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沉冤昭雪

第二百九十六章 沉冤昭雪

    动下楚湖悄悄从衣袖中取出一颗黑色的药丸来装声放到嘴边。本想借机会吞下含入口中在适当的时候要破自尽却见张天涯正微笑着看了他一眼并没有阻止的意思。思量一下终于没有吞药入口再次将手放下了。

    “来人!”张天涯见楚湖竟然在这个时候放弃了自尽死的机会心中暗感钦佩。马上叫过衙役道:“将孟文带到堂下严密看管起来。”

    衙役中有多半是张天涯当年担任府尹时的旧人知道张天涯吩咐的事情不需要考虑原由你也考虑不明白照办才是唯一的选择。命令一下马上出来两人将孟文带走了。张天涯这时突然再次一拍惊堂木却用上了几分功力震得孟武心神一荡不给他喘息的机会马上开口问道:“孟武!去年六月你与孟文将风斯送与孟雷的两坛灵泉玉露擅自藏私自却诬陷楚湖的徒弟而纵恶犬将其活活咬死。你可知罪!”

    “冤枉啊王爷!”孟武被张天涯带有音波攻击的一记惊堂木震得心志失守惊慌下马上辩解道:“分明是那子在我和孟文不注意的时候撞翻了其中一坛。我们一怒之下才……”到这里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

    “所以你们就放恶犬将其活活咬死?”张天涯看着孟雷。玩味似地笑道:“好!很好!你交代问题的态度值得鼓励。停下干嘛?继续把当时的情况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如敢撒谎罪加一等!我一会还要提审孟文放心在这期间我不会给你们任何串供的机会的!”

    原本怀疑张天涯是否能拿出证据来帮徒弟昭雪的楚湖见张天涯居然如此一诈就撬开了孟武的嘴巴。终于再次低下了头。两行老泪悄然滑落。此刻他地心中最将他揭出来的张天涯不但没有丝毫的怨恨反充满了感激。

    孟武先是被张天涯诈得认了罪心知一切都无法挽回了而且张天涯已欺瞒真相罪加一等了。草菅人命本来就是死罪。现在再加一等那就是轻则五马分尸重则凌迟!身子一软魁梧的身子瘫软在地上。刚想全部交代出来却突然想到了什么把求救的目光投向坐在堂边的青龙侯孟章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地稻草。

    “你看着青龙侯做什么?”张天涯满不在乎的道:“现在青龙侯是我们当中最想知道真相的一个。如果没有你们当初灭绝人性之举孟雷就不会死。你不会天真到认为青龙侯会袒护一个害死他孙子的罪魁祸吧?”

    孟章初见孟武求救的目光。本还犹豫一下怕事情和孟雷有关。被他将出来会让孟雷死后。还落得一个骂命。考虑是否先将事情压下回去之后自己问青真相后再私刑处理。可是被张天涯将了这么一军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一来张天涯所确实在理即使张天涯当堂没有将他们处决回头孟章自己也不会放过这两个家伙的。与其那样还不如让张天涯合理、合法的收拾他们来得干净。再者张天涯刚才提到了“袒护”二字。也已经封住了他的嘴让他想阻止亦无法开口。索性冷哼一声。对孟武的求救不与理会。转对张天涯道:“忠勇王。现在孟文已经认罪直接宣判便是还有再加询问的必要吗?”

    “当然有?”张天涯马上回道:“现在虽然已知他们两个草菅人命但还有很多细节需要了解和证实。这些细节可是宣布最终判决结果地依据怎么能不问清楚?孟武还不快快从实招来!?”

    “的愿招!”失去了孟章这个唯一地靠山孟武终于侥幸心理老实答道:“去年六月我从有熊归来还带着两坛子风斯少爷回赠的灵泉玉露。当时孙少爷并不在家刚好与到去驯养猎犬地孟文他想见识一下灵泉玉露什么样子我没有反对。而楚大夫的徒弟也刚好路过好奇的询问了几句。当时我们正得意的时候自然是有问必答。而不知道怎么回事正在孟文大肆炫耀的时候犬舍内孙少爷所养的恶犬突然狂吠。也是那子胆一听狗叫就吓得不行也不管猎犬都关在笼子里伤不到他就往前跑结果将两坛灵泉玉露撞翻了一坛。”

    张天涯另了暗暗头果然和自己所想得相差不远。随口催促道:“继续。”

    “我们三个当时大惊这宝贝就这么被打碎了洒了一地等孙少爷回来后可怎么想他交代啊?那子更是吓得当时瘫在里地上孟文一怒下打开了犬舍的闸门就拉着我走了。之后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可能感觉到了在场众人厌恶地目光孟武到最后声音越来越渐而细不可闻。

    而张天涯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见他停了下来便继续追问道:“那后来呢?这件事情你们是怎么向青龙侯和孟雷交代的?”

    “当天晚上孟文跑来告诉我如果侯爷问起就是犬舍地闸门松动狗跑出来伤人的我们二人并不知情。我便照办了再后来就没什么事了。”

    “孟雷没有问起过这些事情吗?或者这些话是他教你们的?”

    “那我就不清楚了。孟文比我聪明而且我们从一起长大他是绝对不会害我的。所以他或孙少爷交代我办的事情我只要照办就好了从来不多嘴询问的。王爷我刚才的全是实话请王爷开恩啊!”看来这个孟雷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用人还是有一套的嘛。一个有聪明会出注意的还有一个虽然没什么本事却够笨的只知道干活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的不。这孟文、孟武还真是一对最佳搭档呢!

