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零八章 初到有熊

第三百零八章 初到有熊

    为所有人的都在用一中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张天除了嘲弄之外还有鄙视让张天涯大是莫名其妙了一把。见众人并不出原由张天涯把目光落到了正在向后萎缩的丁枫和白沉声问道:“你们来个来!”

    “是的姐夫。”见事情逃是逃不过了丁枫只好硬着头皮站出来向张天涯解释道:“其实……在半个月前我和白已经完婚了是姐姐和凌飞大哥帮我们主持的。”这子居然玩先斩后奏!反了你了!

    张天涯马上一把将丁枫抓了过来冷着脸逼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等我回来?”

    “厄……”丁枫马上陪笑道:“其实我也想等姐夫回来的可是……可是我们当时并不知道姐夫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我怕白肚子里的那个等不了啊。我总不能让白挺着个大肚子跟我拜天地吧?”

    张天涯计算了一下从丁枫报喜开始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三个月就显怀了如果再等下去时间真不是很宽余的。何况又有丁香这个当姐姐的在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也不少。他们先斩后奏似乎也没什么错。

    放开丁枫后张天涯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道:“既然如此结婚就结婚了吧谁让我当时回不来呢?不过先好。是你们没有事先通知我地贺礼就不要想了想叫我补?门也没有。请大家收回鄙视的目光换一下话题。”

    丁枫、白见张天涯并未生气自是松了一口气至于送贺礼与否他们并没放在心上。反正他们现在什么也不缺如果有好处的话。张天涯也绝对不会忘记他们的一份。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既然第三件事情在自己张罗之前已经办完了张天涯直接进入了第四个话题道:“最后一件事情也就是关于去有熊探宝的事情。黄帝的胸襟也算广阔只要有项链者。皆可以前去参与至于能否得到宝物就全看自己的机缘了。至于一条项链可以带多少人进入现在还不清楚。不如大家商量一下这次随我一起前去地人员安排。”

    一听到这个连一些神王子弟都垂涎不已的宝藏除了雷雅外众人都一幅跃跃欲试的样子。见此情景凌飞及时的开口补充道:“先不要把事情想得太好。这个宝藏本非神州之物其中有什么样的危险。谁都无法预料。所以前去的人选除了修为外。应变等方面也缺一不可。天涯。我看也不用征求什么意见了你想带谁去直接不就完了吗?难道我们中还能有人和你计较不成?”

    张天涯想想也是了头道:“这个宝藏太过神秘了如果是探索地话并不适合带太多人去。否则恐怕会被误会有侵略有熊的嫌疑。呵呵。开玩笑。我之外师兄也一起去好了。至于其他人师兄你什么意见?”

    “我也要跟去。”没等凌飞话精卫马上抢白道:“这么好玩的事情绝对不能少了我的一份。”感情对她来这个宝藏唯一的吸引力就是好玩。

    “不行!”张天涯这次决绝得很强硬不留一商量的余地道:“你是神农国的公主金枝玉叶宝藏中又凶险莫测。你和丁香绝对不可以去你们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可是会伤心死的!”

    依精卫的个性当然不会就这么放弃但张天涯的态度也十分地坚决争执了半天后最后还是精卫妥协了。又经过一翻讨论后最终决定除张天涯和凌飞外把七夜也一起带上此狼修为不低办事也够果断精明众人中也只有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

    龙骨城是有熊南疆最大地城市之一由于最近边塞城防也绝对优秀。单城墙但足厚足三米高二十余米最让人惊奇的是整个城墙从上到下都包裹有三寸厚地一层铁皮如果想攻破可想难度之高。

    龙骨城本属于边塞重地难行百里既是坂泉之野为有熊、神农两国的交界处。却因为两国已数十年未有战端城内尽是一片繁华太平的景象。又因城东三十里的泰威山是有熊过几大重要铁矿产地之一来往客商自是不断这一个边塞城市的繁华热闹程度即使比起内地几个大城也不遑多让。

    城中最为热闹的是金星街街道贯穿南北城门两旁高楼林立自是不用多。最可贵的是整条街道并无铁器作坊其中贩卖铁器的店铺也只卖成品不予加工。在整个城中这里甚至可以是最繁华且无噪音污染地地方了。

    大街上由南至比走来四人。其中一个一身公子装扮手中一把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折扇不时开开合合做足了一幅风流才子地架势。在这公子身边是一个看上去比他略长几岁的青年男子一身武装打扮不时看向一些和城防有关的建筑眼中露出赞许的光芒。

    与这两人走在一起的是一男一女行时比之两人略落后半步即使两人偶尔停下笑这一男一女也都十分注意没有逾越这半步的界限。明眼人不难看出前面的两个公子才是为者而后面这一男一女虽然也是相貌不凡但看起来地位上却差了一些。

    而在大多的路人眼中前面的两个人虽然相貌不凡到也并不希奇。反到是后面的一男一女到叫人一见难忘。原因就是这一男一女的气质打扮都太有特色了。男的极帅却长着完全不合年纪的一头银配合一身白衣显得一尘不染。女的也是极美一身打扮更是有熊国有实权者都认得的娇龙套装。两人都是冷若冰山似乎将世人都不放在眼里一般。

    这四个人正是北上一行的张天涯、凌飞、七夜和这次有熊之行的向导雷雅。

    一边轻摇折扇张天涯随口问道:“这个龙骨城既然是以铁器闻名为什么名字上却与铁无关反以龙骨为名呢?难道关于这个城市还有什么美妙的传吗?”

