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零五章 战域修炼

第三百零五章 战域修炼

    就这么消失了张天涯的心里突然有一种空空的感觉在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现在走了有事情连个商量的人都没了。也许这样自己才能彻底放弃对他的依赖之心吧?不过他最后的奸笑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我忘记什么重要的问题没问?

    又反复想了一会确定自己没有忽略什么问题。张天涯自嘲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我也真是的被他一个坏笑就吓成这个样子如此下去怎么行?黑洞被打跑了暂时也没什么危机了。还是回去处理一下自己的事情吧还有好多事情没等着办呢。对了回去!”

    想到这里张天涯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仰天高喊道:“老乡你还没走吧?没走的话告诉我怎么样才能从这里回去好吗?我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喂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天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这里是一个异空间想出求救信号都不行除非自己的神识可以达到神级那样的话也不需要向别人求救了。

    张天涯的心神修为是高已经高到了神级峰的阶段。可是心神修为并不等于神识。那只是神识的一个基础而已就好比一个书法家无论他的技艺多么高想要留下墨宝都必须要有笔墨才行。而精神修为就好比本身的修养神识则是墨宝。而笔墨就是他本身地修为。以张天涯现在的修为神识也只不过能达到仙级峰而已。

    如果曳影真的走了自己就只能在这里等到下一个来战域的人了。前提条件是如果那个人不是顼或孟章的话……

    “喂……你不是真的走了吧?……”足足喊了近半个时辰直到他觉得嗓子都开始冒火的时候才无奈的坐了下来声音也恢复正常音量道:“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再不出来。我就靠自己出去了。剑心焚烈煌兮生力;玉碎昆岗天地皆亡;五行凝结融一兮结……”到最后张天涯又念出了燃婴剑诀地咒语。

    这时曳影的声音才从四面八方传来。用调笑的语气道:“别光在嘴上念啊用上功力你的‘燃婴剑诀’不是只有咒语、剑气、灵元三方面结合才能得出来吗?不用客气继续我不阻止你。”

    一听到曳影的声音张天涯马上从地上跳了起来反驳道:“你让我自杀我就自杀那我不是太没面子了吗?就知道你没走。故意看我笑话是不是?别浪费时间了快带后回去。我可不想像坐牢一样。一直在这个战域里呆着!”

    “你刚才不是没有其他问题了吗?现在想让我带你回去晚了!”可能是现张天涯真的要暴走了。曳影语气一转道:“不过以你现在地本事自己也可以随意进出战域的。这个战域本身只是一个空间而已并没有固定的地我之前教你的‘开天辟地’是干什么用的你应该了解一吧?”

    曳影的话犹如醍醐灌定让张天涯虎躯一震。战域是一个空间‘开天辟地’不正是可以破开空间的功法吗?自己学了‘开天辟地’。不一定非要到神级才可以传行战域啊!只要用‘开天辟地’的剑气将自己保护起来。就不用怕空间裂缝的拉扯之力了!

    按照这个理论张天涯相信一旦成功自己甚至可以瞬移。这个方便的技能终于距离自己不再是那么遥远了!想到就做张天涯马上起身心念一动青天神剑已经出现在他地手中。人剑合一就要破空而去。

    “等下。”曳影阻止了张天涯的举动再次开口道:“你先不要忙着回去。记得我之前和黑洞战斗地时候随后那破碎的符印吗?那可是精纯至极地力量啊不要浪费了试着用我传你的方法将那力量再次收集起来化为己用吧。好了这次我真的要走了拜拜。”

    难怪当时曳影没有那把能量收回原来是留给自己的。张天涯忙盘腿坐好五心朝天回想起曳影传给自己的大量信息片刻后终于找到了收集金色符印能量的方法。右手结兰花手印学着曳影的方法在胸前划出一到美丽的弧线:“收!”

    随着法诀地启动周围的空间内开始再次出现金光并不断被他吸附于掌心结成一个金色地球体不过其中的能量凝集度和精纯程度都无法和曳影所制造的同日而语。而其中的大部分能量都在张天涯启动法诀的时候被激活却没有被成功收容直接消散掉转化成这个空间的灵气了。

    而张天涯所收集到的连能量本原的万分之一都没有即便如此他手中的能量也已经足够让张天涯欣喜若狂的了。感受到手心处能量的磅礴与精纯程度甚至过自身剑心和元婴中的能量张天涯忙开始运功转化了起来。

    从手心中的能量团中如抽丝一般吸出一条比丝还细的能量线随自身经脉一起游走。当金色能量的细线在体内达到一个循环后。马上停止吸纳老实的将这能量在体内运行一个大周天并用自身的能量漫漫进行同化。直到将所有能量同化后才将其分成两份分别收入剑心和原婴中。

    这只是一个循环就足足用去了张天涯两刻钟的时间。但他现在已经完全沉醉在修炼的快乐与兴奋当中了并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一个循环之后感觉到自己的能量不管从质上还是量上都有了新的突破兴奋下马上再次从能量球中吸取第二丝能量进行一个新的循环……

    正在张天涯闷头修炼提升修为的时候万寿城青天府内张天涯的书房中。精卫坐在了张天涯‘专用’的椅子上将一壶茶中最后的一倒进自己的杯子里一饮而尽后突然一拍桌子道:“我还是不能放心。”

