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死贫道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死贫道

    有有笑的来到金星楼等待他们的又是一桌丰盛色上与中午全不一样虽然没有那么有特色手艺却也都不错。这些都是蚩旭早已经安排好的张天涯对此也不意外这个圆滑的家伙如果会在乎这钱反到怪了。

    为了换一个风味这次是张天涯拿出了不周天酿使伙计去用鹿血自行调治。由于众人中午刚刚吃过东西面对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肴过了许久都没被动过几处。反到是一坛美酒已经消灭了近半。

    言谈正欢时张天涯突然眉头一皱知道是有人来了联系信号随手接过玉简神识随意扫过不仅一愣。二话不马上取出自己的玉简回了一条消息之后一副不自然的样子对蚩旭抱歉道:“多谢殿下盛情在下现在有些私事要处理就先失陪了。大家继续不用等我。抱歉。”

    蚩旭见他这个样子马上抱拳回礼道:“天涯大可不必客气吃酒又怎比得上正事要紧。天涯如遇难处只要一句话蚩旭一定尽量帮忙。”他话得丈义张天涯却有些为难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是不能对他起的。

    叹了一口气只道了一句:“不足与外人道也。”便告辞离去了。

    其实传来信息之人正是张天涯留在万寿的代理张天涯不在时候负责一切军政事物地四龙子负屃。他来的信息内容很多。大体的意思就是九黎国皇子蚩楼因为夺嫡一事被陷害追杀现在人正在万寿青天府。负屃不敢做主请张天涯回定夺。

    这等事情张天涯当然不能让蚩旭知道。根据张天涯的猜想那个追杀蚩楼的组织。十有**就是蚩旭背后指使的又或者这些人根本就是蚩旭的心腹也不足为奇。当然这些现在还只是推论一切都要等张天涯见过蚩楼之后再行定夺。

    他最后那句“不足与外人道也。”却是得极妙。一句话虽然还是一消息也没透露出去但隐隐等于在暗示对方。这是自己的私事不要多管闲事。加上他走地匆忙蚩旭全当他是无心的自然没有怀疑这件事情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一出金星楼张天涯见四下无人注意自己直接一道剑气破开虚空瞬移而去。经过这段时间的熟悉加上对一气化三清的领悟他现在已经可以随意使用瞬移的手段了。不过这种本事当然是隐藏起来才最有作用这才与众人一起。缓行北上的。

    张天涯再次出现直接到了万寿青天府内。自己地书房中。房间内本有两人一个是负屃。另一个却是一个健壮少年外貌看起来越有十六七的样子。这是张天涯早吩咐了负屃将其他人支开直接带蚩楼在书房等着。

    打量了蚩楼两眼现这个子虎头虎脑到是有几分可爱。和气的一笑后淡然道:“你就是蚩楼皇子吧快请坐。”着马上打出两道禁制。将整个房间包裹了起来。为保证万一两道禁制中除了一道是伏羲所传之法外。另外一道用的却是曳影留下的功法。可以任何人想不破禁制直接进来都是不可能的。

    见张天涯如此谨慎蚩楼略感宽心马上向张天涯行礼道:“九黎蚩楼见过忠勇王。其实我在这次是为了求援而来希望王爷能加以援助若蚩楼能躲过今日之险重反九黎之都。日后王爷旦有需要蚩楼万死不辞!”着竟要行跪拜大礼。

    张天涯忙上前一步将他扶起心道若受了你这么个大礼那还了得?嘴上却客气的道:“皇子千万莫要如此还是坐下话吧。”顿了一下改口问道:“在下记得与皇子并不相识皇子怎么想到来寻我帮忙?”此时负屃早已知趣的退到一旁不再言语。

    蚩楼心知在整个神农国只有张天涯才能帮他才有可能肯帮他。一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听张天涯的问题并未迟疑直接答道:“其实我来神农本是想来投奔姨娘地可惜姨娘她现在也被蚩律的人监视了起来只是偷偷与我见过一面后就嘱咐我来投奔王爷姨娘只有王爷才能帮地了我。还王爷对九黎并无敌视是……”

    张天涯这时已经回到了坐位上听他的意思后面一定是一些恭维之语。他对这些恭维之语没有丝毫兴趣反对蚩楼口中地“姨娘”有着几分好奇。于是打断了他的话问道:“还请皇子言明你的姨娘是什么人?”在张天涯记忆中并没有和某个中年妇女有过什么关系。

    蚩楼略有些不好意思道:“是蚩楼忘记事先明白请王爷不要见怪。蚩楼口中的姨娘正是蚩火教主方虹!”

    “果然是她!”其实早在蚩楼起他的姨娘也被蚩律的人所监视他就有这个感觉。不过却被“姨娘”两个字给迷惑了。在他想来蚩楼的这个姨娘也肯定是个中年妇女。一时才没想到方虹的身上去。

    要修炼之人身躯容貌皆可随意修改比去韩国方便多了。年龄上更不可以相貌来分辨更加没有中年妇女一。而张天涯对中年妇女地认定就是凡是在辈分上高出自己的女性修炼者。比如他和监义私交较好那监义地母亲自然可以排在“中年妇女”之列。如此类推放眼神州他所见过的女子中符合条件的也只有师母一人而已。

