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双站监兵

第二百九十二章 双站监兵

    这样在张天涯的苦思和凌飞等人的等待当中悄然之余精卫和雷雅也不禁开始思考起了凌飞所提出的两为问题来。楚湖有什么本事可以杀死孟雷?一修为都没有的他真的可以杀死孟雷吗?即使是在孟雷走火入魔的情况下。

    而楚湖和监义根本可以是两是世界人的。他们真的能有什么关系吗?而且还是可以让监义甘愿为之罪的关系。

    不可能!这两样都是不可能的。如果根据其他证据来判断这当然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但这两个不可能就可以把之前的推论全盘推翻。是有什么东西现在还没想到还是先前的推论根本都是误会呢?或者遗漏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雁踏沙!”在众人也随之苦思起来的时候张天涯原本迷茫的双眼突然闪烁出一道智慧的光芒。毫无来由的惊呼出“雁踏沙”之名后兴奋的对雷雅问道:“雷雅!你身上带没带可以和应朝联系的玉简我有急用!”

    雷雅听了也满是疑惑本想开口询问但以她冷漠的性子还是按耐住了这个冲动从戒指中取出一块玉简交给了张天涯。

    接过玉简后张天涯拇指一抹便将要的话刻在其中神念一动玉简化为一道青光传送了出去。这才送了一口气道:“现在总算是整理出了一个大概来。也没算白忙活。精卫吃过午饭后陪我去拜会一下白虎侯好吗?”

    “当然可以!”精卫虽然到现在仍是满心地疑惑但这个办案过程她无疑是最清楚的一个。相信到揭真相的时候这个好蛋的表现一定会十分精彩的。自从在卦台见一次张天涯在众多才俊的注视下把整个血妖案分析得精彩透彻她就开始迷恋上了张天涯破案时的英姿了。在她的眼中。办案时地张天涯才是最帅的!

    见张天涯信心满满的样子凌飞会心一笑起身开口道:“怎么了天涯想出真相来了吗?打算什么时候在哪里宣布答案呢?”

    微笑这摇了摇头。张天涯道:“现在只是一种猜测唯一一种可以把所有事情都解释清楚的猜测。还算不上破案而且还有一些东西需要证实。不过我相信现在真相距离我们已经很进了。师兄一会去见白虎侯你也一起来吧。雷雅你对上党不熟就先在家里等我们吧。恩……这个玉简你拿着如果应朝有回信第一时间捏碎它。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

    饭后张天涯、精卫、凌飞三人再次来到白虎侯府。守卫通报后监兵很给面子的亲自出来迎接。比起孟章那谁都欠他钱地表情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同样是四大诸侯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进入侯府后监兵马上开口询问道:“天涯看你今天的气色不错是不是已经找到答案了?”作为被告的亲人监兵对这个案子显然极是关心。

    张天涯回以微笑摇头道:“现在我只能接触到真相的七八分。却还有两个问题想不通呢。”一边向屋内走去张天涯苦笑道:“这两天想案情想得都快疯了。真想找个人痛快的打上一架把郁气泄出去或许能让头脑更清晰一些。”

    监兵看出张天涯因为劳累有显得有些迷茫的双眼心里的感激自不用多。进屋后招呼众人坐下才对张天涯问道:“你刚才还想找人打架怎么?之前受的伤都好了吗?”

    “那是当然!”张天涯拍着胸脯道:“就孟辽那两下子偷袭也不过给我造成一外伤而已。相比起来还是和一夕打的时候受的伤更持久一些。不过共工大哥带我去战域调教了一翻现在原神地震荡也都已经恢复了修为给更上一层楼呢。起来白虎侯送我的那五颗龙果还没派上用场呢。”

    提到龙果监兵头道:“没用到自是最好。如果这龙果配合不周山地灵泉玉露一起服用的话效果可以成倍地提高呢。不过若真弄到了你也不要贪功毕竟自身修炼起来的修为才是根本!”到最后监兵不免教了起来。张天涯听了不禁暗叹看来受到炎帝“误导”的并不止是自己一个啊。

    虽然心里想着自己现在的精神修为恐怕再多吃几个果子也有益无损。但张天涯并没有破。反针对监兵的前半句话指正道:“白虎侯着果子和灵泉玉露一起服用恐怕以天涯现在的修为要足足坚持一天的时间才能将其中的灵气收为己用。如果修为再低地人恐怕……”着摇了摇头众人从他的表情中都可以看出误食地后果会很严重!

    监兵听了一惊随后排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道:“记得好象是这样的。当初随炎帝创业的时候他就曾分给我四人一些灵药。其中这果子我们都是和不周山的灵泉玉露一起服用的。记得当时炎帝却曾提起过这些但当时我们的修为都达到了神级初期自然没有什么影响。而且事隔多年也记不得那么清楚了如果不是天涯提醒我还真是想不起来了呢。”

    “这也没什么。”张天涯淡然道:“天涯现在的修为已经足以驾御这两种灵物了就算没有调和剂也只是吸收起来多花一些时间而已。”顿了一下开口提议道:“我看白虎侯这两天心情也压抑得很不如我们一起去战域玩玩。一来可以泄一下让我的头脑更清楚一些同时也排解一下白虎侯心中的烦闷如何?”

