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一十章 半斤八两

第三百一十章 半斤八两

    出来的宝物的确比较另类。此物非是一般的法宝I防具沾不上半关系。在众人的关注下他居然拿出了一个拇指大的甲克虫来这甲克虫外形酷似龙虾色泽乌黑背部却生有一对翅膀在甲克的覆盖下看不出具体数目来。

    原来蚩旭所的宝物居然会是一只甲克虫!也难怪他有影响大家食欲一了。不过着虫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金属的光泽给人的感觉要稍好一。

    张天涯知道蚩旭绝不会这是时候拿出一只虫子来消遣大家指着甲克虫疑惑道:“而恕在下眼拙实在看不出这是什么宝物还请殿下言明此虫妙用到与美酒有什么关系?”从蚩旭的话中他已经猜出这甲克虫肯定与酒有关。

    一边爱惜的抚摩着甲克虫的背部蚩旭介绍道:“此虫名为酒蛰据在下所知只有九黎才有却也并不多见。而且它很是机警飞行度并不下于一般的仙级高手是以极难捕捉。至于它的妙用嘛呵呵我还是先明好了。它可以过滤酒中杂质使酒味更加鲜美、香醇。只要将它放入酒坛中数息时间就可以让这坛鹿血罡风酒更上一个档次。不过它的相貌并不如何招人喜欢所以在此之前我还是打算征求一下各位的意见。”

    原来世间还有如此好东西!张天涯听了两眼一亮。马上食指大动道:“这有什么关系?何况这酒蛰地外观看起来更似龙虾在我们神农国海鲜可是很流行的呢。我第一个支持要不一会把反对的人统计一下分坛饮之如何?”张天涯在现代的时候连烤甲虫都吃过怎么会在乎这个?

    “我也支持。”第二个表示赞成的是凌飞。他显然也不是一个以貌取食的人。

    “我的本体是狼生肉、腐肉都是家常便饭自然不会仅因外观影响到自己食欲的。有此品尝越不周罡风地极品美酒的机会岂会放过?”在坐人中狼身修炼有成的。当然就只有七夜一人了。

    雷雅的回答最为平静:“我没有任何意见一切听从王爷安排。”

    张天涯一方四人表了态九黎的四人自然没有任何问题早在九黎的时候他们每次一起饮酒都要先让这酒蛰过滤一下才肯喝地。蚩旭微微头后便将酒蛰祭出落入酒坛中后泛起一片涟漪片刻后一股浓烈的酒香。已经布满了整个“雨荷轩”。

    蚩旭就酒蛰收回张天涯马上一把抓过酒坛。嗅了一口经过过滤的浓香不禁赞道:“果然是好宝贝。如果殿下肯割爱的话弟宁愿用一件神器来换。呵呵……想来殿下也不是缺少神器之人开个玩笑而已。”着激出八道酒箭将众人的杯分别添满。

    其实在这个看似随意的动作中他已经用自身的剑气试探过酒内并无生命的气息。

    放下酒坛一举酒杯道:“今天能结识殿下这酒国知己弟我也算没白来龙骨城一遭。如此美酒。真让人流口水呢弟先干为敬!”着再次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一同来的凌飞等人见他如此也知酒里并无问题都有样学样一声“干杯”后全部就杯中美酒消灭了个干净。

    蚩旭淡然一笑也干了杯后才开口问道:“这酒蛰是王之物而且忠勇王在卦台的时候曾经破坏了九黎地大计就不怕王在酒中做什么手脚吗加以报复吗?”

    “有什么好怕的。”张天涯回以一笑再次就众人地酒杯满上很自然的答道:“其实弟也不是什么胸怀坦荡之人不过相信殿下即使想除掉弟也不会在有熊动手地更何况弟的项链在什么地方殿下并不知道如果弟莫名其妙的死亡使得宝藏无法开启殿下要得罪的人恐怕不少。如殿下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作出如此不智之举来呢?”

    蚩旭略有些意外道:“难道忠勇王就对你的推理这么有自信吗?”

    “也不全是。”张天涯答道:“要不我就不会这么主动的接坛子为大家倒酒了。我的剑气虽然无法辨别毒物却可以分辨出坛内时候有蛊。如果是蛊地话弟或许还忌惮一些但是毒药殿下也不会愚蠢到用来对付《神农百草经》的传人吧?”

    蚩旭哈哈一笑:“哈哈……没想到忠勇王地不凡比起传中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到是王孟浪了请不要见怪。”张天涯也笑道:“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衙门干嘛。别没营养的自罚一杯!”

    “好好!王自罚便是!”

    见两人刚一见面没几分钟就开始唇枪舌剑起来一旁的刑天不禁有些不自然道:“我们今天能在这龙骨城向遇也算是他乡遇故知了。殿下、天涯。我怎么听你们刚才的话里少不了刀光剑影的味道呢?虽然我身份低微但还有一个提议我们今天只叙私情不谈国事。有什么利益纠纷国家恩怨都等喝完酒再!”

    “好!”、“刑天兄所言甚是!”蚩旭与张天涯各自以不同的方式答应了刑天的提议。八人一齐举杯畅饮了起来。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

    众人将最后一杯酒干掉后蚩旭大了个酒嗝道:“痛快!今天喝得真痛快我们下午打算去逛一下这里的铁器市场不知天涯是否有兴趣同往呢?”在喝酒过程中蚩旭便把对张天涯的称呼从忠勇王改成了天涯。对自己的称呼也从“王”改成了“蚩旭”很自然的让气氛很融洽了许多。

    张天涯微微摇头道:“不用客气我们奔波一路一会打算找个落脚的地方歇歇。”

    “既然如此蚩旭就先告辞了。”完招呼刑天等三人起身离去。

    目送他们离开张天涯不动神色的开启天眼向蚩旭的身上扫了一下。后者似乎也生出了感应回头道:“对了天涯。蚩旭已经在附近的卧龙居为几位安排了上房几位请不。”完与张天涯相视一笑转身离开了.

