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零二章 这就是报应!

第三百零二章 这就是报应!

    今天不管是什么结果我需要一个解释。你心里I的关于我和丁香的事情你应该不是没考虑过吧?”在张天涯的书房中精卫面带笑容很和气问着张天涯一些问题。而张天涯感觉却很乱对于这个问题他是真的没有考虑过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另一边的丁香什么也没只是上前给张天涯刚刚一口干掉的茶水再次续满后便静静的回到一旁依旧一言不。

    张天涯现在不禁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头脑一热要把她们一起找来却一句话也不出来。无奈之下继续喝茶。

    “天涯。”精卫继续道:“你是一个英雄是一个敢于挑战黑帝的男子汉。起码在我和丁香的心目中你都是独一无二的。难道作为英雄的你今天来给我们一个解释的勇气都没有吗?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需要你一句话。”

    “我……”张天涯欲言又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而这时丁香又体贴的为他将茶水倒满再次回头坐位后神情已经有些落寞眼圈也略泛红光。张天涯见了心中不忍终于下了决定开口道:“我不知道该什么。感情的事情必须要专一否则多情不如无情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可懂是懂……我怎么呢给我一时间好吗?”

    “好吧。”精卫头道:“我可以给你十息地时间……。哦现在十息的时间到了你可以了。今天可是你找我们来要把事情谈清楚的怎么这么半天光我在话?”完可能觉得有些口渴起身上前将张天涯的茶水抢了过来一饮而尽。

    丁香刚要起身倒茶。精卫却一把抓过茶壶道:“我自己来可以的。”

    见事情已经不容自己再逃避了张天涯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道:“其实我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在遇到你们之前我唯一的目的街来昆仑镜。就是到故乡为师傅治好伤势。我所地师傅并不是青帝而是在那之前我的启蒙恩师。”

    “要回故乡还需要昆仑镜?”显然对于张天涯的这个答案精卫并不能满意。

    丁香听到这些话却心头一紧。“我并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在当初两人次相遇的时候张天涯也过同样的话。现在听他再次起不由想起当时尚在人世地老父亲。两行珠泪悄然落下。

    张天涯强忍住帮她擦去泪水的冲动。继续道:“这是我的一个秘密我不能告诉你们原因。但我可以誓我所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顿了一下继续道:“不过我后来遇到了你们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这里了。当时初见你们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过爱情这个神圣的字眼但感情的事情并不是理智可以控制的。我也知道我这样很过分。但我爱精卫也同样爱着丁香。如果非要让我做出一个选择我想我宁愿去和顼打一场。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给我一时间好吗?”

    或许时间可以改变一些东西吧?不管如何改变可能这个选择将不会来得这么痛苦了。

    “早出来不就完了吗?”听张天涯完本应怒甚至暴走的精卫突然露出了一丝胜利的微笑坐回到自己地椅子道:“我已经和丁香成了好姐妹了。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原谅你。嘿嘿你是否还想给我们找第三个姐妹啊?今天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出来的话我们不怪你。”

    这样地话张天涯如果相信了他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大傻瓜!

    虽然张天涯并不在意自己是否被当成傻瓜但还是很坚定地摇了摇头语出真诚的道:“不!喜欢两个我就已经很后悔了绝对不会再自寻烦恼了。”话间感觉到两道杀气忙弥补道:“我的意思是感情是应该专一的。今天的结果已经让我的良心受到谴责了。既然你们给了我悔过的机会我绝对不会一错再错了!”

    这那里是聊天啊?简直比思考万寿的展还让人招架不来。

    对于张天涯来这样地气愤无疑是他的致命弱。相比之下搞万寿地展蓝图虽然累一些却也能勉强应付得来。相比之下找个尖高手不顾生死的火拼一下对于张天涯来却是最轻松的事情了。

    听了张天涯的解释再看他并不像是在谎。精卫这才满意的了头道:“记住你今天所的话!我看得出白玉姐姐也喜欢你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对于她我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注意是勉强接受。不过那个雷雅……”

    “雷雅的身世很可怜!”张天涯忍不住打短了她的话道:“我对于她并没有什么非份之想。我只是不希望他继续生活在以前的阴影里索性业不怕出来我这次去有熊打算把她要过来在我手下帮忙。这只是想给她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而已并没有别的。而白玉……不可否认她的美丽并不在你们之下可以是没有瑕疵的。当初我也曾动过一些心思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后来我见见现她虽然美但并非我所爱。我对她的感情是兄妹之情仅此而已。”

    “那方虹呢?听你把一夕的内丹都送给她了。”精卫继续追问。她其实并不认为张天涯会和方虹怎么样。这样问也不过是想给他一个警告。其实关于丁香精卫也并不是不在意。但从其他人口中知道他们的故事以后知道自己一定要强行让他们分开的话即使成功痛苦的并不紧紧是丁香一个人张天涯也一定会因为内疚把丁香永远放在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上。与其那样到不如大方一。但有了丁香这个例子她却绝不想再有第二个了!绝对!到

    张天涯不禁对精卫的无理取闹有些气恼叹了一口气向窗外道:“我和方虹充其量能算是因为利益上的关系才可以平心静气的谈话而已别忘了当初我的手是被谁打断的她的蚩火教又是被谁打击到现在这个程度的。我送她一夕的内丹或是其他一些什么事情都是有目的的绝对利益使然。我不能向她出手都是因为当初对蚩尤的一个承诺而已。我和她之间连朋友都算不上!”

