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应朝所请

第三百一十九章 应朝所请

    栈一个土到不能再土的名字如果被张天涯看到肆的鄙视一翻。

    不过它在轩辕丘却是一个皇家专用的级客栈所有的装饰用具都只能用奢华两个字来形容连地面都是用各种珍贵的灵藏矿石打磨后拼凑而成期于各种花草盆栽更无一不是极其珍贵之物随便拿出一样放在完面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放在这里却只能是一个摆设。分前后两楼具是如此。

    正因为如此此客栈的规定是白丁免进。要走进大门就必须是六品以上官员或与之身份相当之人又或者是元婴以上的高手。二楼雅间非三品以上官员或度过劫期以上高手莫入。客栈的房间更是除非有皇亲国戚或是神农国几个有数的重臣安排才可以如住。客栈的经营权全部由黄帝直接控制却是一个招待高手和地位显赫人士的场所而非以赢利为经营目的。

    从三天前开始悦来客栈更是不做其他一切生意专门招待各国派来的探险队。

    比起这些各国到来的探险队来之前所要招待的“高手”就太不值一提了。这次前来的每一股势力都有任何人都不可窥的背景。而之前要招待的那些客人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些仙级峰的高手而已。神级高手几乎不会在这里下榻。毕竟属于有熊本国地神级高手。在轩辕丘都有自己的府邸。至于偶尔有神王级高手到访黄帝自然要安排在自己的帝宫里休息怎么可能扔在客栈里不管?再豪华的客栈也只是客栈!

    而那些仙级高手的地位和探险队根本就没的比较。虽然这次前来的高手多数也都只是仙级左右的实力甚至没有达到仙级别。但他们每一个人地背景都不是仙级高手可以比拟的。就张天涯所见过的人来讲:

    九黎一行。除了一个魔神蚩尤重培养的少年高手刑天外另外两个更是蚩尤的亲生儿子。更有一个是九黎太子在九黎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东夷一行到是没有皇子参加但仪云却代表了仪和、夸父两大神级峰高手姚舜更是千年不遇地政治型级人才。如果张天涯知道他的姓氏是“姚”而非“尧”马上联想到了他很可能就是中国历史上大名、舜、禹中的舜帝。

    至于太昊国就更不用了。青帝伏羲和大地之母的两个亲生女儿其地位还用的着吗?另一个也是身份有些复杂后原本就是有熊国培养出来的高手现在被土神后土收为义子已经成了拉近两国关系的一个重要纽带地位十分微妙。

    最后是神农国的张天涯一行。七夜是所有来探险者中除了仪风的随从路外最没有身份的一个但有张天涯这个后台就已经足够了。凌飞除了青帝唯一地记名弟子外“五行将”的威名也是响彻神州大地。至于张天涯这个可以和五大天神称兄道弟地家伙。就更不用了。

    比起他们短时间内。是否能招揽到几个仙级高手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就连他们地房间安排。也煞是花了应龙一翻心思。

    各国探险队之前的关系十分复杂都安排在一起显然很可能出乱子。基于这应龙索性将各国的人分开安排中间以五间以上的空房来分隔。前后两院子并用张天涯一行被安排在了前楼最左边向南的几个房间而三苗国的队伍则被安排在了后楼最左边窗口向被的房间。尽最大可能。防止他们偶遇的纪律。

    当然如果有谁想上门挑衅其他人。就不是他们这样简单地安排所能控制的了。相反他们还很希望出现这样地事情。这样的房间安排也不过是摆出尽量维持各国之间和平的姿态而已。真出乱子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后楼左边的一个华丽的房间内东夷国的三人正在秘密召开一个战前会议。讨论的项目当然就是这次探宝的利益问题。

    仪云和姚舜两人分别坐在一个圆桌的两端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珍奇美食每一样都价值不菲。但除了玉壶中只少了不到三分之一的酒外两个人却连筷子都没有碰过。其实这也难怪刚刚才吃过张天涯烤制的“叫花蛮蛮”怎么可能还吃得下东西?

    他们只是为了谈论事情而中国人交谈的最佳场所就是饭桌仪风也十分喜欢这样谈话。而且他还有一个毛病即使每餐吃不了多少东西也一定要把最好的饭菜全部给我上来不是为了吃就是为了要这个“气派”!就算是平时谈话他也习惯了这样。

    与他们一同到来的路则专门为两人斟酒在一旁心的斥候着。

    喝酒所用的玉杯玉壶却非客栈之物而是他们自备的。一套酒具皆是由上等的炼器材料紫蕴精玉打磨而成用这样可以炼话出仙器的材料来做酒具虽然也能最大限度的保持酒味不散但更主要的作用无疑是炫耀而已。

    仪云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目光中美酒在晶莹剔透的淡粉色的杯中轻轻晃动房间部二十四颗大号夜明珠的照射下酒水的每一次起伏都呈现出不同的美丽图案。而他本人似乎正沉醉在这些美丽的图案中只是不断的摇晃酒杯却一直没有喝下去的意思。

    片刻后仪云嘴角挂起一丝淡淡的笑意随意的道:“美人如酒宝藏又何尝不是如此?喝进嘴里之前谁也不会知道它的味道到底如何更不会知道是可以提升修为的仙酿还是可以让人断送性命的毒鸠。对于这你有什么看法?”