    跟在后面的雷雅一听张天涯问起马上答道:“这龙骨之名乃是取字城西四十里的金星山上的一条巨龙之骨关于这个到没有什么精彩的传可言让王爷失望了。”

    一旁的凌飞听到两人问答不仅好笑道:“我师弟啊!你怎么每次碰到有名一些或者规模较大的城市都喜欢打听是否有相关的传呢?难道你这个人特别喜欢听故事?是了要不你哪来那么多故事讲给别人。”

    张天涯合上扇子在手中转了两个花样摇头道:“其实是因为我之前喜欢四处游历那时候就养成这个习惯了。其实这些美妙的传是欣赏一个地方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部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有的时候未必真的有仙有龙只要一个传对有游人来就已经足够了。”

    凌飞听他得有板有眼了头道:“听起来挺有道理的。不过若真是仙人大战的话效果应该会更好一些吧。你回去可以在当初我们大战一夕的那个山上立上一个‘除夕碑’在上面将你除夕的事迹添油加醋的渲染一翻肯定能成为一个游览圣地!”

    凌飞的话多半是开玩笑的可是者无心听者却有意。张天涯听后便开始琢磨此计是否可行大体想来确是一个让万寿更为繁华好地注意。不过对于这样给自己歌功颂德的事情。张天涯却有些不屑为之主要还是不要意思。

    张天涯有所顾虑七夜自然看得出来很难得的开口接道:“属下到觉得这个注意可行。我这就传信让老四着手去办此事。”见张天涯默许后马上取出玉简将想法给了身在万寿坐镇的负屃了过去。

    凌飞见自己的一句戏言竟然真的成了真事。不禁撇了撇嘴挖苦道:“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这一句话得张天涯心里叫苦不已。原因没有别的只因为这句话凌飞是和张天涯学的!难道他是慕容家地创始人?

    一时找不出话来反驳。张天涯懊恼下对雷雅问道:“雷雅你对这里比较熟悉。有没有传不要紧要紧的是这里什么独特美食一路走了这么长时间都有些饿了?”其实这子是打算化悲痛为食量.

    雷雅马上答道:“本地有两中美食远近闻名。其一是豪鱼味道极是鲜美。书上这种鱼必须要以原之水来烹食才能将其中的美味作到最大的挥。另外一种是鹿宴将一整头的野鹿的各个部位做成二十四道汤菜包括鹿血也可以选择喜欢地酒服用。至于味道具体如何。雷雅到是没有吃过。刚好前面不远就是本城最大的酒楼金星楼雷雅方才所的两种美食。那里全有而且是龙骨城中。最得最好的。”

    “好!”张天涯听得食指打动将已早经合了起来的秋风扇在手心一拍道:“就去那里。今天机会难得两要都要尝上一尝。雷雅带路!”

    一路向金星楼走去。雷雅又将这金星楼的情况简单的叙述了一下原来着酒楼不但收益出名消费也绝对是昂贵的。

    金星楼共分三层一楼还算比较普通一般收入过得去的人隔一段时间都能来这里消费一下。但二楼的消费。比起一楼来竟过百倍不止。单是包一张桌子就要十个仙石币绝对是穷人止步之所。

    不过从二楼开始所提供地食物都是由这里的名厨料理地档次也随消费有所提高。

    而上的三楼则是幽雅、宽敞地八个单间是专为一些身份高贵的人所准备的。普通客商即使有钱也一概不于受理。

    张天涯四人在神农的地位显赫即使来了有熊按照邦交之理也有足够资格到三楼找个好的单间的。但他们只是路过张天涯不愿意声张也没有让雷雅和这里的官府打招呼只决定在二楼找个好地方能品尝到美食便好。

    谁知道几人一进酒楼眼尖的伙计马上注意到了雷雅独特地打扮。热情的上前来赔笑问道:“几为可是神农国来地贵客不知哪位是青天剑仙张公子?”

    他的态度让几人觉得有些蹊跷张天涯上前一步道:“在下正是张天涯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在他想来自己在有熊应该没有什么名气才对。

    那伙计一见张天涯站了出来马上热情的上前招呼道:“原来真是张公子您的大名放眼神州大地谁人不知何人不晓?不过的这次知道你要来却是老板事先吩咐的有人在四楼雨荷轩已经帮几位定了酒席只要见到这位娇龙组的姑娘就一定是张公子来了。公子请随我来。”

    张天涯疑惑的看了雷雅一眼后者淡然答道:“雷雅也不清楚。”索性摇了摇头也不多想便带头随那伙计上楼去了。

    上得四楼中间却是一个宽敞的走廊两侧各有四个单间分别以风、霜、雨、露、星、云、华、影为题。光从这门的款式也都各有不同。张天涯四人别带到了名为‘雨荷轩’的单间内却见桌子上早已摆好了满满的酒菜心中更感惊奇。

    之前如果是应朝有意安排到也得过去可是他总不会连自己什么时候到这龙骨城也未卜先知吧?他确定应朝绝对没有这个本事除非他已经改投伏羲门下做了自己的师弟才可能有这个能力。

    “全鹿宴外加河水豪鱼四位请慢用!”伙计竟简单的介绍过菜肴之后便退了出去临走还心的关上了门生怕关门的声音过大惹四人不满似的。

    “居然连菜肴都和我们的构思差不多这请客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张天涯一面在心里嘀咕却也并不担心对方有什么阴谋。兵来将当水来土掩就是了。收起秋风扇一笑道:“既然人家这么热情我们也不要辜负了别人的一翻美意大家都入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