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画中玄机

第二百九十一章 画中玄机

    他就在自己的房间里侯爷吩咐过这两天任何人都的。”那守卫马上回答最后忍不住问道:“王爷不会是怀疑楚大夫吧?恕的多嘴不可能是他的楚大夫在府里是除了名的胆。虽然身位大夫但让他救人可以要杀人却绝不可能他连只鸡都不敢杀。就是因为受不了战场上经常见到医治不了的重伤员才被调回府中工作的。”

    “胆子特别?”张天涯听了不禁眉头一皱但是这一个特征就让他之前的推论动摇了不少。虽然有些意外却也没什么。胆子并不能明没有杀人的可能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一个上过战场的军医?

    走不多时二人在那守卫的带领下再次来到了孟雷设计的那个“烧包”的别院。这次有目的而来张天涯对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多看直奔楚湖的屋子而去。反到是精卫没有太关注案情一边走还饶有兴致的四下打量一幅游玩的模样。

    “呓?”似乎现了什么精卫突然指着墙角出一块很空旷的地方问道:“那里怎么这么大的一片空地啊?依照孟雷那爱豪华的性格这个地方应该修什么才对啊。”张天涯听了也砖头看去果见那里空旷得有些别扭。之前因为很不欣赏孟雷的审美观觉得这个院子都很别扭反到没注意这个不对劲地角落。

    “哦。精卫公主的是那里啊。”守卫马上开口解释道:“那里之前是一个犬舍孙少爷从就喜欢养狗犬舍的事物都是由他最信任的孟文专门打理的。当初我们都不敢靠近那里呢怕被恶狗咬到。后来听府内出现了恶犬伤人事件侯爷一气之下就不许孙少爷再养狗了。不过早重新装修后这个地方还是单独留了出来。可能是孙少爷还不死心吧?”

    “哦?”恶犬伤人?张天涯忙追问道:“什么人被咬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守卫摇头答道:“那个月我父亲生病了我请假回家照顾。回来的时候也有好奇打听过却谁也不肯。一来二去我也就对这件事情失去兴趣了。”

    “那大约是什么时候的事?”

    “前年六月。具体日子我就不清楚了。”

    “原来如此。”张天涯了头。现话功夫已经来到了楚湖房间的门外。

    守卫敲开房门楚湖一见张天涯来此找他先是一惊随后只是叹了一口气竟恢复了平时地从容。按规矩向张天涯二人行礼后将二人请进了屋中。但在这个一个简短的表情变化中张天涯却也抓住了两不平常之处。

    第一:如守卫所手那样他因为胆见到张天涯感觉惊慌却也在情理之中。可是张天涯在他的惊慌中还看到了另外一种情绪——心虚!他如果心虚。就明这件事情和他脱不了干系。

    第二:在心虚之后他之后又马上恢复了过来。似乎不再惧怕张天涯一样与他胆之名大是不和。那又是什么让他在态度上变的刚强了起来呢?如果他是在做戏张天涯看来到是不像。那样的话就只有一个解释了他找到了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一个可以让胆地他。不再惧怕张天涯官威的理由!

    不动声色的与精卫一起落座便对那守卫道:“我有些事情想和楚大夫单独问话。你去忙吧。”后者也算知趣马上告辞离开了。

    守卫走后张天涯四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屋子。却见屋内的设施十分简单除了一个摆放药物和书籍的立柜就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和两张床。张天涯和精卫坐下后楚湖自己也只能在其中一张床上坐下。

    唯一有些价值的东西是已经显得有几分陈旧就壁画。画中是一个年迈的老者正在替人把脉。背景正是这个屋里楚湖所坐之外的另一张床上。病人的相貌看不清楚不过满床的血迹证明次人受地是外伤。窗外的景色却与现在大不相同虽然简朴但更为和谐想来应是这个院子整修前原本地模样。

    画中老者无论神态相貌都与楚湖极是相似。相比起眼前的楚湖来也只是没有这么颓废和衰老而已。加上背景张天涯已经可以断定这个画中人应定是楚湖无疑。只见他右手轻扶在病人地手腕之上眉宇间尽是一片默然感伤。旁边的桌子上放了十几种药材应是治病之用的。

    作画之人竟然可以将当时的人物内心与外在的表现刻画得如此生动可见定非一般画师可以办到。如果把这画拿出去卖虽不能价值连城却也肯定能卖个不错的价钱。

    一边打量着屋子张天涯开口道:“楚大夫可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吗?”

    “的不知。”楚湖回答得很是流利丝毫没有一个胆之人被怀疑到时所应有的慌张。张天涯见状态微微一笑和气地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有些问题想向楚大夫咨询一下而已。”

    知道楚湖不会那么容易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张天涯随便安抚了一下后便开始对孟雷病后地一些细节有一句没一句的闲问了起来。

    精卫在一旁听得无聊才开始四下大量了起来。由于这个屋内的摆设实在太过简单她的注意力马上就被集中到了那幅画上。并好奇的开口问道:“这幅画的功底不错啊!不知道是出自何人之手?”张天涯听了不禁有一种想吻精卫一口的冲动他正在努力把话题转移到那画上精卫却帮他省去了这个麻烦。

    “哦。公主问这画啊。”一提到画楚湖的眼神明显沉默了许多叹了一口气道:“那是我在军队的一个朋友所画不过不久前听在旧伤复法已经不在了。所以老朽一提到着画就难免伤感我们还是别的吧。”

    感觉伤感你还挂在墙上睁开眼睛就能看到的位置?为了睹物思人吗?张天

    和想就这个话题继续问下去但楚湖居然直接言明了答和这画有关的问题。只能无奈的把已经溜到嘴边的问话又咽了回去。

    起身对楚湖抱了抱拳道:“打扰了这么久真是不要意思。既然楚大夫心情欠佳我们就此告辞了!”

