注意。左脚向后退了半步“噗”的一声秋风扇再次打开随手一翻放好压在对方地剑锋这上功力含而不吐依然是一幅防御的姿态。

    张天涯此举却是有违常理地事情。因为软剑这种兵器以诡变为主可以是利攻不利守。凡使此兵器的高手攻击上定如水银泄地极尽变化之能。如是武功相若之人只能选择以攻对攻一途如一味防守便等于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败阵只是时间地问题。

    而这个青年军人使得是家中前辈观蛇而领悟之剑术在攻击上更是诡异难当。心里暗骂张天涯招死的同时手腕一震软剑马上向两边滑开欲饶多秋风扇直攻张天涯本人。

    他的战术很好剑法也算不错。但可惜他选择错了对手遇到的是用剑的祖宗名震神州的青天剑仙!在张天涯眼里他的这些所谓的变化与儿嬉戏并无太大差别。右手一握秋风扇“啪!”得一声再次合上而这个看似简单地过程中却以秋风擅自的十三根扇骨不断地敲打软剑剑尖封锁住了对方的所有后招变化。

    那青年军官只觉得自己的自己的软剑仿佛变成了一只钻进钢管中的毒蛇不但进退不得更无法变化剑招。其中的郁闷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一扇封住对方所有变化后张天涯由守转攻击秋风扇向上一翻敲向对方握剑的右手。这一扇虽然看似简单但其后招变化却连正在和他过招的青年军官也能看出几分。但强如凌飞、方虹者也只能看到的比他更多一些而已就好象隔了一层青纱只能观其轮廓却无法详查。

    此招一出方虹不禁瞳孔略一收缩。张天涯现下的剑法她几天前已经领教过了。但却没想到他连扇子也用得如此出神入化。暗自比较一下更是惊讶的现就算张天涯放弃最强的剑法以这折扇与她比试也有九成的机会可以胜她。一向自命资质不俗的她这次算是被张天涯给恨恨的打击一下。郁闷之余已经把张天涯列入了怪物之列并决定以后在任何方面都放弃与张天涯进行比较。

    早已习惯了张天涯表现的凌飞却也不禁有些惊讶。因为张天涯现在所用的正是之前两人所讨论的青纱理论。他还在琢磨如何将这理论在战争中合理运用的时候张天涯居然已经将之以扇子的形式使将了出来而且并不显生涩。更重要的是张天涯现在手中的武器并不是他赖以成名的剑而是他几乎没碰过几次的扇子!如此变态的资质着实叫人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