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九十七章 落叶残局

第二百九十七章 落叶残局

    住了孟章的嘴张天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继续道这次是公审而且青龙侯也在下的判决有失公证。既然今天的案子离不开一个‘公’字那我们就来听听公众的声音如何?”着起身对堂外围观的百姓抱拳道:“各位乡亲父老请大家来帮我们评评理觉得我的判决正确的请站在左边。觉得楚湖罪当陵迟的请站在右面。现在楚大夫的命运就决定在你们手中了!”

    张天涯话一完外面的百姓马上开始骚动了起来。一边议论着开始推推嚷嚷的流动开来片刻之后一张天涯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分左右站成了两队。除了几个没有资格进堂听审又想巴结孟章的官员外所有的百姓都站在了张天涯一边。

    毕竟这些百姓站在百姓自己的立场上都更同情楚湖。就好象张天涯费尽心思留他一个全尸一样。

    “哼!”孟章见事已至次再留下来也没意思。狠狠的瞪了张天涯一眼后对炎帝抱拳道:“陛下孟章突觉身子不适请允许我回家休息。”得到炎帝默许后马上扶袖而去。

    ……

    “天涯。不是我你同是神农国的重臣你就不能尽量和孟章的关系搞得和平一些吗?”案件按照张天涯的意思处理完毕。一种人等也都各自回府了。只有张天涯被炎帝叫到了帝宫。以“我们有事情要和天涯商量”地理由打走了精卫。现在整个后院只有炎帝、共工和张天涯三人。炎帝才开口对张天涯如此抱怨道。

    张天涯也显然没想到炎帝要和自己商量的居然还是这件事情。不禁大吐苦水道:“我也不想弄到今天这个地步啊。您老也我也孟章的恩怨是从三年之前就开始了从那时候开始我似乎从来都没有主动过去招惹他啊。事情闹到今天这个地步你以为我想啊?”

    见张天涯居然喊起冤来炎帝也感无可奈何。看了共工一眼却见后者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把目光转移到别出。才对张天涯劝道:“孟章这人虽然爱面子性格也确实……确实乖僻了一些。但是非恩怨还是分得清的虽然之前的恩怨无法化解。但你这次办案帮他找出杀害孟雷的凶手。他自然也心中有数。可是你子却偏偏要在最后这个节骨眼上和他争执楚湖的处决方式错过了一个可以和他关系缓和一下地机会。哎……”

    关于这上张天涯却一步不让理直气壮的道:“可是那楚湖确实可怜。他一个胆出名的大夫居然能有害死孟雷的勇气是谁造成呢?把他逼到杀人这个地步的本就是孟雷那个所谓的‘受害者’!如果他还没有死我也一定会把他依法充军地。用太残忍的刑法对付楚湖天涯实在于心不忍!”

    见张天涯强硬。炎帝和共工饶有深意的对视一眼后共工便继续欣赏起了亭边滚动的河水。万水之神。对水他始终有着独特的感情!

    炎帝也随之起身。信手捻过一片茶树叶放入口中咀嚼了一会突然莫名其妙的对张天涯问道:“天涯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张天涯一愣反问道:“我以为你不知道什么?厄有乱榆伯伯想对天涯什么?”

    “早在你指出楚湖之后还没审问孟文、孟武的时候楚湖就欲服毒自杀。”话时候根本没回头看张天涯。语气上更是没有一责问的意思仿佛在一个人自言自语一般:“可是他被你一个本是鼓励的眼神阻止了。你这个眼神里给他的信号是不反对他自杀减轻痛苦。但以你地聪明和当时的情况应该不难猜到本欲自杀地他在见到你那个眼神后有五成的机会回因为感激你而放弃。”

    张天涯没有接话当时他觉得这一切都很顺理成章仿佛自己就应该那样去做一般。现在想来炎帝得确实一不错自己当时既希望他将药吃下去但浅意识里或许却是在阻止这件事情地生。

    “本来他服毒自杀是最好的结局。他知道自己大仇得报死也安心了。更主要的是这样一来孟章再不讲理也不会怪到你的头上如果他怨你就是间接的承认了自己有眼无珠。一向极爱面子的他绝对会马上放弃那个念头。”

    “厄……”经炎帝这么一张天涯才现事实确是如此。一时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道:“榆伯伯得极是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榆伯伯当时也不提醒一下这个本不必要的误会又出现了看来我和孟章定是八字相冲非人力可以阻止地啊。”

    “你又怪到我头上来了?”炎帝不禁觉得好笑转过头道:“你当时一口一个《神农律法》我还能什么?《神农律法》是我定的我总不能伸手煽自己地耳光吧?而且你也不是没想到而是不愿意去想。你当时心里已经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也是最合你心意的就是和孟章斗上一斗你想让他知道他是玩不过你的!”

    “确实!”张天涯扪心自问了一下不禁头道:“榆伯伯得没错。他看我不爽的同时难免流露出来很多让我看他不爽的东西来。所以不光是他一有机会就要给我找麻烦。在无伤大雅的情况下我也很不想让他好受。”以前的张天涯或许还忌惮孟章几分但在领悟一部分开天辟地的功法后自问只要过上一年半载即使单独对上孟章虽然不能胜自保还是有几分把握的索性也没隐瞒自己对他的不满。

    “你到也坦白。”炎帝失笑道:“其实我也不是要你处处让着他。只是在这种无伤大雅的情况下多想一下权益的方法就好了。”

    张天涯见炎帝如此重视此事情得还如此委婉可以给足了自己面子。实在不忍拒绝这个对自己有大恩的长者只好答应了下来

    既然是榆伯伯吩咐天涯遵命就是。不过天涯还有▋||.:.]为君王不是都希望在自己可控制的范围内臣子斗得越激烈越好吗?榆伯伯怎么好象并不希望如此似的?”

