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上党公审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上党公审

    案子有关监兵也不罗嗦马上再次施展瞬移动将到了张天涯的府邸庭院中。对张天涯抱了抱拳道:“天涯你继续调查吧老夫就不打扰了这就回去等你的好消息。”着又是一个瞬移回府去也。

    “王爷你回来了!”监兵刚一离开雷雅就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将一个玉简交给张天涯道:“这是二公子刚刚传回来的消息雷雅没有擅自查看请王爷过目。”

    心道看了也无所谓张天涯随手接过玉简扫视了一下其中内容后。马上喜道:“事情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真相马上就将大白了。现在还差最后一件事情就可以宣布结案了。精卫还要麻烦你配我去一趟青龙侯府。师兄今天害你受伤却是师弟的错。回头再想你负荆请罪!”完拉着精卫夺门而去。

    看着张天涯消失在门外的背影凌飞会心一笑。自己这个师弟总能给人带来不断的惊喜。

    来到青龙侯府门外接待他们的还是之前那个已经熟悉了的守卫一见两人到来马上行礼道:“的见过精卫公主见过忠勇王。你们要去哪里查看的负责带路。”

    张天涯却摇头道:“不用了。我们这次来是有要事求见青龙侯。麻烦你帮忙通传一声就我需要找他确认一些事情。”

    那守卫不敢怠慢。让另人稍等后马上跑着通报去了。

    片刻后。那守卫又跑了回来对两人再次行礼后恭敬地道:“侯爷有请请随的来。”

    两人随那守卫来到青龙侯府大厅现孟章正稳坐主位。见到精卫到来才起身行礼习惯性的将张天涯直接无视。张天涯早料到会是如此。也不生气例行公事似的和精卫一起客气了两句后看了一眼守卫。

    孟章马上挥手将那守卫打了下去这才开口对张天涯问道:“不知道忠勇王现在将案子调查得如何了?这次来找老夫又有什么指教?”言辞之中刻薄如昔。

    张天涯全当没看见。抱了抱拳头对他道:“我这两天又查到了不少东西。这次找青龙侯不过是想核实一些事情。孟雷兄的储物戒指一直是由青龙侯保管的我这次正是为了那戒指而来相信其中一定有我需要的证据!”

    “戒指中会有证据?”孟章的言辞虽然刻薄但对于破案地需要却从来没有怠慢过这次当然也不例外。着已经将那戒指取了出来递到张天涯面前道:“我到要看看。这个戒指中到底能有什么证据?”

    张天涯不动声色的接过戒指。直接将那个装有火山赤龙果的盒子取了出来。先前他是因为盒内毕竟是宝物为免瓜田李下。才没有开盒观看。这次关系到案子的真相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将盒子打开一看有马上合了起来。收会戒指中交还给孟章后才自信的笑道:“果然如此!”

    精卫见状忙问道:“怎么了天涯?你现什么了?”

    张天涯也转头看向精卫微笑着道:“现在所有迷题都已经解开了。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啊。精卫公主!你现在马上回帝宫一趟。请炎帝下旨允许我借用一下上党府并把监义和想知道真相的人。一起带去我要公审此案!”

    精卫知道张天涯已经把知道了一切暂时却不肯。也没有生气反期待他过一会在府衙上精彩表现。了头后便展开身法向帝宫地方向飞去。

    又给凌飞了一个玉简叫他带上雷雅一起到府衙去看看。才转对孟章抱拳道:“麻烦青龙侯带上所有的人证一起到上党府衙。到时候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案的。”完也告辞离开了。

    张天涯离开后孟章再次从戒指中取出了那个装果专用的木制锦盒来。这种果子一旦离开火山之地灵气极易外泄时间一久颜色就会变淡药性渐失最终变得与凡果无异。要将灵气保存下来也只有这生果之木制成的盒子才能胜任了。是以张天涯在一看之后马上和将盒子关后孟章与精卫二人并没看到此中情形。

    此刻打开盒子孟章不禁眉头一皱因为盒子能本应该是两颗的火山赤龙果如今却只剩其一孤单的斜躺在盒子里。“怎么会这样?难道是这枚龙果导致雷儿走火入魔吗?不应该啊……那它又与雷儿的死什么关系呢……”疑惑间感觉到盒子内有灵气外溢的迹象忙将木盒关闭对门外低喝一声:“来人!”

    ……

    两刻钟后上党府衙内张天涯端坐在已经阔别尽三年之久地府尹正位上。本来按照规矩应该是炎帝做在这个主位上张天涯在旁坐主审的。可是炎帝却:“今天是天涯你来审案何况我与共工分坐高低也着实不敬你就安心坐下好了。我与共工一起旁坐听审便是。”张天涯也不做作欣然答应了。

    再次坐这个既熟悉又陌生地椅子上。张天涯心里感慨颇多。想当初自己孤零零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上古真可谓是举目无亲。但如今神农国已经成了他地第二故乡在这里混得有声有色炎帝对自己的信任、重用更不用多。

    如今他已经渐渐的融合进了这个时代里。起初他还想这如何把昆仑镜弄到手然后回去救恩师步炀。可是现在就算真把昆仑镜送到他面前他恐怕也不会那么做了。不管是与炎帝的君臣之情与共工、凌飞等人的兄弟之情与伏羲、女娲的师徒之情与精卫、丁香的男女之情以及和白玉那更接近亲情的友谊感情还有万寿地属下、百姓。这一切的一切都成了他地羁绊。就好象在现代恩师步炀是他的羁绊一样。

