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特殊神器

第三百一十三章 特殊神器

    丹:一夕的父亲万啸的内丹而后被一夕与万啸皮毛万兽战甲。被张天涯破掉后内丹与战甲脱离开来被张天涯所收却一直没派上用场。(以上不计字数)

    ————————————————————————————

    重楼听了眉毛一动马上又恢复了正常若无其事的道:“青天剑仙的大名弟自是仰慕已久。不过我只是一个流民而已路过万寿觉得这里的茶不错就留下两天找王爷做什么?”他表情的变化却没有逃过负屃的眼睛。

    负屃心里暗笑青天府能和你这种气度的人上话的无非就那么几个。其中三个你已经见过了青鸾、火凤长期居住在军营白现在已经在府内享受孕妇级待遇了。你子不是来找王爷的难道是来找精卫公主和丁香姑娘的?

    心里鄙视着对方的掩饰能力表面上却没透露出一不屑的意思来。因为负屃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眼前的这个少年绝对不是一般人绝对!

    不光是言谈举止的风范更主要的是他胳膊上的“秘密”。淡然一笑不动声色的道:“其实我们王爷现在并不在万寿现在这里一切都由我做主。如果重楼兄弟真的是来找王爷的我可以帮你代为联系一下。”

    “张天涯居然不在万寿!那么来。他现在已经去了有熊了。那个神秘地宝藏到底需要多长时间可以探索完毕谁也无法确定这怎么办?……”重楼听到张天涯不在万寿的消息马上分析出他短期内不可能回来。想到这里马上摇头道:“负屃大哥真的误会了弟不过是路过而已。刚才已经了并不是来见王爷的。如果负屃大哥不相信的话弟马上就可以动身离开。如果你还不放心……”到这里重楼很无奈的继续道:“那你还是直接杀了我好了。”

    负屃见重楼还是这么心也感觉有些头疼了起来。就这么放他走?不行!这个重楼绝对是个很重要的角色一旦得到他的信任。不管对万寿还是对王爷都有很重要地意义。看来旁敲侧击是不行的了改用第二个方法——开门见山!拿定了注意负屃左右看看确定没有人注意这里才坚定的道:“重楼兄弟你也不需要隐瞒了。我确实没有恶意否则单凭你的身份你认为我还会这么客气的和你谈心吗?请相信我我确实是成心想帮你。当然了同时也希望你以后。在我们需要的时候给予适当地帮助。”

    重楼心里一惊。茫然道:“我的身份我有什么身份?”

    负屃高深的一笑继续进逼道:“你的身份就写在你的身上让我怎么能不知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就写在这里。”着指了指重楼包着白布的右臂。

    ……

    张天涯摊开的手掌上浮现出了一个透明的灵气圆球约有“团队之星”足球的四分之一大。球体内一道火柴长短地剑气肉眼可见。在凌飞疑惑的眼神中。剑气猛然一记横扫在灵气球体上。开出了一道口子。

    “其实我也很想像师傅、师娘传我们功夫那样一指脑门直接就把信息传递给师兄。”一边演示着‘开天辟地’中自己所领悟到地部分张天涯向已经被深深吸引其中的凌飞解释道:“不过这套功夫确实例外我并无法做到信息地传递只能将自己所领悟道的天地至理论以这种形式表现出来师兄就将就看看吧。”

    而此刻的凌飞早已把所有心思放在了这奥意无限的精妙“剑法”中了哪听到张天涯的废话?一边看着张天涯掌心的剑气不断在切割着外围的球体与张天涯当初不同的是每一道剑气地轨迹凌飞都能看得清楚明白。但其中所蕴涵的“道”所包含地信息量却是太大了即便强如凌飞接受信息的度也无法赶得上剑气的演化度。这让凌飞感觉非常吃力起初几剑还可以做到基本领悟到了后来就只能观其大略了即便如此能记住的部分也不足张天涯所演示的三分之一。

    其实这道是不能证明凌飞和张天涯之间的悟性谁强谁弱虽然张天涯的悟性确实远非凌飞可比。

    先凌飞可以将所有细节看得清楚是因为张天涯所演示的“开天辟地”只是他所能完全领悟的部分而张天涯脑海中的却是真正的“开天辟地”。凌飞的精神修为虽然比张天涯要差上一些但比起张天涯与盘古之间的精神修为的差别距离上要接近了许多。

    正因为这样他才可以看清所有的变化。但看清并不等于能明白。就好比中国的古诗词大多有名的初中生都有的学甚至可以流利的朗诵。但是其中的意境是入世未深的他们所能领会的吗?虽然两者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其中的道理却是一样的。

    更主要的一张天涯所领悟出来的东西真的就适合凌飞吗?“开天辟地”可以是武道的颠峰包罗万象天地之间的一切至理无不包容其中。张天涯所能在其中最先领会的无非是最适合他的部分。但适合他的就一定适合凌飞吗?

    学有专精。张天涯是以剑入道凌飞却最是擅长枪法两者时间有共同也有所区别。而张天涯所演示出的“开天辟地”凌飞所能领悟的只是其中适合他的那一部分。即使后期不断琢磨研究最多也只能领会其中六七成而已。不过即使这样也足以让凌飞收益非浅战斗力上提升一个台阶了。

    半晌之后‘开天辟地’演示完毕。张天涯右手一握“噗!”的一声将已经破碎不堪的灵气球体和那道剑气一捏而散。放下手对依然沉醉其中的凌飞道:“不管是什么功法都只是其他人创的我们可以从其中吸取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却不宜一味模仿。只要能

    神就已经足够了。对我来这是剑法但对师I不能是一套枪法呢?”

