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零五章 自圆其说

第三百零五章 自圆其说

    来张天涯伸了一个懒腰享受着每一个关节被拉动那充满力量的“啪啪”声响不禁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这些能量能让我的修为一下子跨越到仙级后期。而且其中的能量我现在所吸收的也不过是极的一部分而已大部分却散步在体内无法吸收。不过也好一次提升太多不利于对力量的掌握。”

    “不管了现在干什么好呢?对了!不知道我这次修炼用了多长时间。”想到这里张天涯随手掐算了一下不禁惊道:“居然一个月了!我本以为后期自身能量更纯了吸收的度也比之前快得多却没想到还是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既然这样的话还是早回去的好免得精卫她们担心!”

    着再次取出了青天神剑真想马上用炎煌戒指和那些神材提升一下你的等级啊!不过现在不是时候还是等下次吧。摇了摇头运起剑气包裹全身青天神剑在他手中出一声清鸣募的向前方空处刺去。

    原本空白的前方随着张天涯的这一剑生了一阵波纹状的扭曲张天涯身随剑走冲入了这波纹状态的扭曲空间中马上消失不见了。

    一剑破空!

    前后过程很快快到即使在修炼之前的张天涯自己也无法看清这个过程。原来所谓的瞬移。是这个样子地。

    而此刻的万寿城、青天府宁静依旧。但在这表面上宁静内却充满了焦虑的情绪。张天涯的书房外被布下了一层禁制既可隔音亦可防止有人闯入。书房内围坐了十个人神色忧虑的互相对望却谁也没有开口场面一片死静。

    在坐的十人。无一不是张天涯十分亲近的人。他的两个红颜知己精卫、丁香师兄凌飞和瑶姬公主丁枫、白还有就是张天涯手下地三大梁柱七夜、睚眦和负屃。最后一个是有熊国来使雷雅。

    原本这次聚会不应该叫上雷雅这个“外人”的。但考虑到最近一段时间。她与张天涯接触也比较多可能会对大家有所帮助经过负屃提议后众人一致通过了叫她一起来讨论。至于讨论的话题当然就是张天涯现在到底在哪?

    过了好半晌丁香终于第一个受不了这沉默的气氛开口对众人道:“大家也不用太担心了我日前给师傅了消息。师傅回话师公已经替天涯占卜过了。卦象中凶险已过转为吉兆。叫我们安心等着就好。”

    听了她的话众人心下稍安。毕竟青帝的占卜还没有人敢有所怀疑。但即使如此众人地担心还是有的毕竟张天涯已经整整消失了一个月了!没有任何消息走之前也没有和谁过他将去哪。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而且一消失就是一个月!

    依张天涯的性格如果真要长时间离开。在走之前一定会留下话来的。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是一消息也没有!这样的情况除非是他是被迫被人带走的或是被困在了什么地方。否则他一定会出消息通知众人的。

    “等等!”这时凌飞却从丁香的话中找到了问题的关键道:“师妹刚才是师傅只算出了天涯的处境凶过而吉并没有算出明确地信息来吗?”

    丁香默然的了头双眼已经蒙上了一层迷雾。凌飞见他如此马上取出玉简来给青帝了一个信息。片刻后接到回复地信息眉头锁得更深道:“真如师妹得一样这只能明和天涯在一起的高手修为并不在师傅之下。或者天涯此刻身处地地方被设下了一个极强的禁制。不过师傅算出是吉卦就一定不会有危险大家还是不要担心了。”

    这哪是安慰人?他这么所以只能让众人更加担心而已。

    精卫默然回头瞄一眼书桌后张天涯的专用坐椅。仿佛看到了不久前张天涯坐在哪里一边大口灌茶茶对他们解释自己的无奈。随后与张天涯接触的一幕一幕过电影般在她眼前闪过……

    ……

    “你的?天才地宝有缘者得之。我是比你先来的也是比你先抢到手的现在东西已经被我吃了你还想杀人泄愤!是不是太狠毒了呢美女?”在两人第一次见面地松树下张天涯态度冰冷的大笑。

    ……

    “我知道一拳打不死你因此我刻意留了一内力你现在走地话我并不想为难你否则……后果自负!”那次对战九尾狐在面对死亡的威胁自己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是张天涯给了她希望。

    ……

    “拜托你换个称呼好吗?我好象从来没淫过你吧。”

    ……

    ……一个月后我一定将完成后的‘碧落九重’教你!毕竟名字是你取的这招剑法应该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

    ……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最后画面定格在了张天涯破获血妖案时那充满自信的目光上。

    “哇!”想到伤心处她居然转身抱住丁香失声痛哭了起来。

    这一个月里起初她们同仇敌忾的提防雷雅而后便为张天涯失踪的事情变成了互相安慰。如今的精卫和丁香真可以是患难与共的好姐妹了连对雷雅的态度也比以前好了许多。不管如何张天涯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见精卫如此丁香也心中一酸酝酿已久的眼泪终于忍不出流了出来。

    “不要哭了!”见他们哭哭啼啼的样子本就心情紧张的凌飞更感烦躁一声喝出后两女非但没有收住哭声反而哭得更加感天动地了。凌飞这才觉自己在语气上确实过分了转而安慰道:“天涯现在的情况多半是好的光哭能解决什么问题?我们再等一夜明天一早如再不见天涯回来就出动我和天涯手下的全部兵力就算把万寿挖地三尺也把他给你们找出来。”着突然感

    闯进了他布下的禁制马上转身喝道:“谁?”

