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零三章 神秘强敌

第三百零三章 神秘强敌

    张天涯如此惊慌继续出言讽刺道:“开天辟地确实能真正挥出全部威力的也只有一个盘古而已。你只求其精髓却不拟其形的做法很不错。不过可惜现在的你还太嫩了!”

    张天涯这才看清来人的相貌可以并不出众却极有特色。面色黑胜包拯一身衣服更是漆黑如碳。嘴角挂着一幅“我是奸诈之徒”的招牌奸笑似是生怕什么人不知道他是坏人一样。

    这样有特的一个人如果自己见过没有理由不记得的。

    所以!张天涯可以确定这个人自己绝对不认识!

    确认这后张天涯对他的警惕不禁又加深了几分重复方才的问题道:“你到底是谁?来这里不会只为了嘲笑我几句吧?”

    “我当然不会那么无聊。”来人不动声色的道:“这次回来这里的一切变得让我很惊讶。虽然比过去更具活力但我不喜欢。特别是见到居然有人学会了对我有很大威胁的‘开天辟地’之后你认为我是应该在那个人羽翼未丰前将你除去还是放任他成长成为我的一个威胁呢?”

    “你当然不应该在这里向我出手起码我个人认为无敌是一件很苦恼的事。更何况……”话间张天涯的功力不断向青天神剑中涌去在巨大的功力震荡下。神剑出阵阵忽高忽低地轻鸣誓要与主人共存亡!

    一面继续提升着功力张天涯继续道:“不管什么人想要杀我我都不会引径待戮的。也许……”张天涯着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笑容继续道:“我的反抗会有一作用也不定呢。怎么样真的要动手吗?”

    嘴里虽然在征求着对方的意见手中青天神剑却已经出万千剑气。剑气一出现便幻化出漫天雪花旋转着向对方攻去。漫天飞雪中剑影重重看起来美伦每焕杀伤力也是绝对不容忽视的。因为这正是张天涯剑意中的一式——六月飞霜!

    张天涯抢先出手了一是为了先下手为强。再者也是因为他在对方身上现了杀气。既然对方已经决定动手就绝不能坐以待毙不管对方有多强大都不是放弃抵抗地理由!

    “场景很华丽攻击却并不涣散你做的不错。”面对张天涯的全力进攻对方似乎毫不在意般自己悠然而谈同时右手轻描淡写的在自己的胸前画了一个圈。圈内马上形成了一片压缩版的星云在有规律地转动着。

    而张天涯攻击出的所有剑气。都在距离对方丈许处的位置时便失去了控制。毫无抵抗之力的被吸进星云之内甚至没出一声音就将漫天飞雪吞了个干净!这是什么功夫?张天涯不但见所未见更是闻所未闻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强的功夫吗?

    张天涯以前不信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却不得不信了!难怪自己第一次出的剑气没有一到丝毫作用。这个简直比螭吻北冥龙吞不知完美了多少倍!

    既然对方的功夫可以吞噬剑气的攻击。那法术想来也难对其产生什么作用。不管如何用物理攻击来试试!

    想到就做张天涯右脚一下方云海前冲的度猛然加快了数倍。手中青天神剑中顿生无限杀机剑气附于剑身之上却凝而不放只是加强了神剑本身地攻击力要看看对方的那个星云是否真连这万化定基也能吞得下?

    “来得好!”对方依旧坦然自若胸前地流动旋转的星云旋转地度却快上了许多。

    张天涯宝剑刺中星云本想直接透过去攻击后面的黑脸神秘人。却现自己这全力的一剑却如泥牛入海所有的力量在剑尖接触星云的一刹那竟不翼而飞了。不但如此从星云中反而生出了一种奇怪的吸力似乎要将张天涯连人带剑一起吞噬一般。

    “不好!”张天涯心叫糟糕就欲收剑抽身。但无论如何努力自己所产生的后退力量却最多只能和星云的吸力到达一个平衡使自己不被吸进去想后退却也不可能了。对方到底是谁?白帝还是黄帝?传中他们地功法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这边张天涯已经用出了自己所有地力量在与星云的吸力挣扎着对方却一脸轻松嘴角微微上翘使得脸上的邪笑更加恐怖了几分。语气戏谑的开口道:“呵。已经一只脚踏入了我的领域之中你还想逃吗?哦!居然忘记回答你刚才的问题了看你在马上就要被我吞噬的份上告诉你也无妨。嘿嘿记好了这是我刚给自己起的名字你是第一个听到的以后我的名字就叫——湮墨。”

    随着对方最后一个“墨”字出口星云的转动度又加快了少许。虽然加快得并不是很多但对于两个原本平衡的力量来这一个的筹码加上去便使得胜利的天平开始向湮墨的方向倾斜了。张天涯的身体开始逐渐被吞噬。

    剑尖、剑身、剑柄、手腕……吞噬的度很缓慢但却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无论张天涯如何努力都无法使自己的身子停下来。他心里清楚对方根本就没有用出全力之所以使用这样只高出自己一丝的力量来缓慢吞噬是一种欣赏对手绝望与痛苦的扭曲心理在作樂。

    不过知道又如何?难道自己可以放弃吗?不!不管如何就要尽最后的努力!

    “剑心焚烈煌兮生力;玉碎昆岗天地皆亡;五行凝结融一兮结……”心中默念出自己独创的功法口诀张天涯的剑心能量开始快释放出来同时包裹这剑心的五行液态能量也开始快的凝结。这样做的弊病很多甚至一个不好就可能魂飞魄散形神具灭!