    对面的姚舜看了看一幅高深模样的仪云淡然答道:“不管是不管是好酒还是毒酒只要喜欢就大可品尝一下。难道真的有什么样的毒酒能要了你的命不成?我一向自我要求的标准就是绝对不要因为胆怯或面子让自己后悔终生。”

    仪云微微一愣轻摇酒杯的手突然停了下来抬头问道:“你已经猜到我的心思了?”舜哈哈一笑随手在自己面前的酒杯上轻弹一下”的一声才开口道:“不光是我你今天的表现路都看出你对那个雷雅有意思了。不过我还真不明白在东夷那么多美女投怀送抱你都冷言相向怎么偏偏对这个应龙训练出的杀手另眼相看?更重要的是她似乎对你……”摇了摇头停了下来但他后面的话谁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厄……这种事情有道理好讲的吗?”仪云略微一愣后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对答。

    “的确没有道理好讲的。”即使是千古名君(由于张天涯的到来他未必是了。)也无法解释爱情的密码。显然感情这种东西的内在密码要比某个以画鸡蛋闻名的西方画家所遗留的密码复杂得多。

    “我也知道她对我不怎么在乎。不过没关系以后还会有机会的如果开启宝藏后我还活着的话可以试试向应朝把她要过来以后漫漫培养感情。哎希望张天涯那个混蛋不要已经打上了她的主意了才好。”完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显示他已经下了求爱的决心。

    见应朝这个样子一旁的路忙将他的酒满上眼中却露出了一丝奇异的光芒却没有被两人所现。

    “那就预祝你抱得美人归了!”一笑后姚舜也同样干了一杯随后面容恢复严肃道:“虽然明知道你不喜欢听。但我还是要这次行动中如果不是必要地话我希望你尽量不要主动招惹张天涯。盛名之下无虚士张天涯能杀一夕、孟辽决非侥幸!”

    “哼!”仪云不屑的用鼻子冷哼了一声轻蔑的道:“不就是一头仙级峰的年兽有一件极品仙器战斗衣服吗?虽然那战衣与他血肉相联。比起神器也不差多少但我如果想要杀他绝对不会过一柱香的时间听那张天涯为了杀他还受了不轻的内伤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显然对于张天涯杀一夕的事情。仪云十分不屑。

    见仪云如此姚舜也不好多什么。叹了一口气又道:“既然你这么我就不再劝你了。不过我还有一句话能在三年时间里从金丹期修炼成为仙级高手张天涯进步地度只能用恐怖来形容。所以你不动手则以如果动手务必将其铲除否则后患无穷。”

    仪云了头。算是答应记下了忠告。两人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句用心良苦的忠告。却断送了仪云的性命。同时也成就了张天涯的威名。踏在仪云尸体上。来成就的威名!

    ……

    与此同时在轩辕丘一家毫不起眼地茶馆中。

    “啊啼……”打了一个喷嚏后张天涯揉了揉鼻子苦笑道:“人品好就是没办法不知道这次是丁香还是精卫又在想我了。”

    他的举动引得应朝和风斯一阵好笑。也只有他才会把爱情的密码解释成为人品问题。仿佛只要人品好就是无所不能似的。摇了摇头应朝不由再次提醒道:“你子别转移话题。明天上午我带你去‘娇龙’组的训练基地三天内你可要尽心给我好好的指哦。”

    “娇龙”组虽然直属应龙。但具体管理和训练方面的事情应龙已经全部交给应朝处理的。从某种意义上应朝才是“娇龙”组的掌控者。对于自己最精锐力量的培养应朝可是没少花心思。特别是排名第一地美女高手更是不时亲自陪练。现在已经能在应朝手下坚持十招左右了。绝对是应朝的重培养对象。

    现在地应朝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应朝了自从在比赛中败于张天涯剑下后他深刻地体会到了自己的不足。一回到有熊便以越之前数倍的强度对疯狂的选连格斗技巧、法术应用技巧进行磨练。本身修为的修炼也很是下了一翻苦功。当张天涯修炼的时候他在修炼当张天涯与一夕明斗暗斗时他在修炼当张天涯破案扬名时候他还在修炼。如今的他已经度过天劫达到仙级的水平了。加上应龙也精心指导实力比之上次遇见足足提升了数倍。

    可是他毕竟是用戟地高手对于用剑的“娇龙”第一美女高手帮助并不是很大。他唯一可以做地就是让她不断在战斗中提升一切全靠自己来领悟。想找人代为指又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

    他也不是没想过找其他高手帮忙但应龙地位何等尊贵指他都要抽时间哪里有工夫帮他指手下?其他有熊神级高手就更不用了。而仙级高手中有这个能力的却少之又少即使可以办到的人也不是他可以请的动的。

    刚好在这个时候张天涯提出了要人的事情让应朝把注意打到了他的身上。他记得应龙一个月前亲口对他过:“如果单论招式张天涯的剑法不在任何一个神级高手之下甚至尤有过之。如果用同样的功力来战斗为父都没有把握言胜!”

    如此实力还是用剑的高手再者他和自己的交情还不错这不正是符合所有条件的人选吗?不找张天涯还能找谁?

    张天涯听了无奈头道:“知道知道……我不是早答应你了吗怎么还怕我反悔不成?”除了开天辟地张天涯并不觉得自己创出来的剑法有什么值得敝帚自珍的地方。对于这个江湖的坏毛病张天涯很是不以为然。

    应朝白了他一眼道:“我们娇龙组第一高手孟姑娘可是个十足的大美女哦。比起雷雅来还要漂亮许多呢!人如其名梦清如花心辰露’能指这样的大美女你偷着乐去吧!”

    张天涯夸张的挪动了一下椅一幅“我不认识此人”的表情看了风斯一眼道:“某头淫龙正在春中生人勿近。”后者深以为然的了头。

    “对了天涯。”风斯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不理会自卖自夸的应朝对张天涯道:“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我早该想到你可以帮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