    方虹却完完全全被他当成了一个老大姐自然不能算做中年妇女了。

    若有所思的拿起茶杯品了一口再次将茶杯放下时却没有合盖只拿在手重把玩了起来继续对蚩楼问道:“既然是方教主让你来找我想来她应该是的确无法脱身。否则的话她绝对不会冒此风险的其实我们的关系还远没有达到互相信任的地步。恩……你还是把吧容我听后再做

    蚩楼听了张天涯的话心头为之一紧。他之前还一直以为方虹让他来找张天涯那么两人的关系一定是不错的起码应该算得上是朋友。那样的话张天涯帮他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可事实却是张天涯和方虹的关系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样连最基本的互相信任都算不上。

    一直以来蚩楼都为如何能见到张天涯而不被其他人知道而愁。如今人到是很顺利的见到了可是人家肯不肯帮忙还两这个结果却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也罢!既然姨娘让我来找张天涯就明他有很大机会肯帮我的。横竖已经没有退路了还是把事情出来然后听天由命吧。”咬了咬牙蚩楼做出了一个他日后觉得最明智的决定他决定相信方虹的眼光相信张天涯!

    一翻痛苦的挣扎后蚩楼将事情的始末对张天涯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原来九黎一族也并非很团结不管是夺嫡的争斗甚至在政治上也分出两个派别。张天涯起初还理所当然的以为是一派主战一派主和但听了蚩楼后面的介绍才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九黎一族十分好战两派全是主战派!

    根据不同的理由他们分别是以主张向西扩张对东夷用兵的争西派和主张向东南扩张。向神农国用兵地伐南派。两派之间的斗争十分激烈因为各皇子的参与已经和夺嫡斗争混合不清形式很是复杂。伐南派的中的代表人物就是雷亲王蚩律和九黎太子蚩旭。争西派的代表却是咒亲王蚩邪以及眼前这个蚩楼。

    本来两股势力虽然互相争斗。但也不敢太过放肆。但两年前蚩尤开始闭关之后两派的斗争开始由暗转明了而蚩楼这家伙却很倒霉因为他的年龄很现在地修为也不过是元婴期而已在族内。根本算不上什么高手。在一次外出招揽人才的过程中不知如何透露的消息遭到蚩旭手下杀手组织的追杀。

    幸运的是他的贴身护卫还算厉害拼了性命将杀手当住为蚩楼争取了逃命地时间。

    本来他想潜回九黎皇都就是蚩旭再怎么无法无天也不敢在都城把他怎么样。可是他想到的蚩旭同样也想到了派出大批高手。在沿途各个关卡进行围追堵截。幸亏他在一个关卡处现了对方关上有一个人。就是当初追杀他的杀手之一。

    这个现让他马上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决定潜入神农国找方虹帮忙。这个举动出呼蚩旭的预料沿途没有什么风险潜入还算成功。可是就当他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意外生了。他胳膊上的刺青被神农国的一个衙役现了。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蚩旭地耳朵里当蚩楼联系到方虹的时候。后者早已经别监视了起来。无奈之下只好把宝压在了张天涯地身上。化名重楼在府外等候。

    完之后蚩楼期待的望着张天涯声怕他拒绝帮助自己。而张天涯却老神自在地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盖了头后很是随意的问道:“九黎对神农国用兵我可以理解因为神农国的粮食和环境都要比九黎强上不少。可是你们主张对西扩张又是为了什么呢?或者东夷有什么值得你们去抢的东西价值上甚至可以和神农国相比。”

    东夷虽然也算富足但相比起神农国来就要差上许多了。而九黎族内居然有相当一部分人主张对那里用兵这到是让张天涯很是好奇。

    蚩楼原本以为张天涯回马上答应或拒绝自己没想到他居然问出了这个一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不仅为之一愣。但一愣后马上就反映了过来。“张天涯问这个问题就明他对神农还算关心。那自己这个争西派的身份就值得他保护。虽然还不能确定张天涯最后的决定但自己地机会无疑多了几分。”

    想明白这层关系蚩楼马上一喜老实的回答道:“道路。我们主张对东夷用兵并非想占领他们大片地土地不过是想打通一条道路而已。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有熊!”有熊位于神州大6的中央经济上最是达甚至连神农国都有所不如。看来主张攻打东夷的人都是具有长期战略眼光野心也更大的家伙。

    不过张天涯对他们的战略眼光和野心并不关心只要蚩楼是争西派的重要人物这个身份就足够了!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张天涯当然希望九黎的人都去打东夷去。不过即使在之前两派也只是比较平衡而已。现在没了蚩楼九黎攻打神农的可能将回很大。

    帮他不一定可以保持和平但不帮他却一定会生战争。

    思索间张天涯又问出了另一个问题:“既然如此你为什么直接用玉简联系你的父皇?前段时间我的天劫店开张的时候收到了你父亲派人送来的礼物这就明他已经出关了。如果他肯来接你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蚩楼摇头苦笑道:“是吗?不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绝对不会那么做的父皇不喜欢软弱的人如果我向他求救的话虽然可以保住性命但在父皇心中的地位却会因此一落千丈再也别想和太子斗了。”

    终于将玩弄多时的茶杯盖盖了回去。张天涯看了一眼蚩楼胳膊上的白布微笑道:“好!我答应你。我可以保证你的神农国的安全并尽力帮你重反九黎。不过在那之前我想确认一下你的身份。”

    听到张天涯的决定蚩楼忐忑的心才算终于平静了下来。揭开胳膊上的白布露出了九黎皇族特有的紫金猛虎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