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二十章 美女拦路

第三百二十章 美女拦路

    天涯。”风斯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不理会自卖自夸I天涯道:“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我早该想到你可以帮我的。”

    “哦?我可以帮忙?”张天涯好奇的问道:“弟我除了修为高深、武功高强和特别受女孩子欢迎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别的优。今天看来应朝兄弟的修为并不下于我风兄不找他帮忙而找我的话。难道是有了意中人却不知道该如何展开攻势?”

    “去你的!”风斯笑骂道:“论长相我可不认为自己比你差。切……被你带下水了找你帮忙却是以为你的另一个优断案如神!”毫不吝啬的赞扬了一张天涯后脸色变得有些郁闷道:“你们不知道啊今天兄弟我被一个杀人凶手给鄙视了天涯你无论如何一定要帮我啊!”

    “被杀人凶手鄙视了?”对于风斯的话连一向对此没什么感觉的应朝也来了兴趣忙追问道:“具体怎么回事?你既然可以确定对方的杀人凶手就应该可以定他的罪啊为什么还被他鄙视了?对了天涯忘了告诉你了风斯兄弟暂时在轩辕丘任府尹一职。”闹了半天还是张天涯之前的同行京城府尹。

    张天涯听他得有趣也好奇的问道:“风兄快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风斯先是长叹了一口气。才开口道:“是一起奇怪地杀人案。凶手是一个度劫期高手他杀的却是一个普通人那凶手喜欢上了被害人人的未婚妻算是为情杀人吧。被害人的妻子也是修真之人修为不过是后天后期而已。她和被害人有指腹为婚的婚约后却与凶手生了感情才至使生这件事情真是祸水啊!”

    张天涯口抿了一口清茶。不屑的道:“既然她没有参与杀人那又和她有什么关系?男人做错了事情最后的责任却要落在一个女人身上原因就是那个女人长得漂亮?这是哪门子道理?厄风兄继续。”张天涯一向对红颜祸水这类法很是反感还没了解具体情况就出这样的话来。到是有些武断了。还好他马上意识到了自己失言及时补救。

    “她本有婚约在身怎么能又于其他男人生感情呢?天涯你太偏激了。”风斯显然和张天涯在这上无法达成一致不过这并不防碍他继续下去:“本案地所有一切证据都指向了凶手凶手也供认不讳。”

    张天涯头道:“这么来那女子也确有不对的地方。就算不喜欢包办婚姻起码也要先解除婚约再找别人谈炼爱嘛脚踏两只船算是怎么会事?”感受到两人的白眼后根本是直接无视。很自然的继续道:“既然证据确凿凶手也招了。直接结案也便是了怎么又被鄙视了呢?”

    “杀人动机。杀人时机和条件都已经满足了。但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没有解决他是怎么杀死被害人的!”风斯显然有些气愤道:“你们不知道啊那凶手就在公堂上指着我地鼻子‘风大人我可以告诉你人就是我是杀的!我是把他骗到我的庄园里杀死的那又如何?你有证据吗你知道我是怎么杀死他的吗?哼!只要你查不出我杀人的手段就算判了我的死刑。这也是你终生的一个遗憾!’态度简直嚣张至极!”到最后。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引来其他茶客人一片怪异的目光。

    身位一个曾经当过巡案地人张天涯自然可以理解风斯所受的委屈。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头道:“作为一个男人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看看你现在消沉地样子这样的态度还指望可以差出真相吗?你这个样子除了让凶手看笑话之外什么也办不到!和我具体的情况是怎么样的。验尸的结果是怎么样的?”

    对于风斯的情况张天涯也很气愤虽然不知道难度有多大也已经决定帮忙了。

    “验尸的结果?”风斯有些无力地道:“验尸的报告中四者地尸体没有任何异样没有任何的新伤唯一一处是左手上的陈年外伤。属于自然死亡。”整理一下情绪后继续书道:“不过凶手是以结交为借口把被害人人骗入府中社宴结果被害人死在了酒桌上。自然死亡?这不是太巧合了吗?”

    了头张天涯基本已经猜出了当时的情景。大概就是本应该判定是自然死亡的风斯却因为觉得太过巧合知道其中定有蹊跷才不肯草草结案。凶手见风斯一定要调查到底才出那翻话来一是表示自己对风斯这样奉公守法的不屑再者也是借这话来打击风斯让他开始消沉无法保持平常心想查清楚真相自然难上加难。

    风斯这样认真的态度却让他在张天涯心中的形象又好上了几分。仔细琢磨了一下风斯的叙述再次开口问道:“席间酒菜都有保留吗?还有死者有没有中毒的症状。”根据以上的叙述最大的可能就是毒杀了。

    但问题是尸检报告还是自然死亡。如果让死者中毒后丝毫没有中毒而死的反映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通常都需要特殊情况才可以。比如朱元璋给徐达吃的蒸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我刚才不是已经了嘛检查结果是自然死亡。不过当时的酒菜我到是都检查过并没有做过什么手脚恩……这是当时的菜单所有的酒菜也全在我的戒指里不现在不方面全拿出来而已。”显然当时的宴席很丰盛这个茶桌未必放得下。

    接过菜单的张天涯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给我菜单有什么用?难道凶手还会名目张胆的在上菜的时候直接告诉你这是砒霜抄巴豆、油炸孔雀胆、清蒸鹤定红?不过张天涯的苦笑马上凝固在了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十分严肃的表情。他终于知道风斯为什么单独倍

    了。因为这个菜单的确有问题!