    凌飞这才从‘开天辟地’的美妙境界中会过神来兴奋的道:“这功法简直太玄妙了!简直太……”由于太多激动凌飞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了:“哎天涯这套功法到底该如何称呼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盘古开天时用的功夫当然不可思议。张天涯当然能理解此刻凌飞的激动淡然一笑道:“师兄你这样可是不对的哦。我早过不能透露来源的其中当然也包括名字。如果师兄对名字真的感兴趣的话大可将它融合在你自己的枪法中之后随便你起什么名字。”

    “哎……”凌飞满意的摇了摇头道:“你还是不要叫我师兄了我现在听着都有不好意思。要不回头我们和师傅请示一下以后你当师兄好了。”一般情况下都是师兄指师弟的修为凌飞现在得到张天涯这么大的好处再听到“师兄”这个称呼自然会感觉有些不自然了。

    长兄为父!师兄在很多情况下也就是半个师傅!很多时候师傅未必就有时间传授每一个弟子修为如果弟子多的话这些事情通常都是由“师兄”来代劳的。并不是每一个高手都只收一两个徒弟的。

    凌飞的这个不合理提议。张天涯当然不能接受马上摇头道:“师兄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是青帝伏羲地弟子怎么能和那些俗人一般比较?师兄、师弟也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我平时和你开玩笑的时候不也无所禁忌的吗?既然你是师兄就永远都是师兄。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每当是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师兄都毫不犹豫的站在我的身边支持我。帮助我就像是我的兄长一样。比起这些单单一套功法又能算的了什么?”

    两个人之间地关系确实是兄弟。凌飞为兄张天涯是弟。兄弟之间的区别在于。为兄者应该照顾弟弟而不是谁的本事大的问题。绝对不是!

    听了张天涯的这翻话凌飞豁然开朗道:“师弟的有理到是我这个当师兄地太执着了。”顿了一下转移话题道:“师弟你既然能领悟出这么高深的武学即使和蚩旭正面对抗起来也应该看仪占绝对上风吧?当初你为什么要胜负只是五五之数呢?”

    谈到这个问题张天涯马上摇头道:“我这还是往多了的呢?师兄没有接触过神州九器。不知道其力量的可怕也是正常的。可是身兼两器的我却十分明白。不过除非神王级高手。一般人很难把九器的威力响应的挥出来。即使现在的我。能挥出琴、壶的千分之一地威力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在神州九器之中却有两器是为例外。”

    谈到神州九器凌飞自然来了兴趣马上追问道:“是哪两器?”

    “一为神州第一神器开天斧另一个就是蚩旭身上的蚩尤旗!”张天涯斩钉截铁地答道:“神州九器的作用各有不同一般人很难在最适合地领域里。有足够的成就何况修为高深的人。都无外呼武、道两个途径。但是攻击和防御却是所有修武、修道的人最擅长的领悟对于一个修为不深的人来实用性上蚩尤旗甚至尤在开天斧之上!”

    不给凌飞消化这惊人信息的时间张天涯继续道:“开天斧在威力上虽然比蚩尤旗高出多个档次但蚩尤旗却有一个更大的优势不管是修武还是修道者自身防御都是一个重要环节。而开天斧明显更适合修武之人修道者可以挥出地物理攻击……”着摇了摇头这样的答案根本就不需要明。

    凌飞听了深以为然地了头道:“如果让我在九器之中任选其一的话我也一定会选蚩尤旗的。”开天斧虽然强悍但毕竟凌飞是用枪的开天斧对他的帮助并不会很大。这还建立在凌飞是一个修武者的基础上换了修道着更不用了。

    当然这也因为是凌飞换了一般高手遇到开天斧这样的级神器肯定毫不犹豫的弃枪用斧。但凌飞毕竟是伏羲的徒弟张天涯的师兄又岂能是一般人?因为一件武器而限制了自己今后的前进方向甚至可以是扭曲了自己的展这绝对不是智者所为。不管是一件普通的兵器还是开天神斧!

    “而且同样修为的两人个当然我的是我们这样的修为。如果一个人用开天斧来劈砍蚩旗的话绝对无法破掉蚩旗的防御。”凌飞刚想明白第一个道理张天涯再次抛出一枚重磅炸弹道:“因为要破掉蚩尤旗先一是自己的攻击要高于对方的防御。蚩尤旗是可以随意幻化各种形态的盔甲战衣的这样一来就变成了要用砍坏蚩尤旗才可以。没错两器相比开天斧确实可以轻易的做到这但也要分什么人来用!”

    “综上所述。”张天涯似乎觉得这样教比较过瘾最后居然总结了起来道:“我并不认为凭我现在领悟的这一皮毛就能在蚩尤旗上开出一个窟窿来。如果我要和他正面作战根本没有赢的希望。不过对于我的剑法他的攻击也未必就可以挥作用。所以我们两个只能是平局。”

    凌飞听了并没有反对默然了头便回房间领悟“开天辟地”去了。不过对于这道功法凌飞却有了一定的计较。因为在张天涯刚才的话里他隐约听出了这套功法可以和开天斧相提并论的意思。不过他没敢去设想这就是“开天辟地”只好将其理解为这是自己的错觉了。

    凌飞走后张天涯马上选择了入定。为了增加自己在这次行动中的实力他决定开始参悟一下鸿钧留下的另一份大礼——一气化三清。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