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零四章 曳影离开

第三百零四章 曳影离开

    …”金光射入星云内部直接爆炸了开来而炸出的却依然保持着之前的符印状态。这是多么精妙的控制力啊!将能量瞬间凝结瞬间压缩又在攻击途中瞬间爆炸。最恐怖的是爆炸后的形态居然控制的如此之好!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张天涯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摇了摇头不禁自言自语道:“鸿钧老祖就是鸿钧老祖当真强悍得可以……”感叹的同时手上却没停下依然继续弹这杀机四伏的《十面埋伏》。

    金色的符印出现在星云的中心中居然凝而不散一道道电弧从符印的周边闪出出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奇怪声响。再看那团星云居然在中符的一刹那真被电弧电到一般不但停止了转动还无规律的颤抖了起来。

    最让张天涯不能理解的是两着如此高手在对战所出的雷电声响本是震耳欲聋的。可是如此巨大的声响却没能掩盖住张天涯的琴声。两种声响混淆在一起就仿佛这些雷鸣巨响只是陪衬而并不高扬琴声才出主旋律一样。

    张天涯知道声音较的琴声可以压过轰鸣的雷电是因为自己弹琴时加入了功力所至。那问题又来了自己这功力可以和鸿钧还有这个化名为湮墨的“黑洞”比吗?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之间地大招对轰居然作到了没有一丝能量外泄!太强了!

    星云被符印定住也只是刹那光景的事情。没给曳影出第二道符印巩固战果的时间那星云马上又再次狂转了起来度比之前一不慢。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星云旋转的方向与之前刚好相反。

    随这星云反转。之前被吞噬的能量瞬间被道吐了出来。包括那金色的符印也被一起喷出。一离开星云符印的形态马上开始涣散变成一幕耀眼地金光向四周三射而去。

    “收!”曳影右手变幻兰花手印。很随意的在胸前划处一道妙不可言的弧线那散射的金光马上受到召唤般又被他收回了手中。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对湮墨道:“怎么样我的攻击不是那么好吃地吧?”话见那团金光迅膨胀变成了篮球大。被拖在曳影的胸前就好象一个微型的太阳其中光芒让人不敢正视。

    见到曳影这个手势。湮墨的眼中的恐慌一闪而过。这招他很熟悉亿万年前。他就在这招之下栽了个大跟头。因正是以为这招他才被封印了亿万年不得归来。如今再次见到虽然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但恐慌却是难免的。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呵呵……”曳影见对方已经开始恐慌不动声色的一笑道:“怎么样?这招看起来是不是很眼熟?这亿万年来我已经把这招进一步的强化了真想试试它现在的威力啊。”着手指已经开始变幻而那金球。也随这曳影地手形变化变成了一个犹如实体的怪异符印。贴在他地手掌之上。

    “哼!”湮墨恼羞成怒的闷哼一声向前迈出半步却已经冲入了他之前制造地星云之中。人与星云融合为一又再次生了变化。之前的星光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洞内气流狂暴的旋转着其度已经过了张天涯天眼可以分辨的最大限度实在是太快了!

    原来这个湮墨的真身就是盘古开天时形成的那个黑洞!不过这个黑洞在体积上却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之前地直径数丈。但相同的吸力面积越力量当然就越强。虽然并没有什么东西被他吸进去但丝毫不用怀疑如果不是曳影恐怕这个战域包括战域之中地张天涯都已经变成这个黑洞的美食了。

    见湮墨现出真身曳影的右手再次变化成了一个法印向前轻轻一推金色符印隔空向黑洞射去。离手之后金印从变大射中黑洞的时候其大刚好将黑洞完全覆盖住。道道金芒射入黑洞之中居然再次将黑洞的自转给封住了。

    这场战斗十分精彩张天涯虽然看不真切却也感觉的到他们之间每一个细的动作哪怕是一丝头的飞舞都蕴涵了无数的天地至理论。他们打得也很快。从开始到现在张天涯的《十面埋伏》也刚好接近尾声。正当张天涯松了一口气以为事情已经解决了的时候战局却再次生了变化原本十分坚固的封印瞬间被冲得粉碎出一声玻璃破碎般的“哗啦”声响便消散于无行了。

    而这次曳影并没有将那金色的能量回收任其破碎消散变成这个空间的灵气。

    “嗡……”最后一个音符弹完张天涯的一曲十面埋伏刚好结束。双手按在琴弦上静观着事态的展。

    随这封印的破碎湮墨也再变回了人形。不过现在的他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配合黝黑的肤色变成很诡异的灰色看起来尤若死灵般阴森恐怖。过了半晌才开口道:“鸿钧我现在依然不是你的对手但你再想封印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你不想再试试我就告辞了!”

    曳影淡然的了头道:“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湮墨眉头一皱警惕的问道:“什么事?”

    “不用这么紧张。”曳影露出一丝人畜无害的微笑继续道:“我只是希望你马上回去疗伤三百年内不要回来!”是商量最后几个字却得铿锵有力不容质疑。这是命令或许更为贴切。

    听了“三百年”三个字湮墨眉头一紧随后哈哈一笑道:“不愧是鸿钧当真了得!不但可以把我伤成这个样子还知道我的伤需要三百年才能痊愈。既然如此我答应你告辞!”着身影已经开始变淡变得透明片刻后才消失不见。这感觉就好象是玩Rpg里被主角消灭的Bo

    见敌人已走张天涯长出了一口气收起琴玉随口问道:“刚才乘他病为什么不要了他的命?他今天虽然受了伤但不破不立也是修炼的至理论。万一他三百年后破后而立你还确定有把握治住他吗?”

