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双头怪鸭

第三百一十七章 双头怪鸭

    !真没想到你也会在这里不会怪罪弟我没有先到而先来这里踩盘子吧?”随口开了一句玩笑后张天涯才注意到另外还有三男一女其中女子的装束正是“娇龙”组织的标志性套装而三个男子张天涯却看不出是什么来历。于是对应朝问道:“这几位是?”    话功夫与张天涯同行的众人也都来到近前雷雅、林芳先后向应朝行礼后在卦台与他见过面的刑天、凌飞、蚩同也纷纷上前客气的打起了招呼九黎太子蚩旭居然也一样打着招呼似乎他们也是早相识了一样。

    互相寒暄了几句后应朝才微微正色道:“刚才听天涯所大家互相还不相识。应朝本应该马上引见的不过现在应朝却有一个有趣的提议。大家能代表各大帝前来探宝都是各国的有名俊杰这自然不必多。所以应朝有一个的提议大家的赌上一局如何?”着将询问的眼神向众人一一扫过。

    听了应朝的提议众人都表示有几分兴趣。两波人第一次见面有了这个彩头互相间熟悉一下彼此试探一下虚实可谓是个让众人满意的提议。张天涯听了却心里有些不爽两波人互相试探就代表着明争暗斗的开始。两波人马难免会被卷入其中只有应朝这个中间人可以当个和事老。作山观虎斗。

    好深地心机啊!三年前的应朝给张天涯的感觉还是一个热血男儿没想到这么快就“**”了。哎……。最厉害的是想到这个的人绝对不会只有张天涯一个。可是为了可以试探别人的虚实却是不得不答应下来。这已经不是阴谋了而是阳谋!

    这个注意到底是应朝自己临时想出来的还是受了高人的指?

    正在张天涯研究这个阳谋。究竟出自何人之手地时候九黎太子蚩旭已经笑呵呵的对应朝问道:“听起来蛮有意思的不知道应兄的意思是怎么个赌法赌注又是什么呢?”他几乎和张天涯同时现了问题不过比起张天涯他却是真的对这个提议很喜欢。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他必须要在尽量在最短地时间内分辨出别人的实力和立场。哪些人必须拉拢那些人可以敌对那些不能与之表现出亲近而不至于得罪势力更大的人……

    “其实很简单。我的提议是这样的在我为大家互相推荐之前每当我要提到一位的时候大家就来猜猜这人的身份。当然只有互相不认识的人可以猜猜对了加一分猜错了减一分。最后分数最低的人要请客吃饭的哦!”听应朝这么。张天涯基本可以确定这个注意并非是他多出地了而且他现在还完全当这只是好意。否则他绝对不会一再强调。这是他的注意这样对他一好处都没有!

    “我还有两一个疑问。”蚩旭似乎对此很认真地样子道:“如果没有人回答错误那肯定要有几个没有回答的人并列零分地如此一来到底谁请客呢?还有就是在下认为这样有欠公平。”

    张天涯这才想到。原来自己方面的人除了七夜。都和应朝打过招呼了其中不乏口呼名字或称号的情况。就比如应朝开口的第一句“天涯”两个字一出口。如果还有人不知道他是张天涯那除了对方是傻瓜就是张天涯的知名度比七夜还低。

    不过他却不在乎这个不就是请客吃饭嘛能花几个钱?

    不知道为什么蚩旭却似乎特别在乎这输赢见应朝头不语继续道:“所以弟提议一会介绍我们的时候大家为了高兴猜猜也好不过绝对作数不得的。”

    “好!”这时一个刚刚起身的消瘦青年上前道:“那么就请大家先来猜猜我是谁?”着将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目光看向张天涯地时候却多了几分杀意。

    感觉到对方眼神中的杀意张天涯突然有一种很不好地预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否打算用一个“我是谁?”的话题将自己给死。不给对方继续挥的机会马上迎上他的目光道:“你是东夷国伏魔天神仪和之子星神夸父之徒身兼两家之长的青年高手——仪云!”

    对方显然没有想到张天涯居然可以一语道出他的名字来眉头一皱。冷然道:“你调查过我?而且还见过我的相貌。”他所指的当然是玉简中才可以保存完好的那类几乎是三维立体的影象。

    本来在场众人中出现互相调查的事情并不足为奇。但这些也都是心召不宣的事情现在被仪云当面指出张天涯调查过他在场所有人都有些紧张了起来。其中最闹心的就是应朝他心里现在已经开始埋怨他父亲给他出的这个“馊主意”了。

    “我没有!”张天涯的回答到是让众人松了一口气。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他只好继续解释道:“虽然我没有单独调查过你在万寿还是有你的一些基本资料的。除了你的本事和没人知道深浅的藏星伞外还记载里和你父仪和的两个义子仪风、仪雨关系很好特别是仪风。我的这些应该用不着刻意调查就可以知道吧?”

    “就凭这些资料你就能确定他的身份?太神了吧。”听刑天的语气显然还有些难以置信。

    张天涯也不再吊人胃口继续解释道:“当然从以上资料中根本联想不到仪云的相貌。我也只是有八分把握的猜测而已至于理由嘛……。我想这个仪云和仪风关系十分要好对于我查清血妖案的事情虽然心有不满却又没有立场。不过人的情绪很多时候不是由理智控制的所以这个仪云的心里应该对在下存有芥蒂才是。”

    见众人都一幅认真受教的样子张天涯继续道:“就在他刚才站出来的时候用眼神扫了大家一眼而看到我的时候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东西。我的猜测也就因此而来!”不知什么时候张天涯已经喜欢上了这样推理式的演了。

    “是我对你的”仪云恍然大悟。

    “不!”张天涯坚定的否决道:“是眼屎!”