    坐在一旁的丁香被她拍桌子的动静给吓

    一边拍着胸口为自己压惊对精卫道:“精卫可吓死我了。对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精卫一个翻身坐到桌子上对丁香使了个眼色后才声道:“天涯这家伙当初无心的喜欢上我们难保他哪天不会无心的喜欢上那个雷雅。为了保万一我们还是应该提前去操练操练那个雷雅预防他也喜欢上天涯。”着露出一丝天下我最聪明的微笑。

    丁香听了她的提议却愁眉摇头道:“还是不要了吧?雷雅也是一个可怜的女子我们还是不要欺负她吧?更何况我的修为虽然在她之上却从来没有和人战斗过与从接受杀人训练的她比起来恐怕未必会是她的对手呢还是算了吧。”

    精卫用怪异的眼神打量了丁香一下摸着下巴道:“一直看你斯文有理的原来还这么暴力啊?我不过是操练操练她谁要和她打架来着?先好哦我们已经成了好姐妹了以后你可不许用武力欺负我!”

    “我哪敢啊?”丁香有些哭笑不得心道还不是为了让你打消这个念头?否则就算天涯真的喜欢上雷雅也没什么只要不把我忘了就行。当然她知道这些话如果对精卫了这个火暴的家伙肯定又要出一大堆女权主义(在张天涯那里听来的知识要不怎么他自作自受呢?)地道理来不可。疑惑着问道:“那精卫公主的意思是……”

    精卫得意的一笑道:“当然是用另一种方法了。我们要主动接近她然后经常对她讲一些天涯的坏处。渐渐的让她从心理上对天涯生出反感那样一来就算天涯哪天真的喜欢上了她也会遭到无情的拒绝的!嘿嘿这就叫谋略!”

    “可是……”丁香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可是天涯真地没什么缺啊他很完美的。”

    “我被你打败了……”精卫着装成很苦恼的样子一捂额头。但不到一秒钟就马上又恢复模样道:“你没听天涯过欲加之罪、莫须有、三人承虎等故事吗?只要我们得多了假的也会变成真的!跟我来。我们要结成联盟一起行动!”

    完跳下了桌子不容分的拉过丁香冲出了书房。

    ……

    “王爷他去逛青楼?”听了精卫绘声绘色地描述雷雅似乎不是很相信的摇头道:“不会啊。从我来的时候到现在一直都很忙的应该没有时间去那种地方的。哦……我知道了你的是上党一夜楼吧?那次是去调查线索的王爷没对公主吗?”

    “不光是那次以前他还去过的!”精卫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信誓旦旦的道。

    雷雅面无表情地头道:“哦。那也没什么啊。以前我在有熊的时候公子们也经常去那种地方地。这很正常。公主不希望王爷去吗?那你可以对他的如果是正确地意见。王爷一定会接受的。”

    一连十几条莫须有的罪名就这么被雷雅不动声色的化解掉了在她眼中仿佛一些纨绔子弟的恶劣行径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一般。面对这样的一样人原本信心十足的精卫也感觉一阵无力突然现一旁地丁香到现在为止。还一言未马上催促道:“这么半天光我自己了。你也嘛。”

    “我?”丁香有些意外但还是了头反复思量了半天终于开口道:“天涯最大的毛病呢。就是做事太认真了认真起来连饭都不吃。而且事情也多三年来都没来看过我几次。”绞尽脑汁后丁香终于想出一个所谓地缺来。

    话刚一完却现自己的手被精卫抓住了还没明白怎么会事就被强行拉出了雷雅的房间。

    走出老远精卫才停下来对她抱怨道:“你这是找他的缺呢还是找他的优啊?算了看来你也不适合人坏话。比起雷雅我觉得还是从天涯那里预防更容易一些对了天涯怎么这么长时间不回来我们去找找……”

    在丁香被精卫拉走后雷雅摇头自语道:“从受各种训练观人也是其中之一。接触这么长时间难道我还没现王爷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想来精卫公主是怕王爷喜欢上我特地来这些的吧?那他真是多心了雷雅是什么身份王爷怎么可能回喜欢我呢?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最后为什么要叹气。

    一个月后张天涯才终于将接收到的符印灵力全部炼化为一己之物。进入内视现他体内的剑心上闪烁着金色的金属光泽明显比之前强大了许多。原婴比之前更壮大了十倍左右。而最让他高兴的就是围绕在原婴和剑心外的液态能量此刻已经变成的淡绿色。

    根据《弱水真经》中的记载淡绿色代表修为达到了仙级别后期的阶段。在继续修炼下去绿色会渐渐变淡达到仙级峰的时候将会变成微黄色。如果再有突破修为达到神级的时候液态能量将变成黄色随后这种黄色会随着修为的加深变得越来越深但依旧是普通的黄色。只有突破的到神王级的时候那能量才是真正的天都水月!

    达到神级的能量虽然也可以称之为天都水月但比起金黄色的液态能量来就不值一提了。比如洗魂神级的天都水月就具备了这个能力想帮那些自己用药物提升起来的天伤成员洗魂自然没有问题但距离炎帝的三水洗魂魄中要求的程度还差得远呢。

    感觉到自己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仙级别后期但能量上却可以达到仙级峰的程度。如果论战斗力嘿嘿不好意思即使是青龙侯孟章张天涯现在也有信心一战!(未~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