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一十二章 神秘少年

第三百一十二章 神秘少年

    未见到人就听睚眦兴奋的叫道:“哈哈!居然有高真是还好了。王爷给我的神器战刀一直没派上用场我都快用它来修理指甲了。”着走进屋来对负屃催促道:“老四快带我去今天这把行道神刀终于可以开荤了!”

    刀名行道依旧保持了“替天行道”之意。张天涯以五色神石为主配合多重材料炼话而成的下品神器级宝刀。外观重量与他之前所用的天行刀类似为了配合睚眦那独有的气质还特意将万啸内丹中的狂暴之气引入刀中将这把刀炼话成了一把彻彻底底的绝世狂刀!配合上用到的睚眦真可以是刀狂!人更狂!

    如此狂刀到了如此狂人手中这样的狂狂组合恐怕天下间能真真正正震得住他的人绝对不过两个!而这两个人中绝对不包括负屃在内!

    这两个人第一个是老龙王敖天另一个就是张天涯。

    把如此一个脾气暴躁的睚眦留在一个没有人可以震得住的万寿这绝对是一个很大的隐患。这样的隐患除非张天涯是和一夕一样的白痴否则一定会注意到的。

    张天涯是白痴吗?不是!所以他留了后手专门针对这个“隐患”的后手。

    见睚眦一进门就喊打喊杀的负屃的头马上大了一圈心理暗气张天涯为什么不把这个暴脾气地大哥带走。把办事稳健的七夜给我留下?不过这些话他当然只能在心理想想却是万万不敢出来的。否则这个暴脾气的大哥肯定要找他谈谈自己为什么不如那头“淫狼”的问题了。

    “咳……咳……”声咳嗽了两下负屃并没有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整理一下思路道:“大哥现在还不能确定对方就是奸细呢。弟不过是想出去见见这个人而已不定这个人会对我们有所帮助也未必。不过为保万一。弟觉得还是把大哥叫来的好。大哥武功盖世弟的修为有实在不怎么出色……”根据负屃多年地经验自己这个大哥只能顺毛摸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哈哈……”睚眦听得心情大快哈哈一笑道:“还是老四你了解我啊。以哥哥我的本事放眼万寿谁能是我的对手?好了你不是去见人吗一起去吧如果那子敢不配合你的话看不不一刀把他劈成两半!”

    负屃大汗忙道:“听枫的意思对方很可能处于一种警戒状态我们应该漫漫引导。不能……”

    还没等负屃完睚眦牛眼一瞪道:“你在教育大哥是不是?”张天涯走之前把大权交给了负屃。眦唯一可以依仗地就是这个大哥的身份了。在他看来哥哥教训弟弟是天经地义。弟弟教训哥哥的话就是没大没了。

    若是一般事负屃基本都会让着自己这个哥哥的可是见天要见这个人他却有一种感觉这个人一定不简单。如果不在见人之前和睚眦打好招呼出去肯定要出乱子的。无奈下终于决定要用上自己的秘密武器了想到这里。身手向袖子里套去。

    “停!”睚眦一见他要掏那样东西马上没脾气了。出言阻止道:“哥哥今天就听你的好了一会看你的眼色行事那个东西你还是不要拿出来好了。”事实上眦并不傻相反他还比较聪明。不过多半时候只要脾气一作他的聪明就会被他的另一个优——血性所蒙蔽。

    总来到这家伙就是一般好战地主平静的时候很是精明脾气一上来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嘿嘿……”负屃故意奸笑一声也没再什么招呼丁枫一声转身出门见那个有趣地家伙去也。

    眦见到负屃的奸笑突然有一种很不好地预感。忙追上去问道:“我老四。你刚才到底笑什么?我怎么感觉你的笑容很猥亵呢?让我觉得有害怕。”虽然身为兄弟但负屃这样的笑容睚眦却只见过三次。三次奸笑的结果都一样有人事后很倒霉。最让人记忆深刻的就是睚眦自己就曾经倒霉过一次那次他被罚抄书三个月。而且事先得罪了负屃自然没有人愿意帮忙代劳了。

    “也没什么。”负屃笑道:“有什么好怕的?这可是两件好事。第一我决定以后再一不动用那样秘密武器了大哥你可以放心了。”还没等睚眦高兴负屃就继续道:“第二大哥刚才自己在万寿已经没有敌手了我决定等王爷回来向他汇报让王爷‘考验’一下大哥的武功后给大哥升职。到时候大哥的地位高于七夜就可以好好地教训教训他了。”其中考验两个字咬得他别重。

    听到负屃不再动用那件秘密武器睚眦马上面露喜色不过在听到第二件事情的时候脸色脸色马上变了。越听到后来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这才知道自己已经着了这个宝贝弟弟地道了。忙赔笑道:“老四那是哥哥一时诳语怎么可能当真呢。你还是快把它忘了吧?”

    “王爷过大哥是个很诚实的人要我把你的话忘了怎么可能呢?”着还饶有深意的看了睚眦一眼仿佛在好不容易抓到你的一个把柄我容易吗?

    眦忙道:“大不了在王爷回来之前哥哥都听你的就是……你看能不能把那句话忘了……”

    “好吧。”负屃终于头道:“我已经忘记了希望哥哥不要提醒我再把它想起来哦。”完后不理一脸郁闷的睚眦继续向府门方向走去。

    威胁!这绝对是**裸的威胁!但睚眦毫无办法谁叫自己一时嘴快呢?