    但相对与副作用它却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在断时间内将自己的功力提升百倍、千倍!强的威力任何人都难以接受的后果这就是禁术张天涯无聊时候曾经自创出来的禁术!本打算一生备而不用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住手!”就在张天涯打算燃烧自己的剑心、元婴以换取强大的力量以

    云的束缚并用自己的生命给予对方强烈的反击时.的声音却从他的心底响起接着原本开始燃烧的剑心和原婴瞬间恢复了平静。

    “嘭!”一声气爆声响起张天涯马上感觉胸口一痛整个人居然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震飞出两百余丈的距离。索幸的是自己非但没有受伤而且连人带剑都脱离了对方的星云吞噬。

    张天涯一经脱险马上一股无力感觉传遍全身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云海之上。方才与对方的较力中他已经拼尽了全力。更要命的是后来的燃烧剑心、元婴功力消耗早已经透支了。在生死存亡的威胁下他还没觉得什么现在脱离的险境全身上下却已经使不出一力气来了。

    这么快时间把自己打到脱力这是多么恐怖的对手啊!这个湮墨究竟是谁黄帝和白帝都不叫这个名字他们的功法也不应该是这样样子的。难道是神级高手那更不可能了神级高手中根本没有人可以如此的玩弄自己。虽然自己还不是他们的对手但差距虽然存在却并不是不可抗拒的。难道神州大地出现了第十三个神王级高手不成?

    对了刚才是谁救了我?听声音似乎是曳影想必他已经顺手把对手也一起打了吧?

    转头望去现湮墨也已经退出了三百丈以外。之前嘲弄地神色已经变得凝重了起来。而在自己与湮墨刚刚交手的地方一个身穿道袍的男子正背对着自己与湮墨对持着。张天涯知道这个人一定是曳影。也就是鸿钧道人!

    他居然主动现身了!如果对方只是一个神级高手的话那凭曳影的修为完全可以在不露面的情况下。直接将对方秒飞。而这个湮墨居然可以让曳影不但现身而且与之公平的对持。张天涯现在已经可是确定对方一定是一个神王级高手了。

    “是你!”曳影和湮墨居然很有默契的同时出了同样地两个字来。

    “你不应该回来的。不过你既然回来了我希望你能安分的做一个普通人或者你想自己搞势力什么的我也不会阻止你。但你如果抱着和当年一样的想法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当年可以封印你现在我一样可以!”话地也曳影他的口气是在威胁。但能让他选择威胁而不是直接消灭的人可能是易与之辈吗?

    “难怪这个子居然会用开天辟地。”湮显然对曳影的威胁。并不是太在意话锋一转道:“原来你的分身。居然躲在他的身体里。当年的你也只是封印我。并无法将我消灭现在我的力量比之当初又提高了不少你再想封印我恐怕也不那么容易了。刚好我现在想杀人的你却要保护不如我们现在来玩玩如何?”

    听了他们的对话张天涯隐约之间。已经猜到了湮墨地身份。

    “天涯。”曳影这次选择直接称呼张天涯的名字而没有和以往一样称呼他为“老乡”。显然他并不希望湮墨知道他和张天涯地关系。话的时候曳影并没有转过头来显然对于这个湮墨强如曳影也不敢忽视。“我当初答应过你帮你战斗一次地今天这场就由我来代替吧。不是我打击你以你现在的修为燃烧了剑心、元婴也没用。”

    “我知道……”张天涯苦笑一下虽然知道曳影所的是事实但被人如此忽视心情难免不爽。两人话的这会工夫他的元气多少恢复了一些将之前很不雅观的坐姿改成了盘膝而坐同时取出了一块大适当的雷荧玉为基又取出了伏羲琴横于玉上道:“既然我帮不上什么忙就弹上一曲帮你助威如何?”

    “附庸风雅!”湮墨很不屑的哼了一声显然对张天涯地做法大是不以为然。

    曳影却满意的头道:“只有不懂得欣赏地人才回这样高雅的艺术是附庸风雅。不过要怎么呢?很难以你的智商我很难向你解释。”嘴上鄙视了湮墨一下后曳影反手一道符印打在张天涯的额头上道:“这是适度压制神识的法印你现在可以边弹琴边欣赏我们的战斗了能悟到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着右手转朝着湮墨的方向凌空划出了几个美妙的弧线。

    张天涯知道曳影的这个封印应该和自己看开天辟地时的情景差不多。也没多想便开始拨动了第一跟琴弦“嗡……”

    再看曳影简单的勾勒出的几个弧线马上凝结成了一个金色的符印印上的标记很是怪异张天涯不认识也不明白。但他却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蕴涵了无限天地至极奥义的图案只是其中的奥义他却无法知晓。

    而湮墨这时也开始动手了右手一指凌空出一个直径数丈的大型星云募然出现在他身前星云中除了星光的部分外尽是漆黑的一片仿佛一个无底深渊。而且星云转动的度比之前对付张天涯时也快上千倍不止。

    肉眼可见这个比外界稳定得多的战域空间内地面的云海中已经有大片的云丝被这急旋转的星云吞噬了进去。而以两人中间为界靠近曳影的一面却稳定非常没有一丝云被其吞噬。远远躲在后面的张天涯更是一感觉也欠奉。

    他知道这都是曳影的功劳如果没有曳影即使自己现在有十个剑心十个元婴一起燃烧也无法抵御这样的吞噬早被这股强大的力量吸进去了。

    如此程度的对决是张天涯平身仅见的。见到这样的强者战斗他非但没有一恐慌反觉得十分兴奋。在第一声琴响刚刚出手手指一抖又连续拨动了两根琴弦“嗡嗡嗡……”与第一声琴音混合到一起形成了一个《十面埋伏》的开局。

    随着张天涯的三声琴音传至曳影手中的金色符印化身一道金光毫无花巧的射向了星云的核心部位。这惊天一战也随着这道金光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