    白虎侯监兵原也是四大诸侯之中最好战的一个。之前听闻张天涯的种种事迹也很想见识一下他到底有多大本事。听张天涯如此提议马上来了兴趣道:“这个到是可以我只要把功力压制到与你相当的情况应该不至于伤到你。但我毕竟是几千岁的人了战斗经验上可是无法压制的。而且要带你去战域恐怕我也办不到。”

    他着到不是借言推辞毕竟监兵不是共工。神级和神王级之间绝对不是一

    上的。共工可以轻易办到的事情并不代表监兵多I以办到。

    “这到都不是什么问题。如果白虎侯觉得我自己与您过招显得不敬的话可以叫上我师兄一起来。反正我和师兄现在也都只是仙级是实力去不去战域也没什么影响。我们就在玄海玩玩好了。至于精卫就站远一观战吧。”虽然是在商量但张天涯却把所有的话都了让监兵想拒绝也无从开口。

    精卫到没什么。一旁的凌飞却狠狠的瞪了张天涯一眼。暗骂这个混蛋肯定是之前就想好了要和监兵打一场才把我叫过来的。亏我还当他在见到异性之后恢复了一些人性呢。居然被他给算计了。可恶!

    哈哈一笑监兵也被张天涯激出了兴致来马上起身道:“既然天涯这么有兴致我就陪你们玩玩好了。其实我也一直很好奇你到底有多少本事。还打算等你达到神级的时候无论如何找你切磋一下却没想到你子居然主动送上门来。横竖现在没什么事我们现在就走吧。”着已经有一股能量从他身体里散了出来将众人包裹起来瞬移而去。

    要这个白虎侯的传送水平确实与共工差得太多了。张天涯和凌飞两人还好精卫却显然有些不适应在玄海上空现身后身子晃了几晃显然是有些头晕。将灵力在全身运行一周后。才恢复过来。

    “事先好将功力压缩到我师兄地程度就可以了。不过瞬移等神级高手才懂得的手段可不许使用哦。”随口半开玩笑的提醒一句张天涯转对精卫道:“这次别我没叫上你一会观战的时候多学着。”完又一排凌飞的肩膀严肃的传音道:“一会我们配合尽全力的攻击。等回去之后。我再向师兄敬茶赔罪。”

    凌飞虽不知张天涯的葫芦里到底卖地是什么药。但见他态度上如此认真也没有多问。了头祭出了神枪灵动十方来。没有多余的花架子直接将五行短枪合而为一随手抖出一个枪花。已然做好了战斗准备。

    另一边张天涯也取出了青天神剑在他本原剑气的刺激下出了一声畅快的剑鸣。横剑胸前张天涯仍不见监兵取出兵器来微笑询问道:“白虎侯不会打算空手来和我们两个过招吧?”

    “你们师兄弟都曾经是新瑞高手中的冠军又经过青帝的指老夫怎敢如此拖大?”监兵着双手一晃两把造型凶悍流光闪烁地双铖毫无先兆的出现在他双手之中。从日光照射在上面。所反射出刺目的光晕就可以看出次铖定是锋利异常。从双铖中散出来的阵阵杀气。不难想象在它上面沾染过多少鲜血。位于铖尖部的两个倒钩。和铖身上刻着的猛虎更让人望而生畏。挨上一下肯定有的受。

    “此双铖已经伴随老夫数千年了。名为‘白虎震天铖’虽然远不如那动辄可以撼天动地的神州九器去也算得上级神器之一。起来用它来比试老夫还占了兵器上的便宜呢。也正因为如此才不愿与天涯你单独切磋而并非瞧不起你。天涯不要误会。”这对护手双铖不但厉害而且造型上也极是凶狂。虽是护手短刃却也与见监兵豪迈的性格相得益彰。

    “呵呵本来还以为白虎侯您地兵器定然是利于战场搏杀的长兵器呢。不过这双铖看起来也和您很配承蒙看地起天涯就先出招为敬了。”一旁凌飞听了暗觉好笑只听过喝酒的时候有“先干为敬”这句话还没听过“先出招为敬”呢?摇头一笑后也随张天涯之后提枪向监兵冲去。

    眨眼间张天涯已经冲到监兵面前青天神剑一记横扫看起来并无奇特之处。精卫看了还道现在不过是试探呢。可是这看似简单地一扫落在凌飞和监兵两个武道高手眼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但凌飞眼睛一亮旧连久经沙场纵横数千年的白虎侯监兵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忙将双铖交叉胸前再向张天涯径直推出隐隐出了猛虎咆哮一般的破空声响。比起张天涯看似无奇的一剑可以是声势夺人了。

    张天涯此刻心里却暗自得意这一剑横扫他融入了不少在见到“盘古开天”时领悟出的至理。岂是那么容易应付的?

    “叮!”一击过后张天涯马上退开给凌飞的大范围攻击让出了足够地空间。

    而出呼监兵的意料地是原本应该同时接触到青天神剑的双铖居然只有右手铖与青天神剑撞在了一起。剑铖一经接触马上有一团破坏力极大的剑气。从剑中传来。与他附加在铖中的白虎罡气刚好抵消力量上拿捏之准另人拍案叫绝。

    所有铖中的罡气被剑气抵消之前重入泰山的一铖马上变得轻如无物。偏偏左手神铖重势依旧一轻一重下极是难受连本已想好的后招我无法继续了。刚要收铖而退随后而来的凌飞却已然攻到了神枪灵动十方枪影展开一股股三昧真火形成的火苗随着枪劲旋转着向监兵烧来。火光笼罩出了监兵所有的进退之路。

    监兵知道这些火光虽然看起来涣散但这样旋转如锥的攻击方式肯定比单纯的大面积真火要来更具破坏力。如果这是正常的战斗他肯定一声怒吼将这些星火全部倒吹回去原物奉还给凌飞。

    但事先好现在是压制功力战斗监老人家还是很要面子的。加之刚刚在张天涯手上吃了一亏回攻不及西只能选择被动防守。双铖上下翻飞身子也随之狂转了起来。随着身体的狂转无数的铖刃卷出一阵罡风将所有的火苗劲数吹得向四周激射而去。

    乘火光尽散之机监兵本人已经冲如了凌飞的枪影之中双铖交错与凌飞的十方灵动绞杀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