    如果起初的时候他还幻想着自己和张天涯的差距不大甚至还始终想重新挑战张天涯一下。抱着这样的心情自然不会在服张天涯的约束。也是这子倒霉刚好赶上张

    上党归来修为大进。把他狠狠的修理了几次之后I被成功驯服了再也不敢在张天涯面前叫嚣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不管他的怒火多高张天涯都成了唯一可以和老龙王一样直接把他震住的人了。

    而张天涯留下的那个秘密武器其实不过是一块普通的令拍而已。不过他临走的时候过:“在我离开这段时间无论是谁见到这块令牌就是见到我。如果敢对令牌的主人不敬就是对我不敬。敢让令牌的主人叫大哥就是让我叫你大哥。回来我会考验一下这个人是否有是否有能力让我叫他大哥!”

    其他的话或许可以理解成给大家听的但后面的绝对是针对眦而。就是怕负屃管不了他才留了这么一手。完当着眦的面就把令牌塞给了负屃。不过他还是多虑了就算没有令牌这子不也是两句话就把睚眦给套住了吗?

    ……

    万寿城青天府大门斜对角的一个茶棚里一个精壮的青年正向老板叫了今天的第七壶茶。不时向青天府大门外焦急的观望着。他现在很着急因为张天涯是他唯一的希望同时也很犹豫因为自己的身份除了张天涯之外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自从两天前他来到万寿之后就一直在这里等待着张天涯地出现。不到茶棚打佯。绝对不会主动离开的。因为害怕自己和张天涯失之交臂在等待的时间里他甚至连茅厕都没去过喝进肚里的茶直接用真元力排除体外。事实上如果不是怕茶摊老板的反感给自己造成麻烦他每天喝的茶绝对不会过一壶。这样的茶。对他来简直就是垃圾饮品!

    “也许张天涯可以帮我虽然只是‘也许’但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相信姨娘地话了否则就真的一机会都没有了……”谁也无法听到的自言自语中。这青年再次取出了一块玉简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七次把这块玉简拿出来了。而这玉简里的内容其实并不复杂只是张天涯的影响而已。

    “姨娘……希望你没有看错人吧!”又一次确认了张天涯的相貌后这青年在心里这样地祈祷着。

    突然这青年感到了一丝警兆!忙收起玉简转头向警兆来源的方向看去见三个青年男子正从青天府的方向朝自己走来。中间的一个相貌斯文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左边的却凶神恶煞叫让望而生畏。而右边出现的。这少年认识正是自己今天出府巡逻的那少年军官。

    “难道我已经被人注意到了?”想到这个可能。这少年起身便欲离开。他现在的心里很矛盾既希望得到对方的帮助又很是恐惧。所以他早打定了注意除非见到张天涯本人否则能避则避。而这三个人中显然没有张天涯在内。而且除了那巡逻地少年军官外另外两人他看不透。这样随时可以拿下自己的人物他并不想打交道。在见到张天涯之前他不想冒任何风险。

    来人三人。正是负屃、眦和枫。

    “兄弟留步。”离老远负屃就注意到了这个青年特别是他右臂上那明显不合情理地包扎让负屃联想到什么却一时无法确定。见他要走忙叫住他道:“兄弟请留步在下负屃可否让我等坐下话?”负屃的开场白显然很客气。

    心知自己肯定逃不出这两个高手地手心这少年反到冷静了下来刚刚站起的身子再次坐下回以微笑道:“大人客气了草民重楼几位请坐便是。”这少年显然并不会演戏对面负屃的官威和睚眦的气势能作到如此从容自若的岂会一个一般的“草民”?

    负屃在第一时间从他的表现中现了这。微微一笑坐到了重楼的对面微笑道:“重兄弟不要客气我也不是什么大人不过是帮王爷办事而已。更何况我们王爷最讨厌官民尊卑地法了。重兄弟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重楼也不客气头道:“既然如此那弟就不推辞了。呵呵不知道负屃大哥叫我有什么事吗?实不相瞒弟已经喝了六、七壶茶了现在有些内急……”着还装出一幅不好意思地样子。

    负屃知道重楼不会这么容易相信自己也许是被睚眦凶悍的外表给吓住了。并不直接回答他的话反对刚刚坐下的睚眦和枫道:“大哥枫。我想单独和这位兄弟谈一下你们还是先回府吧。”

    刚跟你出来就让老子回府?睚眦一听当时就不干了马上急道:“我老四你这不是累傻子呢吗?刚才可是你让我保护你的。……”还待要继续下去却听负屃很随意的道:“我好象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我先走了你们漫漫聊。”不能负屃完眦马上识趣的主动离开了。

    枫见状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也告辞离开了。其实他们肯走多半原因还是因为睚眦和负屃都看出了这个重楼的修为并不如何高明。起初以为枫看不出修为的人可能会是个高手。但出来一看之下马上现了他不过比枫高出一级而已才是个原婴期对于负屃根本构不成威胁。

    两人走后负屃马上随手布了一个隔音禁制。对方看到他这个举动原本就不安的心马上提到了嗓子眼。这个负屃到底要干什么?不过表面上他还是装出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来。还有些不解的问道:“负屃大哥你这是何意?”

    负屃没有回答反开口提议道:“看兄弟的样子似乎对我有一定的戒心。不如让我来猜猜你是来找我们王爷的对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bsp;.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