    听了张天涯疑问曳影苦笑道:“如果能杀得了亿万年前他就已经不存在了。你猜得没错我刚才并没有尽全力。因为我知道以他现在的修为就算我尽了全力也未必可以封得住他。而不论能否封住把他避到困兽斗的境地麻烦就大了!他的破坏力我比你清楚到时候恐怕要对这个神州都有所波及而我所能保护的恐怕也就只有躲在我身后的你了。你也应该想到了一些吧?否则问得怎会如此轻松?”

    “我只想到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理由。”张天涯起身道:“但具体理由和原因我却不知道。三百年很快就会过去三百年后你打算怎么应付?还是这样把他伤而不死再让他疗伤三百年?”

    “亿万年前如果盘古不是忙于开天的话只要我们两个联手就可以把它彻底的封印住永远的封印住!虽然那样一来无法阻止他的吞噬却可以将它固定的宇宙的尽头永远别想威胁到神州大地。他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想先除掉学会了开天辟地地你的。”

    “学会?”张天涯自嘲的一笑道:“还差得远呢!我现在恐怕连开天辟地应有威力的万分之一。都无法挥出来。这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曳影也没反驳转头看向张天涯道:“现在不行。那三百年后呢?我有一种预感三百年的时间你应该可以成长到足以帮我对付黑洞的地步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在对你的称呼上做出了一些改动没让他听出什么苗头来。否则不定他刚才就回鱼死网破。拼得受上亿万年难以痊愈地硬伤也要除掉你这个心腹大患。事情变成那样的话我应付起来也很困难。”

    张天涯突然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一下子比之前又重了数倍。无奈的苦笑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么我的压力很大哎。”

    “你不用这样紧张。就算到时候你不能达到我预想的程度我再拖延他几个三百年也不是问题。”曳影着好象突然想起什么对张天涯提醒道:“忘了告诉你我答应帮你战斗地一次现在已经兑现了。以后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敌人都只能靠你自己解决了。”

    张天涯了头表示明白道:“没问题。”

    “还有!”曳影继续道:“我想现在也是我离开的时候了。我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限制了你的展。在走之前。我再送你最后一份礼物。”着目光盯向了张天涯的眼睛。

    四目相对张天涯突然感觉大量的信息。涌进自己的脑海。如此大的信息量甚至比河图、洛书中的内容加起来还要多上几倍不止。一次性接收如此多地信息饶是张天涯现下的心神修为已经达到了神级峰也感觉一阵眩晕几欲昏厥。

    过了大约整整一顿饭地时间张天涯才恢复过来揉着太阳穴抱怨道:“你也不怕把我的脑袋。一下子撑爆了。”

    “我自有分寸。”曳影把目光投向远方继续道:“刚才我传给你地。就是一气化三清的法门以及我对于符印和道法的心得你自己慢慢领悟吧。还有我答应过帮你救人一次呼唤我的方法刚才也一起传给你了。你需要救人的时候按照这个方法呼唤我就可以到时候我的本体会来。”

    “哦。”张天涯了头道:“我还有几个问题。”

    “你问吧。”曳影似乎早知道如此似的肯定的答道:“在我离开之前。”

    机会只有一次张天涯马上把心里地疑惑问了出来道:“你去找我师傅他们到底生了什么事?他们不肯还是由你来告诉我吧。”

    曳影似笑非笑的看了张天涯一眼玩味地道:“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厄……”张天涯想想也是如果曳影肯当时伏羲收琴的时候就已经了。无奈下只好放弃继续问道:“第二个问题我要达到什么程度才可以帮你?”

    曳影道:“到时候你自然就明白了。现在的黑洞光凭我自己的力量是治不住的。天地的存亡取决与你的成败!”压力好大啊!

    张天涯无奈答应道:“我会努力的。”

    曳影也叹了一口气道:“最后送你一句话。记住!我将盘古和我的功夫传授给你并不是希望你沿着我或盘古的老路走下去。永远不用想着让自己成为第二个盘古那样的话你将永远成不了第二个盘古!要达到最高境界就只有沿着自己的道路不断的走下去。不管是阳光大道还是一条死路。只有坚持自己才能有最大的成就!”

    张天涯答道:“我明白。对了你之前不是你这个分身只有你本体十分之一的力量吗?如果是你的本体的话应该可以把他彻底封印吧?”

    “你还当真了啊?”曳影有些好笑的道:“我当时是晃你的。我这个分身用的是一气化三清的方法修为功力都和我的本体一般无二。还有什么其他疑问没有如果有的话现在问还来得急。”

    “没有了。”张天涯仔细回想了一下该问的差不多都已经问了不该问的曳影也不会回答权衡一下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好问的了。

    “既然如此那我走了。”话音一落曳影坏坏的一笑整个人消失在张天涯面前。

    (曳影之所以坏笑因为张天涯有很重要的问题忘记问了。大家来猜猜是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