    离开青龙侯府精卫马上问道:“天涯你这么快出来一定是现了什么东西吧?快快那个楚大夫到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还真是越来越了解我了呢。”张天涯会心一笑道:“一句两句的也不清楚还是回去之后慢慢和你吧。厄我的是回我家。”现在张天涯还有一些事情弄不明白所以还不是去向炎帝汇报的时候。

    两人回到张天涯的府邸使人把凌飞和雷雅一起叫来大厅。将今天的所见简单的叙述了一下张天涯继续道:“我之前就觉得这个楚大夫很怪今天果然现了一些破绽。除了一些失态的表现外最奇怪的就是那幅画!”

    精卫听了忙头附和道:“是啊我也觉得怪怪的。要那画确实是整个屋子里最值钱的东西了。虽然意境取得很惨淡但作为装饰也是不错的选择。可怪就怪在他却那是他一个已经死去的朋友所画一提到画就会伤心。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收起来还放在每天都能看到地地方呢?”

    凌飞听了分析道:“光这样的话。也不能证明什么啊。如果他想睹物思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天涯你这么早回来应该不会就只有这线索吧?”

    “知我者师兄也!”张天涯头表示被凌飞中了转对精卫道:“其实我的那幅画很怪却是它怪在另一个地方。你刚才只注重那画的意境和笔锋功底。可以你的评价很专业。但是你却忽略了最表面的东西。”

    “什么东西?”精卫一听自己忽略了什么东西马上开口追问了起来。

    “药材!”张天涯肯定的回答道:“你还记得吗?画中地桌子上放有十一种药材。其中有一种兰色的花叫幽灵芽。这种药材的医用范围并不多大多都是用来治疗犬伤。防止犬伤风的。”

    精卫听了也马上回想起来似乎桌子上却是有这种药材。又联想到之前青龙侯府守卫所手的话才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那画中地病人就是恶犬伤人事件中被伤到的那个人?他和本案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张天涯继续分析道:“刚才师兄得没错楚湖之所以把那幅画一直挂在那里确是为了睹物思人。不过他所思之人恐怕并非是为他作画的那位朋友而是画中的那个病人。”听到张天涯精彩的分析三人同时露出了关注的神色。连一向淡漠的雷雅。都好奇的细听了起来。

    “楚湖的屋子里怪的并不止是那张画而已。你没现了。两张椅子两张床。椅子还可以是方便其他人。而准备地那床呢?床也是两张其中一张是他下意识选择就坐的那样另一张则在那幅画中出现了。也就是两张床很早以前就出现了。而且那两张床地床铺完好显然每天都有人打扫。而那个屋里却只有楚湖一个人居住。那明了什么?”

    “明曾经住在另一张床上的人对楚湖来很重要。他才会保存着当年地一切。”凌飞听了马上分析道:“可是你不是他一直都未娶妻吗?”

    “可是他收过一个徒弟。这个我到是忘记向师兄提起了。记得我和精卫第一次去青龙侯府的时候就听守卫起楚湖收了一个另他很满意的徒弟可惜却英年早逝。”顿了一下继续道:“楚湖是一个大夫如果只是因为一个病人没有救活就把那幅画挂在自己的房间里多年实在有些不过去。但如果把哪个被恶犬所伤的病人和他那个英年早逝的徒弟合成一个人的话所有的事情就都可以得通了。”

    “那天涯你地意思是……”精卫心的猜测道:“因为孟章所养地恶犬伤了楚湖的徒弟才使得他怀恨在心。所以乘机孟雷走火入魔的时候乘机报仇?原来是这样这下可以解释孟雷为什么死得那么突然了。”

    “孟雷的突然死亡到是可以得通了可是……”自言自语中张天涯居然再次陷入了沉思。而此刻他体内的曳影分身却在心里惊讶道:“我的话果然没有错每次思考案情的时候心神的提升居然头如此快。现在已经突破身级中期进入后期了。靠这子比我当初修炼的时候进步快多了!还在增长中……已经隐约有达到神级峰的迹象了我敢保证这子绝对是有史以来心神进步最快的修炼者……”

    而外面的精卫见张天涯又起呆来刚欲开口问讯却被凌飞拦住低声道:“他现在应该正思考到关键的地方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关键的地方?”精卫略感奇怪道:“不是已经弄清楚了吗?凶手就是楚湖还有什么好想的?”

    张天涯正在思考中凌飞只能代替他解释道:“就好象当初在卦台破血妖案的时候有的时候以为找到了真相却以为其中一两个解释不了的地方而导致判断的错误。我想他现在应该正在思考本案中还解释不了的环节吧?”

    “解释不了的环节?”精卫一愣道:“那是什么?”

    “现在为止还有两个疑无法解释。”凌飞继续道:“第一楚湖是怎么杀死孟雷的。虽然他是大夫带修为方面几乎等于零青龙侯的修炼功法可不是他可以所以扰乱的。而所有证人都明他并没有露出让别人起疑的动作来。第二监义和楚湖两个人根本就联系不到一起监义为什么要罪?”(未~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