    “没想到没想到啊!”听孟武完摇头唏嘘道:“真没想到纵横沙场数千

    龙侯居然会被这么一个家伙蒙混骗倒。哎……I信啊!”

    “张天涯!”听到张天涯言辞刻薄的冷嘲热讽孟章不由心头火起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天涯两手一坦撇了撇嘴道:“没什么意思。青龙侯心理有数就可以了毕竟有的时候过分的纵容一个人就等于害了他。前因后果我想也不用我多了吧?”

    听了张天涯的话孟章一阵默然。是啊!过分的纵容就等于害了他!雷儿他们那儿科的把戏怎么能瞒得过我的眼睛?可惜我当初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只道雷儿培养两个得力的手下不容易就惩大戒不许他继续养狗而已。如果我当时将这事情追查到底的话雷儿就不用死了雷儿啊!

    见孟章已经被张天涯打击得够戗了如果在让张天涯继续下去让孟章从此消沉下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作为孟章的死对头张天涯一定很高兴这么做。可是炎帝不同他可不想让自己最得力的手下之一就这么被张天涯费了。咳嗽了一声开口对张天涯道:“既然没有什么意思就不要再了。继续审案吧。”

    张天涯正刺激得过瘾本还想继续但炎帝自然已经开口自然不能不给面子。只能头称是后转对衙役道:“来人。让孟武画押后把他带下去带孟文上来问话!”

    孟文虽然狡猾但在面对孟武地供词以及张天涯那得出做得到的恐吓还是老实的将事情的真相交代了出来。前面的内容与孟武所无异之后是私下里孟雷臭骂了他一顿。两人便商议着把这见事情压了下去。

    真相已经大白张天涯却知道自己和孟章还有得斗。毕竟他今天是主审不能像在幽都、卦台那样查清真相后。就什么都不用管了。一拍惊堂木张天涯开始判决道:“孟文蓄意害人草菅人命罪证确凿本王宣判先将其压入大牢明日午时问斩!你可服气?”

    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一听要死孟文还是马上开口求饶道:“王爷开恩啊!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求王爷饶命!”

    “下次?”张天涯冷笑道:“你还想有下次?好!如能让楚湖的徒弟活过来证明确实有下次不敢的机会。我就饶你不死!怎么……办不到?拉下去!”

    衙门将哭喊求饶的孟文拉下去后张天涯转对孟武道:“孟武!你眼见孟文行凶却不与阻止。事后还隐瞒真情不报实与杀人无异。但念在你也是受人指示。免于死罪配充军玄海盐场。你可心服?”

    孟武听到张天涯对孟文地判决本以为自己也是必死。却没想到张天涯却法外开恩马上磕头道:“心服心服!多谢王爷不杀之恩!”

    其实从事情经过上来看孟文才是凶手。而这个孟武不过是一个没什么头脑的跑腿的最多算是从犯虽然可恶。但罪不至死。摆手示意衙役将孟武也带下去张天涯严肃的表情变得平和了许多。转又对楚湖道:“楚大夫。你……”

    张天涯刚一开口楚湖却马上磕了三个响头打断了张天涯的话道:“谢王爷帮徒伸冤!老夫本以为徒的冤屈将永埋地下才会一时冲动犯下大错。如今徒地冤屈已然昭雪纵将老夫千刀万刮老夫也决无半句怨言!”

    “千刀万刮?你的意思也就是凌迟了?”张天涯不禁失笑道:“现在堂上是你了算还是我了算?这判决结果似乎由不得你做主吧?楚湖你身为医者不思济世救人反因为私人恩怨刻意谎报伤者生死以至延误孟雷获救的机会死罪难饶。但念你年纪老迈而且却有冤屈待雪免你断头之刑给你留一个全尸。来人赐鸠酒!”

    “不行!”一听张天涯的判决孟章马上豁然起身道:“他害死雷儿本应千刀万刮!即使不判凌迟起码也要车裂才可以。怎可让他死得这般轻松?张天涯你这么判决不觉得有失公证吗?”

    张天涯听后并不答话而从案上取过一本《神农历法》翻到某页后又用判决犯人所用的朱砂笔在其中两行字上划下标记才将书丢于孟章面前道:“《神农历法》十章七十九条。因为人为因素在知情的情况下至人以死却没有主动杀人者其罪当诛。可视情节轻重判定斩及一下各种行刑方式。楚湖的情况正是如此而且已经查明确有冤屈。我到想问问青龙侯我的判决哪里失了公证了?”

    “就因为他谋害的是我的孙子!”孟章这次也学乖了冷笑着和张天涯讲起法律来道:“我记得《神农律法》中也有规定凡谋害朝廷一品官员地家人或对为神农国立过大功者的家人一经查实一律按凌迟处理张天涯你不会不知道吧?”

    张天涯早在开堂之前就想到最后这个结果孟章一定不会同意地。所以一早就把这方面的法律条款特地重温了一便。听孟章如此一淡然一笑道:“那就麻烦青龙侯把你手上地《神农律法》向后翻五页从第三行中段开始是你刚才所的那条。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原文应该是这样的。反谋害身居军政要职二品以上官员者。或为神农国立过军功或对民生做出过杰出贡献者。罪证一经核实即时处与凌迟极刑!书在你的手里看看我得有没有错看看在官员后面是否有及家属的字样?现在似乎不是可以混淆视听的时候。”

    孟章哪想到一向懒散的张天涯居然把条款一字不差地背了下来。一时间无言以对这次争吵无疑又在张天涯面前败下阵来。(未完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bsp;.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