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八十八章 相依为命

第二百八十八章 相依为命

    前我也和你的观一样。”凌飞也跟着分析道:I个‘梅’的真实身份后我到是觉得以她的立场也不是没有杀孟雷的动机。”

    “不可能!”张天涯听了凌飞的分析马上摇头道:“接触过她几次你就会现她这个人精明的很。之前几次在我手下吃亏也是运气的原因。她就算想除掉一个神农国未来的新鲜血液也一定会选择监义而不是孟雷那个破坏多过建设的家伙。”

    听了张天涯的分析凌飞眉头深锁着再次摇头道:“话是这么没错。不过我也记得你和我过监义的弟弟监仁之死。那次就是蚩火教为了引起监兵和南明朱雀之间的关系这次她有没有可能故计重施嫁祸挑拨?”

    “这个可能也不是没有。”张天涯终于对凌飞的话认真了起来随后解释道:“不过这次那那次在街上不同监义不过是在街上打伤了孟雷而孟雷的死更像是走火入魔所至如果是栽赃的话证据未免不足手法也太多拙劣了一。还有另一不好解释如果是蚩火教栽赃狠蚩火教入骨的监义为什么要任罪?所以现在只能保持他们的疑却不用花太多的精力乱了主次。”

    “呵呵……”认同了张天涯的观后凌飞转而对张天涯调笑道:“你这么极力为方虹辩护。不会是有什么个人地原因吧?想想也是一个神王级高手最心爱的女人居然主动提出献身于自己那是多大的面子啊!换了是我也未必把持的住呢。”

    虽然知道凌飞只是胡邹取笑张天涯还是马上解释并反击道:“拜托!刚才的情形你都已经看到了好不好?我们不过是互相试探而已而且从之前的琴声中你应该可以听出她的心里还是爱着蚩尤的。比起我们。某些偷吃之后连嘴都不干净地人还有心情取笑本剑仙?鄙视你!”

    “我什么时候偷吃了……”刚要反驳凌飞现张天涯正好笑的看着他的嘴角忙用手一擦才现果然有一些糕的残渣在不经意间留了下来。尴尬的一笑后突然难道:“好你个子。连师兄也敢消遣看招阴魂绝代!”

    “五行挪移我闪!”打闹中两人回到了府邸度过了一个还算安稳的夜晚。张天涯也终于有时间对日前和共工激战所消耗地元气进行了一些补充。却现经过一日一夜激战自己的修为居然整体上提升了一个层次。除了招式境界上的领悟外连体内的五行液体能量和剑心。也都较之前更凝结、精纯了许多。想来现在在能量上比起凌飞也相差不远了。再加上在招式上的优势。如果和凌飞一战即使胜不了。也可保不败。

    天边刚露鱼肚白张天涯收功起身开窗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顿时觉得浑身上下舒畅无比不禁喃喃自语道:“真是一个好天气啊!不过距离早饭还有一段时间见炎帝更要等到早朝之后现在做什么好呢?”

    “当然是继续琢磨你的案情了!”曳影的声音毫无先兆的突然出现着实下了张天涯一跳。原本憧憬朝阳的心情。也被这一声冲得烟消云散了。不仅抱怨道:“拜托老乡你话前先打声招呼好不好?吓了我一跳。”

    “切!那我怎么没见你跳起来?”曳影很不负责任地反驳道:“而且不话。怎么和你打招呼?难道先干扰一下你的内息那恐怕就不是吓一跳这么简单了吧?”

    张天涯多次承蒙曳影地招呼更被其救过性命。在吵架方面也自然不会太过卖力被他一反驳马上投降道:“的也是。不过老乡我可从来都不记得你对我破案有多大兴趣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关心了起来难道你也看上方虹了?”

    “不!”曳影马上否定道:“我到是看上了精卫、丁香和白玉三个姑娘。所以决定了明天几以鸿钧地身份分别向青帝、炎帝和女娲下求婚帖。你的文采比较好帮我想想具体的内容吧?”对于张天涯的取笑曳影马上进行了半威胁式的反击。

    张天涯知道曳影在开玩笑不动声色的随口问了一句:“我们是朋友吗?”

    “不是!”曳影回答得更是干脆并补充道:“但我们是兄弟!记得前世看过一部电影里过‘朋友是用来出卖’。所以我是绝对不会出卖你的不过同样我也不用遵守‘朋友妻不可欺’的君子原则。哼!想用话套出我你还嫩!”

    “兄弟妻你就不客气吗?”张天涯失笑道:“看来还真是我交友不慎啊!不过你也不要得意地太早我和精卫、丁香的感情是坚不可摧地。我们之间爱的力量已经越了你的法力。最强大的力量永远都来自爱!”着张天涯还敞开双臂闭目感受着迎面吹来的清风作出一幅博爱状。

    “你个漫画看多了的家伙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有自恋的倾向?”

    “没有!”

