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九十章 试探

第二百九十章 试探

    两个家伙到是很会办事知道在这里等我也要等到我有新的任务而争取这段时间来办好我之前交代的事情。赞一个先!看在他们办事这么尽心尽力的分上回头在炎帝那里应该表扬表扬他们。

    再看看雷雅的表情变化张天涯知道即使自己再如何努力等分开后她也难免再变回之前的样子。更何况如果雷雅一直只是做应龙的杀人工具而存在着那修为高低还有什么区别呢?算了吧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了头张天涯道:“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吃饭吧。”着带头向饭堂走去心里却已经决定到时候向应龙父子开口把雷雅继续留在身边。以张天涯今时今日的地位这件事情应该并不算太难办。大不了欠他们一个人情也就是了。

    ……

    来到帝宫张天涯直接就被守卫带到了后园本以为马上可以见到炎帝的他。在进入园门的一刻心里却突然生出了一丝警兆。一惊下转头向杀气的来源看去居然是柳眉倒立杏眼圆睁的精卫公主早已经恭候自己多时了。

    见平时对自己百依百顺的精卫居然摆出这样一幅架势张天涯马上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里。难道是赤十二或赤十三那两个家伙出卖自己的?

    带着疑惑。对精卫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却没有什么?

    “你们先下去吧。”精卫刚打走两个帝宫地守卫张天涯不等她开口难就抢先问道:“是谁告诉你的?赤十二、赤十三还是别人?”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应付精卫责问张天涯决定采用独孤九剑的要旨——以攻为守!

    精卫显然没想到张天涯居然会先行对她质问了起来随口答道:“是其他人汇报……”到一半。马上意识到自己应该才是质问的一方才对脸色一寒冷哼一声道:“你不要管我是怎么知道的。行的正坐的直还怕什么人知道吗?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张天涯对此也不在意见并无外人在很不客气的坐在了精卫对面地石椅上。才开口道:“不夜楼。赤十二和赤十三被派去帮我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了。我从他们哪里得到的消息监义、孟雷两个人前段时间都经常出入不夜楼所以才和师兄一起乔装去暗访一下的。不然有你这个级大美女在我哪里有心思去找别人女人去聊天啊?”

    “油嘴滑舌!”听到张天涯的最后一句半挑逗话语精卫虽然嘴上责怪心里却泛起了一阵甜蜜。之前一肚子的火气也一下子都不知影踪了。张天涯看在眼里不仅暗叹世人诚不欺我。恋爱中地女人最傻。却是一句真理虽然自己并没有骗她。

    “那不知天涯查到什么消息了吗?”随着一声询问。炎帝已经毫无先兆的出现在了两人旁边的另一个石椅上。

    略微犹豫一下张天涯没有马上回答炎帝的询问。转对精卫道:“对了精卫我还有事情想询问一下监义麻烦你把他叫来好吗?”后者当然不愿意错过张天涯的回答不过马上又接到了炎帝一个让她照办的眼神才无奈离开。

    确认精卫走远后张天涯才开口对炎帝道:“是方虹。哦我的意识是监义和孟雷前段时间都去经常去找的那个女人。竟然是方虹。而且她还告诉我监义去找她。是因为现了某些蚩火教的线索至于孟雷……我就不好什么了不过方虹原话是他经受不住方虹的媚术。”

    炎帝听后只是微微头并夸奖道:“能不因个人主观情绪分析问题天涯我果然没看错你!如果换了孟章一定会用很肯定地语气你是个好色之徒!”虽然受到夸奖但张天涯感到意外的却是炎帝居然只对自己分析事情地方式夸奖一翻反对自己所的事情只字不提。

    心中有所疑惑张天涯也不加掩饰马上询问道:“看榆伯伯地样子似乎早知道了方虹的事情了?”

    了头炎帝开口道:“看来她的确是瞒不过你的天眼。刚才你打走了精卫看来也明白个中利害以后也尽量保密吧。不过想来她的话你也不会尽信这上我到是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凶手绝对不会是方虹至少不是她本人干的。”

    “因为她一直都在榆伯伯的监视中?”张天涯会意地一笑道:“是啊。既然不能杀又何必打草惊蛇监视起来才是正道。不过看方虹的样子现在对神农国地危害也不会太大起码表面上她关心自己的利益多过九黎。”

    “不是现在才这样的。”炎帝也道:“从一开始她对神农都没有太大的敌意至于之前被害的几个人想必应该是她为了博取蚩律信任才那么做的吧?自从那次截击你不成后蚩火教在这三年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了。”至于原因炎帝没有不过两人心里都明白八成就是方虹也考虑到了炎帝所能忍耐的限度以已经暴露为借口推脱蚩律毕竟也不好什么。

    沉默了片刻张天涯再次开口转移话题问道:“榆伯伯其实我这次来是想问一下从昨天晚上监义被软禁在帝宫到现在都有什么人见过他?我想他前后口供不一第二天突然反水一定是有原因的。”

    “没有!”炎帝回答的很肯定:“他毕竟是监兵的孙子我也怕再有事情生安排他住在距离我寝宫不远的地方而且也一直留意着那里的情况。我可以保证的是除非鸿钧老祖亲临否则即使其他神王级高手昨天也别想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与监义见面!而且他是第二天在你来之前突然受到了什么刺激般反水的因为在那之前他的表情很是丰富。”

