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零九章 九黎太子

第三百零九章 九黎太子

    不是拘泥之人听张天涯这么自然也都毫不客气了。被张天涯的不周天酿养出酒虫来的凌飞更是第一眼就看到了桌上封好的一大酒坛子一把将其抓到身前道:“这个就是哪个鹿血调制的美酒吧不过看来是可惜了如果用师弟的不周天酿来调制的话……厄真是不周天酿!不对不是!”

    最后落坐的张天涯听得莫名其妙不禁好奇的问道:“是不是都让你了到底是还是不是啊?”着有鼻子随意的嗅了一下头道:“是不周天酿不错不过酒性更烈了些想必是鹿血的药性所至吧?”

    凌飞也不答话随手在酒坛口轻轻一煽一道柔风扑面向张天涯袭来。

    张天涯也不闪避深深吸了一口气将仔细品位柔风中传来的酒香不禁两眼一亮道:“好酒!这酒中有‘不周仙酿’独有的香气感觉却更是够劲。虽然我现在可以肯定这并非‘不周天酿’却肯定与之同缘!”

    话工夫凌飞已经运功激酒成线把四人面前的酒杯都倒满了。

    一旁的雷雅听到张天涯的这些分析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如果真如王爷分析的这样我想**不离十这就是……”她的话还未来得及完忽听敲门声响起忙起身道:“我去开门。”

    “看来请我们吃喝地人。已经出现了呢。”凌飞微微一笑开口道。以他和今日张天涯的修为自是早就现敲门的人定是从对面单间‘风吟月影’出来的。不过之前还以为对方只是有事出门听到敲门之声才确定对方是来找自己的。

    雷雅一打开门竟然猛向后急退同时一片剑光闪入。不依不饶的直追后退中的雷雅剑光所照尽是雷雅周身要害。让她空有一身本事却无空拔剑反击。而这片剑影所覆盖的面积极大却没有出一丝声响不禁让张天涯看了觉得有几分熟悉。

    此刻张天涯几人。早已将雷雅当成了“自己人”来看待见她受制于人竟不约而同地起了护短的心思。甚至没有多想不见张天涯有何动作手中酒杯已经空空入野原本别乘满的血酒早已带着凌厉的剑气直射如对方剑网中心。

    “喔。”来人显然没想到这道酒剑竟然威力如斯虽然攻击雷雅的时候已经留了几分余力。即便如此还是被张天涯的酒剑震得虎口生痛。娇哼一声向后蹒跚半步。宝剑险些脱手。在看那酒剑在击溃来人攻势后竟然自行蒸消散没有一滴答溅落。

    还没待来人反映过来七夜早已离开作为再次出现地时候已经战在了雷雅与来人中间牙刃宝剑稳稳当当的压在了对方肩头上。使其动弹不得。

    几人这才注意来人的相貌打扮早从她的声音中。三人就判断出这个偷袭者定是个女子。现在仔细一打量对方确也生得极美。一身装束更是与雷雅一般无二。头却是长足披肩神情上并不似雷雅那般冷漠反带着一丝调皮的微笑。比起雷雅来到也别有一翻风情。

    “没看出来的雷雅几个月不见你不但修为提升了不少竟然也更具魅力了。我才和你开个玩笑就有两个护花使者来欺负人家真叫芳姐我好生嫉妒呢。”着还对雷雅伸住了大拇指眨了眨眼睛。似是根本不担心随时可以割开她咽喉的牙刃剑一样。

    七夜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张天涯后者头示意他不用紧张后才收剑回到了坐位。度上却和出招时一样自称是雷雅“芳姐”的人只见白影一闪刚才还用剑压着自己脖子的冰山帅哥已经回到了坐位上态度冷漠依旧似是什么事也没生过一般。

    一看到对方地装束张天涯马上联想到了对方的这种无声剑法正是雷雅所用地剑术。不过雷雅的剑法如今经过张天涯地调教早已经面目全非了虽然威力上过之前数倍不止却也让张天涯没有马上认出对方的身份。

    两人衣着相同剑法路数也是一个模子如果再猜不出对方的身份来张天涯这个青天剑仙就可以改名为糊涂剑仙了。叫回七夜后张天涯微微一笑对来人道:“在下张天涯我们这桌酒菜想必就是‘芳姐’姑娘替我们安排的吧?”

    那“芳姐”紧了紧鼻子对张天涯白眼道:“都青天剑仙智慧过人今天一见也不错如此嘛。才一句话你就猜错了两个问题。”

    张天涯到觉得这个“芳姐”很有意思一笑后问道:“看都哪两个错误?”

    “第一个错误很低级我自称芳姐你还真以为我姓方名姐啊?其实我姓林名芳雷雅以芳姐称呼我而已虽然看你的态度八成是在和我开玩笑但我这个人呢就是喜欢挑别人的毛病所以这应该算是一个错误。另一个错误嘛……”林芳着后退一步让开门旁的视线道:“今天安排酒席的却也是另有其人。”

    “哈哈……”随着一声爽朗地声对面‘风吟月影’的房门也被打开了一个一身华服却颇有军人正气地青年男子走将出来远在门外就对张天涯几人抱拳道:“在下九黎蚩旭刚才是我让林芳姑娘过来开个玩笑的希望神农忠勇王不要介意。”

    林芳却嘿嘿一笑道:“殿下不用帮我掩护其实是我主要要过来的目的是想检查一下这次去神农雷雅这丫头有没有偷懒却没想到她现在的修为竟然远在我之上了呢。不过我想青天剑仙精明宽厚一定不会和我这个天才美少女计较的。”

    “照你这么来如果我计较的话就是不够精明宽厚了。如果我不计较你就成了天才美少女了怎么都是你占便宜果然有意思。”张天涯一边笑不禁开始怀疑这个林芳是不是和雷雅一起被训练出来的了。两人的性格反差未免也太大了吧?

