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阴阳幻刃

第二百九十三章 阴阳幻刃

    兵几千年的战斗经验自然不是凌飞可以比拟的。I上的境界也极不寻常但比起火候老道的监兵来就显得相形见拙了。枪铖交击十余下后监兵就已经搬回了之前的劣势隐有反占上风的趋势。好在这时张天涯已经提剑杀了回来监兵才无法继续扩大战果。

    张天涯现在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爽!

    早上在“盘古开天”中虽然也领悟了不少东西但那都只是一些模糊的概念。此刻又监兵这个高手给自己喂招实战应用起来自然无所顾及。再次冲上前来就是一招碧落九重。招虽然老但经过盘古开天的洗礼后其威力与之前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青天神剑闪烁着淡淡血红色的光芒在张天涯手中有节奏了连抖了九下。每抖一下间都按照与之前大不相同的轨迹攻出九九八十一道剑气。每一道剑气在空中所划过的轨迹都隐含着盘古开天中所蕴涵的至理。在剑气的组合攻击下四周的空间居然隐隐出现了碎裂的迹象。

    在这一招的威力震荡下三人脚下的海水亦被排斥了开去形成了一个中空的巨大半圆形凹陷工整无波。

    监兵见张天涯此招一出瞳孔不禁集聚的收缩了起来。如果之前那一剑让他对张天涯刮目相看的话。那么现在这一式碧落九重却已经让监兵感到了恐慌。如此威力地招式监兵自认也可以办到。不过那是要在功力全开的前提下才能办到的事情。而眼前这个年纪不过二十多岁但看年龄甚至有资格去参加新瑞高手大赛的少年居然仅以仙级中期的修为出如此程度的攻击来这简直太让人难以相信了。简直不可思议!

    更让监兵叫苦不已的是。另一边刚刚从他的穷追猛打下脱身出来地凌飞。见到张天涯这欲破虚空的一剑也是热血沸腾。想到动手前张天涯交代全力出手不留余地。再想想监兵也是神级峰的高手应该招架的住。索性也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配合着张天涯。对其围而攻之。

    灵动十方在手中一震左手在前右手在后左手为阴右手为阳。以阴阳两极之力牵动乾坤八卦的运行调和五行生克之法最终汇集成了刚猛无睥地金象之力。原本银白的色神枪此刻在狂暴的金象之力刺激下出了夺目的白金光华。白金色的神枪枪影一幻。无数的枪影已经潮水一般向监兵涌去。攻到中途枪影再次爆长。较之以前更扩展了一倍。一时间天地之间尽是枪影就连三人的身行都一看不真切了。

    张天涯与监兵两人有强横的修为支持还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可一旁的精卫却抵不住这耀眼的光芒下意识地抬手遮住了眼睛。这自然反映的一个动作。却让她措施了今天三人比斗中最精彩地一瞬。

    见张天涯师兄弟。一左一右的展开了威力绝伦地攻击监兵心里暗暗叫苦。面对如此攻击偏偏自己还要压制着功力来打。不能靠修为欺负人的话要他面队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也还应付得来。可是现在偏偏要同时应付两人即使强如监兵现在也只能叹息长江后浪推前浪了。

    怨天尤人没有任何作用在两大青年高手的全力打击下监兵几千年的战斗经验终于显示出了作用。在这无比紧张的时刻他但到冷静了下来将一些喜怒杂念排出脑海控制着仙级峰的白虎罡气凝集在双铖之上。他并没有着急出手而是作好了准备以逸待劳在最适当的时刻起最强地反击。

    张天涯似乎早想到他回如此与对面的凌飞交换了一个眼色在短兵相接地前一刻里两人的招式再次生了变化。张天涯原本笼罩范围极广的七百二十九道剑气同时变向在顷刻之间凝结合一结合成了一道无坚不摧剑气直取监兵左肋。与张天涯的威力集中相反凌飞的枪势却在同一时间再次扩展一倍使监兵在密不透风的枪幕中再难看到其他东西。

    “吼!”在张天涯与凌飞的最后一个变化面前监兵终于确认自己如不释放功力今天非伤在两人手下不可。情急下再顾不得之前的约定沉气胸中一声怒吼爆喝出口。排山倒海似的功力随着吼声从他的口腔喷出。在两人的攻击及身前手中一对神铖从左右两边同时向上撩起。

    让人难以至信的事情生了。随着监兵双铖中射出的气刃脱铖而出之前吼声中所夹杂的雄厚能量居然没有一丝浪费的融合入了气刃之中。两道气刃得到这股全新助力之辅瞬间爆长了三丈带着慑人的虎啸之声不分先后的迎上了张天涯的剑和凌飞的枪!

    “叮!锵!”两声爆响过后三人再次分开天地也恢复了平静。之前受到张天涯剑势压迫所出现巨大凹陷的海水终于失去了制约四周海水同时涌向中间来填补那半圆形的凹坑。水花互撞激起了一股冲天巨浪将张天涯、凌飞、和监兵三人的身影全部淹没在浪花中。

    而之前双眼受到凌飞金象枪诀光芒刺激的精卫再次看到的刚好是这一幕。只有滔天的巨浪却见不到三人的身影。正担心的时候巨浪已经退去三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眼前才心下稍安。知道刚才的火拼肯定精彩绝伦开始暗自后悔自己平时不努力练功以至于连强光都承受不了错过了三人比试中最关键的一个环节。

    巨浪落下后又掀起一片圆形浪涌向四周排去。随之三人脚下的部分再次出现了中空四周海水填补时再次激起一道巨浪不过较之先前要了许多在三人脚下丈许处便无力上冲再次落会海面。反复数次海面终于恢复了平静。看张天涯三人居然衣服上居然连一被海水打湿的