    “你……”仪云显然对张天涯的这个冷笑话很不满意不过并没有提出来。因为他现别人听到这个冷笑话之后却都在一边偷笑。除了仪云以外整个场面的气氛到是一下子缓和了不少。

    可能是不想让对方太过尴尬凌飞走到七夜的身边一拍他的肩膀道:“刚才的事情告一段落看来我师弟刚才上猜对了。那么请大家来猜一猜我这位兄弟是什么人?”一翻话果然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他和七夜的身上也算变相的帮仪云解了围。

    仪云身边的一个比他略矮的男子可能是想帮自己的人争回一面子不假思索的道:“白衣银面冷如冰又是剑仙手下我想除了七夜将军应该不会有别人了吧?哈哈……”随后众人都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张天涯却在郁闷这有什么好笑的?

    笑声散去后九黎太子蚩旭扫了一眼话之人道:“这位青衣俊美的公子举止间可以看出一种皇族特有的贵气。而东夷国皇子之中喜欢身着蓝衣的就只有十五岁就与星神夸父讨论过天下政局的政治天才七皇子姚舜一人。不知道我的猜测是否有错?”.

    |~帝、舜帝有什么关系?还有这个家伙既然是东夷的皇子不是少昊帝儿子吗?那怎么不是少舜而是尧舜呢?尧舜……这个名字真够怪的。某人毫不怀疑是自己把别人的名字念错了。

    “蚩旭殿下拗赞了。比起有熊国的少年英才以三十岁之龄身兼朝廷一品文官的唐尧来弟幼时的那儿戏的事情何足一提?到修为有成比起不足尔立之年便修得仙级修为斩杀年兽最后地遗患一夕的天涯兄来。弟这微末的道行就更不值一提了。”

    “哪里哪里……”一听话题有转到了自己身上张天涯不得已也参与其中客气了几句。这才现原来这个不管是仪风和姚舜也都已经有了仙级别的修为。不过看他们的年龄都已经百岁开外了。凭他们的身份有这样地修为到也并不奇怪。另一个与他们一起的青年却是一个只有度劫前期的修为不知道却是个什么角色。

    这时仪风见众人无法猜出最后一人的身份略微有些得意的上前道:“大家不要乱猜了这个这个不过是我的一个跟班路没什么身份能耐这次前来不过是负责我们几个的饮食起居而已。”原来是个角色难怪没人认识。

    一众“少年”英杰有扯了许多没有营养的废话后。大约过了半是时辰互相吹捧活动才宣告结束。期间那个仪云居然两次三翻主动的和雷雅搭话。雷雅却似乎对这个家伙并不喜欢应酬了几句后。便找个机会避回了张天涯身后。这个举动却让仪云心里更觉不爽但表面上却依然笑呵呵的并未将自己地情绪表现出来。

    张天涯和刑天等不喜欢这种应酬的人刚松了一口气应朝再次开口道:“其实我们这次来除了来提前看一看这个宝藏外还有一个目地就是来猎杀一些蛮蛮回去下酒。这蛮蛮的味道如果烧烤出来味道真可谓是一绝。配上不周罡风那才叫一个过瘾呢!天涯。现在你来了就真是太好了看来我们真是有口福了呢。”

    张天涯听了郁闷不已没想到自己在他地眼中最大的优居然是一个厨子晕!

    “我怎么有一种被你算计了的感觉?”张天涯苦笑道:“听你这么来那些叫做蛮蛮的东西应该还没烤呢吧?快把你们的猎物拿出来吧收了你那么多不周天酿现在自然不能推辞了。哎喝了人家的嘴软啊!”

    见张天涯郁闷的样子应朝一笑后将胳膊搭在他肩膀上道:“嘿嘿天涯放心今后我保障定期给你供应我们这里的各种美酒这次就有劳你了。”顿了一下又道:“不过这蛮蛮只有每天黄昏才会出现而且飞行度极快又狡猾异常。捕杀起来十分困难否则也不用我们几个亲自出马了。不过现在又来了这么多高手应该可以多弄到一些吧?现在距离黄昏还有半个时辰大家就先聊聊天打一下时间好了。”

    这时不远处地蚩旭闻言突然开口道:“原来今天还有打猎项目啊。不过对此弟要先声抱歉了我是个玩虫子的怕是即使猎到一些猎物大家也没有食欲来吃了所以弟一会就藏拙了。”完又和姚舜仪风嘻嘻哈哈地互相试探了起来。

    蚩旭精通蛊术这是张天涯与蚩楼谈话后才知道的事情。

    又过了半是时辰左右突然一阵阵破空之声从众人上空传来。抬头望去竟是一群野鸭四爪双头看起来怪异无比。应朝一见这成群的双头怪鸭马上叫道:“这就是蛮蛮大家快动手吧!”着一道水箭射出迅猛无比却被一只蛮蛮险险的躲过了。

    张天涯见他失手也惊讶于这蛮蛮的度和反映能力右手掐指成剑一道剑气破空刺出划出一道美妙到不可言喻的轨迹正中一只蛮蛮的胸口将其冲中间冲成两半。

    不对!张天涯暗道自己明明射出的是以攻击的剑气怎么可能将猎物一分而二呢?这也太不合情理了!疑惑中却现刚刚被自己劈成两半的蛮蛮居然又重新合在了一起继续飞逃。这……也太强了吧!

    应朝这才解释道:“这蛮蛮一翼一目相得乃飞怪我刚才没有清楚。”感情是两只抱在一块飞的难怪可以分开再合。

    “嗖!”就在张天涯因为消息不准而失手的时候一道利箭从东方破空而至直接贯穿抱在一起的两只蛮蛮。剩势不减又射中了与只较近的另外两只蛮蛮后才坠落下来。一箭四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