    见该来的

    经到齐张天涯的思绪从感慨中回到了现实。放眼I圈除了炎帝、共工两大神王外炎帝的三位公主碧游、瑶姬、精卫本案原告和被告的长辈青龙侯孟章、白虎侯监兵已经和他们同为四大诸侯的另外两位朱雀侯陵光、玄武侯执明也都亲自前来都被赐坐旁听。

    同样被赐坐的还有张天涯的师兄凌飞同时炎帝还特意卖了张天涯一个面子允许雷雅以凌飞随从的身份站在他身后听审。

    一看之下堂内有资格落坐的人竟然比之下跪之证人和旁立之衙役也少不了多少。规模真可谓既壮观又奇怪了。现在所有的人都已到齐就等张天涯开口审案。

    但张天涯这个时候却没有如以前一般惊堂木一拍在“威武”声中单刀直入。反而不止所谓的感叹了一句:“两刻钟!大家就都已经到齐了。呵呵两刻钟长不长却足以生很多事了。”

    下坐众人不明所以却都知道张天涯此感叹定有道理谁也没有接话。

    感叹一句后张天涯才将怀疑转入案情道:“言归正传当初青龙侯曾断言杀孟雷者定是监义。随后经过几次调查后却有排除了他杀人的可能。回想当初除了青龙侯关心则乱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就是监义甘心认罪。一口要定是自己所为。那么今天地审理就从他认罪的原因问起吧。”

    对这个问题最关心的无外呼就是白虎侯监兵了。一听张天涯提及此事马上开口追问道:“天涯难道你已经知道义儿为什么认罪了吗?快这个问题老夫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呢!”

    “当然就是因为白虎侯监老您啊!”完不顾监兵错愕的表情把目光转向下跪的监义悠然道:“孟雷死后。尸体上身极热下身极冷两刻钟后尸体才恢复常温。监兄你当初就是听过这句验尸报告后才决心认罪的吧?你不用否认因为我知道。你把他死后的表现理解成了他被高手击毙后所造成的死状。在你地理解中能使人死后尸体出现冷热分化的招式只有你爷爷的白虎啸又或者叫做——阴阳幻刃!我的对吗?”

    一听张天涯道出了他深藏在内心审处的恐惧监义身子一软额头上冷汗已经流了出来。还没等他辩解堂内另外一人却断然道:“这不可能!先不老虎的身份不需做这样地事情他的性格更不屑做宵之事。就算他真的想杀雷儿。也完全可以不留一痕迹怎么会笨到用自己的成名绝技杀人呢?”话的是孟章。要监兵杀了他孙子他却是第一个不信。

    坐在他身边的朱雀侯陵光。这个时候也开口道:“何况阴阳幻刃招之时必以啸声为引动双刃与之达到最佳的协和度才可出。而当时孟府并没有出现啸声。”

    见四大诸侯都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张天涯感觉浑身很不自在。摇头苦笑道:“冷静先冷静一下。是监义关心则乱一听到孟雷的死状马上就联想到了他的爷爷监兵。这只是他一相情愿地想法而已。我可从来没过白虎侯有嫌疑哦。”

    刚表现出同气连枝的四大诸侯这时才意识到了自己地失态。惭愧的低下了他们高贵地头颅。

    “现在你已经证明了凶手不是监义那真凶到底是谁呢?”听张天涯指出了监义认罪的理由炎帝开口继续询问道:“天涯你不会告诉大家孟雷是练功时走火入魔而死的吧?要知道孟章的功法虽不及我和共工却也不是轻易可以练到走火入魔的。”

    听炎帝催促张天涯肯定的答道:“他却是因为走火入魔而死!”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继续道:“要间接导致孟雷死亡的人确实很多。我和监兄都在此列他是因为想找我报仇又现自己连监兄都打不过才会急功冒进导致走火入魔地。而直接导致孟雷死亡的却只有一个人。”到关键处竟闭口不语。

    见张天涯居然在这时候卖起了关子众人纷纷都露出出了焦急之色。孟章更是忍不住不满道:“张天涯!你怎么不话了?那个凶手到底是谁你到底查出来了没有?”

    张天涯也不去理他转头对炎帝抱拳行了一礼道:“陛下。此案与两年之前另一个案子有很大地牵连天涯恳请炎帝准许天涯两案同审定可还大家一个明白!”此刻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张天涯和炎帝两人的身上却没有人注意到下跪旁证中的楚湖此刻惊得一个机灵眼中神色复杂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高兴。

    “好!你现在虽然已经被封为了忠勇王但一直八府巡案的官职却也一直保留着。现冤情你有权利也有义务为苦主昭雪无须向我请示的。”虽然没想到张天涯居然搞出个什么两案同审来但炎帝还是果断的答应了他的请求。

    “谢陛下!”领旨后张天涯在继续刚才的话题道:“那好我现在就指出直接导致孟雷死亡的第一责任者。”在众人都怀疑张天涯为什么不是凶手而用了“责任者”这个不适当的名词时张天涯猛然一拍敬堂木喝道:“楚湖!你可认罪?”

    “什么!”在场之中凡是对楚湖有所了解的人闻听此言一片哗然。他们不相信一向胆闻名又没有什么修为的楚湖竟然会动手杀孟雷有胆子和本事杀孟雷。但所有人都只是低声议论。包括与张天涯关系最不好的孟章再内没有一人提出反对意见因为他们都相信张天涯既然是楚湖所为就一定有他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