    “臣子斗得越激烈越好?这却是为了什么?”显然炎帝对张天涯这个新鲜的提议感觉颇有兴趣。一旁欣赏河水的共工也收会了目光并露出注意的神色。

    想了一会张天涯才开口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在家乡的时候很多里的君王都是这么、这么做的。”而且还多是出自明君之口。是什么臣斗则君安张天涯到是没有思考过其中的道理他也没兴趣思考这个。

    “想来那些君王是怕臣子齐心结党营私把自己的皇权架空吧?”对于这样的君王之术炎帝到是一即明。随后摇头道:“那只适合于六大国外的国君王的个人能力不足以震慑所有国民的情况下。而我却对你们的忠诚有绝对信心!”言辞中透出了无比强大的自信。

    是啊!六大国君有什么好怕的?神王级高手与神级高手之间的差距绝对不是数量可以弥补的。一个神王级高手要杀十个神级高手的话恐怕绝对不会用上第二招。有这样的实力保障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不过神级高手在神王级高手眼中。却也不是蝼蚁那么简单。虽然对神级高手地实力不屑但国家一旦开战神王之间互相制约真正出力的还是这些神级高手。所以在确实需要的情况下六大国君对手下神级高手一般也都卖几分面子的。

    而张天涯。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不但他的背景够强更主要的是在他们眼中张天涯就是一个未来的神王一个站在自己一边地神王!所以炎帝对张天涯也只是劝一下让他注意一就好了。却绝对不会偏袒孟章的。要偏袒他也只能偏袒张天涯。

    不管是因为共工因为伏羲、女娲还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未来的神王!

    “天涯。现在案子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万寿你的天劫店铺还没有修建呢时间紧迫你可要抓紧啊。”见炎帝和张天涯的话已经完共工终于开口问起了其他地事情。之前两人的谈话他却一句也没插嘴。除非事情危急到张天涯的安全。否则共工对干涉神农国内政的事情可是没有一兴趣的。

    张天涯想了一下。开口答道:“现在上党似乎也没什么事情了。那就明天一早吧共工大哥一起走吗?”者期待着看向共工。自从领悟开天辟地后他还没有机会好好式一式自己的身手呢。和监兵那场目的是试出“白虎啸”的存在而且监兵的境界也没有达到保持与他相同的功力后还放任张天涯攻击地地步。

    可惜的是曳影传授张天涯‘开天辟地’地事情。共工并不知道。微笑摇了摇头道:“我想我还是等到你的天劫店开张地时候再去祝贺好了。你也不要失望。你之前的提高是因为第一次和我在战域以那种形式切磋第一次的效果总是最好的之后的效果将会差很多。”

    “哦。”张天涯不甘心的应了一声却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告诉共工鸿钧老祖刚刚教了自己开天辟地吧?做人要低调!

    见张天涯有些不甘心的模样共工微笑提议道:“其实我坚持留下来的主要原因却是因为一盘棋到现在还没有下完。天涯你看这个落叶残局现在陷入了一个僵局只要你能帮我赢了炎帝我就和你一起会万寿天天当你地陪练如何?”着一指三人中间的石桌。

    张天涯低头一看这才现原来石桌上不但有纵横交错地凹痕所形成的棋盘。更有分别由银杏叶和茶树叶两种不同叶子作为棋子所组成的棋局。

    这下可让我们的青天剑仙犯难了。对于围棋张天涯充其量不过算是知道规则而已共工和炎帝下到僵持阶段的棋又岂是他能想出制胜之道的?看了一会没有头绪后。张天涯抬头看了看天又四下打量了两眼最后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两人见他举止怪异共工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这先望天后四下看又摸自己嘴唇又是叹气的是什么意思?在向我暗示什么吗?”转头又看了一眼棋盘沉思片刻后突然惊喜道:“妙!果然妙啊!”着将一片银杏叶落在棋盘上靠近张天涯附近一角的某处。

    炎帝看此招后马上眉头紧锁过了好一会才将已经握在手中的神农茶树叶放入口中如释重负的摇头笑道:“果然是妙手!水神居然能下出如此神来之笔榆某甘拜下风。”

    共工也马上推让道:“炎帝过奖了。我也是受到天涯的暗示才能走出此招的实在胜之不武。如果非要谁是赢家的话那这个赢家就是天涯了。”

    “我?”张天涯这才现共工居然把功劳推到了自己的身上不禁为之愕然。

    “天涯也不必谦虚我们两个又岂是气量狭之辈?”共工开口解释道:“你先抬头看天是暗示我应注意九天之龙之后又四下大量独没有回头看不是又在告诉我这值得深思的地方就在靠近你位置的角上吗?之后你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则明了此子应该落在龙口之处。而场上我和炎帝各执一龙刚好在这个位置出现双龙争珠之势。此子一落虽然没有直接进攻却将我这条龙的战斗力提升了一大截断仿佛武装到了牙齿。工欲善其势必先利其器这一手既非进攻却逼得炎帝无力招架。你最后的摇头就是这个攻而非攻的意思没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