    “放眼万寿能不破坏师兄你布下的禁制直接走进来的除了我和丁香不会有第三个了吧?”随着一个众人思念已久的熟悉的声音张天涯推门而入。

    原来他按照曳影对空间理论的描述配合着开天辟地的剑气成功的突破了战域归来。却因对空间掌握并不熟练造成了移动偏差回来的地居然在玄海之上。经过计算方位接剑光快赶回却现自己要见的人都不在府内。再仔细一查看一下才现自己的书房被布下了禁制这禁制和伏羲传授自己的一般无二。再看这禁制的规模和结构马上判断出是出自凌飞之手。

    进入之后刚好见到现在这一幕。

    见精卫和丁香抱头痛哭不禁问道:“怎么了?都哭什么啊?生什么事了?”

    “天涯!”一见来人真是张天涯精卫马上从丁香的怀里跳了出来转而扑进了张天涯的怀里伸手揪着张天涯的脸道:“天涯是你真的是你吗?”

    张天涯有些莫名其妙但看一下众人的表情马上明白这两个丫头原来竟是在哭自己。心中一阵感动伸手拍着精卫的肩头道:“当然是我除了我谁还能长出这么帅的一张脸来?别揪了再揪皮就要被你揪下来了。”

    精卫大喜下却装出一幅生气地模样。粉拳垂打着张天涯的胸口娇嗔道:“你个大坏蛋怎么一声不吭的就跑了?害得我们这一个月来都在为担心你也太没良心了!”

    精卫这么一所有人都目光不善的向张天涯看来。凌飞更开口威胁道:“精卫公主不我还差忘了审问你了呢。老实交代。你这三个月到底跑哪去了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大家一声。你的回答要是让我们不满意哼哼!出去和我的神枪话!”

    张天涯理亏在先忙投降道:“好了我现在就把事情老实交代清楚。争取宽大处理。”顿了一下开始编道:“我本想出去散散心可谁想到却碰到一个叫湮墨的家伙不知道从哪来地就要出手对付我。我从来没碰到过那么厉害的家伙面对他我根本没有一还手之力差就没命回来见你们了!”着还唏嘘不已一幅后怕的样子。

    见到今天这阵势张天涯就知道自己八成要受到制裁了。为能逃过一劫。他决定用夸大危险的程度来转移他们的视线。

    “那么厉害的高手。我怎么没听过?按照你这个理论对方应该是神王级高手才可能让你毫无抵抗地能力。连神级高手都不行!可是神王级高手中并没有叫什么湮墨的啊。”凌飞听了以后皱眉分析道:“如果你没有撒谎那个湮墨肯定就是其他神王级高手假扮的。但是既然他是要杀你为什么还要故弄玄虚呢?横竖杀了你之后也就不用怕暴露身份了?难道是……”

    “不是顼。”知道凌飞始终不能不顼真正的当成自己的敌人张天涯马上摇头否定了他的想法。

    “王爷?”这时七夜对张天涯行礼道:“按你刚才所。对方是想杀你可事实是王爷却平安的回来了。那么可不可以理解成。对方隐藏身份的目的就是知道自己杀不死你?如果那样的话他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

    “停!”张天涯见他们分析起来大有道理忙叫停道:“现在我还没死呢怎么看你们一个个地跟追查凶手似的还推理起来了。能不能让我把话完先?”心里却想在自己地感染下似乎大家都有当破案高手的潜力了。

    “是啊!天涯那个湮什么地那么厉害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问话的是精卫。

    张天涯这才继续道:“我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湮墨绝不是十二神王高手之中的任何一个。他用的功法我以前从未听过那是一种可以吞噬一切的可怕功夫连相对稳定的战域空间在它地吞噬下都有些不稳定了。当时我差被他那奇怪的能量旋涡给吞进去为了自救查燃烧剑心和元婴。”

    听到那湮墨地功夫众人都一阵心虚。虽然现在张天涯好好的站在众人面前但想到当时张天涯面对如此高手个个觉得胆战心惊。

    “战领?”凌飞眉头一皱道:“你不是出去散心吗?怎么跑到战域去了。记得在你去散心之前水神共工等所有高手都已经离开了吧?你是怎么去的战域?是那个湮墨把你带去的吗?他想杀你应该不用那么麻烦吧?”

    “当然不是。”这一会工夫张天涯早已经想好了词流利的答道:“正当我要拼命的时候却被人救了。他不但阻止了我燃烧剑心和元婴还带着我到了战域看着他和湮墨打了一架。结果湮墨被打跑了救我的人也走了。临走之前留下一套功法让我学会后自己突破空间回来所以才耽搁了这么久。”

    最后他还是决定把鸿钧出来这样以后解释不了的事情也不会让别人赶疑惑了。不过也不能得太明白那样一来太引人注意了。还是暂时把他定位在一个神秘神王级高手好了。

    没等别人追问张天涯继续道:“那个人的名字我不知道不过他不许我向别人提起他。如果不是怕你们着急我本不应的。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你们不要再问了问了我也不能再了。”

    “你真的是自己从战域回来的?”对于这凌飞显然很难接受。

    “恩不信你看!”着从张天涯体内射出一到剑光接着张天涯整个人就这么消失了片刻之后又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对凌飞道:“别人也许没看出来师兄应该知道我不是用隐身术来骗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