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分享绝技

第三百一十一章 分享绝技

    ……项链……项链有九我曾得到三个现在就只。不知道多宝物的分配是否会有影响?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我有一种直觉得到什么宝物并不是项链的数目可以决定的……”张天涯独自躺在蚩旭已经帮他安排好的龙骨城最高档客栈的天字一号房中。拿着开启宝藏的专用项链在眼前轻轻摇晃一边自言自语。如果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以为这个家伙在用自我催眠的方法来训练精神力呢。

    其实他现在并不像他嘴上叨咕的那样在意得到什么宝物真的不在乎。他对宝物的看法一直都比较平淡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有什么好计较的?何况早在第二次见到这种项链之后他就有一种感觉这项链或者是和项链有关联的宝物的真命天子一定不是自己而是刑天!

    既然如此那他什么还对着项链痴痴妄语呢?这个答案虽然他自己并不想承认但却是事实那就是因为——无聊!

    本来这次来参加探宝活动他就是本着重在参与的态度而来的。对于他来那个宝藏里可能得到的宝物绝对不会过他好奇的因素。身为一个现代人对于uFo没有一好奇之心出去恐怕都不会有人信。

    但原本在他想来娱乐性和科考性为主的一次探宝活动却生了让他很不喜欢地变化。那就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么豁达。或者是不像他那么没心没肺!已经不缺宝物的他远远低估了这个宝藏对其他人的诱惑力。蚩旭的表现就证明了这。

    蚩旭可不像他张天涯人家可是堂堂九黎国的太子继承蚩尤王位的人!虽然依据理论来蚩尤这种大神是永远不会死的如果蚩尤都被人杀死了。那恐怕也没有什么王位可以给他继承了。但太子这个地位还是很重要的重要程度相当于一大摄政王。他地态度甚至可以左右整个九黎的决定。如果对这个宝藏的兴趣不达到一定程度是绝对不会这么不务正业的来有熊科考的!

    甩手掌柜的。不是谁都愿意当谁都能当地了的!

    更何况九黎嫡系斗争连张天涯都有所耳闻只要不名目张胆的互相残杀蚩尤并不反对甚至很支持他这些儿子之间内斗态度绝对倾向与在斗争中占上风的人。真不知道蚩尤是怎么想呢?难道是想让他这些儿子在战火中成长?而且是左右互搏!

    这样培养出来的继承者虽然不太可能是一个昏君但出现暴君的纪律极大。就算不出现暴君。也绝对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君王。因为在这样的斗争中亲情将被逐渐磨灭待尽!如果不是有蚩尤这个绝对强势镇得住。现在九黎出现一场“玄武门事变”张天涯也不会感到一意外。如果不出现。反到奇怪。

    张天涯不知道的是这样的事情其实已经出现了而且还和他扯上了关系。但这些都不是他现在所关心地。

    他现在所关心的是蚩旭地出现不会是结束只是一个开始而已。项链共有九个张天涯知道自己手里有一个。天女的手里有一个刑天地手里有两个。而且有熊既然这么爽快的同意开启处于自己境内的宝藏。没有道理不分一杯羹。这样算来这次六大国的代表起码会出现其四。

    蚩旭的出现本也没有什么但他和张天涯交际所用的手段太过圆滑了。先是互相试探互相卖好最后在一个微笑中建立了一个无声的联盟或者是互不侵犯利益的协议。这样地互相猜忌很费神的。蚩旭如此更加证明了他对宝物地兴趣很大!

    这样出事看起来很帅很潇洒但张天涯并不喜欢他觉得很累!

    如果不是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半途而废的人恐怕会直接把项链交给凌飞自己乐得清闲。

    “当当当……”一个敲门声打断了张天涯的思路随手一抓阻止了项链的摆动起身道:“门已经插上了师兄还是穿墙进来吧。”现在的他连起身开门的心情都没有了。

    一阵微不可察的灵力波动后凌飞已经出现在张天涯的面前。见他一幅愁眉不展的样子微笑问道:“这是怎么了我精明无比的师弟怎么这么没精神呢?”

    张天涯苦笑一下突然灵光一闪答非所问道:“入门有先后我突然觉得我自己的能力很有限比起师兄你的英明神武来差的太远了。师兄入门比我早……”接下来有是一大堆废话用省略号代替。

    “停!”凌飞起初被这个从来很少夸奖自己的师弟马屁一拍停得很是舒服。不过以他一向的精明很快就现了问题喊停了张天涯的喋喋不休后警惕的问道:“曾经有一个伟人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还是直吧这次是‘奸’还是‘盗’?”

    “那个伟人这么过?”

    “当然是我伟大的师弟你啊!”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有马屁报马屁后凌飞严肃的问道:“到底有什么事情别和我整这些没营养的。”

    既然凌飞主动问起张天涯索性直言道:“师兄师弟长幼有序。我想这次行动由我来指挥的话恐怕有些不合乎礼数。不如师兄你来负责指挥吧我和七夜他们一样全部听你的调遣。这个项链你先拿着……”

    “打住!”凌飞终于看出了这子打算金蝉脱壳马上摇头道:“之前你就没想到这次的竞争对手都会很难缠吗?或者你这个运气好的家伙也不太在意这些法宝。不过既然来了你就老实的给我进行到底吧。你是不喜欢和人勾心斗角我就喜欢吗?何况我根本不擅长此道。你如果努力可以办得很好师兄我思维对这些事情可就没你敏感了。”

    早猜到凌飞不会上当不过经过这一翻笑张天涯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一个跟头从床上翻了起来直接落到了房间的窗前随手打开窗户深吸了一口窗外的空气才道:“师兄不在房间休息来找我也一定有事吧?”这种话不看人反到看风景的本事张天涯是练了好长时间才学会的呢。毕竟这种行为在古