    争吵了几句后曳影终于转移话题道:“不和你扯淡了还是关于破案的事情吧。其实我对案情并不关心在看你破案的时候也全当自己在看《少年包青天》的洪荒版所以没有去推算谁是凶手。因为知道结果的话看起来乐趣就会失去很多。而这次催你思考案情却是另有原因。”

    “能让鸿钧老祖感兴趣的原因我还是真好奇呢。”收回双臂扶在窗沿山一边看着天边的白云张天涯继续用心神对曳影道。

    “当然是因为修炼方面的问题。”顿了一下曳影才终于继续道:“其实我也有自己的私心在里面。你不但是我的老乡还是另一半造化玉蝶的主人。我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我所能了解的最高层次。想要找到新的努力目标就只能依靠你的另一半造化玉蝶了。”

    “早啊

    天涯一听马上很丈义的答道:“只要争得蝶舞本人我没任何意见想借用多久都没问题!”承蒙曳影多次照顾张天涯不是一个望恩之人听他有需要帮助马上一口答应了下来。

    “你到是大气。”曳影听了不禁苦笑道:“不过这不是你和蝶舞答应就可以的事情。早在盘古开天之前混沌之中就孕育出了一对造化玉蝶。一主法术为我所得到。另一主武就是你的蝶舞。早在盘古开天时我就已经通过造化玉蝶的指引达到了法术的颠峰。随着我修为的提升造化玉蝶的能量也被完全开启到了最强的阶段。而要达到扩展思路开辟一片新天地的目的就必要有人将另一半造化玉蝶也开启到最强状态。两蝶合力或许可以得到我想要见到的新天地给我们以继续修炼方面的指引。”

    “换句话。”张天涯接过曳影的话道:“只有我达到你现在的层次的时候才有能力帮你?”

    “不是帮我是帮我们!我想你到时候也应该能明白我现在的心情了。世界上最郁闷的事情不是想抽烟的时候没有烟也不是有烟没火。而是当你所有的目标都已经达成所有想做的事情都可以挥手间完成的时候。当时我也想过剩下的就是好好享受人生了可是没有目标的人生还真不是一件很享受地事情。何况这样的人生。我已经享受了亿万年之久起初的享受现在早已经变成忍受了。”

    “这个理论我现在还真有些理解不了对我来层次太高了。”顿了一下张天涯又问道:“不过这些又和我破案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一提到破案曳影马上认真起来严肃的道:“你应在早就知道。所谓修行根基在心神。只要心神境界提升得够高能量方面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而经过你几次破案我现你每次在思考案情的时候心神都在进行飞提升。之前我还不十分确定但经过你和共工一战后。我才现原本最快的提升方法比起你全身心思考案情的时候来也要慢上许多。不过这样地心神提升对功力方面没有什么直接的影响你自己才没觉罢了。”

    “你是我破案的时候心神的提升比上和共工大哥切磋的时候还快?”曳影的话不禁让张天涯惊异不已但随后又摇头苦笑道:“可是我地理想并不是当什么张青天偶尔yy一公堂。却是有些难为人了。”

    “只要你遇到感兴趣的案子时全力以赴就可以了。有意求之。反落了下乘。还是随遇而安吧。”曳影这句话到是很合张天涯的心意。

    “恩!”张天涯了头道:“我会尽力破这个案子的。不光为了提升心神更重要的是还监兄一个清白还有不辜负炎帝的重托。至于私心方面当然是希望在开店之前多些机会和共工大哥讨教讨教了。如此算来这个案子我还真是非快破不可呢。”

    “一口一个共工大哥我这个老乡比他修为高得多呢也没受过你这种待遇。”

    “没办法。拿人家的手短嘛。”张天涯马上回答道:“我回到这里得到的第一个宝物就是共工大哥的《弱水真经》。要不你也教我一功夫我也改口叫你大哥甚至大叔也行呵呵!”

    “免了!”曳影冷哼道:“不过你这么在乎现在的战斗力地话我到是可以教你一攻击技巧。至于修为方面你已经找到了最适合你的方法我就不误导你了。至于攻击手段方面嘛我觉得比起我地法术来还是盘古的功夫更合适你。”

    “盘古地功夫!”张天涯听了按忍不住心中狂喜马上追问道:“盘古的功夫你也会?太好了!你想教我什么?是开天辟地吗?”想到刑天的师傅不过是得到一零星到不能再零星的痕迹都能完成出那么厉害的功夫来如果自己得到盘古功夫的真传那……

    想着想着张天涯已经陷入了yy之中。

    不理会张天涯的yy.u在的生命只有我和盘古两个自然建立起了深厚地友情。就算用‘相依为命’四个字来形容也毫不为过。互相交换功法再平常不过了谁有新的理论都会找对方来探讨一翻地。你要学开天辟地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除了这个外我还打算教你另外一样很实用的招数。保证以你现在的修为练出成之后和孟章打也能稳占上风!”

    “这里厉害!?”张天涯继续追问道:“快别吊我的胃口了到底是什么功夫?”

    “一气化三清!”

    随着曳影的话音一落张天涯马上现自己四周的景物生了变化再不是在自己的房间内了。现在置身的地方没有任何东西双眼所望之处直至目力穷尽也没有一山一石一草一木只有脚下翻腾的云海以及不知来自何方的光源。而许久不“见”的曳影正含笑站在他对面。这个情景好熟悉啊……

    “战域!”确认自己的分析后张天涯马上道出了答案。

    “不!”曳影马上纠正道:“这里是你的意识空间。每个人的意识空间都是千边万化的但其根本却都是这个样子的当初五大天神开辟战域就是参考了意识空间的本原形态而设计出来的因此才会如相似。”

    “原来是这样。”张天涯受教的了头马上心急的问道:“你打算在这里教我开天辟地和一气化三清吗?”虽然经过心神的提升张天涯遇事还算稳重。但他毕竟还是一个武痴听能学到天地间最强大的武功还哪有心情保持风度?(未~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