    没有不论是张天涯与凌飞之间、凌飞与监兵之间兵与张天涯之间的距离都是相同的呈现鼎立之势。而他们手中的兵器却一失去了他们过招之前那耀眼的光华却更显得莫测高深。

    多了良久张天涯先打破了沉默开口道:“白虎侯这可有不丈义啊!我们之前不是好的吗你要把功力压制在我师兄的层次上算起来还高我一截呢怎么连声招呼也不打就释放功力害得我差受伤。”

    “差受伤也就明你还没有受伤可怜师兄我被稀里糊涂的被你叫过来打架还挂了彩。我的医药费一定要你负责而且要最好的辽伤药物!”另一边的凌飞擦去嘴角刚刚流出的鲜血对张天涯抱怨道。不过他更为惊讶的是张天涯的表现之前的剑法虽然玄妙无方但没想到却可以让修为上远不如自己的张天涯在接到监兵同样强度攻击的情况下毫无伤!

    要刚才监兵在情急下已经动用了他真正的功力。不过事出突然没有事先凝结足够的能量最后那一击不过是挥出了神级初期的威力而已。但即便如此也不是张天涯和凌飞两个人可以承受的了的。

    一接触双铖出的气刃两人就感觉一股阴阳刚柔两种能量交错扭曲着透过兵器向自己攻来。张天涯还好一些。毕竟他现下地剑法中都或多或少带着一些在盘古开天中所领悟出来的至理同样能量的情况下可以挥出的攻击强度自是不用多。监兵那强横的攻击在剑铖交锋中就被抵消了九成以上剩下的一些不成气候在攻入体内前。就被他的剑气绞碎驱散了。

    可是凌飞没有张天涯那么好的运气他可没看过什么盘古开天地场面。所用枪法都是多年浅淫所得好在他功力已经达到了仙级峰监兵情急下挥出的威力也不过是神级初期而且还有一半被张天涯分担。即便如此还是受了内伤。索幸伤并不重调理两天应该就可以痊愈了。

    见凌飞受伤监老爷子心道惭愧忙开口解释道:“凌将军的伤不重吧?都是老夫的过失!不过天涯刚才的攻击也太霸道了一。刚才那式碧落九重的威力恐怕比起孟章地青龙怒来也差不了多少了。如果我不释放功力的话今天受伤的肯定是我。哎……”

    监兵的性格显然是不喜欢摆底姿态来解释什么可偏偏自己理亏才无奈解释了这么多。

    “哇!”听到监兵的评价。张天涯和凌飞还没什么精卫却飞了过来。紧张的追问道:“监伯伯你刚才的是真的吗?天涯他……他真的有那么厉害吗?”表情中有几分期待。几分自豪和几分激动。

    “当然是真的。”监兵一笑道:“我收回之前地话等他的修为达到神级地时候我什么也不会和他切磋的了太危险了!”

    收起青天神剑张天涯微笑着拍了一下精卫地肩膀示意她正事要紧先不忙兴奋。随后转对监兵抱拳道:“我这手段。比起您老来还差得远呢。特别是最后那一招。居然可以把吼声与气刃结合容纳实在让天涯大开了眼界不知道那是什么名堂?”

    “那是我的绝招之一。”监兵看这个张天涯着实顺眼从一开始就对他令眼看待而张天涯也没有另他失望精彩的表现层出不穷让他越的觉得这个少年绝非池中之物了。听张天涯虚心求教也不在乎这个问题有些越轨坦白的答道:“是利用特殊的运功法门将啸声和气刃融合为一作到阴阳一体名字就叫——白虎啸。又因为被这招击毙的人死后尸体会出现一半热一般冷的情况维持数天时间才可以恢复常温被陵光那老鸟起了另外一个名字叫阴阳幻刃。”

    另一边地凌飞听张天涯居然这么不合规矩的询问别人地绝招本欲阻止。却没想到白虎侯如此给面子的了出来。感叹师弟的人缘够好之余也真人的旁听了起来。毕竟监兵在修为方面也可以得上是一方名宿对他的绝招了解一下可以增长不少见识呢!

    张天涯听后若有所思的了头道:“阴阳幻刃这个名字还真贴切呢。不过我看那招的气势磅礴而且对能量的控制更是极其复杂想必没有一定修为的人是学不来的吧?”

    这一个简单的分析却让监兵更是欣喜。能在一次交手中对白虎啸作出如此准确的评价单从眼光上看已经距离四大诸侯不远了。满意的了头对张天涯道:“没错!这一招不但需要强大的修为对能量的控制要求更是苛刻。没有神级修为的人休想学得会用得出。当然你这个不可以常理判断的家伙除外!怎么?想学就。对于你我可没打算藏私。”他的表情毫不做作听了他的话两外三人谁都没有怀疑只要张天涯开口他肯定将这招‘白虎啸’当场传授张天涯。

    对于监兵的慷慨张天涯感激在心。却摇头一笑后开口道:“这么厉害的绝招不想学那是假的。不过天涯现在可没这个精力!”着伸了一个懒腰继续道:“痛快的打了一架头脑果然清楚多了。对于案情又想到了一新的线索等我把案子查清还监兄一个清白后再向侯爷讨教这招白虎啸不迟。”

    监兵知道张天涯因为案子没破拉不下脸来向他学‘白虎啸’。索性也不勉强刚要开口什么却见张天涯的眉头突然一展。随即张开右手接到一块不知从何方传来的玉简。一扫其中的内容后马上面露喜色对众人道:“应朝回信了!麻烦白虎侯带我们回去相信案情又有新的进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