    出了金星楼后蚩同开口对蚩旭问道:“皇兄这个张天涯不简单吧?在卦台的时候我们就看他不透不知道皇兄看透了他没有?”

    蚩旭严肃的摇了摇头道:“我看不透他他也未必就能看得透我。这个张天涯绝对不简单!还有刚才他有意向我示好应该不会在这次探宝过程中找麻烦的。在回九黎之前你们也绝对不要主动招惹他知道吗?”

    蚩同马上应道:“弟醒得。”一旁的刑天却有些疑惑对蚩旭问道:“殿下你刚才天涯主动向你示好我怎么没现?好象整个接触过程中都是殿下在主动向他示好吧?刑天实在不明白请殿下解开刑天的疑惑。”

    “你们当然不会现。”蚩旭开口道:“在最后我走的时候张天涯用天眼对我进行了试探还刻意让我感觉到了。这就明他现了我的秘密也是在暗示他很在意这个秘密不会主动向我们为难的。芳儿你马上去卧龙居帮他们安排四间上房还有我们的也一起定下。如果房间不够就找当地的官府想办法把之前的房客起出去。”

    回头有望了一眼金星楼蚩旭暗道:“张天涯希望我们不会有一天成为敌人相信如果可以的话。你也不会愿意与我为敌人吧……”

    “秘密?”凌飞一副了然地样子道:“天涯你你用天眼现的秘密应该就是蚩旭身上的那件神器战衣吧?”显然他也现了蚩旭身上华服的不寻常之处。

    张天涯这时着又从炼妖壶中取出了一坛不周天酿来摇头道:“不是神器战衣那么简单。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身上的那件应该是神州九器中。唯一一件防御类法器也是整个神州防御类法器之最!”

    “蚩尤旗?”旁边的七夜倒吸了一口凉气感叹道:“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恐怕真就不好对付了呢。不过我还有一不明白如果是蚩尤旗地话他为什么不隐藏起来。做最后的底牌而要亮出来让人知道呢?”

    开启不周天酿的酒坛张天涯露出一丝睿智的笑容道:“底牌不一定要隐藏起来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先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认出蚩尤旗更主要的是他似乎也不想与我们作对才故意让我现他有这件宝贝地。毕竟是蚩尤旗啊!如此深沉的人有如此强悍的防御我也不愿与他较劲。”

    “蚩尤旗……”凌飞略有所思道:“如果是蚩尤旗的话我就真没办法对付了。那东西可以让我的所有攻击无效。不过天涯我记得你瞬移的时候。用的是剑气吧?可以破开虚空的剑气加上你现在经过改造的上品神器——青天神剑。如果但打独斗的话。你有几成把握可以胜他?”

    “一把握都没有。”张天涯摇头道:“师兄你平时就不太在意法宝对我地剑法也评价太高了。神州九器岂是一件上品神器可以搞定的?如果把青天神剑换成开天神斧我到是有把握破开它。”

    见众人有些默然张天涯却玩味地一笑道:“我虽然赢不了他他也别想赢我!如果我和他单打结局百分之一百都是平手收场。来。不这个了我们还是把这坛不周天酿也喝完吧。如果出去早了。恐怕房间未必会安排好。”

    话语最少的雷雅听张天涯得不合逻辑终于开口问道:“九黎太子不是他早已经安排好房间了吗?”

    不等张天涯回答凌飞已经开口反问道:“如果早安排好地话他会在感觉到天涯的天眼观察之后才提起此事吗?”

    ……

    负屃正在批阅着万寿的人口普差表以及军政方面的人事调动。旁边放好了笔墨每每现一些自己觉得不错的人才便把名字在另一张纸上写下不时还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这样在张天涯看来足能把人憋疯的工作他到可以乐在其中。一个个笔墨写成的名字在他眼中却如真人一样生动鲜活甚至有些从未见过地也会留心记下。

    “报!”正在负屃专心工作的时候侍卫突然在门外喊道。负屃知道一般地事情他们是不会打扰自己工作的马上叫其进来将手头写了一半的名字写完才抬头问道:“什么事啊这么着急?枫!怎么是你直接进来不就完了吗还和我客气什么?”

    丁枫嘿嘿一笑上前道:“不是怕打扰先生的工作嘛。不过我这次来确实有特殊的事情。刚才在巡逻的时候我现一个面容憔悴的人一直在青天府门外的茶厅不走还不时往府内观望。如果先生不忙的话不妨去看看我总觉得这个人有怪。”

    “怪?”负屃不禁有些好奇道:“你到是怎么一个怪法?”

    丁枫回想了一下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后才开口道:“第一他并不像是一般的奸细。在他的眼神里我看不到奸细那种贼眉鼠眼目光中却有一种期盼和忧虑。而且从气势上也可以看出这个人非富即贵。更奇怪的是他的修为我看不透起码应该在我之上右臂上却包扎一层厚厚的白布。你不觉得比我修改好得多的人连一外伤都不能自己治疗还要用白布包扎很不合情理吗?”

    “确实有些怪。”负屃微笑头道:“枫不管此人是否有恶意我们也不得不防。你快去帮我把我大哥叫来。”后者应了一声转身而已去。

    片刻后还未见到人就听睚眦兴奋的叫道:“哈哈!居然有高手奸细真是还好了。王爷给我的神器战刀一直没派上用场我都快用它来修理指甲了。”着走进屋来对负屃催促道:“老四快带我去今天这把行道神刀终于可以开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