    潇洒在现代却是一种极其不尊重人的表现。

    凌飞并没有马上答话而是快的在屋内布了一层隔音结界。张天涯见他如此谨慎知道要的事情一定很重要马上回过头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凌飞见他如此郑重摇头笑道:“不用紧张我不过是想问你一些事情而已并不要紧不过不方便被别人听到而已。”顿了一下直接介入正题道:“你身上的秘密很多我也已经习惯了不过你也知道师兄同样是个武痴所以……嘿嘿……”

    见凌飞欲言又止的样子张天涯知道他是不好意思。如果是平时他肯定故意装傻充愣不过现在他的心情虽然好了许多但还是没有开这种玩笑的心情索性便主动问道:“师兄直接吧就算为难的事情我大不了直接拒绝就是。”

    “你这也叫安慰人?”凌飞没好气的瞪了张天涯一眼道:“其实我对你那可以破碎虚空的剑法真的很好奇。那些剑法是你什么时候创出来的叫什么名字?”感情这凌飞把“开天辟地”当成是张天涯的自创技能了。

    张天涯奇道:“我之前不是已经交代过了吗?那是一个神秘高手教我的。”

    凌飞转头盯着张天涯的眼睛严肃的问道:“你看师兄我看起来像白痴吗?”

    张天涯也毫不退缩地与只对视。认真无比的反驳道:“你这么问不但是在怀疑你自己一种不自信的表现。更是对师傅眼光的一种怀疑属大不敬!”

    “哈哈……”还是凌飞先坚持不住在这个对眼游戏中败下阵来随后师兄弟两人同时大笑了起来。笑声过后。凌飞才道:“很显然你这个家伙很擅长破案但我敢担保你绝对不是一个犯罪天才。你那时的话有一个很大的破绽我当时就看出来了。不过没有揭穿你而已。”

    张天涯一惊自己那天的表现不应该有任何破绽才是啊!难道他可以找到湮墨或者曳影来佐证?这个难度恐怕不于让张天涯现在就破pk掉顼的难度。毕竟神王级高手和鸿钧那样地存在之间还有有很大差距地!

    见张天涯并没有否认凌飞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见到公认的神州第一破案高手被自己揭穿破绽的时候那惊讶的样子凌飞顿时感觉到一股很大的成就感得意地一笑。学着张天涯揭穿别人时那认真的模样严肃的道:“你当时的故事本就不是很完美。可以破绽很多。放眼神州哪来的那么不知名的神王级高手?但两个人都是无法找到的。你的话也就没有对证了。”也不知道张天涯如果知道他这个师兄居然在自己身上找成就感会不会马上把他拉到战域用实际行动来让他目睹一下他所感兴趣的那套剑法的全貌。

    张天涯也看他这么自信知道定有所持也就没有在隐瞒自己撒谎地事情道:“我其实有很多话是不能的为了让大家相信也只好自己编造一个理由了。不过我真地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现我当时在撒谎的?别告诉我是你刚诈出来地那样的话。我会以为师兄是在耍我非让你见识一下那套剑法的全貌不可!”而且是在战斗中领悟!

    “别!”凌飞摇头道:“万一伤到你怎么办?我可不想被精卫公主和师妹追杀。”面容一整继续道:“其实你唯一的错误就是看了我。我毕竟修为还在你之上虽然无法出你那样凌厉的剑气来但眼光还是有的。你瞬移证明自己奇遇所出的剑气轨迹在和白虎侯较量的时候我曾经见过地。”

    “原来是这样……”张天涯这才恍然大悟看来自己还真是善于现破绽不善于隐藏破绽啊。摇了摇头坦诚的道:“其实师兄你还是误会我了我并不是怕太引人注意才那么地那剑法确实不是我自创的。至于来源就不是我能的了。”

    凌飞也满脸无奈道:“谁都有自己的秘密其实我本不该追问的。你不想我也可以理解但理解归理解还是有些遗憾。算了反正也只是好奇而已大不了以后等我自己悟出厉害的功夫后和你好好较量一下好了。”

    “其实师兄也不必失望。”对于这个一心帮助自己从来不问回报的师兄张天涯早想找机会报答他了。现在见他对“开天辟地”如此感兴趣马上提议道:“我不能的只是剑法的来源而已。而且这剑法太过精妙我自己研究参悟起来很是吃力不如师兄帮我一起揣摩揣摩如何?”

    “你什么?”听张天涯居然要把如此厉害的功夫拿出来一起分享凌飞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是我自己参悟这套剑法很吃力想请师兄帮忙。”张天涯很随意的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便。

    凌飞这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本想马上答应不过还是摇了摇头道:“什么帮你研究?就要把剑法与我分享不就完了。不过我想既然你这并非你自创的那还是算了吧。既然神秘高人把功夫传授于你那是你的机缘。想来你也应该知道不经过师傅同意擅自外泄功法是多么大的忌讳。何况那是一套剑法并不适合我的。你的好意师兄心领了。”

    “忌讳?”张天涯对这种法很是不屑随口反驳道:“那恐怕是师兄你自己想当然的事情师傅好象从来没有提过这方面的忌讳。如果连这胸襟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修炼到神王境?更何况那人既然把功夫传授于我就应该考虑到我的处理方法。”

    淡然一笑张天涯继续道:“至于最后一个问题就更简单了。那套功夫让我理解的是境界而不是单纯的模仿招式。其实那原本并不是什么剑法只不过被我用出来就变成了剑法而已。原版就在师弟的脑袋里却无法拿出来共享就把我理解的部分让师兄参考一下好了。”着摊开手掌一道细的剑气在他掌心浮现出来……(未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