    菜单上的菜色、酒水无一不是十分昂贵之物连张天涯都没想过菜是可以这么吃。这并不是一桌普通的酒席这分明就是一桌子药膳席!除了每一样都是大补之物外其中还有不少修真者所用的珍贵药材虽然对张天涯来这些并不算什么大整桌酒席的价值绝对过一千仙石币!足够普通人省吃俭用活一辈子的了。

    既然是药膳第一个要考虑的当然是某些药物和其他药物或者药物和食材又或者食材和食材之间的搭配是否有什么问题。张天涯对于这样的手法自然不会陌生三年前初到上古的时候他就是就是靠着柿子和螃蟹毒死了所有黑风塞的山贼的。

    在反复推敲菜单又拿出《神农百草经》对照推敲后已经过了足足半个时辰太阳的余光早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刚刚升起的一弯新月也满天的星斗。

    无奈的将《神农百草经》放下张天涯苦笑道:“这个凶手还真是不简单呢这一桌子药膳、药酒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他弄出这些来不过是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而已你我都被他耍了。”

    听了张天涯的结论风斯的脸上露出了无奈之色。张天涯不过是例行调查而已真正被耍的只有风斯而已。张天涯之所以这么。不过是想让他安心有这个神州第一破案高手陪着他被耍了也不丢人。不过风斯也是个聪明人知道张天涯地想法除了对他多了一份感激外更觉得无地自容了。

    风斯刚要什么却听张天涯突然惊道:“不对!”着再次将《神农百草经》翻到某段后才换了一副了然的样子。又对风斯问道:“同席吃饭的。还有什么人?恩你只要告诉我他们的修为就可以了。”

    见他举止有些怪异一旁的应朝插嘴道:“怎么了天涯现什么问题了?”

    更为关注这件事情的风斯马上回答道:“一起吃饭的还有七个人。都是凶手的朋友修为从金丹到度劫不等。怎么了天涯这个和案子有关吗?”着把询问地目光定在了张天涯的脸上。

    “恩!”张天涯了头随后露出一丝高深的笑意道:“这个凶手还真是一个精明的家伙他是利用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来迷惑我们的视线。他居然早就算到负责审案地一定是个高手即使案件有所升级也只能换上修为更高的高手来审理。高。实在是高!”

    见张天涯这个样子风斯终于忍不住道:“我天涯。你就不要打哑谜了。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快快!”

    “问题就出在这一道菜上!”着张天涯右手食指在桌上的菜单上某道菜上了一。

    “静心凝神汤?主料仙凝草。这个有什么问题吗?”显然。他们还没现问题的所在。

    “当然有问题!”着张天涯摆出了每次真相大白后那一幅看透一切的高深模样对两人解释道:“这仙凝草顾名思义是修真者用来凝神静气在修炼过程中绝对是防止走火入魔的好东西。不过他的药效太强了所以名字上才加一个‘仙’字意思是只有修真之人才可以使用。”

    见两人一副认真受教的样子。张天涯满意的继续道:“但对于一个普通人它地药性却是足以凝结一个人的血脉。甚至让心脏暂时停止跳动。我们都是修为有成地高手更甚至从就开始修炼对于这样东西自然不会去想它的副作用。因为浅意识告诉我们这药是好东西。而凶手也正是抓住了我们地这个心理才搞出如此华丽的一场谋杀。哎好一副心计好一个人才可惜没有走正道的智慧可惜!可惜!可惜啊!”

    一连了三个可惜可见张天涯对于这个精通心理的凶手确实感到十分惋惜。

    两人这才恍然大悟感叹凶手高明的同时更对张天涯的敬佩又增加了几分。风斯马上起身道:“原来是这样。真是多亏天涯了要不我一定想不到这的。我这就回去夜审那凶手去哼看他还敢在我面前嚣张!”这对抱了抱拳居然直接飞身破空而去。

    微笑着摇了摇头应朝道:“这个家伙看来真是气闷坏了居然连一宿都等不了。天涯你随我去王府坐坐如何?结帐!”

    对于应朝的邀请张天涯却婉言谢绝道:“还是算了吧。时候不早了我还是早会客栈休息好了明天还要给指你地得意手下呢。不养足精神怎么行?对了客栈的具体位置还有叫什么名字?”嘴上这么但他却是另外有事情要办。

    “三个银币谢谢!”话间伙计已经走了过来报出了三人地消费数目。

    一边付帐应朝随口答道:“东街悦来客栈。本来是专门招待一些重要人事的客栈不过这段时间只供各国探宝者居住其他人一律不与接待。”

    “悦来客栈?”张天涯失笑道:“这个名字还真够俗的。”

    结帐之后张天涯和应朝分开后并没有直接回那个名字俗气的要命的客栈转而向城外走去。

    “喂等一下。你呢……”在张天涯拐过一个街口后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因为着声音他并不认识而且想来在轩辕丘他认识的本地人也就只有刚才和自己一起喝茶的两位帅哥并没有女生在内。理所当然的认为对方是在叫别人所以决定走自己的路让她叫去吧。

    以道淡黄色的身影闪过刚才叫喊的女子已经停在了张天涯的面前语气不善的道:“你这个人怎么着样?我刚才叫你你没听到吗?”张天涯这才确定对方真的是在叫自己。