    “那就奇了。

    涯眉头深锁道:“监义为何突然反水又成了另外一疑。不过榆伯伯放心我觉得我已经距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一两天之内应该可以破案。”

    片刻之后精卫已经把监义带了过来。后者分别向炎帝和张天涯行礼同时还自称罪民。张天涯与炎帝交换了一个眼神知道他还不想出真相都苦笑不已。叹了口气张天涯并没有询问与本案有关的事情反以闲聊的语气随口道:“我昨天见到梅了。”

    听了张天涯的话监义心中一震马上开口道:“那个女人并不简单我曾怀疑不夜楼和蚩火教有所关联所以经常去那里试探。人虽然是我杀的但却并不是因为争风吃醋那么无聊的事情。请王爷明查!”看来监义虽然一心求死但对自己身后名声还是很在乎的。

    炎帝看出张天涯是想通过这些话来扰乱监义的思绪从而在他口中试探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对张天涯头一笑传音道:“精卫和监义都不是长舌之人你如果觉得有必要让他们知道方虹的事情也可以。”

    张天涯起初不过是找借口支开精卫毕竟方虹的事情关系不要不要让精卫知道还是有炎帝自己决定的好。不过既然人已经叫来了不得到有用的消息。又怎会甘心?正愁无法继续找到突破口炎帝就这么体贴地给了优惠政策自然十分高兴。

    感激的了头后转对监义道:“还真被你猜对了不过你以后还是不要再去见她的好你斗不过她的。精卫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事关机密。我要向榆伯伯请示后才敢告诉你知道啊。”

    听了张天涯的话监义显然有些动气道:“我自认虽然并不如王爷聪明却也非是愚蠢之辈。怎么可能连一个女子都斗不过?”随后叹了一口气道:“不过算了反正我也是一个罪人以后应该没有机会证明自己能斗得过她了。”

    一旁的精卫这时有些心急问道:“天涯。你一定是查到什么了吧?快急死人家了!”

    张天涯微笑头转对监义道:“你还别不服气。既然你已经承认没有我聪明了那我也可以告诉你你多次接触的梅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我遇上她都要多加心才可以。看来她得地确没错你还真什么也没查到白跑了那么多趟。”

    “什么!”听张天涯只一半的话监义马上追问道:“能得到王爷你如此评价的人恐怕并不多。梅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对于已经调查了许久无果的梅监义还是无法不在意的。

    张天涯知道现在自己应把握住了谈话地节奏。很是时机的提议道:“那不如我们打个商量如何?你告诉我你为什么甘心罪我就告诉你。我那个梅的真实身份。怎么样?”着开始注意监义的表情变化。他当然不会指望监义一口答应但在这种情况下换了谁都难免会露出破绽的。

    监义显然没有想到张天涯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难忙摇头否认道:“我早已经过了之前虽然不想承认但经过一夜的思量。我觉得作为男子汉应该敢作敢当。关于这。王爷还是不要在怀疑什么了。”

    “呵呵!”听了监义的话张天涯反到笑了出来道:“有的时候解释就等于掩饰。既然你已经这么了我想还是告诉你吧。那个梅你以后不要在去见了不智谋手段。单论修为的话你和她也相去甚远。最重要的一她地背景才是最可怕的。相比之下你还不如把目标定在蚩律身上更好一些。”

    “什么!”话已经被张天涯到这程度了如果监义再不明白那她就真是傻子了。一惊后马上追问道:“难道她就是……”

    “没错!”张天涯看了看监义又看了一眼精卫才继续道:“她就是和蚩尤有着不清道不明地关系的蚩火教主——方虹!这个人我们还不能动而且一定要保守秘密。所以这件事情你们谁都不要出去知道吗?”

    两人也知道事关重大马上答应了下来。

    又与炎帝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开口道:“我已经明白了你继续按你地思路去查吧等有最后结再向我汇报就可以了。”随后用传音道:“在他反口之前我们正在听孟章府上的人到孟雷死前的反映至于具体情况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微微了头张天涯抱拳道:“既然如此天涯就告辞了。精卫我昨天又想到了一些线索恐怕又要去青龙府一趟陪我一起去好吗?”着露出了一个阳光般的笑容。

    “好啊!”精卫马上高兴的答应了下来与张天涯一起离开了帝宫。

    炎帝看了看监义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回去也吧。其实你这些掩饰都没有用的天涯现在早已把你的嫌疑排除了。不过为安孟章之口恐怕要委屈你在真相大白之前都留在帝宫了。希望这段时间里你多加努力不要荒废了修为。”完不等监义如何回答便带头想寝宫走去。

    ……

    来到青龙侯府接待他们的还是昨天带路地那个守卫。见二人到来马上迎上前来恭敬的行礼道:“侯爷近日心情欠佳所以不能配两位一起调查了。他希望两为海涵并叫地招待两位。”

    知道以孟章的性格能做到如此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死的人不是他孙子张天涯来这里调查的话肯定不会这么顺利。摇头表示可以理解后对那守卫问道:“今天我们重来是想见一见楚大夫他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