    又错!”林芳马上纠正道:“不管你计不计较我都少女!”

    张天涯自然不会和他在这个问题上较真马上起身对蚩旭抱拳道:“原来是九黎太子殿下张天涯这里有礼了。”着目光扫向他身后却现与他同来的还有两人两人都是个虎背熊腰的健壮青年正是与张天涯私交甚好的刑天和蚩同。

    一见刑天张天涯马上惊喜道:“刑天兄、蚩同皇子你果然也来了!既然蚩旭殿下盛情招待不如大家同桌共饮一翻如何?”

    “早有此意!”蚩旭也不做作爽快答应后便招呼两人与张天涯等人做到了一桌。各自落坐后蚩旭先开口道:“青天剑仙大名蚩旭项目多时而且父王也经常提起忠勇王前途不可限量。王早想结交一翻却苦于没有机会。刚好我们今早入城得到消息你们也差不多今天会到便大殿了城门守卫帮忙留意并在这里安排了一下也不知道诸位是否满意?”

    能想到张天涯进城后定会来这最有名的酒店来消费一翻还算好了时间将菜上齐安排得如此周到可见此人心思缜密。比之蚩同来要厉害得多。此人若与之为友在摸清人品之前定要心提防若与之为敌更是件让人头痛的事。总之这个蚩旭不好应付!

    心里给对方下了一个评价。张天涯嘴上却谈笑自若道:“张天涯何德何能居然让殿下这般刻意安排真是惭愧万分啊。对了我还没来得几介绍一下呢。这两位分别是我地师兄凌飞和我最得力的助手七夜雷雅的身份相信就不用我来介绍了。”

    蚩旭自是很客气的和凌飞、七夜打过招呼了一大堆没营养的话不提。最后把目光落到雷雅身上的时候。不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转对林芳调笑道:“芳儿你还在你们组织里你混得很不错呢没想到却是在吹牛比起雷雅姑娘的神器战衣来你的那些装备。还真没什么好炫耀地。”

    “什么!”林芳一听差当场跳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雷雅逼问道:“快给我清楚你的战衣什么时候变成神器了?”张天涯等人看出他虽然装的很凶狠却并无一恶意也并没有插手。

    “这是王爷送我的之前的战衣被我收到空间里了。”显然无法作到林芳那样地表情丰富雷雅回答时并没有一神色波动。

    “殿下!”林芳马上转对蚩旭抱怨道:“你看我们同是出使向导。人家雷雅居然都混到神器战衣了你身为一过太子。居然这么气从来没送过我什么好东西。从风度上。你就被青天剑仙给比下去了难道你就这么甘心掉面子吗?”

    蚩旭何等人物岂会被她的把戏激到目光在他身上不怀好意的打量几眼用轻浮的语气道:“芳儿你若是从了王别人一件神器就是十件我也一定送你。怎么样是否考虑一下?”

    这话张天涯听起来。怎么都感觉有些别扭?不光因为这个刚才还十分沉稳的蚩旭突然变得这般轻浮。而且听这话里的意思好象是在张天涯是占了雷雅什么便宜才这么慷慨似的。刚要开口解释林芳早已抢先一步道:“殿下何需如此早在人家去你那里的时候不就了吗?只要是殿下的命令林芳无所不从包括任何合理或者不合理的要求。”

    同样地一句话雷雅也曾经过。不过听雷雅来让张天涯觉得的是惋惜但从这个林芳地口中出来怎么挑逗的意味这么浓呢?看来不管什么环境下成长起来地人都不会是一样的她们的那个蛟龙组织既然也不例外。

    蚩旭摇头笑道:“还是不要这样了好象我威逼利诱似的。除非你是真心的喜欢我我是决不会因为你服从命令而轻薄了你那样一情调都没有。”原来这个蚩旭也只是占占口头上的便宜而已不过刚才的话张天涯还是要澄清一下的。

    “殿下误会弟了其实我和雷雅一直都是清清白白地我送她的战衣也只是朋友之间地赠礼而已希望殿下不要误会。弟的名声到还没什么可雷雅姑娘毕竟是古女儿家声誉是诋毁不得的。”

    蚩旭听了却大皱其眉一幅苦恼的样子道:“我自然知道你们之间没什么但你也不用这么坦白的出来吧?好不容易想出个注意啊芳儿吓退了被你这么一我恐怖真难以安生了。不出血这天才美少女怎会放过我?”被他这么一满桌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事实证明玩笑确实可以增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笑过后众人都觉得彼此之间更融合了一些。

    给众人倒满了酒张天涯举杯道:“这酒中有着不周天酿的芳香却更烈上几分想必如此美酒恐怕不是这酒店中能提供得出来的吧?弟很是好奇不知殿下能否解释一二呢?”着和众人强酒杯弹出与众人手中之杯撞了一圈后才接回一饮而尽。

    蚩旭也很豪气的将酒喝完才道:“这酒名为不周罡风选择天水之处比不周天酿要高而且酿制的方法也有很大区别。只有具体区别如何王就不得而知了因为不周天酿之名王也只是曾听刑天提起过而已。”

    “不周天酿注重味道其香要胜过这不周罡风但后者却重纯度更为烈性。”雷雅见蚩旭也知之不详便开口解释道:“二公子使人送酒的时候自然也是因人而异。九黎一族喜引烈酒而王爷你却对不周天酿赞不绝口。”

    雷雅刚介绍完蚩旭便开口接道:“原来忠勇王也是好酒之人啊!王刚好有一宝本不想那出来影响大家食欲既然忠勇王也是酒国知己自然不好再藏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