    不等精卫再什么抢先反问道:“你下一个想问的不是我有没有对兰动过歪脑筋吧?”

    “天涯!”见张天涯已经有些动怒精卫被吓了一跳。而一直没有开口话的丁香这时忙解围道:“你也不要生气了。今天精卫姐姐之所以这么激动还不都是你害的现在你怎么又起脾气来了?”

    气势刚刚被大压下来的精卫听到丁香的话一股委屈涌上心头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张天涯也知道自己理亏忙道歉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现在向你们赔礼道歉哎我现在的心实在很乱让我先静一静好吗?”

    见二女不再话再次叹了一口气走出了书房。

    本想今天把事情清楚的却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虽然两女出呼意料的达成了共识这个算是最好地结果了。但想到自己可能成为传中的种马。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总之现在很烦!

    种马是很潇洒。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把自己的感情分成几份的更不是每个男人在美女丛中都可以混得像韦宝那样左右逢缘的。起码张天涯就不是一个适合风流的人这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现在干什么去呢?吩咐人把女娲传授的阵法建好?其他人恐怕还无法胜任自己现在又没心情。找共工大哥切磋?在天劫店开张结束后共工已经和另外四大天神一起走了。找师兄谈谈想必他现在正和瑶姬公主你侬我侬呢。

    “何以解忧唯有练功。对练功去!”自言自语中。张天涯已经下了决定马上用神识对曳影问道:“老乡可以帮把忙带我去战域吗?”现在伏羲、女娲已经离开了想去战域就只能求助曳影了。

    “这种事情我本不该管地不过看在你今天心情这么糟糕的份上就帮你一次吧。下不为例!怎么呢这就是报应……”完一股温和的能量。从张天涯体内涌出在没有一感觉下。张天涯现自己已经到了战域之中。

    看这四周单调得不能再单调的环境张天涯甩了甩头。心念一动下青天神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上。神剑入手一切杂念马上被抛之脑后。剑随意动开始肆意的乱舞了起来。

    没错!地确是乱舞!他这次的剑法中已经失去了之前的潇洒飘逸而是杂乱无章。如果此刻有人看到他舞剑一定会以为他是一个不会用剑的门外汉而不是大名鼎鼎的青天剑仙。他此刻的剑法完全可以是不知所谓。连一个普通的剑客都见到后都会不屑的大摇其头。并劝他以后不要再用剑了。

    可是以张天涯如今的境界难道真的可以使出糟糕到不能再糟糕地剑法来吗?不能!

    这些剑法虽然看起来杂乱甚至可以很糟糕。但挥出每一剑的同时张天涯都不断回忆着盘古开天地情景。每一剑划出都带着盘古开天中的某些天地至理。如果你把张天涯当成自己地假想敌人的话就一定回现从这些看似破绽百出的剑法中你绝对找不可以进攻的一来。

    每一个破绽在片刻之后都会变成一个陷阱。只要对手禁受不住诱惑一招攻过去的话就等于将自己陷入了无底深渊难有搬回败局之日!张天涯心乱如麻他的剑法更乱得像一团乱线敌若触之定会被这些乱线纠缠不清难以自拔。

    在不知不觉中张天涯的剑意中又增加了一式新的内容。

    如果可以选择地话张天涯宁愿永远也悟不出这式剑意来只要没有今天的事情自己对于精卫和丁香感情也可以得到一个完美地解决。不过可惜世事并不容得张天涯选择。人生不是游戏更无法读档。

    用昆仑镜到是可以穿越一下时空不过那样除了自欺欺人外什么也解决不了。

    也许正如曳影所的那样这就是报应!

    许久过后张天涯依然陶醉在剑法当中。也许只有不断的挥舞神剑他才能让自己不再去想那烦心的事情。直到一个不应存在在这里的声音出现张天涯才心有不甘的停了下来。

    “你练的剑法中怎么会有开天辟地的影子?不过似是而非威力上比起真正的开天辟地来差得太远了。开天辟地能被你练成这个德行还真不容易呢!”一个陌生的声音讽刺中带着挖苦。张天涯可以确定这个声音自己从来没有听到过。

    一惊下张天涯剑光忙向后收拢同时身体前冲百丈开外顺势转身青天神剑遥指对方喝道:“什么人?!”

    也难怪他有如此表现以他现在的修为即使监兵那样神级峰的高手也不可能出现在他身后而不为现。更何况对方居然认得开天辟地这个连神王级高手都很少知道的功法!

    神级高手中最峰的存在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来人却轻易的做到了。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来人是神王级高手!

    至今为止十二大神王高手中张天涯已见其十。而来人张天涯并不认识那这个人会是谁呢?东夷国君白帝少昊还是有熊国君黄帝轩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